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ng5vq"><tr id="ng5vq"></tr></div>

  • <div id="ng5vq"></div>

      <em id="ng5vq"></em>
      <div id="ng5vq"></div>

          專注區塊鏈信息及金融服務

          互聯網大佬玩不轉區塊鏈,李國慶會是例外嗎?

          嗶嗶News ·

          02月26日

          熱度: 13739

          楊寧,44歲;蔡文勝,49歲;陳一舟,50歲;李國慶,55歲……


          楊寧,44歲了;蔡文勝,49歲了;陳一舟,50歲了;李國慶,55歲了;徐小平,63歲了……

          嗶嗶News排列這些互聯網大佬的年齡,并不是為了比大小(沒這么無聊~),將他們羅列在一起,是因為他們有相似點,第一,他們都不年輕了;第二,他們都在近兩年投奔區塊鏈;第三,他們遇見區塊鏈比遇見愛情還興奮!

          按照《論語》中對男性年齡階段的劃分,他們都過了“不惑”之年,世事的是是非非,他們是不會有困惑的。不過除了新入圈的大嘴李國慶,他們都在區塊鏈上栽了跟頭,楊寧的跟頭簡直是搭上了身家性命,至少人們不再說他是叱咤風云的創業者,或者天才的天使投資人,而是大騙子楊寧,金錢、榮譽全都在區塊鏈圈子混沒了。 

          如此這些……李國慶還是風風火火地入圈了,據說正式公開離開當當網進軍區塊鏈那天,三四十家區塊鏈媒體排隊等候李國慶的采訪,后來在線采訪那天問題更是多達2000多個,嗶嗶News憂傷地排不上號。

          嗶嗶News不禁好奇,區塊鏈到底哪來的魅力能吸引“老男人”紛紛折腰?

          - 01 -

          三四十家媒體,兩千多個問題

          李國慶的流量爆表了

          2月20日上午,當當網創始人李國慶在微博上發布公開信,表示自己已經離開當當。微博開頭摘要的一段小賦令人動容,“往事濃淡,色如清,已輕。經年悲喜,凈如鏡,已靜。少年心,鬢如霜,還能創輝煌?”

          年過半百的李國慶寫的2000字長文里,提筆和落筆都離不開“夢想”二字,文末對新夢想的注解便提及了“區塊鏈”。

          △李國慶微博截圖

          據資料顯示,在公開離職當當之前,李國慶就已經在區塊鏈領域有了動作,他是“內容產業+區塊鏈”項目CRYSTO的投資人和董事長。據啟信寶顯示,水晶區塊鏈科技(海南)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12月6日,法定代表人為馬銘澤,占股60%,李國慶占股25%。

          面對電商大佬進軍區塊鏈,區塊鏈圈子給足了熱情,這是小蘋果朋友圈的截選,“第二春”“使命感”“夢想”……都是用來點綴李國慶的。

          △來自朋友圈截圖

          當然,更為有趣的是,嗶嗶News曾在第一時間邀約李國慶的專訪,卻被告知前方已經有20家媒體在等待,只能給出3個問題作為22號線上采訪的備選,更為夸張的是,問題的數量多達2000多個。互聯網大佬自帶火爆流量,剛進圈就能享受超星級待遇!!! 

          在CRYSTO社群線上采訪問答選出的五個問題中,只有一個問題是關于CRYSTO的,即眾多公鏈中,李國慶為何選擇CRYSTO。

          李國慶認為,做公鏈的人很多,但是做內容公鏈的人不多,因為內容存在獨特性。一方面書友會會帶頭上鏈,另一方面要發動更多的內容上鏈。CRYSTO會打造一個包括確認版權、盜版維權、版權眾籌、版權交易所等整個版權生態的內容垂直公鏈。

          可見,李國慶的夢想一點也不小。盡管區塊鏈非常復雜,公鏈的競爭也很激烈,李國慶屬于半路出家,但是他非常有底氣,也非常有自信。不過,聯系一下大嘴李國慶的個性,李國慶進圈一點也不奇怪,不同于部分互聯網大佬對區塊鏈的排斥反應,李國慶對新鮮事物都是懷有熱情的。

          作為當當曾經的掌權人,與妻子俞渝謹慎穩重的性格不同,李國慶喜歡嘗試各種新業務,實體書店、當當文學影業、自出版、網絡文學、電子書等等。不過,每次李國慶想開辟一些新業務時,俞渝會給他畫一條虧損紅線,即虧損額不能超過某個千萬級的數字。沒有足夠的金額支持,更多的新業務最終都不了了之。

          在馬強東事件中,俞渝無意泄露的秘密,即李國慶早已不負責當當內部業務,反而讓李國慶完全拜托了束縛,完全的回歸了自由。

          - 02 -

          騙子、吹牛逼、泡沫早聽過了

          找時間和楊寧交流一下

          盡管在互聯網戰場上曾披荊斬棘的大佬們,到了區塊鏈新世界也容易折腰。

          美圖創始人蔡文勝曾高調贊揚區塊鏈技術出現的意義,“這不僅是一場技術革命,更是一場認知革命。”

          對于區塊鏈圈子的大佬而言,蔡文勝早已混成了常客,他和肖風、元道、吳忌寒、火星人等等都是好朋友,還是許多頂級區塊鏈社群的成員,比如三點鐘群和愛思社群等。 

          盡管如此,和美圖有著千絲萬縷關系的美鏈,在2018年2月上線OKEx之后,先是經歷了一輪暴漲,漲幅曾高達4000%,但是兩個月之后,BEC合約出現重大漏洞,天量BEC從兩個地址轉出,引發拋售潮。當日,BEC的價值幾乎歸零。

          此后,蔡文勝多次否認和BEC的關系。不管如何,致力于去中心化的美麗生態鏈,再也不被人提起。

          90后成功創業者,薛蠻子的得意門生——朱潘,疑似在ZJLT(終極賬本)項目中,挪用私募幣投資、拉盤操縱幣價,造成大量用戶損失慘重。面對用戶維權,朱潘先是玩起了消失游戲,然后在朋友圈發文,永遠退出幣圈。

          △來自朱潘微信 

          “投資教父”徐小平曾在2018年年初,用非常猛烈的詞高聲認可區塊鏈技術,“區塊鏈革命已經到來,這是一場順之者昌,逆之者亡的偉大技術革命。”但是,隨著行業寒冬的來臨,幣圈鏈圈迅速降溫。徐小平低調了很多,其微博上也找不到與“區塊鏈”相關的內容,甚至在他活躍的區塊鏈社群也未見其身影。 

          △徐小平微博

          此外,CDC跑路事件已經過去了三個多月,但是社群內依然充斥著對楊寧的討伐。面對多家媒體的采訪,楊寧表示,“進入幣圈是我職業生涯中最后悔的事。”

          李國慶進圈的新聞傳開后,也有媒體為其敲響了警鐘。獵云財經的一篇文章《區塊鏈走了一個楊寧,又來了一個李國慶》,質疑李國慶進圈的結局是否同楊寧一樣,割一茬韭菜走人?

          △來自《區塊鏈走了一個楊寧,又來了一個李國慶》

          線上采訪當天,的確有媒體提出了質問。李國慶的回答很有意思,他似乎天生就能抵抗“壞聲音”。他覺得楊寧是昏了頭,難道楊寧忘記了當時互聯網創業的時候,他們一直被人說成是騙子,說成是吹牛逼,說成是泡沫。他不明白楊寧為什么逃跑了,他還決定有時間和楊寧交流一下。

          抱有相同夢想的還有人人網陳一舟、天涯創始人郉明、58創始人姚勁波、迅雷CEO陳磊、他們都曾叫好區塊鏈技術,也在踐行區塊鏈技術,但是目前來看,幾乎都是阻力重重。

          陳一舟、郉明、姚勁波都曾試圖在已有的平臺上添加通證元素,但是因為未解決平臺本身的問題,通證最終沒有扭轉起來,平臺依舊沒有新流量。2018年,人人網已經賣掉了,天涯依舊在虧損,58同城也危機重重。至于迅雷,試圖在“礦機”上開辟新業務,但是隨著炒幣熱潮的退去,礦機也不再具有吸引力,它的前途依舊不可知。

          事實證明,區塊鏈只是平臺們又一次轉型的失敗嘗試,風口之后,啥也不是。

          - 03 -

          區塊鏈其實是一件苦差事

          要經歷生死的洗練

          故事的開篇總是美好的。區塊鏈的圈子非常小,“新人”進來需要圈內大佬幫忙引薦,大佬也要借助“新人”的流量撐繁榮。相互幫助之下,項目的聲勢能大造,區塊鏈圈子也大了一點點。 

          可惜的是,區塊鏈的圈子也太復雜了……在沒有規則的區塊鏈領域,互聯網大佬們其實也是險象叢生。

          我們發現,大部分互聯網大佬進軍區塊鏈,都是從投資人的角色開始的,因為本身自帶流量,有意無意就擔當起了“項目站臺人”的職責,用戶或許不知道項目的創始人,但卻對“站臺人”信口拈來。

          對于互聯網大佬而言,這是在背負著互聯網領域十幾年,乃至幾十年的聲譽在做事,如果項目順利進展還好,如果項目突發意外,很有可能被千夫所指,從“吹捧”到“被罵”很有可能就發生在一夜之間,這件事想想就很危險。 

          此外,加密貨幣本身還處于灰色地帶,很多事情并沒有建立起規矩,互聯網大佬們很容易被“利”字裹挾。

          例如,許多項目會做市值管理,有人會進行拉盤操作,從而給用戶一派繁榮的假象,一旦大量用戶進場,又瞬間抽離資金,導致項目的盤面崩掉。還有更為猖獗的行為,即私自挪用私募代幣或者鎖盤的代幣。這些行為都非常來錢,但都違背了項目發起的初衷。

          朱潘、楊寧雖然都聲稱自己是無辜的,但誰又能說的清楚呢?

          除此之外,還有天災,即政策的變動和突如其來的黑客。在九四風波中,迅雷的玩客幣喪失了最后的想象力,人人網剛發布RRCoin就被監管部門約談,項目無疾而終。美鏈甚至直接死于一場黑客的盜竊事件……

          這樣的案例不勝枚舉,區塊鏈生態不成熟,誰也不知道自己的項目會不會猝死。

          最后,更為現實的困境是沒有商業模式,長期沒有盈利,項目很容易死掉。一些原生的區塊鏈項目即使在牛市中大賺了一把,但是在熊市的行情下,也不得不裁員,有的甚至已經倒閉,而更多的項目還處于燒錢狀態。沒有錢,互聯網大佬也束手無策。 

          很多互聯網大佬混跡區塊鏈,并不是為了撬開新夢想,而是因為在互聯網世界遇上了瓶頸,急需區塊鏈來救命,病急亂投醫,加之區塊鏈世界充滿誘惑,他們很容易迷失。這也就解釋了為啥互聯網大佬不容易玩轉區塊鏈。

          區塊鏈其實是一件苦差事,因為變革社會的新技術,通常要在歷史的長河中,無數次被否定又重來,在這個過程中,充滿了淘汰和死亡,沒有項目會是容易的。

          當前,加密貨幣世界已經有幾千條公鏈,但是只有躋身頭部,才有機會贏得關注。以太坊已經發展了五年,EOS也是BM多年技術的實踐和積累才實現的。

          互聯網大佬們進入新世界的時間已經稍稍晚,又因為這里有完全不同于互聯網的玩法,所以他們必須得從頭開始,和當時穿越互聯網一樣,他們同樣需要在區塊鏈里經歷生死的洗練。

          聲明:本文為入駐“火星號”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財經官方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作者和本文鏈接
          提示:投資有風險,入市須謹慎。本資訊不作為投資理財建議。

          推廣
          相關新聞
          河北十一选五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