<div id="ng5vq"><tr id="ng5vq"></tr></div>

  • <div id="ng5vq"></div>

      <em id="ng5vq"></em>
      <div id="ng5vq"></div>

          專注區塊鏈信息及金融服務

          甩賣、裁員、更換CEO,比特大陸的路線之爭

          36氪 ·

          02月27日

          熱度: 12467

          比特大陸2018年上半年礦機銷售收入占公司總營收的94.3%,已經非常清楚地說明了公司的“核心業務”。


          文 | 吳夢啟

          比特大陸是個有故事的公司。創始人吳忌寒和詹克團的恩怨關系是最大焦點之一。

          關于兩人相識和合作關系,其中一個網絡流傳版本是這樣的:2013年,吳忌寒從工作了數年的投行辭職,投身比特幣挖礦。一開始他想買礦機,被跳票,想要自研礦機,卻又毫無進展。然后他遇上了向其推銷電子業務的詹克團。

          雙方一拍即合。詹克團不要工資,吳忌寒全額投資,約定做成之后,詹克團獲得60%的股份。2013年11月,詹克團用6個月開發出比特大陸第一代礦機。

          2018年9月26日,比特大陸向港交所遞交招股書。招股書中顯示,詹克團的股權為61%。吳忌寒看來兌現了自己的諾言。

          另一個說法卻不一樣。據華爾街見聞,2013年的工商記錄顯示比特大陸成立時,詹克團占股達到59.2%,而持股人中并無吳忌寒。他要到2014年年底才開始持有比特大陸的股份。在招股書中,吳忌寒持股持股22.9%。

          不管控股是否平等,兩人的職務是平等的:比特大陸聯合CEO。他們在一起創造了迅速致富的故事。

          神奇的崛起

          開始并不順利,比特大陸在2014年差點倒閉。

          就在詹克團開發出第一代礦機之后幾個月,日本東京的Mt. Gox比特幣交易所遭遇黑客攻擊,85萬枚比特幣失竊,損失4.5億美元。比特幣的安全性受到質疑。這使2014年3月到2015年3月間,比特幣價格從最高每枚1100美元左右下跌到200-300美元區間。

          吳忌寒后來回憶說,這段時間差點讓比特大陸破產。但危機過后,比特大陸的ASIC礦機以其在單一算法上的更高運算效率,更低的消耗電量擊敗了英偉達等使用通用芯片GPU的礦機,開始迅速在市場上占領份額。

          2017年比特幣價格猛漲至19650美元。到2018年,比特大陸在招股書中引用弗若斯特·沙利文的研究數據稱,僅該公司的S9礦機,就占據全球比特幣礦機市場份額的六成。2017年公司的毛利率高達48.2%,未經調整的凈利潤接近10億美元。

          麻煩也是在狂飆突進中種下的。

          2015年,因為交易量急劇擴大,比特幣業內開始討論“擴容”一事。這跟比特幣2008年誕生時的設置有關。比特幣早期將每個區塊大小設為1MB,每個區塊可以交易300多次,隨著參與挖礦和交易的人越來越多,交易速度變慢,而且交易手續費越來越高。

          于是,出現了比特幣擴容的爭議,各方在區塊鏈上限是否擴大的問題上產生分歧,并引發了2017年比特幣分叉,出現了比特幣現金(BCH),把區塊大小設定為8MB。隨后,比特幣現金在2018年又再度出現分叉爭議。比特幣投資者、礦工以及工程師們在分叉過程中,對于比特幣協議的不同意見帶來分裂,尤其是對分叉是否改變了“去中心化”這一比特幣基本特征爭執不下,投資者對此望而卻步。

          另一個打擊來自美國證交會。2018年,美國證交會至少四次否決了包括比特幣在內的加密貨幣ETF交易申請,原因是加密貨幣的去中心化特征妨礙了政府監管。

          比特大陸在2018年經歷了大起大落。吳忌寒正是比特幣分叉和比特幣現金硬分叉的積極主張者。為此,比特大陸甚至不惜與其同盟者一起使用自己在算力上的優勢強行推動硬分叉。在另一方面,它又在2017年11月,比特幣價格如日中天之時,由詹克團在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上發布了自家的第一代人工智能芯片。

          BCH  or AI?比特大陸在業務上的“分叉”也就此開始。兩位聯合CEO在公司發展方向上的分歧隱隱出現。

          虧損、甩賣、裁員

          2018年,比特大陸的人工智能轉型趨勢似乎越來越清晰,甚至被整體寫入招股書中:由于公司在開發ASIC芯片時解決了大數據處理能力和低功耗芯片設計所提出的類似挑戰,公司認為可以將相關經驗應用在開發用于深度學習的AI應用上。

          從外部環境來看,比特大陸正需要這場轉型。2018年年末,比特幣價格下跌至最高峰的1/6,比特大陸的螞蟻礦機出現了折價大甩賣,T15礦機折價達57%。《財經》雜志報道稱比特大陸2018年第二季度由盈利轉入虧損。考慮到它的招股書中稱2018年上半年調整后達僅10億美元,第二季度比特大陸如果虧損,其營收可能出現了斷崖式的下跌。

          這也迫使比特大陸在招股書中寫道:“加密貨幣的市價波動可能會對我們的業務以及經營業績產生不利影響。”

          這一風險,使香港證交所對比特大陸和其他加密貨幣企業的業務前景發生懷疑。今年1月24日,港交所副主席李小加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表示,無論是礦機業務,還是人工智能業務,包括比特大陸在內的三家加密貨幣礦機廠家均不能滿足“上市適應性”。

          2018年年底,危機來臨。比特大陸先是傳出裁員50%,關閉礦場,關閉國外辦公室。隨后是Coindesk爆料稱,比特大陸2018年第三季度虧損達5億美元。

          關于兩位聯合CEO之間也曝出了傳聞:吳忌寒更加希望研發新礦機,重倉比特幣現金,發展區塊鏈。而詹克團則希望在AI領域有所發展。兩人在比特大陸的未來戰略方向上存在著較大分歧。

          到了1月底,雙方的分歧傳言發展為:吳忌寒和詹克團同時卸任比特大陸聯合CEO,由產品技術總監王海超接任CEO。最新的傳聞則是,吳忌寒離開比特大陸核心。

          36氪向比特大陸方面證實上述傳聞的可靠性,得到的回應一律是:傳聞均屬謠言。一切以比特大陸招股書為準。

          路線之爭有了結果?

          現實的變化要比招股書快多了。

          2018年10月發布新一代AI芯片后,它的唯一進展就是今年2月比特大陸與福州市政府簽署了“城市大腦”合作備忘錄。而且,傳言中的人工智能部門在裁員中被認為損失慘重。向人工智能的轉型看起來進入了停滯

          主要原因可能是它在相關領域的技術積累不足,以及難以在短時間內大量實現商業變現,使人工智能難以解決燃眉之急。

          2019年2月,比特大陸發布了它的新礦機芯片BM1397,這個真金白銀的產品基本確立了比特大陸2019年的戰略方向。

          這也可以從比特大陸1月21日在自己的英文博客中所做的展望中看出來。這篇博文認為加密貨幣市場正在變得成熟和穩定——比特幣的價格在最近幾個月里,倒是真的穩定在3000-4000美元之間。博文還提出公司正在精簡流程和優化業務,需要重新聚焦于“核心業務”。

          比特大陸2018年上半年礦機銷售收入占公司總營收的94.3%,已經非常清楚地說明了公司的“核心業務”。

          重回核心,顯然不是控股22.9%的吳忌寒一個人能決定的。

          聲明:本文為入駐“火星號”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財經官方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作者和本文鏈接
          提示:投資有風險,入市須謹慎。本資訊不作為投資理財建議。

          推廣
          相關新聞
          河北十一选五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