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ng5vq"><tr id="ng5vq"></tr></div>

  • <div id="ng5vq"></div>

      <em id="ng5vq"></em>
      <div id="ng5vq"></div>

          專注區塊鏈信息及金融服務

          被稱為“性情中人”的當當創始人李國慶去干區塊鏈了!

          華商韜略 ·

          02月25日

          熱度: 13870

          離開當當再次證明自己,何嘗不是他渴望的自我挑戰?

          作者丨葉姝顯

          出走的苗頭

          2月20日,李國慶發布公開信,正式宣布離開當當,進行區塊鏈領域的二次創業。當當官微也一改態度發博祝福。

          在經歷了海航收購失敗以及去年年末的網上失言風波后,這番官宣,可以說給了李國慶一個體面的離開。

          隨著他的離開,成立了20年的當當,也告別了著名的“夫妻店”時代。

          李國慶坦陳,這次離開的苗頭最早可追溯到海航收購當當之時。

          收購一事啟動于2017年上半年。

          針對海航收購,有知情人稱:“當時,李國慶俞渝夫婦倆意見不一,李國慶希望當當能夠獨立上市,但俞渝則決定賣給海航。當然俞渝算是當家的,李國慶最后只能聽太太的。”

          顯然,俞渝的選擇更現實理智,對于十多年來已錯過眾多擁抱資本機會的當當,賣身海航似乎是不多選擇中的最佳方案。

          據傳,海航正式對外宣告時,李國慶發了這樣一則朋友圈,曲折地表達了自己千回百轉的心情:

          “所謂的婚姻就是:有時候很愛他,有時候想一槍崩了他。大多時候是在買槍的路上遇到了她愛吃的菜,買了菜卻忘記了買槍,回家過幾天想想還是要買槍。”

          這對著名的夫妻檔一直“相愛相殺”。

          就在去年年末,李國慶用自己的微博賬號蹭了一回熱點,被輿論視作“不當言論”。

          當當官方微博馬上和李國慶劃清界限——“李國慶先生是當當網聯合創始人,他離開當當網管理層、決策層已有一段時間”,此外,還批評李國慶“把自己的婚前行為、搬出來嘚瑟,美曰分享”,最后還為當當網打了廣告:“雙旦來臨……我們希望書香,增添您短假的愉悅”。

          很多人猜想,這像是李國慶太太俞渝的口吻。

          腦補一位太太訓斥自家沒壞心眼卻因大嘴巴闖禍的老公,也完全不違和。

          “李國慶就是一個性情中人,還有些二”,俞渝曾這么形容自己的另一半。

          而今,事業不再搭檔,夫妻還是夫妻。

          李國慶總被誤讀?

          李國慶喜歡表達,他曾表示,開個人賬號,就是為了有一個自由表達的空間。但有時,這位性情中人,確實口無遮攔。

          據說當當網的slogan“敢做敢當當”就出自李國慶的創意。而他似乎也一直踐行著這一點。

          2010年,在自家公司上市的美國慶祝晚宴上,李國慶中途高調退場。

          他隨后發微博解釋:

          “就是他,掌管著80億美金的對沖基金合伙人,我不幸6年前接受了他們投資。對沖就是還投我們的競爭對手。我不但拒絕讓他們進董事會,6年還從不見他們……按目前當當價值,他們投資翻了近30倍。可在紐約的晚宴,看他們樂翻天,我生氣,只好半途退場。

          這則微博直指“老虎基金”,也是這次助當當上市的投資方。

          如此叫板投資方,可謂太過敢作敢當。

          至于互聯網賽道上的競爭對手,他也曾率性點評——

          2005年撰文說馬云的淘寶要把中國電子商務帶向歧途;

          2010年微博評價馬化騰:“企業家講演都像政治家了。”

          網上趣評這是李國慶在“分分鐘教大佬們做人”。

          這些本來說些場面話或保持沉默就可以過去的時刻,李國慶偏不,透著那么點狂和傲。這番做派,偶爾會讓人聯想到一生狂到極致的李敖。

          當時的李國慶,還是有些底氣指點江山的。

          當當鼎盛時期,號稱中國電商第一股。當年在它這個電商巨頭前,京東也只能是小弟。資料顯示,2008年京東的銷售額僅為當當的75%。

          2010年,遠赴紐約敲鐘上市前,李國慶對外宣布,將會邀請在紐約的前女友參加,還會贈她親友股。

          消息一出,頓時成為互聯網圈內的熱門話題。

          新浪創始人王志東還對此開玩笑地演繹了一把:“I have a dream……等我的公司在美國上市了,一定要在紐約開一個盛大的Party,把我的小學女同學、中學女同學、大學女同學都請過來,然后大聲的說:誰讓你們當年不搭理我。”

          而事后李國慶在微博上解釋,贈予股票其實是俞渝的主意。

          “是老婆提醒我當當網上市的親友股該有初戀女友的份,畢竟你們一起生活5年。”

          這個新消息把在媒體前顯得有些過于放飛自我的李國慶往回拉了拉。但不知道李先生本人是否對此特別在意。

          可以確定他特別在意的是這件事——他1995年去過一次紐約,和這次上市去紐約感受完全不一樣,他在接受采訪時說:“中國這代人也能有和美國大佬平起平坐的一天,我們上學的時候喊的想的都是振興中華。”

          就在上市后一個月,一場與“大摩女”的網上舌戰,又將李國慶推至風口浪尖。

          大摩女,是網上自稱摩根斯坦利的女員工。因為覺得摩根斯坦利低估了當當的IPO定價,所以李國慶憤憤不平,繼而有感而發創作了一段搖滾歌詞,在微博發表時特地標明“虛構”,暗諷摩根斯坦利。

          “大摩女”并沒有因為其中的戲謔成分而輕易接受這一暗指自己團隊失職的指責,立刻在網上開罵。李國慶繼續回敬,兩邊從爭論焦點“當當究竟該值多少錢”開始,隔空開戰數個回合。

          公司剛上市,企業家就攻擊投行,這確實聞所未聞。而李國慶的微博粉絲也在幾天內達到了10萬+。

          據當時一家雜志的總編透露,他最近拜訪的多家新IPO創始人都對美式投行有一大堆意見,但唯獨李國慶這么極端地表達了。

          坦率來說,整個過程,李國慶還是措辭比較克制的,特別是相較于“大摩女”咄咄逼人的各種“問候”,他只是把臟話放在了創作的搖滾歌詞里。

          混戰最后,還是淡定的俞渝出面代表當當請了摩根斯坦利團隊一頓慶功宴了事。

          當當網為此還發表聲明:李國慶的個人行為與公司無關,是“個人文學愛好”,希望不要影響網民對當當網的印象。

          此后,李國慶也在微博上稱:“正在就創作中的臟話給董事會寫檢查。”

          俞渝一直被看做當當的定海神針,她的穩重和處事的老辣,非常符合世俗定義上的成熟和成功。

          而行事頗帶理想主義色彩的李國慶,總會讓人覺得有些不合時宜,甚至有人把他比作堂吉訶德。

          為此,李國慶被一些人說成“吃軟飯的”。也有投資人表示:我們是看到俞渝靠譜才投資當當。

          這位北大畢業后直接進入國務院研究院的高材生“李大嘴”,總被外界誤讀,也總是頗為有趣。

          李國慶的“真性情”

          1983年,北京大院子弟李國慶以“市文科狀元”身份考入了北京大學社會學系。

          這或可解釋他骨子里那種喜歡指點江山、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底色來源。

          大二時,李國慶策劃寫了一部專著,書名是《中國社會改造之我見》。

          當時北大社會學系主任袁方教授和臺灣社會學界泰斗楊國樞教授看后都大為驚嘆:你就做學術吧,我包你30歲成名成家。

          這是李國慶和圖書出版最早的一次接觸。

          但北大時期的李國慶可不是“書呆子”,身為學生會副主席的他其實是十足的文藝青年。“名字在比他高三屆、低四屆的學生中無人不曉,絕對的風云人物。”

          他不但熱心組織北大首屆藝術節,還積極參加公共事務管理。

          據他回憶,“我那個時候把自己都當成校領導了。哪的電線桿子該修沒修,黑燈瞎火,我就直接打一個電話。還不是我打,先讓秘書撥好電話,我再拿過來。我說,我是李國慶,三天內必須把這兩個電線桿子路燈給我安好,安不好咱們下個月質詢會見。”

          畢業后,一路學霸的李國慶進入了有“中南海翰林”之稱的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

          他四年發表了500多萬字專著和論文,但最終毅然辭職,放棄了這個人人艷羨的鐵飯碗。

          據說是因為覺得通過這條路徑改造中國社會,速度太慢。

          李國慶的這番特立獨行,此后一以貫之。

          1996年4月,32歲的李國慶去美國考察,碰到了已在華爾街闖蕩五年的俞渝。兩人互相欣賞。

          李國慶目光如炬,實現了被別人戲稱為“李國慶這輩子最大的成就”——3個月就和俞渝“閃婚”,在當時可謂非常先鋒。

          此后兩人創辦當當,夫妻檔也常被視作成功典范。

          2010年當當在美國上市,成為中國電商第一股。一般來說,紐交所上市敲一下是開市,兩下是閉市。但李國慶突發奇想,要求一定要敲兩下,因為自家企業名字就是“當——當”。

          誰料這一“任性”請求通過俞渝的溝通,居然得到紐交所主席應允。于是當當成為了歷史上第一個在紐交所開市敲兩下鐘的企業。

          六年后當當退市時,許多人都把這件事當做段子說,稱冥冥中自有天意。

          但李國慶認為,“當當在美國股市常年被低估”,也曾公開向京東和亞馬遜隔空喊話,稱上市后的發展,讓當當在圖書領域的地位逐漸牢固,希望其他圖書電商越賣越賠,后期能夠把圖書業務賣給當當。

          被他喊話的京東和亞馬遜,都可在當當的發展史中找到一筆。

          當當一路走來,意氣風發時錯失了幾大巨頭遞過來的橄欖枝——

          李國慶在2004年拒絕了出價2億美元的亞馬遜,在2013年拒絕了同是北大校友的李彥宏的入股提議,還在2014年拒絕了騰訊。

          而這最后一次拒絕的最大收益人是劉強東——馬化騰在當當之后轉身投資京東。

          也是從那時起,當當失去了躋身一流電商的入場券,如今的互聯網購物早已是阿里京東二分天下。

          而談起“當當這些年都錯過了什么”,李國慶也很灑脫:“拒絕亞馬遜不后悔;但拒絕騰訊有些后悔,可當時誰都沒想到微信會發展得這么好。”

          他一直強調自己是讀書人,也曾說“我不是為了財富活著”。

          當然,說這句話也是有前提的。

          據說以前的李國慶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當當網不缺錢,我們賬上隨時都趴著十多億現金。

          一顆“讀書人”的心

          吳曉波曾在得知當當賣身海航后發文《謝謝你,李國慶》。他寫道:其實,我挺替李國慶高興的。同時也要謝謝他,作為一個寫字的人和一個出版人。

          李國慶骨子里應該也一直認為自己是讀書人。

          “讀書人搞電子商務,難免比草莽出身的手筆小一點。”

          可這位讀書人有他自己的原則。

          這或許能夠解釋他為什么不選擇融資,以及堅持“規模并不是企業的核心競爭優勢”。

          此外,他還很有自知之明。

          微博上的簡介多年來一直就是:”我口無遮攔,多有得罪,請海涵。”

          他還說,“如果多數股東認為我該下,那我就下,我接受。因為對我來講,我已功成名就了。以我激情的性格,說話這么口無遮攔,在商業上取得成功,我已經很滿意了。”

          他從小就愛讀書、在大學時出書、又在當當做書,這次出走再創業也還是圍繞“書”來做文章——

          他將打造一個書友會。

          讀書會中又會做10個細分讀書會,每個分會每年請幾十位名家講52本書。預計3到5年達到用戶4000萬,“再造一個互聯網文化生態,再打造一兩個獨角獸公司”。

          “少年心,鬢如霜,還能創輝煌?”

          這是他離開當當公開信的結尾。仍不忘展示一下自己的文采。

          李國慶也很清醒,提醒自己注意不要總被“情懷”綁架。

          因此,即使同屬文化產業,他也不去碰影視娛樂,而是專注自己已經深耕多年的圖書領域。

          很多人說他是一個在互聯網浪潮中敗下陣來的商人,甚至有人評價他是2018年最失意的創始人。

          但把他當做一個已經實現財務自由、又想積極入世的讀書人,或許是一種更正確的解讀。

          離開當當再次證明自己,何嘗不是他渴望的自我挑戰?

          還算有趣的李國慶終于一償宿愿。

          推廣
          相關新聞
          河北十一选五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