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ng5vq"><tr id="ng5vq"></tr></div>

  • <div id="ng5vq"></div>

      <em id="ng5vq"></em>
      <div id="ng5vq"></div>

          專注區塊鏈信息及金融服務

          四面楚歌以太坊:要么改變,要么死亡

          文學 ·

          02月21日

          熱度: 45455

          以太坊2.0如果能在有限的時間窗口內實現,以太坊或許能再掀巨浪。否則,等待它的將是一場更大規模的浩劫。


          文 | 文學

          出品 | 火星財經(微信:hxcj24h)

          以太坊正迎來前所未有的至暗時刻。

          ICO隕落,“發幣機器”以太坊失去了最大的用例;公鏈爭霸,EOS、波場等后起之秀勢如破竹,在網絡性能、dApp增長、用戶活躍度等方面均優于以太坊,就連幣安、火幣、OKEx等交易所也參與其中,一邊開發公鏈,一邊將各類資源和力量納入生態。

          至于ETH,熊市跌幅超9成,不管作為價值存儲工具還是支付手段,均面臨各方挑戰:價值存儲干不過BTC,后者市值占比超50%,是當之無愧的“數字黃金”;就支付而言,以太坊雖有雷電網絡,但風頭不及比特幣閃電網絡,而身后的瑞波在跨境支付賽道越走越遠,摩根大通等金融巨頭也跑步入場,留給以太坊的機會已經不多了。

          種種跡象表明,以太坊已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自救之路唯有以太坊2.0。然而,以太坊擴容工作進展緩慢,就連既定的君士坦丁堡升級也一再推遲,極大考驗著投資者的信心和耐心。

          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留給以太坊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成也ICO,敗也ICO

          “去俄羅斯維權,打倒狗莊維塔利克(V神),空氣幣!”

          去年8月14日,以太坊12小時連跌20%,投資者怒不可遏,將矛頭直指以太坊創始人V神。

          這與以太坊的高光時刻形成鮮明對比。

          作為區塊鏈2.0時代的代表作,以太坊曾被寄予厚望。具體而言,它搭建了一個公鏈平臺,便于以太坊用戶開發智能合約和去中心化應用,極大地豐富了原有區塊鏈世界的想象空間。

          得益于以太坊的加持,各類ICO項目橫空出世,將虛擬貨幣市場推向前所未有的高潮。以太坊由此坐穩加密世界第二把交椅,巔峰市值突破1300億美元。據etherscan.io統計,當前共有168827只代幣基于以太坊ERC-20代幣合約,另外還有1108只代幣基于以太坊ERC-721代幣合約。

          很大程度上,以太坊的估值基于為項目方發幣提供底層服務。這其實為以太坊的衰落埋下了伏筆:牛市時,項目方風生水起,用于募資的ETH價格水漲船高;熊市時,項目方拋售ETH套現離場,ETH價格下跌在所難免。由此可見,對于以太坊而言,成也ICO,敗也ICO。

          在獨立經濟學家金巖石看來,以太坊所做的事就像《水滸傳》中的“洪太尉誤走妖魔”,基于底層技術平臺放出了“妖魔鬼怪”。

          既然是“妖魔鬼怪”,肯定會搞得市場烏煙瘴氣。隨著傳銷、跑路等亂象頻發,建立在利益之上的信仰迅速崩塌。整個2018年,熊市持續發酵,以太坊一步步走下神壇,市值一度跌破100億美元大關,較歷史高點縮水超9成。

          2018年ETH市值及價格走勢圖。來源:CoinMarketCap

          這恰恰印證了前以太坊CEO查爾斯·霍金森在2017年的觀點:“人們認為ICO很適合以太坊,但不可否認的是,ICO就是一個危險的定時炸彈。現在的公司在過度地進行憑證化,但事實上,同樣的目的,利用現有的區塊鏈也能做到。人們都被賺快錢迷花了眼。”

          比特幣核心開發者Jeremy Rubin也在去年9月公開發文抨擊以太坊:就算以太坊網絡繼續存續,ETH的價值也必然會歸零。

          面對質疑,V神的回應卻沒有打消投資者的顧慮:“如果以太坊不改變,Jeremy Rubin的言論可能是對的。”此外,他還在Twitter上表達了自己退居二線的想法,進一步加劇了市場的恐慌情緒。

          雖然ETH會否歸零尚無定論,但隨著各國監管加劇,ICO模式已然隕落。這對于以太坊而言,無疑是沉重的打擊,畢竟ICO是以太坊迄今最大的用例。

          改變迫在眉睫,但以太坊的下一步該怎么走?

          “公鏈之王”屢遭圍剿

          歸根結底,以太坊是一條公鏈,曾被視為“公鏈之王”。不過,在ICO模式折戟的同時,以太坊的王者地位也岌岌可危。

          由于交易速度慢、燃料費貴、擴展性差等缺點,以太坊屢遭詬病。尤其在2018年,諸多公鏈項目揭竿而起,誓要超越以太坊。其中,EOS和波場(TRON)勢頭最猛。

          EOS一直宣稱實現“百萬TPS”,其超級節點競選更是賺足了眼球。雖有過度營銷的嫌疑,但EOS在主網上線4個月后,總日活躍用戶數超過以太坊3倍之多。

          至于波場,更是從來不缺少話題。去年4月,波場創始人孫宇晨曾發推特炮轟以太坊,列舉7大波場優于以太坊的理由,涉及TPS、手續費、可擴展性等。此后,他還多次與V神上演隔空論戰。

          營銷歸營銷,但EOS和波場迅速發展為“新一代智能合約和去中心化應用平臺”,在網絡性能、dApp增長、用戶活躍度等方面均優于以太坊。

          據DAppTotal 2月18日數據顯示,過去一周,綜合對比ETH、EOS、TRON三大公鏈的dApp生態情況發現,不管是總用戶量、總交易筆數,還是總交易額,三者的排名均是EOS>TRON> ETH。

          面對這些數據,以太坊開發者足以汗顏。雖然EOS和波場聚集了大量游戲、博彩類dApp,被戲稱為“大賭場”,但它們的存在并非沒有價值。正如BitGuild CEO賈瑞德所言,如果連這類游戲都跑不動,其他應用就更跑不動了。

          況且,dApp的用戶留存也非常考驗項目方的運營能力,而EOS和波場在這方面的優勢早已超過以太坊,為后期的dApp繁榮打下了基礎。相比之下,以太坊更像是無為而治,只負責將平臺搭好,至于如何“唱戲”,則交由dApp開發者負責。

          與此同時,幣安、火幣、OKEx等主流交易所也紛紛進軍公鏈賽道。與以太坊相比,各大交易所擁有更精準的用戶、更明確的應用場景,不管是公鏈開發,還是鏈上生態構建,都極具想象空間。

          以幣安為例,不僅要做公鏈,還要基于公鏈構建去中心化交易所。此外,幣安眾籌平臺Binance Launchpad還計劃在2019年每月至少推出一款新代幣,這實則承擔了過往以太坊的功能。就算ICO再度狂熱,以太坊也不可能再一家獨大。

          綜上所述,曾經的“公鏈之王”已經身陷囹圄,自救之道唯有以太坊2.0。

          早在2017年11月,V神就曾披露以太坊未來發展的2.0路線圖,但當時沒有一錘定音,隨著更多新想法的加入,以太坊2.0的設計也在不斷變化。

          去年9月,V神推特轉發“呼吁開發人員共同建設以太坊2.0”的消息。根據帖子內容,以太坊2.0包含了Beacon Chain、Casper FFG股權證明、Sharding和eWASM。

          然而時至今日,以太坊網絡擁堵問題遲遲得不到解決,V神一再宣揚的分片技術也未見進展,更別提每秒處理百萬次交易了。

          鑒于以太坊團隊宣布推遲Casper開發12個月,而既定的君士坦丁堡升級一再推遲,不能不讓人懷疑以太坊2.0距真正到來仍遙遙無期。

          支付場景機會渺茫

          以太坊作為公鏈的優勢已然喪失,那么ETH作為貨幣的價值重塑呢?

          眾所周知,比特幣誕生10年,市值占比超過50%,雖然沒有發展成為世界貨幣,但作為一種價值存儲或投資工具,沒有任何加密貨幣可以跟它叫板,ETH也不例外。

          由此可見,ETH往價值存儲方向發展并無機會。至于支付方向,ETH雖然當前市值排名第二,但在與BTC、XRP的競爭中同樣處于下風。

          比特幣在支付領域的武器是閃電網絡。該方案將使比特幣的轉賬交易不在主網處理,而在另外開通的支付通道上進行,交易費接近0,交易性能達到每秒百萬筆,足以挑戰萬事達、Visa卡、微信和支付寶等傳統支付平臺。

          近期,推動全球使用閃電網絡的“閃電火炬”正在火熱傳遞中,趙長鵬、孫晨宇、Twitter創始人Jack等知名人士紛紛接棒,對于閃電網絡的普及和推廣可謂重大利好。

          截至目前,BTC閃電網絡的總容量已經增加到710.54 BTC的歷史最高水平,價值282萬美元。閃電網絡的通道數量在一個月內增加了35.02%,閃電網絡上的節點數量增加了15.84%,目前為6480個節點。

          連V神都曾大贊,在沒有ICO的情況下,閃電網絡能取得這樣輝煌的業績是個奇跡。

          其實,以太坊也有自己的“閃電網絡”——雷電網絡。該項目始于2015年,與閃電網絡原理類似,把以太坊區塊上的絕大多數交易轉移至鏈外處理,大幅降低每筆交易的燃料費用,有望實現每秒百萬交易量。

          2017年9月,雷電項目的測試網絡在以太坊上部署完成,同年12月,“微型雷電網絡”(uRaiden)上線以太坊主網。在此期間,項目方還發行了代幣RDN。目前,RDN市值1321萬美元,排名第203位。

          令外界質疑的是,開發團隊在ICO時并沒有提供白皮書。雖然官方解釋稱將主要精力放在研發上,但顯然無法讓投資者信服。V神也曾公開對雷電項目ICO表示反對,質疑RDN代幣的必要性。

          火星財經(微信:hxcj24h)了解到,在以太坊社區開發文檔中,以太坊2.0被稱為A Sharded PoS Ethereum 2.0,也就是說以太坊2.0的重心是分片技術和PoS共識機制。因此,雷電網絡在以太坊未來的發展中,不太可能像閃電網絡那樣在比特幣支付上大有作為。

          更加遺憾的是,在與瑞波的PK中,以太坊也不占優勢。

          自2012年公司成立至今,瑞波始終深耕跨境支付領域,旨在讓貨幣轉賬能像發電子郵件那樣成本低廉、方便快捷,累計服務200余家銀行和金融機構,XRP市值一度超越以太坊,成為第二大加密貨幣。進入2019年,XRP依然表現強勢,與以太坊輪坐加密貨幣第二把交椅。

          韋氏評級甚至發布報告稱,XRP可能成為2019年最重要的加密貨幣:“Ripple的XRP旨在打破SWIFT(全球銀行系統支付網絡)的壟斷。如果能成功搶占SWIFT的部分市場份額,甚至在某些領域完全取代它,XRP最終有可能成為世界第一大加密貨幣。”

          與此同時,摩根大通等金融巨頭也紛紛進軍虛擬貨幣支付領域。如果以太坊也想在支付賽道分得一杯羹,競爭壓力可想而知。

          去中心化的困局

          一代“公鏈之王”緣何四面楚歌?

          火星財經(微信:hxcj24h)認為,以太坊衰落的根源在于它的PoW共識機制,也就是去中心化的困局。

          《以太坊PoS:成則周公三千,敗則田橫五百》一文中,火星財經曾剖析過制約以太坊發展的PoW機制:

          1.相對于PoS機制,PoW更加公平和去中心化,但其低效導致了持續的網絡擁堵。據etherscan.io數據,當前以太坊待處理交易為33932筆,而這項數據現日常維持在3.5萬左右。

          2.在PoW共識機制下,以太坊的打包速度為14~15秒,完全無法滿足其作為大規模應用平臺所需的性能,更別提未來作為大規模商用dApp的平臺所需的性能。

          3.以太坊當前的擴容方案還遠遠不能滿足其商用化網絡的需求,而其中最大的原因是以太坊PoW機制與其擴容需求的沖突。以太坊想要實現大規模商用,只能甩掉現在的“累贅”——低效的PoW共識機制。

          其實早在2015年,V神等人就制訂了PoW—PoS的進化路線,但區塊鏈底層共識的改變顯然不會這么容易,況且以太坊PoS僅僅是走向真正商業化應用平臺的第一步,而這第一步往往是最難的。

          與以太坊相比,競爭對手EOS、波場顯然已跑在了商用前列。二者均采用DPoS共識機制,擁有超級節點,雖屢被吐槽中心化,但運行效率高的優點足以讓它們占據商業應用的主動權。

          各大交易所布局的公鏈,更是自上而下的商業行為,決策效率、推進速度是去中心化社區無可比擬的。

          至于瑞波,中心化特征向來明顯,傳統金融巨頭自不必說,而閃電網絡也被認為會導致超級節點的出現。

          各路玩家摩拳擦掌,已在大規模商用和去中心化間做出了平衡和取舍。

          對于以太坊而言,時間就是生命。如果以太坊能在有限的時間窗口脫離PoW束縛,完成向PoS的過渡,以太坊2.0的構架便真正成為可能,屆時隨著其他技術的完善與接駁,以太坊將兼具高效和高可擴展性,或許能再掀巨浪。

          否則,等待以太坊的將是一場更大規模的浩劫。

          本文為火星財經原創稿件,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轉載須在文章標題后注明“文章來源:火星財經(微信:hxcj24h)”,若違規轉載,火星財經有權追究法律責任。

          聲明:本文為入駐“火星號”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財經官方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作者和本文鏈接
          提示:投資有風險,入市須謹慎。本資訊不作為投資理財建議。

          推廣
          相關新聞

          漲幅榜

          你可能感興趣的內容
          下一篇

          幣安DEX測試網獨家體驗:帶動BNB新一輪上漲的幣安DEX能否滿足交易需求?

          河北十一选五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