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ng5vq"><tr id="ng5vq"></tr></div>

  • <div id="ng5vq"></div>

      <em id="ng5vq"></em>
      <div id="ng5vq"></div>

          專注區塊鏈信息及金融服務

          火幣區塊鏈研究院:全球區塊鏈產業全景與趨勢年度報告 (2018-2019年度)

          火幣區塊鏈研究院 ·

          02月16日

          熱度: 44739

          年度報告包括市場回顧、監管態勢、產業梳理、技術發展、2018年十大事件、2019十大趨勢等,以下為詳細報告。

          本報告由火幣區塊鏈研究院出品,報告發布時間2019年2月15日,作者:袁煜明、朱翊邦、肖曉、池溫婷、劉洋、丁肇飛、李慧、胡智威、馬天元、丁元、類承叁。

          摘要

          2018年系數字資產市場由狂熱到理性的一年,二級市場各項數據均大幅下滑,并傳導至一級市場。同年,比特幣鏈上活躍度亦大幅下跌。但算力、挖礦難度等核心指標依舊健康,僅有年底受市場破位下跌帶來部分礦工離場所導致的小幅下滑,整體全年仍呈波動上漲態勢,熊市更多是“市場”層面而言。

          2018年也是數字資產市場轉型年,五大轉型正在發生:(1)資產發行主體由民間擴大到國家;(2)資產發行合規化,證券類通證發行目前領先DAICO;(3)交易市場類金融化,交易標的向衍生品、指數化產品拓展;(4)清結算向穩定幣方式轉變;(5)市場參與者主體機構化。

          2018年還是數字資產市場合規化元年,三種態勢正形成:(1) 監管體系逐步明朗,“牌照+沙盒+行業自律”雛形初現;(2) “分類監管”正逐步讓位“無差別監管”;(3)聯合監管從以歐盟為首的區域經濟體開始。以合規交易所、合規托管、證券類數字資產、穩定幣為支柱的“合規基礎設施”發展迅速

          區塊鏈產業板塊:(1)硬件與基建層:新納米礦機銷售不理想,礦場、礦池面臨盈利壓力,部分PoW幣種算力下降威脅區塊鏈安全;(2)平臺與基礎層:公鏈降溫,市場對TPS追求回歸理性;(3)通用技術層:公鏈生態推進帶動開發者工具發展,其中EOS發展迅速;(4)垂直應用層:“區塊鏈+”逐步開展,并在構建信任、數據自治與價值化及通證激勵等場景加速落地;(5)周邊服務層:交易平臺社區化管理模式、云交易所開始出現,錢包交易所雛形顯現

          區塊鏈技術層面:(1)2018年系擴展性解決方案大年,形成了Layer0Layer1Layer2的三層模型;(2)隱私性解決方案方面,部分新的加密智能合約、密文數據計算項目出現,基于MimbleWimble的匿名貨幣GrinBeam大熱;(3)2018年,跨鏈功能已成公鏈項目標配,跨鏈資產互換也正向跨鏈資產轉移發展另外,主動型跨鏈、被動型跨鏈開始落地;(4)以DAG為首的其他分布式賬本技術領域,開始積極探索融合智能合約等可編程功能的可能性

          我們對2018年十大重要事件做了盤點:(1)EOS.IO掀超級節點競選熱潮,DPOS機制受熱捧;(2)“交易即挖礦”模式的興與衰;(3)EOS Ram啟示,人機交易/IBO雛形,但IBO未如期爆發;(4) Fomo3D引發游戲Dapp思考;(5) 傳統巨頭開始布局區塊鏈領域;(6) 區塊鏈公司擁抱傳統資本市場;(7) USDT面臨信任危機,合規穩定幣出世,而算法穩定幣出師不利;(8) 監管不再限于紙面,落地執行開始,并以美國為典型;(9) 誰是真正的信仰者,從BCH分叉看公鏈治理;(10) 安全、黑客事件頻發,區塊鏈安全機遇顯現

          我們亦對2019年做了十大預測:(1)缺少造富效應,融資項目出清,2019年市場尋底后將寬幅震蕩;(2)ETF不會一帆風順,但個性化衍生品將持續涌現;(3)公鏈改良循序漸進,然性能已非痛點,有效場景才是;(4) 一站式區塊鏈部署或成新寵,跨鏈互通催生區塊鏈落地多樣性;(5)Web 3.0到來,5G和基于IPFS的分布式存儲成重要推動力;(6)礦業金融化變革推動洗牌,改弦更張者上位,抱殘守缺者離場;(7) 傳統應用掀Dapp化浪潮,嶄新流量世界將浮出水面;(8) 資產通證化案例涌現,通證錨定權利逐漸豐富,但規模化仍存障礙;(9) 穩定幣從交易轉向應用和支付,基于穩定幣的“PayPal”將會出現;(10) 主流國家監管持續優化,示范效應引多國效仿,牌照、沙盒將普及。

          報告正文

          一、數字資產市場回顧與展望

          2018年是數字資產市場從狂熱到理性的一年,數字資產總數雖仍在增長,根據Coin Marekt Cap數據顯示,目前全球已有超過2,000多種數字資產,較2017年末增長約45%,然而數字資產總市值于2018年大幅縮水,市場交易量大幅下滑。而市場表現及信心的羸弱,亦逐步傳導至一級市場,數字資產、區塊鏈項目眾籌完成度于2018年逐步降至冰點。但與此同時,數字資產市場的五個重要轉型亦在悄然發生。

          1.1 凜冬已至,數字資產市場持續降溫

          2017年,數字資產市場經歷了爆發式增長,總市值從年初的177.4億美金暴漲至年末的5,597.6億美金,增長30倍,超越了其他任何一類資產的回報。然而,進入2018年后,數字資產市場掉轉風向,價格劇烈回撤,截至1231日,市場總市值約1300億美金,今年整體市場縮水超80%

          2月,4月和7月有明顯上升外,2018年其他月份數字資產市值都在持續下降。其中4月主要是在多個采用DPOS共識機制的項目如EOS、TRX競相開啟超級節點競選的刺激下,數字資產市場迎來了一波小行情,部分數字資產價格快速上漲。7月,市場在交易挖礦以及Fomo3D為首的一系列Dapp應用興起熱點帶動下,市場亦有明顯的小行情出現。

          2018年,全球數字資產24H交易量在14日達到最高峰(700.04億美金),隨著數字資產市場行情轉冷,1027日達到18年來最低點87.8億美金,較最高點下滑87.6%。目前24H交易量處于100億-250億美金區間。

          除交易量大幅下跌外,數字資產市場的活躍度也大幅下滑:

          不過,從情緒面上來看,市場仍看多2019年上半年走勢。進入2018年后,數字資產市場整處于下跌趨勢,但市場對2019年仍舊抱以希望。根據火幣區塊鏈研究院每月針對全球個人及機構投資者的情緒調查顯示,市場對2019年上半年走勢仍較為看好,認為將小幅上漲,其中,78.0%的投票者認為未來半年的數字資產總市值會上升其中28.5%的投票者對市場很有信心,認為未來半年數字資產的市值會大幅上升30%以上。

          1.2 凌寒料峭,區塊鏈、數字資產融資斷崖

          2017年新興數字資產爆發,相關融資金額快速增長,2018年再創新高。根據ICO Rating數據,2018年一級市場共有947個項目完成眾籌,合計融資金額超116億美金,項目數量同比增長200%,融資金額同比增長94%。 

          不過,2018年數字資產眾籌融資金額翻番,和上半年部分頭部融資項目有很大聯系。火幣區塊鏈研究院統計了排名前10的數字資產眾籌項目,發現融資金額均超1億美金。其中融資排名前三的分別是公有鏈項目“EOS”籌集42.3億美金,通訊項目“Telegram Open Network”籌集17億美金,以及游戲項目“Dragon Coins”籌集3.2億美金等。若剔除EOS和Telegram的相關影響,2018年數字資產眾籌融資金額環比下降4.7%。

          隨著數字資產市場行情轉冷,數字資產眾籌金額和數量逐月遞減,特別是在2018年下半年。2018年12月,根據ICO Rating的收錄只有20個項目成功完成眾籌,創本年度新低;當月數字資產眾籌金額僅為7800萬美金,較最高峰5月減少96%。整體市場融資環比情況不容樂觀。

          同時,數字資產項目眾籌完成度逐漸下滑,大部分項目募集不滿。

          2018年數字資產眾籌項目上線后破發率走高。隨著全球監管機構對數字資產眾籌欺詐的打擊力度強化,同時,受過多項目帶來資金分流,以及以太坊本身價格下跌的影響,大部分新增數字資產價格上線交易所即破發,部分項目因市場環境而延遲上線。火幣區塊鏈研究院跟蹤每月上線交易所的項目,對同時統計到眾籌成本價和首次上線交易價格的項目計算破發率,月平均破發率高達75%。

          根據ICO Watchlist數據,2018年數字資產眾籌項目主要分布在美國(15.9%),英國(9.5%),新加坡(8.3%),俄羅斯(7%),瑞士(6.6%)。相比2017年,美國和瑞士的項目占比下降最為明顯,主要因為明確的監管政策(納入證券監管)導致部分項目選擇在海外發展,剩下部分項目選擇擁抱合規。新加坡的項目占比有所上升,主要因為政策相對完善并且較為寬松(如沙盒監管),項目發展相對自由。具體數字資產眾籌融資國家分布如下圖所示:

          另根據ICO Watchlist數據,2018年數字資產眾籌項目主要集中在應用領域,其中金融領域始終位居首位。排名前三的領域分別是金融(12.1%)、支付/錢包(6.7%)、商業/零售(5.6%)。相比2017年,資產管理類項目占比跌出前三,該類項目大都具備證券交易屬性將面臨監管等原因。具體的數字資產眾籌融資應用領域分布情況如下圖所示:

          1.3 鏈上活躍度遇瓶頸,但算力、挖礦難度等核心指標仍健康

          1.3.1 鏈上活躍度數據增長停滯

          20183月后,比特活躍地址數增長停滯。2018年1月4日,比特幣日活躍地址數達最高點105.5萬,隨后一路暴跌至31.1萬(2018/4/8),相比本年最高點下跌了70.5%,可以說,2018年,是鏈上活躍數據一次持續較長時間的下跌。目前,比特幣日活躍地址數處于30-60萬區間,已經基本與2016年的鏈上活躍度所持平。由此可見,比特幣活躍度與其市場價格表現仍有很強的正相關性,2017年活躍度的大幅提升,和2018年活躍度的大幅下降,與市場價格上漲和下跌引發的投資、投機潮起潮落,有顯著聯系,比特幣的投資、投機屬性,仍舊占據了很大成分,具體如下圖所示:

          除此之外,比特幣鏈上轉賬金額同期亦呈現下降趨勢,亦反映了鏈上活躍度的下降,201812月以后,比特幣轉賬金額的增長,主要系Coinbase交易所正常的資產整理行為:12月初有大量的頭部地址清空所有比特幣(持幣量排名9-12位,以及30-31位,45-54位的地址等地址),被轉出的比特幣大部分最終轉入96個新地址,每個地址包含8000個比特幣。

          1.3.2 哈希值(算力)、挖礦難度及節點數整體仍呈上漲態勢

          不過,與鏈上活躍度大幅下滑不同的是,以比特幣為首的區塊鏈網絡的算力、挖礦難度等指標并未有同樣劇烈的下跌:比特幣全網哈希值(算力)2018年整體仍舊呈現上漲趨勢,并在9-11月之間達到最高值,約50EH/s至60EH/s之間,12月后全網算力出現了一定的下滑,主要系數字資產市場經歷了11月的破位大跌,部分礦工離場所致。目前,比特幣全網哈希值(算力)仍在40EH/s左右。

          另外,比特幣挖礦難度亦呈現類似的增長態勢,并于9-11月達到最高峰,12月隨著部分礦工離場,算力下降,難度隨之下調。

          而比特幣驗證節點數量基本穩定,僅有小幅下滑,亦說明了維持整個區塊鏈網絡運轉的礦工群體仍相對穩定,2018年熊市帶來的影響更多是市場層面的,而非安全、底層技術層面的:

          1.4 數字資產市場正經歷的五個轉型與過渡

          1.4.1 資產發行主體由民間擴大到國家

          2018年,數字資產不再僅僅局限于民間,眾多國家政府機構也相繼加入,法定數字貨幣開始出現:

          20181月,委內瑞拉政府發布了人類歷史上第一個法定數字貨幣“石油幣PTR”(petro cryptocurrency),它以奧里諾科重油帶阿亞庫喬區塊1號油田的50億桶石油儲量作為發行石油幣的物質基礎,每個石油幣與1桶石油等價。石油幣是委內瑞拉政府試圖拯救國內經濟而催生的產物。2014年至今,委內瑞拉貨幣四年內貶值超99%,國民對法定貨幣玻利瓦爾失去信心,在這樣的混亂中,國民一方面開始回歸到以物易物的生活方式,比如以面包換取藥品;一方面開始大量涌向比特幣等數字資產,從2014年8月到2016年11月,委內瑞拉比特幣用戶數量從450人上漲到8.5萬人。為了防止國民最終拋棄以政府信用為背書的法幣玻利瓦爾,政府決定推出石油幣,并于201811月,最終宣布確認石油幣成為該國法定貨幣,將玻利瓦爾價格與石油幣掛鉤。目前,石油幣可以使用人民幣、美元等法定貨幣和比特幣、以太幣等數字資產購買。目前委內瑞拉國內采購石油的交易都需使用石油幣進行支付,比如各航空公司的飛機在委內瑞拉當地補充燃料時也需支付石油幣。12月,政府又開始以石油幣支付居民養老金。

          除委內瑞拉外,又先后有多個國家宣布有意推出法定數字貨幣。此外,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最新報告,有15家中央銀行認真參與了法定數字貨幣的研究,數字資產正逐步走入國家隊時代。

          1.4.2 資產發行合規化,證券類通證發行目前領先DAICO

          2017年中到2018年上半年,數字資產眾籌經歷了從萌芽到爆發的過程,但隨之而來的也是資產發行無序,市場上各類項目良莠不齊,大部分的功能型通證并無實際使用價值。進入2018年,數字資產市場出現了合規化資產發行模式:

          2018年年初,以太坊創始人Vitalik提出DAICO模式,希望在數字資產眾籌中引入社區監管,對項目方予以約束。DAICO在傳統的數字資產眾籌模式基礎上融合了去中心化自治組織DAO的一些特點,賦予了通證持有者以投票權,可通過投票的方式來監管募集資金,并由智能合約實現資金釋放,除此之外,通證持有者也有機會要求退回資金。DAICO概念提出后市場激動一時,但該模式自年初至今并沒有看到爆發態勢,自全球第一個DAICO募資項目The Abyss之后,只有少數跟隨者,如Tokedo

          主要原因,我們認為是DAICO模式目前還存在一定的問題,包括:

          ?<1>社區民主并不一定對項目本身的發展是有利的,大部分的通證持有者關心的只是通證價格,并一定會站在長遠的角度為項目本身考慮;

          ?<2>其次DAICO本質上仍舊是一種眾籌融資行為,仍需遵循各國的監管條例,其和傳統的數字資產眾籌面臨一樣的潛在監管約束;

          ?<3>最后,通證購買參與者并未因為DAICO增加了對項目方的約束而提升參與熱情,通證購買參與者在2018年熊市環境下,轉而重點關注的底層資產質量本身,并不是DAICO模式所能解決的。

          證券類通證發行,則是另一種通證發行的探索,專指在確定的監管框架下,按照法律法規、行政規章的要求,進行合法的通證發行。相比傳統的數字資產眾籌,證券類通證發行系將通證的屬性明確為證券,而非原先的功能型通證,并在發行、流通易等方面均受到較大限制:

          ?<1>發行端遵循證券發行流程,美國的通證融資只能通過Reg A+、Reg D、Reg CF、Reg S或直接IPO渠道完成;

          ?<2>流通端必須在有限的持牌交易所交易,并對投資人設置壁壘和一定的限售期,如美國的Reg D要求募資只能針對合格投資人開放,Reg A+和Reg S對投資人數量上限也有要求,另外,Reg D、Reg CF、Reg S融資都有12個月禁售期,即只有具備風險承受能力的投資者才可參與。

          從監管的角度看,DAICO相比,證券類通證發行背書更強,也更容易被項目方和投資人,尤其是傳統的機構投資者所接受。截至201810月底,美國SEC已經審核通過了39個證券類通證發行項目,包括TzeroFilecoinTelgeram等明星項目均走了合規的證券發行。

          1.4.3 交易市場類金融化,交易標的向衍生品、指數化產品拓展

          數字資產現貨市場的普遍下跌,催生了市場對衍生品,尤其是風險對沖工具的需求,促使數字資產交易所推出各類衍生品來吸引用戶:

          根據Visual Capitalist的數據,在傳統金融世界中,全球股票市值約為73萬億美元,全球政府債務、企業債務、家庭及個人債務總和達到215萬億美元,全球發達國家房地產市值約達到217萬億美元,現金總量約為7.6萬億美元,黃金現貨市值約為7.7萬億美元,白銀市值170億美元。而全球基于各種現貨的金融衍生產品市值約為544-1200萬億美元,比全球股票市值高出一個數量級。對應到數字資產市場,截止到20181231日,全球數字資產總市值達到1316億美元,以10倍估算,數字資產衍生品市場規模應該可以達到萬億美元的水平。

          ?<1>目前頭部數字資產交易所正在積極向衍生品市場擴張。目前,BitMex、OKEx等交易所均有合約交易板塊。

          ?<2>另外,傳統交易所也正往數字資產衍生品市場滲透。2017年12月,CBOE和CME相繼推出市場期待已久的比特幣期貨,正式承認了比特幣衍生品的合法地位。紐約證券交易所(NYSE)的母公司洲際交易所(ICE)也在2018年8月成立了比特幣期貨交易平臺Bakkt,并為推出以實物結算的比特幣每日期貨合約而努力。而美國CFTC下轄Swap Execution Facility牌照的持有者LedgerX也上線了比特幣期權。

          ?<3>而除了期貨、期權等產品,指數化產品亦是一個重要的探索方向,以方便機構和大資金用戶進行大類資產配置,例如彭博聯合了Galaxy Digital(GD)推出加密貨幣基準指數Bloomberg Galaxy Crypto Index (BGCI)。

          不過我們也需要看到,衍生品、指數化產品市場的發展必須要有成熟的現貨市場為依托,然目前數字資產市場尚處在初級階段,還沒有找到真正合理的估值方法市場流動性、深度等各方面均有不足投資者風險承受能力較弱等等,這一些均是未來,衍生品、指數化產品市場進一步拓展需要跨越的障礙。

          1.4.4 清結算向穩定幣方式轉變

          2018年初,比特幣交易對中美金的交易規模占據了57.97%,而穩定幣USDT交易僅占據了15.66%。2018年,隨著穩定幣USDT進一步發展,以及TUSDUSDCPAXGUSD等新的穩定幣誕生,可以明顯看到比特幣交易中穩定幣的占比升高。穩定幣在數字資產交易、結算中作用正不斷增加:

          在穩定幣還沒有出現的時代,用戶需要交易數字資產,往往需要先去例如Coinbase這樣的法幣交易所,或者類似CoinCola一類的OTC平臺購買比特幣、以太坊等主流數字貨幣,然后再去幣幣交易平臺用主流數字貨幣交易其他幣種;另外,若用戶在市場波動大時想出售數字資產避險,也需要反向經過同樣的步驟。

          這樣一來,數字資產世界出入金步驟繁瑣,中間成本較高,形成了新用戶進入數字資產世界的障礙,同時,Dapp等數字資產世界的應用,與法幣體系是不通的,用戶無法直接通過法定貨幣參與使用。而穩定幣的誕生打通了數字資產世界和現實世界的隔閡,為數字資產世界提供了方便的入金渠道和避險途徑。也正因為穩定幣的便利性,數字資產的交易和結算越來越多的使用穩定幣,成為數字資產交易領域新的基礎交易對。以2018年12月31日為例,就比特幣來說,USDT交易占比已經上升至62.78%,而法幣中交易占比最高的美金僅占到16.47%,就是一個非常明顯的證明,具體如下:

          1.4.5 市場參與者主體機構化

          2018年,數字資產市場的機構投資者明顯增多。2018年全年約新增220家數字資產基金,目前全球約有632個數字資產基金,其中對沖基金311家,風險投資基金302家。截至2018年10月底全球數字資產基金總管理規模約為83.4億美元,在2018年數字資產市值大幅下跌的環境下仍較年初增長42.3%

          而另一個能反映數字資產市場參與者主體機構化的例證是多重簽名的應用提升以及相應地址余額的增加。標準化的多重簽名的實現最早源于比特幣改進協議BIP11,但真正普及并被大量錢包使用在于Pay-To-Script-Hash(P2SH)交易類型的產生,其大大簡化了多重簽名的執行流程。火幣區塊鏈研究院統計了比特幣網絡基于P2SH樣式的地址的相關比特幣余額數據,

          可以看到:P2SH樣式地址的資產余額共經歷了兩次快速增長,第一次系2014年底至2015年初,系P2SH腳本出現之后被社區認可,P2SH樣式地址中比特幣余額增長至100萬個,第二次系2017年下半年起,真正反映了機構用戶的上升,截止目前,P2SH樣式地址中比特幣余額已增長至逾500萬個。由于多重簽名優勢在于安全性,防止私鑰單點淪陷帶來的風險,適合機構用戶,因而我們認為,上述多重簽名錢包數據的增長,實際從側面反映了數字資產市場中機構參與者數量的增加,并正通過多重簽名方式管理其資產。

          我們認為,機構參與者的大幅增加,本身是對數字資產市場、區塊鏈行業前景的一種認可,而為機構化創造外部條件的,亦有3個原因:一是各國監管開始加速干預數字資產市場,合規性日趨完善,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監管不確定性;二是托管的出現為機構資金提供了資產保管的解決方案,大大降低了資金入場的門檻和風險;三是數字資產衍生品的出現為機構投資人對沖市場波動提供了便利。

          二、數字資產合規與監管動態解讀

          2.1 全球區塊鏈、數字資產監管最新動態及趨勢

          我們認為2018年系數字資產市場合規化的元年,全球市場進入加速合規階段。一方面,2017年數字資產市場因達成智能合約的共識而經歷前所未有的爆發式增長,加上數字資產與區塊鏈行業機會與風險并存的特點,引發了各國監管的重視和快速介入。另一方面,一些在合規方面走在前列的國家推出的監管政策對整個行業產生了示范效應,進一步加速了合規化的進程。火幣區塊鏈研究院回顧2018年的政策動態,總結以下幾個主要趨勢和方向:

          (1)監管體系逐步明朗,“牌照+沙盒計劃+行業自律”雛形初現

          數字資產還處在早期階段,具備較高的專業性和技術性,變化亦較快,因而對數字資產的監管本身理應是個動態的過程,且需要整個行業與監管機構的共同努力,單純的集中式監管難以滿足行業發展需求。而好的一點在于,我們確實看到整個監管體系正不斷明朗,且變得越來越包容,在牌照門檻外納入行業自律和沙盒計劃等有效補充,形成了“牌照+沙盒計劃+行業自律”三輪驅動的局面。例如,除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本身于2017年下半年提出沙盒監管,韓國主要采用自律組織監管外,美國SEC亦于今年設立了“創新和金融技術新戰略中心”—Finhub,以構建市場和SEC之間就創新理念和技術發展的溝通橋梁,另外香港證監會于今年發布《有關針對數字資產投資組合的管理公司、基金分銷商及交易平臺營運者的監管框架的聲明》,在宣布對數字資產進行全面監管,并需獲取牌照的同時,亦提出了沙盒計劃,希望與行業內的領先企業進行合作。

          2分類監管”正逐步讓位“無差別監管”

          分類監管主要系對“證券類數字資產”和“非證券類數字資產”在監管上進行差別化對待,即嚴格監管“證券類數字資產”,而不對“非證券類數字資產”予以限制。2017年至2018年初,各國對數字資產(尤其是數字資產發行)的監管便大多采用了這種方式,最典型的當屬新加坡,將通證分為證券型通證(資本市場產品)和功能型通證兩類,而資本市場的監管框架只適用于證券型通證;瑞士金融市場監督管理局(FINMA)也將通證分為支付類通證、功能類通證、資產類通證(即證券)三大類,僅針對資產類通證進行證券框架內的強監管。

          然而即便屬于“非證券類數字資產”,其仍具備很強的投機性、價格波動性。進入2018年后,越來越多的國家、地區正逐步走向無差別監管,即無論是否符合證券定義,均一視同仁,且有如下兩種監管思路:

          <1>香港是典型采用完全證券化監管思路的地區。2018年11月1日,香港證監會發布《有關針對數字資產投資組合的管理公司、基金分銷商及交易平臺營運者的監管框架的聲明》,取消了之前相對模糊的“證券類數字資產”和“非證券類數字資產”分類監管的思路,宣告進入全面的“證券監管”時代,即:無論數字資產是否構成《證券及期貨條例》(第571章)中所界定的“證券”及“期貨合約”,出于投資者保護考慮,均被納入同等監管框架,均參照《證券及期貨條例》(第571章)。

          <2>除了證券化監管,部分國家和地區則是采用數字資產相關業務全面管轄的思路。以新加坡為例,2019年1月14日,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向議會提交的《支付服務法案》得到正式通過,任何從業者提供任何涉及支付型通證的、或者運營平臺交易任何支付型通證的必須獲得相應的牌照,與傳統的支付服務公司遵循相同的政策監管,即,非資本市場商品的通證亦會被監管。而美國實際上亦是歸屬該類全面管轄思路的典型,若涉及證券,則受SEC管轄,而若不屬于證券,亦會被包括金融犯罪執法網絡(FinCEN)、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貨幣監理署(OCC)和州金融管理局(DFS)等在內的機構所約束。

          無差異化監管其實是基于各國現有的法律框架,如證券法、公司法、銀行法、民法等等,對數字資產市場進行監管,可以說是相對簡單有效的監管方式。一方面,各國現有的法律框架經過歷史的迭代已經相對完善,可以作為數字資產市場合規的基礎和起點。另一方面,近年來隨著穩定幣等基礎設施、以及數字資產衍生品等金融工具的誕生和普及,數字資產市場的金融屬性也越來越明顯,也較過去更加適用于傳統金融市場的監管體系。

          3)聯合監管從區域經濟體開始,歐盟將率先落地,并向外滲透

          數字資產本身具有跨區域性,鏈上交易實際是無國界的,這對單一國家監管帶來了很大挑戰。事實上,當今技術的發展速度,已經超越了單一國家政策的應對能力,聯合監管呼之欲出。然而,由于目前各國對數字資產的態度和利益仍存在一定的分歧,針對數字資產市場打造全球性的監管框架還有著很大的困難。不過,對于本身就是高度融合、利益相對一致的區域經濟體來說,難度便小了很多。對此我們認為,聯合監管將率先從歐盟這樣的區域經濟體落地。而雖然歐洲證券和市場管理局(ESMA)目前未明確將數字資產的性質進行說明并納入監管,我們有理由認為,未來,對數字資產,尤其是發行和交易,仍將會參照傳統的金融監管框架,并依據最新于201813日生效的《金融工具市場指導II(MiFID II)進行規管。目前,已有相關市場參與者積極尋求符合MiFID II,包括位于列支敦士登的數字資產交易所Blocktrade以及列支敦士登數字資產交易所LCX。

          2.2 世界主要國家和地區監管動態梳理

          火幣區塊鏈研究院持續對世界主要國家和地區的監管政策進行跟蹤,并不斷優化評估體系,對監管特點進行考察。目前,我們主要審視如下四個維度:

          <1>是否對數字資產性質進行明確

          <2>是否對數字資產的交易和流通進行監管

          <3>是否限制數字資產的發行和銷售

          <4>是否對數字資產其他相關行為進行約束

          同時,由于2018年尤其是下半年,全球數字資產合規化進程快速推進,大部分主流國家和地區均或多或少推出了相關政策或指導意見,為了能更好反映全球數字資產和區塊鏈監管的發展情況,和方便市場參與者和創業者進行決策參考,我們將不再采用上半年報告中使用的監管嚴格指數,而是引入監管完善指數,綜合上述四個維度,對各國家和地區對區塊鏈、數字資產的監管按照成熟度進行評分:從一顆星到四顆星,星數越多,代表該國家和地區監管體系越完善。我們挑選了監管較為完善和典型的幾個國家和地區,進行了梳理:

          2.2.1 美國:多頭監管,體系完善,踐行較早,成熟度(4星)

          美國在全球數字資產監管領域一直處于重要地位,2018年美國將數字資產明確定性,并推出了一系列的政策,形成較為完善的監管框架,對整個市場監管具有指導性的意義。目前,美國是全球少數實行多頭監管的國家,監管主體包括證券交易委員會(SEC)、金融犯罪執法網絡(FinCEN)、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貨幣監理署(OCC)和州金融管理局(DFS)等。

          是否對數字資產性質進行明確

          美國對數字資產定性主要有三種,涵蓋了證券屬性商品屬性貨幣屬性

          1)證券屬性

          主要受SEC監管,2017年,SEC曾發布“DAO Report”,奠定了只要數字資產涉及證券(參照“豪威測試”),便受監管,而發行主體是否為去中心化組織、是否以法定貨幣或數字資產形式提供服務均不影響監管效力。2018年,SEC主席Clayton表示數字資產發行銷售過程中涉及的通證,是用來籌資的,具有證券性質,需收到監管。

          2)商品屬性

          主要受CFTC監管,涉及美國的期貨和期權市場,早在2015年CFTC就將數字資產視為商品,相比于SEC,CFTC對數字資產的監管顯得相對開放,主要監管期貨、期權等場內的合規衍生品。

          3)貨幣屬性

          主要受FinCEN和DFS監管,主要打擊金融及數字貨幣交易中洗錢、恐怖融資和其他金融犯罪,它對數字資產的監管更偏向貨幣屬性,因而側重其流轉層面,2013年,其就已明確數字資產交易所及其管理者是貨幣轉移服務商,需注冊成為MSB   (Money Service Business),另外,每個州亦有各自貨幣轉移方面的規定,需獲取相應州的貨幣轉移許可MTL(Money   Transmitting License)。

          是否對數字資產的交易和流通進行監管

          數字資產的交易和流通,在美國主要受SEC、CFTC和FinCEN及DFS監管:

          1FinCENDFS

          早在2013年,FinCEN就已經明確虛擬貨幣(Virtual Currency)交易所及其管理者系貨幣服務商(Money   Services Business, MSB),貨幣服務提供者及貨幣轉移服務商(Money Transmitter)都需遵守《銀行保密法(BSA)》及其實施條例,并在FinCEN注冊為MSB,遵守反洗錢和反恐怖主義融資(AML/CFT)規定。另外,每個州實際亦有各自的貨幣轉移規定,需向DFS獲取相應州的貨幣轉移許可MTL(Money   Transmitting License),方可向該州居民提供服務,其中,紐約州還為數字資產業務引入了一個獨立的牌照,稱為Bitlicense。

          2SEC

          2018年3年7日,美國SEC發布公開聲明,要求交易符合證券定義的數字資產的平臺必須在SEC注冊為國家性證券交易所(National Securities   Exchange)或得到豁免。國家性證券交易所為美國證券交易法(Exchange   Act Rule 3a1-1(a))定義的證券交易平臺,如New   York Stock Exchange LLC、The Nasdaq Stock Market LLC、Chicago Stock   Exchange, Inc.等,也包括部分衍生品交易平臺,如Chicago   Stock Exchange, Inc.、Chicago   Board of Trade等。

          而在獲得證券交易法(Exchange Act Rule 3a1-1(a))豁免的情況下,交易平臺無需注冊為國家性交易所,可注冊成為ATS(Alternative   Trading Systems),并遵守相關另類交易系統規則(Rules   300-303 of Regulation ATS)。截至2018年6月底,被批準的ATS共有91家。2018年7月18日SEC又發出公告,接受ATS監管修正法規,提高ATS交易所運營透明度和監管力度。自此,ATS牌照的發放開始收緊,截至2018年11月底,被批準的ATS數量變為88家。

          3CFTC

          數字資產衍生品交易方面,美國CFTC一直持有較為開放和鼓勵的態度。2017年7月向紐約的比特幣期權交易所LedgerX發放許可,允許其交易和結算比特幣的衍生品合約,這是CFTC首次向數字資產衍生品交易發放許可。2017年12月CBOE及CME經CFTC批準,相繼推出了比特幣期貨合約。2018年5月21日,CFTC市場監管部門和清算及風險部門針對數字資產衍生品交易所合規發布了一項新的指導文件,建議交易所必須有能力監控供應其定價數據的基礎現貨市場的完整性,并及時與CFTC工作人員相互協調。不過,該文件不被視為最終的“合規檢查清單”,但它確實表達了CFTC的態度,希望幫助清算所和交易所跟上數字資產市場的變化。

          是否限制數字資產的發行和銷售

          隨著美國SEC將融資目的的數字資產全部視為證券,數字資產的發行和銷售也有了明確的政策限制。美國任何證券的發行和銷售只能通過兩種途徑:1)依照1933年證券法第5條在SEC進行證券登記注冊;2)滿足一定豁免條件而無須在SEC登記注冊,但仍需接受SEC監管。美國JOBS法案(Jumpstart Our   Business Startups Act,也叫“創業企業扶助法”)下的“Reg A+”、“Reg D”、“Reg CF”、“Reg S”等就是上述第二種豁免注冊的發行通道。在針對數字資產融資的專項法規出臺之前,美國項目或面向美國公民融資的海外項目將主要通過這些通道進行合規的證券型通證融資,且此類證券型通證未來只能上國家性證券交易所。

          是否對數字資產其他相關行為進行約束

          除了數字資產發行、銷售、交易方面,美國SEC還對數字資產有關的投資、咨詢提出了相應的要求:

          1)投資

          根據“投資公司法案—1940年”(Investment Company Act of 1940),SEC認定證券投資公司為主要業務系“證券”投資、交易,并且管理的投資組合40%以上投資于證券的非政府主體。包括:(1)基金管理公司;(2)單位信托基金;(3)面額證券公司;(4)新興的ETF等。根據法規,證券投資公司需向SEC注冊,而其基金或權益份額的銷售,亦屬于證券發行,需滿足證券發行、銷售法律法規。

          2)咨詢

          根據“投資顧問法案—1940年”(Investment Advisers Act of 1940),證券投資顧問系任何符合下述三個條件的個人或公司主體:(1)有償服務,但不一定直接來自客戶;(2)為主要或唯一業務;(3)涉及提供投資建議、投資咨詢、研究報告發布、證券分析,無論直接,還是通過對外公布的形式,讓用戶認為相關主體正提供相關服務。證券投資顧問需向SEC進行注冊,并滿足相應的監管要求。

          2.2.2 瑞士—分類明確,監管風格偏重實質重于形式,成熟度(3星)

          瑞士系對區塊鏈及數字資產相對友好和支持的國度,其監管主體主要為瑞士金融市場監督管理局(FINMA),其在2018年2月16日發布的《ICO指引》中明確了金融市場的法律和法規并不適用于所有數字資產融資案例,奠定了其監管風格偏重實質而非形式,2018年12月7日,FINMA發布了《瑞士分布式賬本技術及區塊鏈的法律框架》(下稱“法律框架”),更細致地描述了其監管邏輯:

          是否對數字資產性質進行明確

          FINMA在《ICO指引》和“法律框架”中,根據通證的用途,明確地將通證分為三個類別:支付型通證(Payment   token)、功能型通證(Utility   token)及資產型通證(Asset   token)

          1)支付型通證

          與比特幣等數字資產類似(包括比特幣現金、比特幣黃金等分叉幣以及萊特幣等變體等),僅作為支付工具使用的通證,通常使用方和接收方不構成合約關系。另外,如果通證是作為各個區塊鏈項目系統內的購買商品或服務的支付方式、或系統內的價值轉移方式,且不涉及合約的權利義務關系,也屬于支付類通證。功能類通證和資產類通證也有可能帶有支付屬性,這種情況下可稱其為“混合類通證”(Hybrid   Tokens)。

          2)功能型通證

          持有人可以訪問某個區塊鏈平臺或某項應用,并享受其提供的服務及便利。它們與代金券或籌碼一樣,可根據設定的規則來兌現所欠服務。功能類通證在一些場景下可能被用作該區塊鏈系統中的支付手段,此時它也具有支付類通證的性質,在監管上需與支付類通證一致。另外,需要注意的是,如果通證的發行是為了融資來進行平臺開發,且在平臺上線之前無法提供服務的,在發行時該通證不屬于功能類通證,而是資產類通證,因為通證發行方本質上是在融資,而通證購買方是在投資,監管上的處理方式與資產類通證一致。

          3)資產型通證

          是一種資產憑證,例如代表著對實物、公司、收益、參與分紅或利息支付的權利等。它是標準化的,可被用于大規模的標準化交易。在經濟功能上,它類似于股票、債券或衍生品,其投資性質涉及到區塊鏈之外的現實資產。除了基于通證的性質為其分類,FINMA還基于《金融市場基礎設施法案》(Financial   Market Infrastructure Act, FMIA)給出了各類通證是否屬于“證券”的判斷:FMIA定義下的“證券”只包括標準化的認證或非認證的證券衍生品間接持有證券四種類別,且需要與資本市場有關聯。其中“標準化”體現為該證券以相同的結構和面額發行、可供大眾公開交易;“非認證證券”(Uncertificated   Securities)包括大批量生成且相互無差異、可替換的權利,發行方僅關心數量和面額,對持有人沒有特殊要求,通常沒有公開交易。

          是否對數字資產的交易和流通進行監管

          對于符合FINMA定義的“證券”類數字資產的交易所,屬于金融市場基礎設施,需要獲得FINMA的授權;除此之外,如果所交易的通證屬于FinSA法案下定義的“金融工具”,即權益證券、債券、衍生品、結構化金融產品、期末價值或利息收益與市場風險相關的存款產品(除利息與標準化的利率指數掛鉤的產品),交易所還需遵守FinSA法案規定,包括盡職披露、文件說明等,確保交易的通證是可信的,而本身FinSA定義的“金融工具”范圍就包涵了FINMA法案定義的“證券”范圍。

          而對于非“證券”類數字資產的交易所,則目前還無需獲得FINMA的授權,但需要滿足瑞士的反洗錢,反恐融資等要求,具體合規方式,一是成為受FINMA認可的自律組織(Self-Regulatory   Organization,簡稱SRO)成員,二是直接向FINMA注冊,成為直接隸屬的金融中介(Directly   subordinated financial intermediaries,簡稱DSFI)。

          是否限制數字資產的發行和銷售

          FINMA的《ICO指引》將數字資產的發行分為2種情況,并予以不同的監管:

          1)融資時已有主網

          融資時已經有主網,通證已經是可以流通使用的狀態,針對這種情況,FINMA將根據該通證的三大類別進行個案分析,最終予以確定監管對策。

          2)預售/預融資(Pre-Sale/Pre-financing

          融資時項目還處在開發階段,所購買的通證將在未來發放,屬于預售/預融資行為,FINMA將這種情況的通證全部視為資產類通證,屬于FIMA法案定義的“證券”,適用于FMIA、FinSA及全套證券監管框架。

          是否對數字資產其他相關行為進行約束

          除了數字資產發行、銷售、交易,瑞士還在數字資產托管等方面有相應的規定,即若屬于純安全保管目的而產生的托管行為,不需要持有銀行牌照,但需滿足反洗錢要求,而若涉及運用募集的資金進行投資、資產管理等行為,托管平臺方或數字資產眾籌中的募資方都需要持有銀行牌照(除非滿足豁免條件)。

          2.2.3 香港—從差異化監管到無差異監管典型,成熟度(3星)

          香港早期對數字資產奉行差異化監管策略,若不涉及“證券”,則無需獲得授權和牌照資質,而若涉及“證券”,則會受香港證監會體系監管。2018年11月1日,香港證監會發布《有關針對數字資產投資組合的管理公司、基金分銷商及交易平臺營運者的監管框架的聲明》(簡稱“新規”),實際宣告香港踏上對數字資產進行全面監管的道路,確立了證監會對數字資產的監管地位,并走向牌照制,告別之前對“證券類數字資產”和“非證券類數字資產”分類監管的思路:

          是否對數字資產性質進行明確

          香港對數字資產性質有明確的定義,2017年9月,香港證監會發布聲明稱數字資產發行可能屬于證券,綜合來看,只要符合《證券及期貨條例》(第571章)中所界定的“證券”及“期貨合約”,便被認定為“證券類通證”,而不符合的,則屬于“非證券類通證”。

          是否對數字資產的交易和流通進行監管

          根據香港新規,“非證券類通證”交易平臺和“證券類通證”交易平臺均被納入監管,且共同參照《證券及期貨條例》(第571章)條例規定,需獲取第1類(證券交易)及第7類(提供自動化交易服務)牌照。另外,新規還指出,證監會將結合交易所的運營操作特性施加某些特殊的監管標準,具體施加的特殊監管標準將會在沙盒階段,由交易平臺與證監會溝通確定,可能包括:數字資產交易在同一法律主體下進行;(2)只向專業投資者提供服務;(3)首次通證發行的通證至少12個月或項目產生利潤后才可上線;(4)不可為客戶提供融資、期貨衍生品交易服務。另外,新規提出了去中心化交易所可能在現有的監管體系內不適宜進行,或暫不對上述類型交易平臺予以批準的觀點。

          是否限制數字資產的發行和銷售

          根據香港監管規定,數字資產發行可能涉及三種身份:如果數字通證代表一家公司的股權或擁有權權益,則有可能被視為“股份”,如果用途是訂立或確認由發行人借取的債務或債項,便有可能被視為“債權證”,如果數字資產收益源于發行者集體管理并投資于不同項目,便有可能被視為“集體投資計劃”,具體來說,若屬于“證券類通證”,須獲香港證監會發牌或向證監會注冊。

          是否對數字資產其他相關行為進行約束

          除發行銷售、交易流通外,香港還對涉足數字資產業務的基金管理人,涉足數字資產業務基金的份額分銷商等有相應的約束要求:

          1)涉足數字資產業務的基金管理人

          根據新規,已明確投資目標為數字資產(無論是否屬于“證券類通證”),或有意向將投資組合中10%或以上(不達10%可以豁免)的總資產投資于數字資產的基金管理人,需持有第9類受規管活動的相應牌照,并需要滿足一定應對數字資產風險而衍生的特殊監管標準,包括:(1)只向合格投資者募集資金,并披露所有相關風險;(2)選擇合適的資產托管方案,無論是自托管、第三方托管或存放于交易所,均需站在客戶利益最大化角度進行評估;(3)審慎、小心地對投資組合進行估值,對估值原則、方法、模式及政策作出合理適當的選擇,并妥善向投資者進行披露;(4)設立良好的風險管理及控制體系;(5)聘請會計師對管理基金進行外部獨立審計;(6)保留合適的流動資金。

          2)涉足數字資產業務基金的份額分銷商

          任何人如在香港進行或向香港公眾分銷投資于數字資產的基金,無論數字資產是否構成證券或期貨合約,除非獲得豁免,否則便須就第1類受規管活動(證券交易)獲發牌或注冊。

          2.2.4 日本—數字資產合法化早期踐行者,成熟度(3星)

          日本是全球最早為數字資產提供法律保障的國家。2016年5月25日,日本內閣簽署《資金結算法》修正案,并將數字貨幣納入法律規制體系之內。該法案于2017年4月1日開始實施,在全球數字資產監管方面有著重要意義。

          是否對數字資產性質進行明確

          日本于2016年通過的《資金結算法》承認數字資產為一種合法的支付手段,并不是商品或證券。這種態度與日本的國情也有一定關系。日本央行金融科技中心負責人河合祐子曾對外表示,由于日本人對個人信息泄漏極度敏感,對現金的依賴非常高,所以日本數字化進程很慢,遠沒進入無現金社會時代。而數字資產的出現為日本實體經濟發展帶來新機遇。

          是否對數字資產的交易和流通進行監管

          《資金結算法》規定日本數字資產交易所及相關服務商需在日本金融廳完成登記。該登記制度所覆蓋的業務范圍包括:數字資產的買賣或與其他虛擬貨幣的兌換、針對此類買賣和兌換的中介和代理服務、以及對用戶的法幣及數字資產管理服務。該制度同樣適用于設立在日本境外的交易所,也就是說,未在日本登記的海外數字資產交易所,不得對日本國內人員進行數字資產交易的勸誘活動。同時,數字資產交易所的義務包括:1)信息安全管理;2)向投資者提供信息;3)投資者的財產管理;4)與指定虛擬貨幣交換業務糾紛解決機構簽訂合同義務;5)提交業務報告;6)備案義務。此外,數字資產兌換服務商所經營的全部種類的數字資產,以及此后新增的數字資產種類都必須告知金融廳。2017年9月,日本金融廳首次正式批復了11家數字貨幣交易所。

          2018年3月,由于此前1月的CoinCheck交易所發生NEM被盜事件,日本金融廳對國內數字資產交易所強化審查。此次采取更嚴厲的監管主要是在《資金結算法》的基礎上對客戶KYC等規定的進一步趨嚴。

          是否限制數字資產的發行和銷售

          《資金結算法》要求數字資產的發行方向金融管理局進行“數字資產兌換服務商”的登記,或通過已登記的數字資產兌換業者發行。因為若以法幣進行數字資產的融資發行,則屬于上述“數字貨幣的買賣”;若以與比特幣等其他數字貨幣的兌換進行融資發行,則屬于“與其他數字資產的兌換”。所以數字資產發行一旦涉及融資,該發行方就會被定義為“數字資產兌換服務商”。

          是否對數字資產其他相關行為進行約束

          由于日本一直以來都是數字資產交易和使用的大國,稅務也是監管的重頭。日本國家稅務機構(NTA)于2018年11月30日發布《關于數字貨幣相關稅務問題FAQ》文件,對于日本現在的數字貨幣的交易中的稅務相關問題進行了詳細解答,并公布了詳細的計算細則和計算方法。從2018年1月至2018年12月的這段時間內,通過數字貨幣產生的相關收入超過20萬日元(約1780美元)的人需要繳納各類不同的稅項。

          2.2.5 新加坡—持續迭代,全面監管,成熟度(4星)

          2017年11月,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發布了《數字通證發行指南》(A Guide to Digital Token Offerings),該《指南》被視為MAS對數字資產融資監管的澄清性文件,MAS也在其中對監管過程和范圍給出了更清晰的說明。時隔一年,2018年的11月30日,MAS又在2017年《數字通證發行指南》的基礎上,針對市場中出現的新情況和新模式,如不斷涌現的通證交易平臺和證券型通證融資,推出了更新版的《指南》。另外,2019年1月14日,MAS向議會提交的《支付服務法案》(Payment Services Bill, "PSB")正式通過,該項法案擴大了受監管的范圍,更多業務將被納入“牌照制監管”的行列。

          是否對數字資產性質進行明確

          在2017年發布的《指南》中,MAS將數字資產分為“資本市場產品”和“功能型通證”兩大類。2018年《新指南》在之前基礎上又稍加擴大了定義的范圍:

          1)“資本市場產品”(Capital Market Product

          如2017年的《指南》中提到的股票、債券、集合投資計劃單位基金、以及MAS特別指定的金融產品;2018年的《新指南》在其基礎之上增加了另外兩個類別:單位商業信托,代表了對該商業信托基金的所有權;以及基于證券的衍生品合約,包括任何基于股票、債券或單位商業信托的衍生品合約。此類通證在新加坡被視為證券。另外,如果加密貨幣項目被定義為證券,也可申請進入MAS的監管沙盒,進行試驗性運營,MAS會按具體情況放松監管要求。

          2)功能型通證(Utility Token

          其余不屬于以上“資本市場產品“定義的為功能型通證。

          是否對數字資產的交易和流通進行監管

          所有輔助通證發行的主體都將受到MAS的監管,并需要按規定持有資本市場服務許可證。包括可為項目方提供“基礎數字通證發行”的平臺、“數字通證交易平臺”的運營方等。MAS還規定,作為中介,就任何數字通證提供財務建議的任何人均須獲得財務顧問的牌照。

          是否限制數字資產的發行和銷售

          MAS規定,若通證屬于“資本市場產品”,則必須遵守新加坡證券期貨法(Securities and   Futures Act, SFA),且現有的新加坡資本市場的其他法律將直接適用。相關要求包括需要提供一份像招股書一樣正式的通證發行說明書(prospectus),而不是僅僅發布一份白皮書。但證券型通證的發行也可以享有以下一些例外性的豁免情況:1)小額發行(12個月內不超過5百萬新幣);2)私募(12個月內向最多50個投資人發行);3)僅向機構投資者發行;4)僅向合格投資者發行。

          2018年11月20日,新加坡證券交易所(SGX)為計劃進行數字資產發行的上市公司制定了指導方針,并提出在進行數字資產發行之前,上市公司應該與新交所的監管部門(SGXRegCo)保持溝通,以便讓投資者做出明智的決定。新交所認為,根據新加坡的SFA,數字資產發行中通證屬于“證券或資本市場產品”,因此必須滿足證券發行招股說明書的注冊要求以及新加坡證監會規定的證券交易商的注冊要求。另外,此類發行需要通過子公司來進行。

          該項指導方針提到了通證發行方必須提供給投資者的信息包括:1)基本原理和風險;2)資金的用途以及利用這些資金能夠實現的關鍵性進展;3)用于解除洗錢和恐怖主義融資風險的KYC檢查;4)賬務和估值處理;5)發行方資金在通證發行過程中的用途;6)發行通證對發行方造成的財務上的影響以及結算條款帶來的影響;7)對現有投資者權益造成的影響;8)以及其他SGXRegCo認為有必要提供的信息。除此之外,發行方(上市公司)還必須取得法定審計的認可,以確保財務狀況良好,資金的使用狀況也不存在異常。

          是否對數字資產其他相關行為進行約束

          依據最新通過的《支付服務法案》(Payment Services Bill, "PSB"),從事提供任何數字支付通證交易服務或任何促進數字支付通證交換服務的人必須獲得牌照,需要制定反洗錢/反恐怖主義的風險規避措施,并在這方面受PSB監管。

          2.2.6 馬耳他—積極擁抱,通過立法明確監管,成熟度(4星)

          2018年7月4日,馬耳他議會正式通過了3項法案,建立了分布式賬本技術(DLT)和加密貨幣的監管框架,這也是世界上首個區塊鏈、加密貨幣和分布式賬本技術領域的國家級法律。

          第一部法案是《馬耳他數字創新管理局法案》(Malta Digital Innovation Authority Bill,簡稱MDIA法案),建立了馬耳他數字創新管理局,并明確了管理局在相關數字創新公司運營資質認證、監管、以及執法等方面的職責以及權力。

          第二項法案稱為《創新技術處理和服務法案》(Innovative Technology Arrangement and Services Act,簡稱ITAS法案),提出所有DLT、智能合約、DAO相關的創新公司或組織在經營前需要經過管理局認證,并頒發相應證書,認證公司僅可在認證的范圍內經營,并需要遵守MDIA法案。申請認證過程中,DLT服務商需要盡可能詳細地提供業務相關信息以及書面材料。加密資產交易所以及去中心化應用平臺都包括在其中。

          第三項法案是《虛擬金融資產法案》(Virtual Financial Assets Bill,簡稱VFA法案),明確了數字資產發行、交易、錢包提供商等方面的全套監管制度,也是全球首個專門針對數字資產設計的監管法案。

          是否對數字資產性質進行明確

          MFSA將與分布式賬本相關的資產都稱為“DLT資產”,并按照資產的屬性,將其分為虛擬通證、虛擬金融資產、電子貨幣、金融工具四大類。其特點在于,沒有套用傳統的證券或貨幣監管體系將數字資產視為貨幣,而是提出了“虛擬通證“、”虛擬金融資產“的新概念,并建立了針對這類新型資產的新法規。

          1)“虛擬通證”(Virtual Token

          是指在DLT平臺之外沒有效用、價值或應用的數字媒介記錄形式,并且只能通過此類DLT資產的發行人直接兌換此類平臺上的資金,而不能上市流通。此類資產僅需符合DLT創新公司的法規,在公司運營之前認證經營資質。

          2)“虛擬金融資產“(VFA

          是指用作價值交換媒介、賬戶單位或價值存儲的一切數字資產,可上市流通。此類資產需要遵循VFA法案的監管。

          3)“電子貨幣“(Electronic Money

          是指數字化后的貨幣。此類資產暫時不受數字資產相關法規監管,僅需遵循反洗錢等基本條例。

          4)“金融工具“(Financial Instrument

          是指證券、衍生品等傳統金融世界的金融產品,與數字資產沒有很大的關系。

          是否對數字資產的交易和流通進行監管

          根據新規,任何提供VFA或被歸類為VFA服務提供商的實體都需要通過注冊過的VFA代理商從MFSA處獲取經營牌照,且MFSA視其經營情況有權隨時收回該經營牌照。獲得牌照之后,經營者也需要定期向MFSA提交審計報告。

          在各類VFA的交易過程中,MFSA將持續監管其發行主體的經營情況,如有任何有悖VFA法案的行為,MFSA有權隨時對該VFA處以短期暫停交易或永久暫停交易的懲罰。

          是否限制數字資產的發行和銷售

          VFA法案從白皮書、營銷廣告、項目運營等各方面對馬耳他境內以及面向馬耳他居民公開發行虛擬金融資產(VFA)的實體提出了全面的要求,比如營銷和廣告信息需要準確無誤導性。值得一提的是,VFA法案是全球首個將白皮書要求法律化的法案,對白皮書提出了16項基本原則,如白皮書需要用規定格式撰寫、非技術語言表述的項目綜述,以便投資人在類似項目之間做比較,需注明完成日期,需注明白皮書撰寫人的名字、職能、以及聲明其撰寫的內容全部真實,發行方的行政管理團隊需要在白皮書中聲明該白皮書符合VFA法案要求,整個白皮書必須有英文版等等。其中對白皮書需要包含的內容做了詳細的列舉:該VFA發行的目的,項目背后相關技術詳細描述,項目可持續性以及規模化的詳細分析,項目面臨的挑戰和風險以及對應的解決方案,該VFA的特性和用途詳細介紹,發行方、發行服務方(代理商等)、開發團隊、顧問、以及其他所有與項目落地相關的團隊的詳細介紹,發行方錢包地址披露,安全控制流程以及風險規避方案詳述,過往項目里程碑和融資情況以及未來的規劃列舉等,共38項信息。

          另外,VFA法案還規定每一個準備上虛擬金融資產交易所(VFA exchange)的項目都必須找到在MFSA處注冊過的VFA代理商來為其輔導及保薦。

          是否對數字資產其他相關行為進行約束

          除了這三項法案覆蓋的范圍,馬耳他暫時未對其他數字資產相關的領域做出要求。這些法案旨在使馬耳他成為在區塊鏈及加密資產領域開設公司最理想的地點之一。由于這些法案現已納入法律體系,馬耳他也因此會成為經濟創新的先驅。反過來,也將通過創造一個新的經濟利基來加強該國的經濟。

          2.3 合規基礎設施:合規交易所、合規托管、證券類數字資產、穩定幣

          數字資產市場的合規化已是難以逆轉的趨勢,其結果是可以建立一個傳統資金可以介入的機制和橋梁,并讓傳統世界的資金、資源注入和遷移。而在合規化進程中起到重要作用的,是我們稱之為“合規基礎設施”的四大支柱:合規交易平臺、合規托管、證券類數字資產、穩定幣,分別對應了交易、托管、標的資產、清算方式。2018年,上述四個賽道發展迅速:

          1)合規交易平臺

          托管、證券類數字資產和穩定幣本質上都是為價值的流轉、交互服務的,若沒有交易平臺(無論是中心化還是去中心化),以數字資產為載體的現實、虛擬價值便無法得到最大化和流通。目前,推動交易平臺合規化的主要有兩種力量,一個是傳統金融力量,另一個是區塊鏈企業主動尋求合規化。

          ?1>傳統金融力量

          主要源自美國和歐洲部分重要國家的推動。紐交所母公司ICE集團發起的Bakkt交易所系美國CFTC批準的期貨交易所,而近期期貨交易所ErisX得到納斯達克注資,兩者均正大力推進比特幣期貨事宜,并為傳統投資者提供全套的持牌資產托管+交易+清結算解決方案。7月6日,瑞士證券交易所SIX宣布將于2019年上半年推出數字資產交易平臺,并受瑞士金融監管局FINMA監管,12月12日,德國第二大證券交易所斯圖加特宣布計劃在2019年第二季度推出數字資產交易。足以看到最核心的傳統金融勢力正逐步滲透。

          綜合來看,傳統金融力量在數字資產領域的布局主要有如下核心的特征:1)更多是基于數字資產的投資屬性,并按照傳統金融體系的模式,圍繞市場基礎設施去進行布局,主要涉及搭建合規的交易平臺、合規的清結算提供商以及合規的托管商;2)推出的交易標的以數字資產衍生品為主,以期貨為典型,現貨數字資產為輔;3)清結算仍主要采用傳統證券交易的模式,運用法定貨幣進行清結算,即以“法定貨幣-數字資產”交易為主。

          ?2>區塊鏈企業主動尋求合規化

          合規化趨勢下,區塊鏈企業也正主動擁抱合規和監管,提供受規管的數字資產交易流轉服務,位于紐約州的Gemini和itBit早在多年前便已經獲得了紐約州金融管理局發放的信托牌照,而Coinbase亦是紐約州數字資產牌照Bitlicense的持有者,可向用戶提供合規服務。2018年,尋求合規化的主力軍主要系火幣、幣安和OK火幣集團通過設立獨立本地站的形式在日本、韓國等地落地了合規交易服務,其中日本的經營資質系通過收購擁有合法牌照的BitTrade交易所獲取,另外,火幣通過與戰略合作伙伴HBUS合作的形式進入美國市場,除此之外,火幣還自主申請了歐洲直布羅陀的DLT牌照,可在歐洲合規開展區塊鏈資產交易業務;幣安則是全力推進全球各地的合規法幣交易所落地,目前已上線幣安烏干達、幣安澤西島,前者支持烏干達先令,后者支持歐元、英鎊;OK集團則是與馬耳他證券交易所簽署了備忘錄,推動全新的證券類通證平臺落地,除此之外,其美國主體OKCoin取得了貨幣服務商MSB牌照,擁有開展數字資產交易資質。

          2)合規托管

          在傳統金融體系中,第三方資產托管系常見安排,基金的投資資產需在合格托管人處托管。那么參照傳統金融市場體系,合規化趨勢下,數字資產的第三方托管便有其重要意義,并將成為引入傳統投資者的重要設施。然而與傳統資產不同的是,數字資產依賴“私鑰”,私鑰即所有權,這使得數字資產的托管實際與過去的不記名紙質證券有類似之處,包含了“私鑰保護+合規資質”兩個層面。目前,數字資產托管市場主要分成了“To C消費級市場”和“To B企業級市場”,而合規托管,主要是側重后者“To B企業級市場”,目前該領域參與者眾,2018年,該賽道發展迅速,形成了如下的綜合競爭格局:

          ?1>專業的托管服務商,例如瑞士的Xapo,香港的Invault,美國的DACC,歐洲的Swiss Crypto Vault和Koine Finance等;

          ?2>企業錢包服務商轉型,例如拿下南達科他州信托牌照的Bitgo以及中國的數字資產錢包服務商Cobo Wallet;

          ?3>持牌數字資產交易所衍生業務,例如紐約州信托公司Gemini和itBit提供的托管服務,以及Coinbase與美國證券經紀商ETC合作的托管服務;

          ?4>傳統金融機構衍生業務,例如Kingdom Trust、Prime Trust和Bank Frick等在內已在運作的,和高盛、野村、紐約梅隴銀行已宣布要提供服務的。

          我們認為,托管除了引導傳統資金入場的功能外,自身亦本就包含了巨大的影響這個市場的能量,體現在:1)各類資產必須在持牌托管人處托管,意味著其會成為ETF等金融衍生品在數字資產市場落地的關鍵;2)對目前數字資產交易模式形成重大影響,由于資產必須托管在合格托管人處,目前充值至交易所再行交易的模式存在缺陷,合規化進程下,或將倒逼交易平臺獲取托管牌照,或獨立托管人直接承擔經紀職能,為客戶提供撮合交易,并逐步演變為交易柜臺。

          3)證券類數字資產

          目前數字資產市場中的大部分資產發行,并沒有成熟的框架予以約束,實際未納入監管,缺乏發行背書,同時,大部分的數字資產發行亦無現實資產的支撐,難以吸引真正的主流機構投資者入場參與。而證券類數字資產,即合規數字資產發行則是解決上述癥結的重要方式,市場需要一種合規的通道對區塊鏈資產的發行進行約束和篩選,以協助重塑市場信用,加大投資者參與的信心。而除了在資產發行層面,證券類數字資產也是傳統證券實現資產上鏈的重要典型,讓傳統證券在鏈上進行流轉,可提升流動性和流轉效率。即證券類數字資產,理論上應該包含數字資產的證券化,以及證券的數字資產化兩個層面。2018年系證券類數字資產共識元年,圍繞證券類數字資產,已經慢慢上形成了一整個生態格局,

          ?1>發行平臺:證券類數字資產實際是將傳統證券市場中的合規準則通過代碼的形式通過智能合約內嵌至數字資產中,因而需要特殊的發行平臺予以協助,包括Polymath、Swarm、Harbor、Securitize以及Securrency等;

          ?2>交易平臺:證券類數字資產,本質即為“證券”,只是以數字資產的形式存在,其交易需在合規的持牌交易平臺進行,包括持有美國ATS牌照的Open Finance Network, Tzero, Sharespost以及Coinbase,也包括本身系傳統證券交易所的倫敦證券交易所、納斯達克、瑞士證券交易所等;

          ?3>周邊服務商:除了發行平臺和交易平臺外,還有包括分銷平臺、投行服務、法律服務、流動性服務、信息平臺、托管服務商等在內的各類機構,亦是整個生態中重要的組成部分。

          4)穩定幣

          由于法定貨幣流轉受限于傳統的銀行體系,為了進一步促進法定貨幣的流轉,去到法定貨幣無法觸及的時空,產生了價值1:1錨定法定貨幣的穩定幣,可在365/24/7的背景下進行自由流轉和低成本交易。穩定幣最早起源于泰達公司發行的TetherUSD,屬于法幣抵押穩定幣。然而由于法幣抵押穩定幣具備入金屬性,因而以TetherUSD為首的穩定幣一直占據著市場主要地位,但TetherUSD目前仍未得到監管背書,其潛在的不透明性常被市場所擔憂。

          2018年,穩定幣市場一家獨大的局面開始轉變為群雄逐鹿局面。定位于“合規穩定幣”的TUSDUSDCGUSDPAX分別在:1)合規性,前兩者采用了“Licensed Money Transmitter”模式,分別由資產上鏈平臺TrustToken和金融科技公司Circle Fintech和Coinbase發起的Centre聯盟扶持,后兩者采用了“Licensed Trust Company”模式,分別由紐約州信托公司Gemini Trust Company和Paxos Trust Company發起;2)透明性,引入了獨立會計師事務所對美元儲備金進行審計和披露;3)美金儲備安全性,美元儲備含保險,受美國聯邦存款保險公司保護。這三個層面對USDT進行了改良并得到了市場認可。

          法幣抵押模式穩定幣的蓬勃發展,與目前數字資產市場所處的階段是密不可分的:即目前市場規模仍較小,大部分的資產、資源、業務仍未從鏈下轉移到鏈上,大部分的人亦未持有數字資產,迫切需要通過合規的通道將傳統資產轉移為數字資產,提供入金的方式,推進“資產上鏈”運動,這就給了法幣抵押穩定幣重要的發展驅動力。而價值穩定、可隨時贖回成法定貨幣的合規穩定幣,將成為這一波浪潮中,傳統機構參與鏈上數字資產交易和流轉,以及進出這個市場重要的關鍵所在。未來,我們很可能看到托管服務商(也會是經紀商、交易柜臺和銀行)與穩定幣的購贖API相連,實現客戶的快速法幣入金、交易及退出,而這一切的實現,也只能由合規的穩定幣來實現,即對于合規穩定幣來說,相當于為交易場景提供了“Fiat Gateway as a Service”的服務。

          三、區塊鏈產業發展現狀解讀

          區塊鏈作為一種革命性技術,在賦能各類產業的同時,也催生出了一個完整的產業,火幣區塊鏈研究院將整個區塊鏈產業鏈分成五大板塊:

          1>硬件與基建層:為各種區塊鏈提供、整合底層算力和硬件支持;

          2>平臺與基礎層:為各種區塊鏈應用提供底層架構、開發平臺和生態;

          3>通用技術層:讓區塊鏈應用更方便部署和被應用,為開發者和用戶服務;

          4>垂直應用層:將區塊鏈應用于各個行業及場景,服務最終用戶;

          5>周邊服務層:幫助資金、信息等流動,為產業鏈參與者提供專業服務。

          3.1  硬件與基建:低納米礦機市場表現不佳,礦場、礦池面臨諸多考驗

          礦業,也被稱為區塊鏈世界中的基礎設施,起到整合底層算力與硬件支持的作用,是區塊鏈原生的產業。其因比特幣而誕生,后隨著區塊鏈技術逐漸發展,成為一條成熟的礦業產業鏈。2018年,隨著整個數字資產市場的持續降溫,礦業也面臨了諸多考驗,亟待破局者出現:

          1)低納米礦機因市場環境因素而占有率不足,性能提升紅利逐漸縮小

          各大礦機芯片設計廠商,今年均有高性能的新產品問世,雖然在功耗比方面更具有優勢,但是因市場下挫,銷量都不甚理想。

          比特大陸系礦機界的佼佼者,然從2016年開始,其芯片研發進度有所放緩,直到2018年中旬的螞蟻S9 Hydro,仍然使用的是16nm芯片。11月份,另一礦機廠商嘉楠耘智率先發布7nm礦機阿瓦隆A9,之后比特大陸同為7nm的S15礦機發布。新銳礦機生產商神馬和芯動于今年異軍突起,憑借單礦機高算力和功耗比的優勢在市場中殺出一條血路,整個低納米礦機市場競爭激烈。

          然而7nm礦機對于礦工來說,最大的問題并不在設計與性能,而在產量與價格。除了投產需要較長的周期外,其產量嚴重不足,受到臺積電與三星生產線產能制約,其芯片或與手機芯片制造產生產能沖突,進而不利成品礦機產量。除此之外,7nm芯片價格不菲,其設計、流片、制造等一系列成本會轉嫁到礦工身上,那么在熊市中,價格高企的高性能礦機是否是礦工的首選,就是個問號。

          從長期來看,未來競爭核心的確將逐漸變為7nm芯片的礦機,但從芯片領域發展歷史來看,每次升級所帶來的邊際收益正逐漸遞減。從28nm到16nm的時候還可以帶來40%左右的性能提升,但是從16nm到10nm或7nm,卻未能帶來性能大幅度的提升。而且7nm基本已是目前芯片領域技術極限,在可預見的未來很難再有大幅度的工藝升級。因此,礦機升級所帶來的性能提升紅利還能持續多久,亦是一個問號。

          2)礦場大干快上掉頭難,礦池業務縱深盈利難,反過來影響算力穩定

          對于礦工來說,幣價、算力、電費、礦機成本、維護成本是影響其收益的關鍵要素。但礦場卻無需關心這么多,其本質上是“收租子”(電價差及托管費)的傳統房地產生意,關鍵是能夠找到便宜的電和地。以中國為例,豐水期的云貴川小水電,新疆、內蒙許多便宜的電力一般均能夠吸引到礦場投資者。

          但“租房”市場也不會永遠興隆,在數字資產價格不見明顯回升的時候,“經濟蕭條”,礦工交不起“房租”,那么諸多小型、高電費礦場也面臨倒閉,在熊市出清產能,而這也是2018年很大一批礦場所面臨的尷尬境地。另一方面,數字資產監管層面的不確定性,也影響著礦場的生存和發展。

          礦池在市場中的作用在于整合散戶礦工和部分中小型礦場,通過收取管理費和服務費盈利,不直接負擔礦機成本。表面上看,這一特點使其在這個寒冬生存的并不那么艱難,但由于礦池之間競爭的存在,如果僅僅做礦池一項業務,而從未涉及礦場、挖礦或其他產業鏈衍生業務,也會面臨競爭力不足的局面。然而雖然背靠完整產業鏈的礦池具有更強的優勢,但受市場因素影響,“礦工”、“算力”離場,盈利也越發困難,面臨著不同程度的危機,而這正反過來在影響算力的穩定,對區塊鏈網絡的安全性造成了很大的影響。根據Crypto51數據,目前,部分區塊鏈網絡(以采用PoW共識機制的次主流幣為主,比特幣等大幣種相對仍健康),發動1小時51%算力攻擊的成本已低至一萬美金以下:

          3.2 平臺與基礎:公鏈降溫,回歸理性,“欲速則不達”

          一直以來,火幣區塊鏈研究院根據數字資產代表權益屬性的不同將其分為“幣”、“平臺”“應用”和“資產通證化”四類。

          通過對目前市值排名前100的數字資產進行分類,我們發現,全年應用項目個數是遙遙領先的,但同時也看到,自2018年上半年起應用項目數目下滑趨勢明顯,這也和市場真實感覺一致:2018年初簡單的應用項目就能獲得較好估值,大量應用項目涌現市場,它們基本上是利用公鏈平臺去落地行業應用;然而隨著大眾對區塊鏈技術越來越了解,并逐漸意識到主流公鏈平臺的可擴展性不強,應用項目紛紛不甘“寄人籬下”,掀起了自己開發公鏈平臺潮,公鏈項目數量在二、三季度增長迅速,如下圖所示:

          然而隨著二、三季度公鏈平臺潮爆發后,市場又出現了部分公鏈平臺無人使用的情況,花了大力氣開發出來的公鏈平臺除了應用項目自己使用外,無法拓展其他生態,于是到了2018年下半年公鏈平臺潮熱度也開始下滑,市場回歸理性。Top100的公鏈平臺和應用項目市值基本上歸一到了同一個級別,而實物資產通證化項目市值,反倒是隨著合規穩定幣的興起,需求的增加,而不斷上漲:

          綜上,整個2018年,區塊鏈項目尤其是公鏈項目經歷了以下幾個階段:

          ?<1>第一季度應用項目熱潮轉向第二、三季度的公鏈平臺潮;

          ?<2>第四季度公鏈平臺潮的褪去,而實物資產通證化出現上漲;

          ?<3>公鏈項目和應用類項目市值回歸同一個量級。

          從技術層面上看,2018年新出來的公鏈項目基本都采用“Fork +改編”路線,很多Fork出來的公鏈均以高TPS為主打旗幟,TPS也以過萬、過十萬甚至過百萬著稱,似乎速度已經成為了公鏈唯一的追求。然而我們對比一些支付服務商數據就能知道,即便是采用中心化的解決方案,達到數十萬甚至百萬,也是困難重重,而達到那么高TPS的是否存在必要,亦是一個疑問:

          除此之外,我們也整理了2018年有一定知名度的25條公鏈上主網情況,發現公鏈的開發落地也并不是一番風順,如下表所示:

          從上表可以得到以下幾個結論,2018年既定主網上線的公鏈項目中,有:

          ?<1>近一半的項目主網上線滯后;

          ?<2>至少三分之一的項目滯后嚴重,推遲到了2019年;

          ?<3>在EOS主網上線期間出現了公鏈主網扎堆上線、搶先上線的情況;

          ?<4>扎堆主網上線的項目容易出現年內迅速迭代升級的情況,上線的主網只有基礎功能并未覆蓋白皮書全部功能甚至優勢功能的情況;

          ?<5>頭牌明星項目的愿景和開發難度在項目成立之初往往被忽視,如ADA,ZIL、Filecoin等,紛紛滯后嚴重。

          縱觀2018年公鏈項目,活躍度相對更高的主要是EOS和TRON,他們將TPS提升到了千級,并帶動了Dapp的發展。但另一方面,以高TPS著稱的EOS和TRON也碰到了上鏈數據大量來自于簡單游戲、數據量暴增和資源制約問題,引發了數據價值問題以及公鏈價值的思索。也許對區塊鏈技術的使用,我們目前仍然沒有想得很清楚,單純提升擴展性,或求快速構建一條完美的公鏈,都是不切實際的,而這,也不禁讓人想起了“欲速則不達”的道理。

          3.3 通用技術層:公鏈生態推進帶動開發者工具發展

          公有鏈之間的競爭有兩個層面,向下要爭取到更多的用戶,向上則要爭取到更多的開發者。不論公有鏈的底層技術如何,任何一條公有鏈的繁榮都不可能一蹴而就。2015-2017年,公有鏈都在緊鑼密鼓地開發中,諸多公鏈只能在概念上一較高下。但是2018年,多條知名的公有鏈主網上線,公有鏈之間開始爭奪社區支持,尤其是開發者的支持,而提供通用技術模塊組件,降低開發者的開發成本,讓開發者可以快速、簡易的開發和部署應用,便成為了重中之重。

          其中表現最突出的新興公有鏈之一就是EOS.IO。相比于PoW系公有鏈,如以太坊中的礦工節點而言,EOS社區的BP節點會更愿意去推動免費的開發者工具。典型的社區的開發工具包括:CPU租賃、區塊鏈瀏覽器、測試網、投票工具、快照工具、公投工具、通用庫、開源構架、術語和詞匯表、合約開發工具、API 工具、側鏈、安全監測工具、Chrome插件、評級工具、協議等:

          這是因為BP的候選人是有潛在收益的。BP義務為社區制作開發工具,一方面可方便自身的開發團隊使用,另一方面則可以吸引社區更多選民選票支持。獲取更多的投票意味著BP更可能進入前21名并獲取更多的EOS收入。而且競選越激烈,社區工具迭代更新就會越快。

          同時,如果某款工具既能服務社區內的開發者,又能獲得直接收益,這類工具發展速度則會更快。比如EOS目前已有不小于10款CPU資源租賃的工具,既有B2C盈利性質的,也有C2C撮合性質的,還有B2C公益性質的,一應俱全。資源租賃這個現象在2017年是沒有的,因為在過去沒有對區塊鏈網絡資源的需求。但如今,由于EOS.IO網絡特殊的設計,以及DApp的逐步發展,開發團隊非常需要足夠的廉價的資源來維持DApp的運轉,因此CPU租賃工具等也同樣快速發展。我們可以預計到的是,伴隨著REX(Block.one開發)等工具的上線,在2019年開始,資源租賃的規模將會隨著DApp不斷壯大。假如DApp進一步繁榮,甚至可能會出現基于資源租賃的多種金融衍生品。

          而與新興的公有鏈如EOS.IO目前的通用技術工具還相對基礎,側重資源型,且較為分散不同的是,以太坊為首的老牌公有鏈,由于時間積淀更長,其通用技術工具更為模塊化和成熟,并有一系列集合式的解決方案項目出現,例如數字資產流通解決方案0x推出了0x Launch Kit,讓使用者快速部署去中心化交易平臺,又例如區塊鏈游戲、側鏈解決方案Loom Network集成了讓開發者自行架設以太坊側鏈和部署Dapp的模塊組件包等等。

          3.4 垂直應用層:“區塊鏈+”逐步開展,商業模式賦能及強化成破局關鍵

          2018年的區塊鏈應用與2017年的基于區塊鏈發行資產不同,市場不再為通證的價格炒作買單,也不僅僅滿足于區塊鏈在價值交換方面的應用,而是把關注點放在了商業模式上,于是,“區塊鏈+”模式的應用開始逐步開展。

          在純粹的區塊鏈項目中,需要從零開始基于區塊鏈建立社區,可能需要經歷漫長的開發、用戶獲取、社區運營、商家獲取等過程才能實現商業化。而“區塊鏈+”中的“+”體現在,盈利模式或者應用場景原本即存在,區塊鏈技術更多是在此基礎上賦予更多價值,具體包括:構建信任(利用區塊鏈分布式賬本特性),數據自治及價值化(利用區塊鏈價值傳輸網絡特性),行為激勵(利用區塊鏈通證激勵特性)三大核心應用層面[1]具體如下:

          [1]詳細介紹請參考《火幣區塊鏈產業專題報告-區塊鏈四層應用模型的構建與解析》

          1)構建信任(利用區塊鏈分布式賬本特性)

          分布式賬本與傳統第三方中介方式相比,在構建信任方面有著較大優勢,背后的思想與傳統社會使用的復式記賬的思路一脈相承,也類似于訂立合同時一式多份的做法,是希望通過在多個業務主體間共同保有多個備份來盡可能避免對記錄內容的篡改,但在實現方式上,是予以電子化,一旦達成共識,該信息會在網絡上予以同步,以此降低信用成本,增強可信度。

          在信任重構方面,顯著降低時間及信任成本的應用系存證。2018年6月28日,中國杭州互聯網法院對一起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案進行了公開宣判,首次對采用區塊鏈技術存證的電子數據的法律效力予以確認。該案中的原告華泰一媒在訴訟階段通過第三方存證平臺保全網提交了一系列證據,保全網通過開源程序自動收集了網頁源碼和截圖等原始信息并打包壓縮,將哈希值等相關信息上傳至Factom和比特幣區塊鏈平臺上,確保不可篡改,免去了第三方公證。在此之后,2018年9月7日,中國最高人民法院公布《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互聯網審理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即日起施行,并明確了區塊鏈存證的法律效力。

          我國在增強可信度方面還有一些應用案例:2017年,微眾銀行聯合廣州仲裁委、杭州亦筆科技三方基于FISCO BCOS區塊鏈底層平臺打造“仲裁鏈”;2018年2月,廣州仲裁委基于“仲裁鏈”出具了業內首份裁決書。通過“仲裁鏈”,仲裁機構能夠從證據產生初期就參與到存證業務的過程中,參與多方共識進行實時見證,當發生糾紛時,經核實簽名的存證數據即可被視為直接證據。

          2)數據自治及價值化(利用區塊鏈價值傳輸網絡特性)

          區塊鏈可以實現將微小的行為數據化,再通過通證的形式將其價值化,而這一切將通過私鑰的形式由用戶本身保留有數據的所有權和自治權,并借助區塊鏈價值傳輸網絡的特性,予以在數據需求者和數據提供者之間有償流轉。具體來說,基于區塊鏈和公鑰/私鑰對,用戶可以實現對顆粒化個人數據的控制,以及實現對任何一項細分數據的訪問授權,只有在用戶授權同意的前提下,智能合約才可以被執行。2018年,在用戶數據自治方面的區塊鏈嘗試,源于互聯網巨頭Facebook,5月,其宣布了增設了專門的區塊鏈部門,重點在于解決用戶隱私問題,而就在此之前,被成為“史上最嚴格隱私規范”的歐洲《通用數據保護法案》(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 GDPR)也正式生效,使得Facebook等互聯網公司面臨更大的壓力,用戶數據自治和價值化將是未來重要的方向之一。

          3)行為激勵(利用區塊鏈通證激勵特性)

          而基于真實業務場景,引入以區塊鏈通證為價值載體而建立的通證激勵體系,以此突破業務的瓶頸,帶來增量,則是“區塊鏈+”的另一大殺器。換個角度理解,這一種模式,可以認為是一種升級版的會員積分計劃,具備兩大特性:

          ?1>獨立社會化傳播:與傳統模式不同,通證激勵體系,其記錄、流通、交換、交易等環節均在鏈上完成,單中心控制變成社會化傳播;

          ?2>可編程的實體經濟賦能:成為“區塊鏈+”通證經濟的重要基礎,為實體經濟賦能提供新的技術和商業解決思路,實現業務邏輯邏輯的智能化。

          借助上述特性,通證激勵體系將會充分調動各個關聯方的貢獻,即打破積分孤島困局,充分激勵利益相關方,同時,亦可借助可編程的組織治理機制,優化市場資源配置,人們的行為貢獻都能通過算法規則和通證機制實現分布式賬本的確權,并通過賦予通證多維度的高階權益,提升組織內和組織間的資源配置效率。

          日本LINE公司于2018年8月31日宣布即將開展區塊鏈項目Link Chain便是非常典型的案例,在LINE的設想里,一切用戶行為都可以算作挖礦,因為這些用戶行為其實都在為生態系統貢獻用戶行為數據,所以都應該獲得通證獎勵。而用戶拿到這些LINK積分之后,可以在多種渠道使用,包括在各個Dapp中進行支付,實現跨場景流通,亦包括在積分交易市場上進行流通。而通過這種方式,用戶會更有激勵去進行知識板塊的問答、答題板塊的競猜、美食簽到等板塊的分享等等行為,自發地為整個生態的擴張貢獻力量。

          2018年2月上線的網易星球,亦是我們所提的借助通證激勵體系思維的一款產品。星球會給予用戶原力(相當于動態的積分會員等級)和區塊鏈積分“黑鉆”,原力值越高,可搜集到的黑鉆越多,黑鉆可用于兌換產品,而原力值則由用戶通過完成各種行為任務(比如簽到、分享、發現原創音樂、閱讀資訊等)獲得。進一步地,當更豐富多樣的行為在網易星球上產生,用戶在旅行、健康、教育程度、社交信用、娛樂、購物等偏好信息的數據價值就會沉淀在黑鉆上。

          3.5 周邊服務層:交易生態變化,推動交易平臺、錢包轉型

          區塊鏈產業鏈上的周邊業務目前主要包括數字資產交易所、媒體及社區、行情及資訊終端、數字資產錢包等,該部分周邊業務屬于行業的信息、資訊端口以及交易、資金匯集中心。2018年,這一領域最大的變化便是交易生態正逐步發生變化,并推動著交易平臺、錢包、行情/資訊終端轉型。

          1)交易平臺的去中心化、分散化

          ?1>社區化管理模式的探索

          交易所當前形態為股份制,通過公司組織結構,實現有效分工,取得了規模效應和競爭效率,但仍受制于股份制弊端,面臨潛在的用戶、平臺、供應商利益不一致等情形。而區塊鏈世界的核心是社區,是共享,是充分調動參與者的積極性,實現多方利益的統一。在這一浪潮中,交易所也在不斷進行社區化探索,對社區有益的行為,將會得到社區獎賞;對社區有害的行為,將會受到懲罰。目前來看,交易所的社區化管理模式改造,還主要在于資產端,即通過投票的形式篩選上線交易的資產:

          不過綜合來看,社區治理場景仍較為復雜,一蹴而就并不現實,我們可能會面臨:(1)治理權之爭:是誰帶來更多的流動性,更有發言權,還是持有更多的token更有發言權,仍存爭議,而這更像PoW和PoS之間的爭論;(2)51%攻擊:當惡意一方持有了51%的token,以社區token投票進行治理,是否還具有意義;(3)公地悲劇:如何調動token持有者投票積極性。

          因此,為了避免社區治理陷于混亂,在社區化治理還并不成熟的情況下,我們認為應當采用漸進式的社區治理模式,即中心化+社區化治理,再到完全社區化治理模式,以交易所場景中的資產端社區化管理為例,可采用:

          第一階段:社區擁有否決權和決定權,由交易所初步篩選出項目,再由平臺積分者持有者進行公投。最后,獲得社區共識的項目通過;

          第二階段:社區民主階段,弱化內部審核機制,交易所內部機構只負責協調,上幣權移交給社區,由社區提交項目提案,社區投票決定。

          ?2>共享深度的數字資產交易聯盟出現

          與傳統證券市場之中,某一資產僅在單一交易所交易不同的是,數字資產市場中,流動性是分散的,單一資產可在各個不同的交易所同時交易。雖然一定程度上,各地涌現的數字資產交易所,可以為當地的用戶提供數字資產的購買、交易服務,但不同的交易所之間,事實上也分割了流動性和深度,一個全球的、互通的交易池因而呼之欲出。

          2018年6月后,全球三大主流交易所幣安、火幣、OKEx均開始推出自己的“連鎖加盟機制”,方便具備用戶、資金但缺少研發、技術、安全等實力的團隊實現“一站式開設交易所”,稱之為“EaaS”(Exchange as a service);另外,新興數字資產交易所BHEX,以及美國SharesPost推出的全球流動性和結算系統網絡GLASS設計機制之中,亦有云交易所的身影:

          公有云交易所模式是一種底層基礎的共享服務,先共享龐大的基礎設施,然后再共享交易深度。從新生數字資產交易所角度來看,初期面臨的最大問題都是交易深度和流量問題,沒有一個強大的信用背書和激勵方式很難吸引大量的用戶群體,加上技術門檻和安全防護以及用戶體驗的影響,初生的數字交易所存活率并不高,且做一個交易所其實是需要巨大投入的。

          不過,交易系統、安全機制等基礎設施方面的投入是具有共通性的,實際可以進行共享和輸出,這就構成了云交易所以及“EaaS”(Exchange as a service)服務的基礎,可大大節省新團隊的投入成本,而共享的交易深度,則是解決了初期的交易深度和流量,保證啟動順利。雖然某種程度上也存在交易所技術服務商可提供同類服務的可能性,但由于無法解決交易深度和流量,在提供的價值規模上,仍略遜于交易所的“EaaS”。

          2)錢包交易所雛形:Dapp與通證的高頻交互場景

          2018年,隨著Dapp應用落地推進,數字資產的作用正慢慢從純交易走向應用,而流量入口也正慢慢從交易所轉移至錢包,其不僅能快速接入各類Dapp,也能實現Token兌換,原本只是用于數字資產存儲的錢包,正變為錢包交易所

          目前,根據錢包提供的交易相關類服務的輕重程度,主要包括如下五類:(1)行情資訊服務;(2)資產聚合類服務;(3)交易及兌換類服務;(4)理財、借貸服務;(5)POS挖礦服務。

          ?(1)行情資訊服務

          錢包內置豐富的新聞資訊、行情快報、項目簡介、K線圖、大額資金流動監控、代碼活躍度等數字資產市場行情信息。

          區塊鏈項目的資訊和行情信息是通證持有者與市場保持同步的需求,也是集聚用戶流量的大入口,錢包產品若能很好地集成資訊行情服務不僅能對現有用戶產生足夠的黏性,還可以帶入更多的增量用戶。不過資訊行情服務需要投入一定的人力財力,會較大地增加產品的運營成本。目前大部分錢包集成的新聞資訊服務并不是很完善,主要以提供行情信息為主。

          ?(2)資產聚合類服務

          此類錢包可為用戶提供資金聚合服務,通過API接口將用戶在多個錢包和交易所的通證持有情況進行匯總聚合,對于API接口服務支持度不佳的平臺也可以采用手動維護進行初始輸入。

          這主要是由于,目前各大交易所以及錢包平臺種類較多,每個交易所以及錢包支持的數字資產品種都不一樣,因此用戶的資金通常會分散到不同的平臺,不利于集中管理和查詢,因此聚合類服務能較好地滿足用戶查詢的需求。這類錢包需要配合眾多交易所、錢包等進行API接口開發,存在一定的開發和維護成本。

          ?(3)交易及兌換類服務

          錢包內置數字資產交易功能,有接入中心化交易所平臺的錢包,如BitPie;也有接入去中心化交易平臺的錢包,如Imtoken;還有接入Bancor機制自動化交易平臺的錢包,如Tokenpocket。有的錢包推出“閃兌”功能,即不同Token之間按照一定“匯率”進行互換,其后臺通常也是用了去中心化交易模式進行貨幣的兌換。

          錢包用戶天然擁有交易需求,若Token不用提出錢包就可以實現交易,不但減少了用戶提幣轉幣的操作步驟,減少了犯錯的概率,也增強了用戶黏性,為錢包項目的后續轉型提供了很好的發展方向和資金沉淀。不過內置交易所極大地增加了系統的復雜度,為本身對安全性要求較高的錢包類產品引入了更大的風險,用戶資金安全性將受到一定程度挑戰。

          ?(4)理財、借貸服務

          錢包內置理財模塊,理財類型包括長期固定收益型,余幣寶短期靈活型,數字資產P2P融資借貸型,抵押貸款型。目前這些理財模塊有的是接入第三方服務,本身不參與提供理財服務;有的是為本身平臺的發展提供廉價資金而開發的理財產品,由平臺收益來支付用戶收益;有的則是將平臺募集的數字資產再投入一級或二級市場交易以此來獲取超額收益并支付用戶收益;還有的則是提供點對點的數字資產借貸交易服務,為資產需求方和提供方提供撮合服務。

          對于長期持有的用戶來說,數字資產理財服務切中剛需,持有也能獲得收益,目前各類錢包提供的理財產品年收益率在4%~20%不等。不過區塊鏈行業發展迅速,數字資產市場波動性較大,流動性不佳的理財產品將面臨更大的風險。且目前數字資產理財市場并不成熟,還未出現行業標桿性龍頭企業,風險控制經驗和能力以及兌付能力還待市場考驗。

          ?(5)POS挖礦服務

          對于支持POS共識算法的區塊鏈項目,一些錢包提供鎖倉加入POS挖礦服務,挖礦收益將定期發送給用戶。

          通常由錢包項目方提供POS挖礦的主節點,符合一定資金要求的數字資產可參與POS挖礦,有固定鎖定時間挖礦,也有支持隨時可贖回的挖礦模式,錢包項目方將從挖礦收益中按比例抽取分成,錢包項目方和用戶都能有較為穩定的額外收益。目前支持POS挖礦較多的幣種有:達世幣DASH,萊特幣LiteBitcoin,小零幣ZCoin,量子鏈Qtum以及超級現金Hcash。

          基于以上提供的各類偏交易類的服務,目前錢包的盈利模式如下表所示:


          四、區塊鏈技術發展解讀

          4.1 可擴展性解決方案動態梳理

          2018年系對第三代區塊鏈技術探索的一年。當前,以太坊為代表的區塊鏈底層可擴展性有限,難以支撐大規模的應用落地。而可擴展性最直接的表征一般采用TPS(Transactions Per Second)來間接描述,代表了系統每秒能夠處理的業務量,是衡量系統吞吐量的核心指標。于是,眾多項目在對標以太坊圖靈完備智能合約的第二代技術上不斷提升TPS。典型代表就是6月份上線主網的EOS.IO。

          我們借鑒計算機網絡分層管理、各層標準化設計思想,將區塊鏈與傳統互聯網OSI模型結合,建立了目前區塊鏈技術可擴展方案的分層模型[1],包含了三個一級層級:Layer 0層數據傳輸層,Layer 1On-Chain公鏈自身(底層賬本)層和Layer 2Off-Chain擴展性(應用擴展)層。在此基礎上,結合區塊鏈架構又可以進一步分解成七個二級層級來梳理可擴展性的解決方向:

          [1]詳細介紹請參考《火幣區塊鏈產業專題報告-區塊鏈技術可擴展方案分層模型》

          ?<1>Layer 0層數據傳輸層與傳統OSI七層模型對應,負責優化區塊鏈與傳統網絡的結合問題。區塊鏈是整個互聯網協議層中的最上層,本身還是要依賴于底層的協議為它工作,雖然在比特幣P2P網絡設計的時候已經考慮了節點之間的發現、節點連接的握手協議、節點間地址廣播和數據通信等,鑒于已經有部分項目開始探索P2P網絡與傳統OSI模型的結合,甚至將改進延伸到數據鏈路層,本報告傾向將P2P網絡和傳播機制并入到Layer 0層和傳統OSI模型一起作為一類可擴展方案進行歸類;

          ?<2>Layer 1層解決底層賬本問題,負責安全,妥協性能,注重于記賬功能。結合區塊鏈架構,Layer 1層可以分解成四個二級層級,從網絡層的驗證機制上使用諸如分片技術去優化,從數據層的數據區塊使用諸如隔離見證和鏈式結構上使用DAG等技術去優化,從共識層的共識機制去優化;

          ?<3>Layer 2層解決廣義應用問題,主要負責性能,妥協去中心化,注重于計算功能。結合區塊鏈架構,Layer 2層可以有兩個二級層級,通過跨鏈、狀態通道、Plasma、TrueBit等多鏈并行、鏈上鏈下結合甚至是中心化的方式來滿足性能需求,借助Layer 1層來保證安全。

          目前,涉及不同層級的區塊鏈擴展性解決方案的典型項目眾多,匯總如下:

          不過,就目前來看,我們認為區塊鏈擴展性的提升,并不是獨立依靠某一種解決方案所能實現的,而是更適合采用分層的思路,并拓展至公鏈體系本身的設計之中。而從分層的角度去設計一個區塊鏈項目,可以有效的規避區塊鏈的三元悖論問題:Layer 1層主要負責安全,妥協性能,注重于記賬功能;Layer 2層主要負責性能,妥協去中心化,注重于計算功能,Layer 1層底層設計時就充分考慮好Layer 2層的交互問題。

          實踐證明,以太坊社區的ETH 2.0也是朝著這個思路進行的,通過分層處理,各取所需,達到動態平衡。而Loom Network做為以太坊上Layer 2層擴展技術Plasma的典型代表,也將自身定位成跑在以太坊上的EOS,可見不僅僅是技術上的分層,包括公鏈的應用也出現了分層、分場景、分垂直行業的細分苗頭。

          4.2 隱私性解決方案的升級迭代

          我們一直認為,如今,從區塊鏈技術的發展上看,普遍公認的主要有兩個階段:一是以比特幣(BTC),萊特幣(LTC)等為代表的作為支付貨幣的第一代區塊鏈;在第一代的基礎上,第二代區塊鏈包括智能合約、隱私保護和DAG:

          1)隱私保護技術動態進展及分析

          隱私加密保護技術也一直是個熱門的方向和剛需,根據區塊鏈技術的特點,目前隱私保護機制主要針對兩個方向:傳輸網絡的隱私保護和交易/內容的隱私保護,其中交易/內容的隱私保護就包含了大家常提到的匿名幣功能:

          傳輸網絡的隱私保護主要通過阻止攻擊者依據發現網絡拓撲而獲得身份隱私信息,將區塊鏈運行在具有隱私保護特性的網絡上:

          ?<1>例如洋蔥網絡(Tor,The Onion Network),通信數據首先被多層加密然后再由若干個被稱為洋蔥路由器組成的通信線路上傳播,每個Tor節點只知道最少相關信息,傳輸時,逐個節點類似剝洋蔥皮一樣逐層解密,只有最后一層節點會相對脆弱,直接暴露容易受到關注,但是發送者的真實IP等到了很好的保護;

          ?<2>除了Tor之外,門羅幣采用了另一種替代Tor的匿名通信協議I2P,相對于Tor協議使用同一條網絡鏈路實現數據的發送和接收,I2P使用多條鏈路發送數據和接受數據,能夠更好的隱藏IP。

          交易/內容的隱私保護則主要有混幣、環簽名、零知識證明、同態加密和安全多方計算等:

          ?<1>混幣主要是打亂輸入輸出之間的關聯性,將大量的輸入和輸出全部混淆在一起,這樣就很難發現一一對應關系,但它的本質并不是基于密碼技術,更像是物理反應;發展初期會基于可信中介,然后逐漸演變成去可信中介的機制CoinShuffle、TumbleBit等,典型代表就是Dash項目;

          ?<2>環簽名是環中一名成員利用自己的私鑰和其他成員的公鑰進行簽名,整個過程不需要征得其他成員的允許,驗證者只知道簽名來自這個環,但不知道誰是真正的簽名者,特性可以簡稱為“拉你入環、與你何干”。它解決了對簽名者完全匿名的問題,允許一個成員代表一組人進行簽名而不泄漏簽名者的信息,典型代表就是Monero項目;

          ?<3>零知識證明屬于密碼學技術,可在不泄露數據本身情況下證明某些數據運算真實性,它允許兩方(證明者和驗證者)來證明某個提議是真實的,而且無需泄露除了它是真實的之外的任何信息,典型代表ZCash項目;

          ?<4>同態加密是一種無需對加密數據進行提前解密就可以執行計算的方法,應用場景多為安全外包計算;

          ?<5>安全多方計算是解決一組互不信任的參與方之間保護隱私的協同計算問題,它要確保輸入的獨立性,計算的正確性,同時不泄露各輸入值給參與計算的其他成員。應用場景如電子選舉、電子投票、電子拍賣、秘密共享、門限簽名等。

          2)基于隱私保護技術的區塊鏈應用動態與分析

          上述經典的傳輸網絡的隱私保護和交易/內容的隱私保護技術在應用場景上有衍生出了匿名網絡,匿名貨幣,加密智能合約,密文數據計算等應用,2018年,相關項目體系逐步成熟:

          而上述項目之中,2018年最為引人注目的便是基于MimbleWimble的匿名貨幣BeamGrinMimbleWimble技術于2016年就已出現,系基于混幣和同態加密的全同態(加法和數乘操作)思路,并結合UTXO來對比特幣交易的隱私性予以改進的隱私技術,最終精髓落在了Pedersen承諾(C = r*G + v*H)上。

          2016年7月19日,Tom Elvis Jedusor將MimbleWimble白皮書放入比特幣研究頻道并消失;后來Ignotus Peverell啟動了一個名為Grin的Github項目,并致力于將Mimblewimble論文落地;Blockstream的Andrew Poelstra在2017年斯坦福BPASE大會上展示了這項工作,之后Grin開始受到很多主流關注,Grin在2019年1月15日主網上線;同時在2018年4月又出現了另一個Mimblewimble項目Beam,它是C++從頭開始寫,并于北京時間2019年1月3日22:00上線。

          4.3 互通性、跨鏈技術進展解讀

          隨著越來越多的公鏈涌現,單一的鏈已難以支撐起人們日益多樣化的區塊鏈應用需求,跨鏈勢在必行。目前的區塊鏈世界就好比互聯網時期的單機時代,鏈與鏈之間高度異構化,彼此難以互通,所有的數據和服務都局限于孤島式的區塊鏈中。未來,或許各個區塊鏈系統能通過某一標準化跨鏈協議進行鏈接,區塊鏈系統間能協同工作,為更多的用戶、更多的服務提供支撐。不同的是:互聯網是信息自由流通的網絡,而區塊鏈跨鏈網絡則是價值自由流通的網絡。跨鏈技術的成熟將成為價值網絡時代到來的充分條件。2018年,跨鏈領域動態動態如下:

          1)跨鏈功能目前基本已成公鏈類項目標配

          2018年是一大波公鏈項目落地的元年,除了解決目前底層平臺性能低等問題,各公鏈項目也將目光不約而同地投向了跨鏈網絡的方向。經火幣區塊鏈研究院整理分析,目前市值TOP100的平臺類項目中,有約65%的項目將支持跨鏈功能、側鏈/子鏈,或提供跨鏈相關接口和協議,為平臺未來的可擴展性早早打下基礎。

          未來,誰的鏈能更好地與其他鏈兼容,更好地支持跨鏈互通將成為影響其生死存亡的關鍵因素。孤掌終究難鳴,還需兼容和互通打通生態圈,這意味著能鏈接更多的資源和用戶,有更多引流渠道,生態建設也將更水到渠成。

          2)跨鏈資產互換逐步向跨鏈資產轉移發展,但還有待成熟

          跨鏈資產互換通常指兩條鏈上的不同用戶之間進行資產互換,但每條鏈上的資產總量并無增減,只是資產所有權發生了變化,且這個所有權改變的過程需在兩條鏈同步發生。跨鏈資產轉移,是資產價值的轉移,各鏈中可用的資產總量將相應增加或者減少,即真正將資產從一條鏈轉移到了另一條鏈。

          跨鏈資產互換的實現較為簡單,只要保證兩條鏈之間的交易為原子交易即可,通常通過哈希時間鎖技術實現,例如比特幣閃電網絡,以及部分跨鏈項目均實質上采用的均是這種技術;這種模式的跨鏈需要用戶同時在兩條鏈上都有賬號,僅僅能實現資產交換。而跨鏈資產轉移的實現難度就相對大很多,在保證原子交易的基礎上還需要確認在兩條鏈上的交易有效性,可以通過公證人、中繼或是榫卯模式來具體實現[3]詳細介紹請參考《火幣區塊鏈產業專題報告-跨鏈篇》。資產轉移的模式實現了資產真正在鏈間的流動,可實現跨鏈資產交易、跨鏈錢包、跨鏈交易所、跨鏈預言機等多種功能。

          隨著跨鏈價值流通需求的日漸強烈,去中心化跨鏈交易所、跨鏈錢包的呼聲越來越高,跨鏈資產互換的簡單功能已難以滿足未來可能爆發性的資產轉移需求,跨鏈資產轉移功能已成為跨鏈項目的必要功能。但是該技術目前還并不成熟,未經歷過時間的檢驗,也未大規模應用過,安全層面存在較高的風險。

          32018年,三大類跨鏈項目開始落地

          2017-2018年是跨鏈項目啟動之年,誕生、落地了一批以跨鏈平臺、側鏈平臺或者母子鏈平臺為主題的項目。主要包括三大類跨鏈項目:

          ?第一類:是想通過側鏈或子鏈的設計實現底層平臺的交易擴容,支持高并發、高TPS,以Loom Network、Liquid、Lisk、Aelf等為典型;

          ?第二類:是搭建主動兼容型跨鏈平臺,主動去兼容已有的區塊鏈項目,他們通常是有不同數據結構、不同共識機制的異構鏈,并會一條一條地去適配已有的異構鏈,將其接入到跨鏈平臺,Wanchain是該類項目的典型;

          ?第三類:是建立被動兼容型跨鏈平臺,為區塊鏈項目建立一個同構化的底層平臺,基于這個平臺可快速開發獨立的區塊鏈并可方便地促成跨鏈互聯,實現被動兼容,Cosmos和Polkadot是這類項目的典型代表。

          2018年,從跨鏈項目的開發進度來看,約54%的跨鏈項目已上線主網。也有33%的項目還在開發過程中。目前主網上線的項目以第一類和第二類項目為主,即側鏈/子鏈和主動兼容跨鏈平臺項目為主,第三類項目難度系數較大,有望在2019年主網落地,若其被證可行,則將為我們打開區塊鏈跨鏈網絡一扇全新的天窗,新的價值網絡雛形或將誕生。

          4.4 區塊鏈以外分布式賬本技術動態

          區塊鏈是一種分布式賬本技術,而分布式賬本技術卻不局限于“區塊鏈”這一種具體技術體現形式。為了改進原有技術、滿足更多的實際業務應用場景,更多的分布式賬本技術正在被探索和應用當中。其中最重要的便是DAG:

          1DAG的另辟蹊徑,1.0版本回顧

          DAG(Directed Acyclic Graph,有向無環圖)是目前除了“區塊+鏈”式結構以外的另一種用于實現底層賬本技術的數據結構,表現為一張有向圖,并且從圖中的任意頂點出發都無法回到該點(無環)。基于DAG的分布式賬本技術在近年來被提出后,被認為有希望替代狹義上的區塊鏈技術。對比傳統區塊鏈網絡,每個區塊中有很多筆交易,礦工打包好后統一發送;DAG 網絡中并沒有“區塊”概念,最小單元是“交易”。DAG就是通過這種方式來突破擴展性的限制。

          DAG的概念在2018年受到了相對較高的關注度。我們在Reddit上進行了詞頻統計。可以看到,DAG的相對熱度在2017年底和2018年一季度相對較高,前者與DAG 1.0項目IOTA于2017年底市值快速爆發有關,而后者與部分DAG 2.0項目在一季度開始逐步涌現有關:

          2)從“DAG 1.0”向“DAG 2.0 ”發展

          DAG的發展其實和狹義上區塊鏈技術的進展是有類似之處的,即早期的一些DAG項目和狹義的第一代區塊鏈都是以支付作為其主要手段的,而當DAG實現智能合約等較強可編程功能支持以及實現較高的交易擴展性后,可認為其進入第二代的階段。2018年,DAG技術即處在從1.02.0的發展階段。不過這一演進過程并不順利。DAG盡管具有異步、高并發的特性,但在具體實現上仍然需要考慮到共識、智能合約等問題的具體解決方法。2018年,DAG技術正在這些問題上在探索新的解決方案。

          共識問題及解決嘗試:

          DAG 異步通訊的特性一定程度上提高了雙花攻擊的可能性。除了IOTA的Coordinator、Byteball的Witness等比較經典的解決方案以外,不少DAG項目在嘗試用新的思路來解決這類技術問題:

          ?一些項目,例如HyCon、Conflux等是通過傳統的PoW并采用SPECTRE、GHOST等策略來實現共識;

          ?還有一些項目,如Logos Network,是通過拜占庭共識協議或綜合多層共識的方式來解決一致性問題;

          ?另一些項目,如Mixin等,是在共識的基礎上加入了TEE(可信執行環境)來進一步增強安全性及交易可靠程度。

          智能合約實現問題及解決嘗試:

          另一個在實現DAG時需要關注的重點是可編程性或智能合約的實現。由于DAG自身特性,智能合約的實現存在一定難度。目前的解決思路包括首先實現非圖靈完備的智能合約或可編程腳本,或者采用類似Layer2的分層理念,將智能合約運行在更高層次的子鏈、側鏈或狀態通道內,底層仍然使用DAG來實現Layer1的賬本擴展。

          不過整體來看,DAG類項目在2018年整體進展并不快:已實現“DAG 1.0”的項目在努力加入可編程的擴展特性;一些原先就定位在“DAG 2.0”上的項目,一部分推遲了主網上線時間,另有一些則仍然依賴于主鏈或Witness等中心化的方式來運行測試網。這些探索的結果都有待在2019年進一步觀察。

          五、年度回顧與未來趨勢展望

          5.1 2018年度十大影響力事件盤點

          2018年度,萬眾期待的區塊鏈經歷了由狂熱到理性的轉變,中間起起伏伏,發生了一系列的重大事件,火幣區塊鏈研究院篩選了我們認為最具影響力的十大事件,進行了盤點和點評,具體如下:

          1、 EOS.IO掀超級節點競選熱潮,DPOS機制受熱捧

          2、 交易即挖礦”模式的興與衰

          3、 EOS Ram啟示,人機交易/IBO雛形,但IBO未如期爆發

          4、 Fomo3D引發Dapp游戲思考

          5、 傳統巨頭開始布局區塊鏈領域

          6、 區塊鏈公司擁抱傳統資本市場

          7、 USDT面臨信任危機,合規穩定幣出世,而算法穩定幣出師不利

          8、 監管不再限于紙面,落地執行開始,并以美國為典型

          9、 誰是真正的信仰者,從BCH分叉看公鏈治理

          10、安全、黑客事件頻發,區塊鏈安全機遇顯現

          1EOS.IO掀超級節點競選熱潮,DPOS機制受熱捧

          EOS.IO被認為是區塊鏈3.0的代表,致力于為商業級分布式應用提供底層設施。其主要通過“DPOS”共識機制以提升區塊鏈平臺的擴展性和吞吐量,并以獨特的“超級節點”模式席卷了整個市場,吸引了大量資金:區塊生產者(俗稱超級節點)總計21個,通過投票從所有候選人中選出,可分享每年EOS.IO網絡增發的5%EOS通證中的一部分(目前為21個節點平分0.25%部分,及所有候選人平分0.75%部分),但作為交換,節點需為整個網絡提供算力,投入足夠的服務器硬件,承擔收集、驗證網絡交易信息并進行記賬和維護賬本的職能。

          以“代議制”這種間接式的民主,通過21個代理人實現小范圍達成共識,是這種機制最為核心的特性,其以犧牲一定的去中心化為代價,實現了相對更高的效率。而繼EOS之后,包括Tron、Cybermiles和Ontology為主在內的公鏈項目都紛紛開始模仿并推出了自己的節點競選計劃,同時為了鼓勵更多參與,或多或少降低了競選門檻,一時間,DPOS這種“效率—去中心化”妥協均衡模式,得到了市場追捧。然而我們也必須看到,DPOS機制本身并不一定是完美的:

          ? “公地悲劇”

          對于大部分通證持有者來說,其利益并不一定與真正的社區一致,或者說很多對社區有益的提案并無法真正激勵通證持有者去投票,投票參與率較低,發生“公地悲劇”。而真正愿意進行投票的,大多是參選的節點本身,因為可以通過成為記賬節點而獲取出塊收益,對于普通通證持有者來說,是沒有激勵的。這種情況下,投票的有效性會打一定折扣,而選出的記賬節點,可能亦并不是最優的。

          ?潛在的聯盟和集聚效應

          由于21個節點輪流記賬,并獲得出塊收益,隨著時間推移,節點實際上會越來越傾向于固定,并傾向于形成相對穩固的幾個聯盟。一方面,新增的通證會被分配給這些記賬節點,使其在投票中會越來越具備優勢,另一方面,一票多投的機制,讓節點之間更傾向于合作和結盟,而若采用一票一投,雖可一定程度避免結盟的情況,但卻可能因為投票率過低,以及放大大戶的投票權重,而失效。

          綜合來看,公鏈治理機制的設計永遠是一個讓人熱議和探討的話題,即便是更去中心化PoW機制,也會傾向于決策權、主導權被礦工、礦主所掌握,有的,只是利弊的權衡去取舍。

          2交易即挖礦”模式的興與衰

          “交易即挖礦”把用戶在平臺上的交易行為視為一種“挖礦”行為,并以此發行平臺通證。具體來說,用戶在平臺上交易產生的手續費部分或全部通過等值平臺通證的形式返還給用戶,其本質類似用戶通過手續費持續不斷認購平臺通證和0成本的“免手續費交易”活動。而采用“交易挖礦”模式的交易所,其平臺通證的主要價值在于能夠獲得平臺手續費收入分成,用戶按照賬戶中持有平臺通證占已流通平臺通證(已挖出或已解鎖)的比重獲取分成。

          “交易挖礦”模式始于新加坡數字資產交易所DragonEX,其于2017年11月發行平臺通證Dragon Token,但被真正熱捧始于2018年6月Fcoin交易所的橫空出世,僅僅半個月時間,成為了全球交易量最大的交易所,并帶來了一大波的模仿者,主要包括進行交易挖礦改造的交易所新興設立的挖礦交易所兩類:

          然而經過一段時間后,“交易即挖礦”模式難以為繼,很大一部分挖礦交易所均出現了交易量、平臺通證價格雙跌的死亡螺旋。究其本質來看,“交易挖礦”+“手續費分成”模式下,通證具有類股權性質,價值主要源于可獲得的預期手續費分成的折現。而根據“資產價值=負債價值+權益價值”公式:

          “資產價值”即平臺整體預期手續費的折現值

          “權益價值”即通證的總市值,是通證持有者可獲取的手續費分成部分

          “負債價值”即給予通證持有者之外的手續費分成部分(團隊、運維等)

          交易挖礦模型中,在平臺通證不斷發行的前提下,要求左端資產價值不斷增加,且至少快于平臺通證發行的速度,才可以支撐單位通證的價值。而左端資產價值取決于平臺交易量以及手續費比例之積,是內生的,極易與通證價格相互影響,通證價格上漲,挖礦具備吸引力,交易量提升,進一步推升單位通證價值,而價格下跌,挖礦吸引力減弱,交易量減少,進一步拉低單位通證價值,進入死亡螺旋。可以說,交易挖礦更多適合于一種短期的冷啟動或營銷,而若持續運作,長期來看,在機制上是存在極大不確定性和風險的。

          (3)EOS Ram啟示,人機交易/IBO雛形,但并未如期爆發

          RAM全稱Random Access Memory,即隨機存取存儲器,可通俗稱呼為“內存”。EOS RAM是EOS.IO中基礎資源的一種。在EOS.IO中,RAM主要用于存儲賬戶信息和智能合約執行信息等數據,需要通過交易和購買獲取。而與傳統的人與人之間發生交易不同的是,RAM的交易被設置成了人機模式,設計原理參考了Bancor算法。簡單來說,RAM剩余量越少,RAM的價格越高,RAM的價格是嚴格按照公式推導計算出來的,這保證了交易的即時性和深度,并為市場提供了近乎無限的流動性。此計一出,引發了市場對這樣一種公平、透明、自做市的人機交易模式的極大期待,認為RAM實質上奠定了人機交易的雛形,甚至衍生出了名為“IBO”的這樣一種必須質押資產才能發行新資產的模式。

          然而事實上,以RAM為首的人機交易,在經歷了前期的火爆后,并未持續下去。RAM本質是系統內的資源,更多代表的是使用型需求,而其前期的火爆,更多是市場資金看到其未擴容情況下的炒作空間所帶來的一種結果,當RAM持續擴容后,炒作空間不再,便回歸了常態,與Dapp的生態發展本身掛鉤。具體RAM價格變化示意圖如下(最高接近1RAM=1EOS,目前1RAM=0.06EOS):

          不過,截止目前,市場上亦未出現更多類似RAM的人機交易案例,我們認為主要原因在于,適合采用Bancor算法人機交易的通證必須要符合:Token的價格必須可由公式計算,系統賬戶內的準備金無法被轉移,不需要跨鏈,而符合上述條件的通證本身較少,需要是衍生型通證錨定型通證才可以:

          ?<1>衍生型通證:RAM本身作為一種EOS系統內的資源,并不需要額外進行募資,就是一種衍生型Token。發行方首先設計衍生Token和主Token之間的價格兌換曲線,然后設置系統賬戶和智能合約,然后就可以發行可與主Token自由轉換的衍生型Token。衍生型Token不存在流動性問題,而衍生型Token需要使用主Token購買,會促進市場對主Token的需求,并且大量主Token存在系統賬戶內,會讓主Token的流通量減少。

          ?<1>錨定型通證:和主Token有錨定關系的Token也可以使用EOS RAM的人機交易模式進行交易。比如Bitcoin Cash社區曾提出一種蟲洞協議,用于解決主鏈上的智能合約問題,并發行了Token WHC。WHC和BCH錨定,兌換比例為100:1。如果是通過Bancor算法設計出一種錨定型Token,可以突破原來固定比例的限制,并且自由兌換和轉賬。

          另外,“IBO”作為一種采用Bancor算法的通證發行方案,并未得到市場的廣泛認可,我們認為也是有如下的原因:

          ?<1>項目方難以獲得所有或至少部分資金,融資功能不順暢。理論上,使用Bancor模型發行通證的團隊是無法獲得任何資金的,因為所有投資者用于購買通證的資金都存在系統賬戶中(例如,所有用于購買RAM的EOS都存在eosio.ram這個賬戶中)。不過,項目方確實也可以通過調整Bancor的曲線來實現部分募資,但整體融資功能并不順暢。

          ?<2>只解決了流動性、深度問題,但并不解決背書問題和合規問題。Bancor模式很好解決了創業項目早期的通證流通性不足和做市問題,然而,“IBO”并無法解決資產發行涉及的合規問題,亦無法給項目質量增加背書,在數字資產發行監管強化的趨勢下,“IBO”難以獨善其身。

          4Fomo3D引發Dapp游戲思考

          7月,一款基于以太坊的Dapp—“Fomo3D”火遍全網。從7月4日正式上線,至7月21日活躍度達到頂峰,Fomo3D創下了逾1萬的日活躍用戶和逾4萬以太坊的日流水(按當時以太坊價格為近1900萬美金)巔峰成績,并引發了Dapp的熱潮和討論,而這皆源于其“博弈”、“分紅”、“推薦獎勵”、“抽獎”四大創新游戲機制,以及其無限重復性對人性的持續誘導和刺激。四大游戲機制分別對應了其游戲中的如下玩法,并成為了之后Dapp競相模仿的對象:

          <1> 博弈:通過智能合約打造一款剛性兌付的新興博弈式彩票,時間走完(24小時)之前的最后一個游戲Token購買者獲得全部獎金,獎池完全透明,源于之前購買游戲Token花費的以太幣的一部分,實現以小博大;

          <2>分紅:用戶可根據自己持有的游戲Token的數量占總的游戲Token的數量的比重,獲得來自之后購買游戲Token花費以太幣一定比例的分紅,讓參與博弈之人不空手而歸;

          <3>推薦獎勵:用戶花費少量以太幣即可獲得推廣鏈接,任何通過推廣鏈接加入的新用戶,其購買游戲Token花費的以太幣均有部分分配給推廣者;

          <4>抽獎:用戶購買游戲Token花費以太幣的一定比例會進入空投獎池,用戶購買游戲Token時會有一定概率獲得該獎池中的以太幣。

          而EOS以及后續TRON的崛起,為Dapp和區塊鏈游戲帶來了新的血液,也誕生了新的玩法,除了沿用上述四大重要游戲機制外,大部分Dapp還加入了“挖礦機制”,即玩家可以在游戲之中獲取Dapp的通證,而持有通證可以獲得Dapp收入的分成,以此作為冷啟動和刺激玩家的重要手段,EOS和TRON之上的Dapp生態亦快速繁榮了起來:

          根據Spider Store數據,EOS生態目前共有348款Dapp,部署的智能合約數量599個,每日活躍用戶數約7萬,24小時交易額在700多萬EOS量級,其中有占據主導的競猜類Dapp的貢獻,也有如EOS騎士這樣的典型鏈游Dapp的貢獻,雖玩法簡單,操作性不強,但EOS騎士以其穩定的5500左右日活及3000EOS至5000EOS左右的日交易量牢牢占據了EOS生態前三Dapp的位置。

          TRON生態目前共有172款Dapp,部署的智能合約數量318個,每日活躍用戶數約4萬,24小時交易額在3億TRX量級,其中1月中旬上線的Epic Dragon鏈游Dapp,已經獲得了6000多的日活,30多萬TRX的日交易量,排名第一。

          不過,我們也應該看到,由于目前數字資產用戶量少,Dapp的開發成本和門檻仍較高,這導致了多數開發者選擇了一條偏向于快速回收成本的道路,大部分Dapp依舊具有較強的資金游戲性質而同質化、各類Dapp相互間的抄襲和換皮亦較為嚴重。如果無法真正降低用戶入場門檻,解決“法定貨幣-數字資產”支付通道問題,引入更多的潛在用戶,或是進一步簡化優質游戲區塊鏈改造成本問題,Dapp仍只會是一個供求兩端均緩慢發展的小圈子,難以獨立于目前數字資產市場投資、投機驅動的生態環境,走出屬于自己的一條道路。未來究竟會有哪些變數,就讓我們拭目以待。

          5)傳統巨頭開始布局區塊鏈、數字資產領域

          2018年,對于整個數字資產、區塊鏈領域最有風向標意義的,或許是傳統領域的認可以及巨頭的加速布局,這體現在:1)傳統金融機構加速布局交易所、托管等領域;2)傳統科技公司探索區塊鏈領域應用。

          在傳統金融機構加速布局交易所、托管等領域方面,除了紐交所母公司ICE集團發起的Bakkt交易所、納斯達克投資的ErisX交易所等加速數字資產方面的布局外,也有高盛、紐約梅隴銀行、野村控股宣布適時將提供數字資產托管業務的動態,上述公司借助其在客戶資源、金融風控、資本實力方面的優勢,將會為這一市場注入不一樣的血液和驅動力,并加速投資市場的合規化、機構化。

          在傳統科技公司探索區塊鏈領域應用方面,我們則是能看到像Facebook這樣的互聯網社交網絡企業調整組織架構,新設立區塊鏈部門,積極探索區塊鏈技術與Facebook在社交、數據、隱私等等方面的結合,并于12月被彭博社爆出正致力于開發穩定幣,可在印度市場被用于匯款;另外還有像網易,在旗下的《逆水寒》、《流星蝴蝶劍》以及《新倩女幽魂》三款游戲中引入“伏羲通寶”,而“伏羲通寶”是基于區塊鏈技術生成的有價值的資產,可通過挖礦機制產出;而華為也于3月正式公布了云區塊鏈服務平臺,發布了《華為區塊鏈白皮書》,并希望用5G技術予以賦能;此外,微軟也于5月發布了其Azure區塊鏈市場,為開發者提供工具包等服務,并于10月以75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存儲著大量區塊鏈項目代碼的開源代碼托管庫Github。上述公司本身龐大的用戶群體,若能借此逐步接觸、參與區塊鏈和數字資產,則有望大幅加速區塊鏈市場的擴大,并能讓區塊鏈真正能與應用深度融合。

          6)區塊鏈公司擁抱傳統資本市場及傳統金融工具

          區塊鏈、數字資產領域與傳統領域的交融,不僅體現在傳統巨頭正加速布局,也體現在區塊鏈公司也同時正擁抱傳統資本市場,包括了:1)區塊鏈公司尋求上市;2)收購上市公司進行資本運作;3)并購優質產業鏈上下游資產。

          2018年,我們看到了三大礦機廠商—比特大陸、嘉楠耘智和億邦國際沖擊IPO上市,數字資產投資公司Galaxy Digital登陸加拿大多倫多證券交易所創業板,還有美國數字資產交易所Coinbase對IPO上市亦躍躍欲試。而與直接上市不同,也有部分區塊鏈公司通過收購上市公司的形式擁抱傳統金融市場,最典型的,還包括區塊鏈公司Penta Global Blockchain Foundation首創用其發行的通證PNT以每股0.02澳元的價格收購澳大利亞物聯網上市公司CCP Technologies Limited的2800萬股,獲得了澳大利亞證券交易所的認可,另外也包括火幣集團以均價每股2.27港元的價格,合計耗資6億港元獲得了桐城控股的控制權,以及OK集團收購香港上市公司前進控股。另外,區塊鏈公司通過并購的方式獲取產業鏈優質資產的案例亦開始出現,2018年7月,波場基金會就以1.4億美元收購BitTorrent。

          7USDT面臨信任危機,合規穩定幣出世,而算法穩定幣出師不利

          穩定幣源于泰達公司發行的美元穩定幣Tether USD(簡稱USDT),其價值錨定1美元,自2015年2月推出,于2017年下半年開始規模快速提升,成為各大主流交易所的核心交易對和市值排名前10的數字資產。然而一路走來,由于其在透明性、監管背書性等方面存在一定弱勢,面臨了較多的爭議和不信任。2018年11月15日,USDT價格出現波動,出現了較大幅度的下跌,并一度使得各大交易平臺上BTC/USDT的價格大幅上漲。可贖回性實質是像USDT這樣的法幣抵押穩定幣的價值核心,換句話說,法幣抵押美元穩定幣本質就是鏈上美元,其價值是由可贖回性所保證的,沒有通暢的購贖體系予以支持,便難以獲得信任。

          USDT的改良版PAX、GUSD、TUSD和USDC,便是在這一種環境中獲得的發展空間,且與其說是在合規性、透明性以及美元儲備安全性上做了優化,不如說是上述幣種相對通暢的購贖體系尤其是可贖回性,獲得了市場的認可,USDT的市場份額,正有一部分被上述改良版法幣抵押穩定幣所逐步獲取。

          而除了法幣抵押穩定幣外,致力于通過其他模式實現價值穩定的穩定幣也在今年不斷涌現,其中,算法調節穩定幣,憑借其完全獨立性,不依賴外部信用,成為了最受矚目的品類,Basis,Carbon,Terra,uFragments,Reserve均是這一波穩定幣浪潮中的崛起者。然而,1213日,起步較早的Basis項目向社區宣布項目終止,算法穩定幣師出不利,而背后深層次的原因,則是與其機制設計中的“債券幣”和“股權幣”存在非常大的聯系:由于“債券幣”的溢價回購屬性和“股權幣”的分紅屬性,其會被多數監管機構認定為證券,以美國為首,若涉及證券,則只能在合格投資者之間流轉,且會有12個月的限售期,一旦如此執行,便會大大降低市場參與度Basis體系的穩定性非常依賴上述兩個幣種的存在,尤其是當Basis價格低于1美金,系統回購Basis的資金源于“債券幣”銷售帶來的資金之時,證券的定性,會嚴重影響其穩定機制的發揮。未來,算法穩定幣作為一種和比特幣一樣的極客嘗試,究竟走向何方,仍存在一定未知數。

          8)監管不再限于紙面,落地執行開始,并以美國為典型

          2018年起,各國、地區除了在數字資產、區塊鏈監管體系上不斷完善,另一個很重要的變化是監管正不再限于紙面,而是開始落地執行,體現在部分國家、地區監管機構開始對違規項目進行追溯、調查和處理,以美國SEC為典型。而SEC在這一輪執行浪潮中,亦是從對欺詐型違規行為的處罰,轉向包含對非欺詐型違規行為的處罰,態度系“處置+整改”并行,已能明顯感知到美國監管態度的強化,未來預計會有更多的項目被波及:

          ?<1>違規的數字資產發行、銷售行為,以11月16日對Paragon Coin和CarrierEQ(又稱Airfox)項目的處罰決定為典型,SEC認定上述數字資產發行屬證券發行,并認為其并不符合豁免證券注冊的條件,處置決定包含了罰金,要求重新進行證券注冊和后續向SEC進行持續信息披露,以及賦予投資者按法定貨幣退回當初的款項附加利息的權利。

          ?<2>違規的數字資產交易、流通行為,以11月8日對中心化交易平臺Etherdelta的處罰決定為典型,SEC認定該平臺未經注冊為“全國性證券交易平臺”或獲得相應豁免,擅自為包括美國公民提供部分已被認定為證券的ERC20通證撮合交易,處置決定包含對其創始人的罰金。

          ?<3>違規的數字資產投資、咨詢行為,以9月27日對比特幣經紀商1Broker的處罰決定為典型,SEC認定該平臺未經注冊為證券經紀商,擅自在全球各地招攬包括美國用戶在內的客戶到其平臺用比特幣購買證券掉期類衍生品,處置決定包含永久關停,沒收所有非法所得以及罰金。

          11月16日,SEC發布的《關于數字資產證券發行與交易的聲明》,則是繼2017年7月27日著名調查報告“DAO Report”之后,SEC再一次的對數字資產監管態度的重申,即SEC對數字資產的監管參考的仍是傳統的聯邦證券法體系,只要數字資產符合聯邦法律定義的“證券”,即被納入全面監管,而判別是否會被納入監管,除判斷是否屬于“證券”外,還有三大重要原則,均源自“DAO Report”:第一,只要涉及向美國公民銷售證券或提供相關服務,即受監管;第二,去中心化組織亦可以成為證券發行或相關服務主體,并受監管;第三,以法定貨幣或數字資產形式銷售證券或提供相關服務,并不影響監管效力。

          9)誰是真正的信仰者,從BCH分叉看公鏈治理

          2018年,BCH社區最知名的開發團隊之一,“Bitcoin ABC”,提出在11月15日進行一次“硬分叉式”的客戶端升級。原本是BCH的例行升級,但因為BCH社區另一知名開發團隊“NChain”(即Bitcoin SV)提出的另一種提案而陷入不確定性之中,二者主張的分歧在于,區塊大小的制定、若干個新的Opcodes以及對待智能合約的態度。這一分歧,直接導致了后來BCH的分叉。

          然而本次分叉與以往的硬分叉有所不同的點在于,短期內兩條鏈無法“共存”:由于客戶端沒有重放攻擊保護,區塊鏈有遭遇重放攻擊的危險。在ABC版本鏈上的交易,也可以在SV版本鏈上重新廣播并打包,部分持有者可能會出現Token被故意取走的情況。這意味著兩條鏈關系會趨向于激烈競爭而非各自獨立,直到一方加入新的重放攻擊保護機制才能結束。因而這次硬分叉會引發“算力大戰”,BCH礦池、礦工以及比特幣的算力持有者和租借者都可以是參與者。

          從結果來看,雙方都有不同程度的損失,BCH-SV由分叉中新生,但為了實現其愿景,仍舊有很長的路要走。最重要的是,BCH因為分叉,實際上讓凝結的共識和算力分裂,這不禁讓我們對公鏈治理進行深思:

          ?<1>對于采用PoW共識機制的公鏈來說,礦工承擔著維護數字社會共識與信任的重任,以算力代表著話語權;技術團隊推動公鏈技術的發展,掌握著代碼;而用戶代表著擁躉,使用數字資產,會用腳投票來維護權益。若一套機制維持者三者的平衡,那么鏈上治理也就是成功的。

          ?<2>在BCH的案例之中,BCH-ABC一方專注于技術團隊的代碼權,BCH-SV一方則將礦工的算力權奉為圭臬,大礦主對算力的控制強,用戶、普通礦工的利益和訴求在這個生態中并沒有很好的表達途徑,以至于造成了后來的局面,而算力大戰的產生,本身也是大礦主對生態控制力偏強的一種體現。如何能有一種完善的方案,能讓算力權、代碼權和用戶權得以平衡,是值得公鏈系統開發者們深思的。

          10)安全、黑客事件頻發,區塊鏈安全機遇顯現

          2018年,區塊鏈安全事件從上半年開始隨著數字資產行情的漲落而變得頻繁。火幣區塊鏈研究院將2018年的一些重大安全事件匯總如下:

          可以看到,以密碼學作為底層邏輯的區塊鏈和加密數字資產在2018經歷了交易所、公鏈底層平臺、合約/DApp、錢包、礦池等多個維度上的重大攻擊,進而使很多人產生了對區塊鏈的擔憂

          不過,在區塊鏈生態暴露在巨大的安全風險的同時,2018年安全防護方面也顯露出了巨大的機遇。不少在信息安全具有豐富經驗的技術專家、白帽子等紛紛成立了區塊鏈的安全公司,開始從事區塊鏈方面的安全審計工作。尤其是智能合約的審計服務,已基本成為區塊鏈安全公司的標配。在2018年上半年,就有慢霧、PeckShield、鏈安、降維科技等專注在區塊鏈安全領域內的公司成立并迅速發展,在信息安全范疇內細分出了一個新的行業垂直領域賽道

          于此同時,一些已具規模的安全公司也在嗅到了區塊鏈安全的巨大商機后,開始布局區塊鏈安全業務。其中,最典型的是360公司在2018年5月發現EOS漏洞后,進而宣布進軍區塊鏈安全領域,主打區塊鏈安全與開放平臺。其他目前已提供區塊鏈安全服務的公司還包括獵豹區塊鏈安全、長亭科技、知道創宇等等。

          5.2 2019年度十大重要預測

          對于區塊鏈的未來,我們依舊充滿信心,前途是光明的,然而道路永遠是曲折的。如果說2018年對于區塊鏈來說是由狂熱回歸理性的一年,那么2019年則是痛定思痛和重新積蓄力量的一年,火幣區塊鏈研究院對2019年做了十大預測,與大家共勉(部分預測源自火幣大學 GBLP創世班18年12月課程討論結果):

          1、缺少造富效應,融資項目出清,2019年市場尋底后將寬幅震蕩

          2ETF不會一帆風順,但個性化衍生品將持續涌現

          3、公鏈改良循序漸進,然性能已非痛點,有效場景才是

          4、一站式區塊鏈部署或成新寵,跨鏈互通催生區塊鏈落地多樣性

          5Web 3.0到來,5G和基于IPFS的分布式存儲成重要推動力

          6、礦業金融化變革推動洗牌,改弦更張者上位,抱殘守缺者離場

          7、傳統應用掀Dapp化浪潮,一個嶄新的流量世界將浮出水面

          8、資產通證化案例涌現,通證錨定權利逐漸豐富,但規模化仍存障礙

          9、穩定幣從交易轉向應用和支付,基于穩定幣的“PayPal”將會出現

          10、主流國家監管持續優化,示范效應引多國效仿,牌照、沙盒將普及

          1)缺少造富效應,融資項目出清,2019年市場尋底后將寬幅震蕩

          從歷史角度看,2013年那一輪牛市后,花了一年多時間,到2015年1月觸及底部,之后2015年經歷反復震蕩,于2015年11月才開始擺脫底部寬幅震蕩區域,震蕩盤整的時間長達10個月之久。若參照歷史,那么理論上2019年也應是真正觸底的一年,并且亦將會在很長一段區間內低位震蕩,直至再次逐步上行。

          不過我們認為,與上一輪熊市15年初就尋得底部不同的是,這一輪熊市的底部,目前還沒有被真正觸及,而19年第一季度亦難具備形成上行的條件:

          ?<1>融資項目還未出清完畢,資金仍處于被分流狀態

          各類公鏈項目以及無數應用層融資項目的存在,拖慢了這一輪“牛-熊”周期的出清速度,上一輪牛熊市只有數百個項目,且大多復刻比特幣,這一輪牛熊市涉及的項目達數千之多,還需要一定時間予以消化,這部分未出清的項目,持續分流著存量市場中的資金,難以形成集聚效應

          ?<2>區塊鏈項目的失敗、證偽,也會傳導至機構投資者,形成較大拋壓

          2017年和2018年,大量的區塊鏈、數字資產基金設立,并專注于尋找和投資該領域的優質資產。然而區塊鏈領域本身仍處于早期,潛在的失敗率相對較高,大量項目失敗、被證偽,會傳導至該領域的大量機構投資者,并帶來非常大的負面影響(尤其是該領域的機構投資者存在大量扎堆同一項目的情況,這一傳導效應將會更加明顯),由此引發機構投資者在LP的壓力下清盤,則會進一步給本身就脆弱的數字資產市場,帶來較大的拋壓,拖累市場的上行。

          ?<3>美日稅季即將來臨,對市場影響不可小覷,一季度難具備大幅上行條件

          根據主流國家尤其是美國、日本等國的數字資產政策,每年的3-4月,均是重要的報稅季時間窗口,日本截止日在3月15日,美國截止日在4月15日。雖然,數字資產市場經歷了2018年的大跌,“資本利得—稅收”效應帶來的拋壓會相較于20184月小很多,然而熊市下跌之中亦有波動機會,且有部分投資者通過賣空賺取不少收益,這一部分亦需繳納稅款,對市場影響不容小覷。這也使得我們認為,一季度市場難以具備上行的條件,反倒是很可能的見底時間窗口。

          我們認為,每一輪熊市結束,牛市周期開啟,大多都會伴隨著“價值發現”—“造富效應”—“資金效應”三個階段:其中,“價值發現”是前提,而只有“造富效應”從而帶來的大量資金流入,產生“資金效應”,才能構筑牛市。17年的牛市,由以太坊以及相關的數字資產眾籌帶來的全局性“造富效應”所推動,而目前來看,顯然短期之內,甚至一段時間之內,我們找不到一個真正可以帶動全局的主題,自然無法集齊上述條件。

          當然,我們也并不否認8月萊特幣減產對市場的推動作用,事實上,萊特幣減產很可能是195月起到年中最重要的行情窗口。不過可惜的是,減產更多是與上述“價值發現”相關的一個引子,它可以帶來市場熱點,并引發階段性的行情,成為探底后寬幅震蕩的一個重要推動因素,但其并無法真正帶來牛市。正如過去的牛市,也并非獨因減產而發生一樣,唯有不斷探索區塊鏈以及數字資產的場景,擴大其內在價值,形成健康的循環,才能讓這個市場擺脫大起大落的短周期特性,才能真正迎來屬于數字資產市場和區塊鏈行業的“黃金十年”。

          2ETF不會一帆風順,但各類信托、期貨等金融衍生品將不斷涌現

          自2017年底,CBOE和CBOT的比特幣期貨推出后,比特幣ETF即將通過的聲音便此起彼伏,市場對于傳統金融市場介入數字資產市場的期望居高不下。然而天不遂人愿,2018年, Proshares和 Direxion的比特幣ETF申請,雙子星(Gemini)交易所創始人Winklevoss兄弟提出的比特幣ETF申請,以及被認為最有希望的SolidX、VanEck提出的比特幣EFT申請,均鎩羽而歸。

          不過與很多人認為的比特幣ETF將很快破冰不同的是,我們預計其在2019年仍不會一帆風順,目前的市場基礎還并不足以支撐ETF的存在:

          ?<1>ETF的本質系為投資者提供一種更為便捷的交易方式,參與者通過認購并持有這一類基金,便可獲得相應底層資產的風險敞口。其代表的是一個市場進入成熟期后,為了滿足更多場外投資者資產配置的需要,才引入的一種投資產品。其與期貨這一類解決投機、專業風險管理需求的金融產品,或本身具有一定門檻的場外信托產品,是不一樣的,這也就意味著其通過的難度更高。目前,整個數字資產市場的成熟度,還沒有達到ETF本身定位所要求的一個狀態,而其不成熟體現在如下幾個方面:

          ?<2>市場流動性分散,深度不足,價格易受資金影響。數字資產市場本身體量較小,參與人數并不多,共識尚未形成,而目前數字資產的交易又是分散在各個數字資產交易所中,造成了深度的分散,單一交易所的價格很容易受到資金的影響發生非理性波動,ETF錨定價格存在風險。

          ?<3>監管機構對市場交易、清結算行為,以及客戶身份等缺乏掌控。就美國來說,其金融監管推行共享監管協議,協議各方,包括監管機構在內有權獲得上述信息。而目前,大部分市場參與者的相關行為信息,其實并無法被監管機構很好地獲知,且比特幣ETF錨定價格所發生在的某個交易所,即便是受規管的簽訂共享監管協議的交易所,其規模可能亦不大,無法代表市場整體。

          不過,比特幣ETF即便有朝一日獲批,其影響力可能亦并不如我們現在所預期的那么強大,屆時,整個市場本身的覆蓋面和成熟度,就已經遠遠甚于目前,推出ETF不過是水到渠成的事。比特幣ETF更多代表的是一種象征意義,象征著比特幣真正進入主流市場,以及傳統市場對于數字資產的一種認可,而若只是這一點,各類場外信托產品,期貨產品的推出,就已經代表這個市場逐步走向正規化。我們毫不懷疑,2019年各類合規的信托、期貨類金融的個性化數字資產產品將會不斷涌現,并為這個市場帶來新的血液和力量,傳統金融主流的入局,已成不可逆轉的趨勢。

          3)公鏈改良循序漸進,然性能已非痛點,有效場景才是

          2018年,對于公鏈來說,整體處于降溫、欲速則不達的狀態,間接拖累了應用類項目的落地進度。2019年,不出意外,我們可以看到像以太坊2.0那樣的公鏈改良方案循序漸進,不過,要實現重大的技術突破還有不小的難度,大概率仍為現有體系延伸,涉及跨鏈、DAG、分片、分布式存儲、VRF(可驗證隨機函數Verifiable Random Function)POS等已有技術的推進,這從2019年預計將上線的公鏈項目便可窺之一二,如下圖。同時,公鏈改良還會涉及針對2018年的一些問題進行修補,如區塊鏈安全問題,我們預計將出現標準的安全審計流程,標準的安全沙盒測試以及同行代碼安全審計等。

          不過就目前來看,公鏈性能已非真正痛點,是否有真實的場景和需求,才是決定這個行業生死的關鍵。實際上,大多數應用部署在區塊鏈上所面臨的性能問題,都可以通過非區塊鏈的方式予以彌補。而區塊鏈所要解決的,更多是把最有價值,最需要信任和公證的數據予以確認。尋找這些真正面臨痛點的場景,將其引入區塊鏈,讓需求反推技術發展,讓真正有價值的數據上鏈,或許才是真正正確的道路。過于關注技術實現或突破,認為底層的不完善大規模限制了應用和區塊鏈的發展,事實上是并不公允的。

          而2019年,或許是市場重新思考這些核心問題,并在公鏈體系設計上予以體現的重要時間窗口,我們需要擺脫目前創造需求的怪圈,轉而服務需求,這是整個市場需要面臨的轉變。

          4)一站式區塊鏈部署或成新寵,跨鏈互通催生區塊鏈落地多樣性

          以太坊智能合約為代表的區塊鏈2.0,讓Dapp應用得以方便地在鏈上部署智能合約,發行專屬通證。但該類鏈上應用難以實現復雜邏輯和功能,無法對區塊鏈底層的數據存儲、共識機制、出塊策略等做定制化開發。之后,基于側鏈和子鏈進行Dapp開發的模式出現,側鏈和子鏈通常和主鏈在數據結構或者是共識等方面是強關聯模式,主要由主鏈來承擔安全職責,側鏈或子鏈負責各自應用數據的處理,做到了數據和計算的隔離和自定義。但側鏈和側鏈之間,或者子鏈和子鏈之間的互通性并不是首要考慮因素,實現上并不簡單;且該模式可擴展性不強,一條主鏈上搭載的側鏈和子鏈數量是有限的,未來發展受限。

          2019年,以Parity發布的Substrate開發框架為代表,通過模塊化開發迅速部署一條公鏈的形式,我們認為將成為未來Dapp開發的新趨勢,理由在于:

          ?<1>模塊化開發,開發門檻被降低。Substrate是Parity團隊開發的一個區塊鏈開發框架,可以基于Substrate快速開發一條自己的公鏈,Polkadot也是基于Substrate開發的,任何基于Substrate開發的鏈都能和Polkadot進行互聯互通。這意味著,以前只能快速開發一個Dapp,現在可以基于Substrate快速開發一條自己的公鏈,不僅定自定義賬本數據結構、共識算法,還可以自定義各種接口,大大降低了公鏈開發門檻,使得人人都可以快速發布一條自己的公鏈。為應用層Dapp的繁榮奠定了基礎。

          ?<2>可定制化程度高,支持高復雜性應用。與智能合約、側鏈或者子鏈的模塊化開發不同,模塊化公鏈的開發可更靈活地設計底層邏輯和架構,比如區塊賬本數據結構、出塊規則、共識算法、對外接口以及數據存儲方式等。這種一鍵發鏈的模式能支持更復雜的應用場景,滿足多樣化需求。

          ?<3>包含跨鏈基因,增加應用多樣性。按照統一框架進行開發的公鏈,他們在底層架構上的一致性讓其有著天生的跨鏈互通基因,而跨鏈互通的能力又將為應用的多樣性帶來突破性的空間。比如跨鏈資產流通、跨鏈數據服務、跨鏈資產金融服務等等,跨鏈信息交互與價值流通將開拓更豐富的應用場景,催生落地多樣性。

          總得來看,2019是跨鏈平臺真正意義上的落地首年,其帶來的一站式區塊鏈部署以及跨鏈互通功能將帶給我們更多的想象空間和應用場景。

          5Web 3.0到來,5G和基于IPFS的分布式存儲成重要推動力

          Web 1.0解決了用戶讀取信息的需求,信息可以通過用主動查詢來獲得;Web 2.0則是解決了用戶互動的需求,用戶除了可以進行信息查詢,同時還能進行互動,但所有的數據仍是通過寡頭企業的服務器存儲記錄,存在隱私泄露問題;而Web 3.0則是提供了一個更加扁平的信息讀取、交互方式,所有數據交換將基于分布式網絡,以加密的形式存儲在網絡中,用戶對自己的身份以及行為數據擁有絕對的所有權和控制權,同時應用亦是分布式的,沒有中心化服務器。而這一切的實現離不開分布式存儲網絡通信能力以及區塊鏈底層技術的提升。

          我們認為,2019年,應當是Web 3.0開始到來的一年,基于:

          ?<1>5G助力Web3.0移動端發展和網絡通信能力提升。隨著移動智能終端的普及,移動端應用地位已占據非常重要的地位,Web3.0的普及和興起也必將伴隨著移動端應用而發展,移動終端也將成為去中心化網絡中關鍵的節點群組。因此,移動節點之間的通信傳輸成為目前核心的難點,而5G網絡的建設正好是解決此問題的利刃。5G網呼之欲出,目前已開始小規模試驗,2019年也將是試驗期的關鍵一年,雖然離大規模開通還有差距,然而與之配套的試驗性應用也必將會隨之同步開展。

          ?<2>IPFS技術棧成熟成重要推動力。IPFS是唯一一個從網絡底層協議開始逐步改進的分布式存儲體系,可實現索引搜索功能,較其他只提供存儲或證明功能的分布式存儲方案有很大的優越性。我們認為,IPFS技術體系的成熟將有利構建Web3.0數據存儲的基礎,2019年讓人期待已久的IPFS應用層項目Filecoin若可如期落地,則真正第一次讓通證激勵與分布式存儲進行掛鉤,讓分布式存儲實現“全民參與”的初衷,不僅可擴寬外界對Web3.0的認知,也可為Web3.0的落地提供技術基礎。

          ?<3>公鏈底層技術提升是重要基礎。Web3.0推崇數據平等,強調用戶數據所有權,強調隱私和安全,這一切離不開底層區塊鏈技術的發展,以實現數據確權,數據安全和平等。經過2017和2018各大公鏈平臺的競爭,一些有技術實力的公鏈平臺在2019年會進一步夯實基礎,提高穩定性,為Web3.0的應用搭建提供可靠的區塊鏈底層技術支持。

          隨著基于IPFS的分布式存儲落地、5G網絡時代的逐步到來以及公鏈的成熟,Web3.0的底層核心技術生態逐漸完善,為Web3.0的啟動提供了技術和生態基礎。

          6)礦業金融化變革推動洗牌,改弦更張者上位,抱殘守缺者離場

          自比特幣十年以來,逐漸形成了以鏈、礦、幣為代表的三大發展路徑。而礦業更系因比特幣而形成的獨特產業,承擔著數字世界最重要的任務:維護著共識與信任。從一開始單CPU競爭記賬挖礦的理想,到目前由礦工、礦場和礦池等組成的明確產業分工,礦業一直在向精細化、專業化的方向發展。我們認為,這一發展趨勢會持續進行,并在這一輪熊市中進行深度洗牌。而與過去只是市場格局進一步集中,淘汰落后產能不同的是,2019年,我們將會看到礦業從“制造業”真正逐漸步入“類金融業”,抱殘守缺、固步自封的參與者或將離場,而改弦更張、開拓創新的玩家會迎來新的發展機遇:

          ?<1>礦工邁向專業投資時代。礦工是一個特殊的群體,他們參與競爭記賬,獲取比特幣挖礦獎勵和手續費。十年以來,參與者的特點一直在變化,由極客逐步發展到個人投機/投資者,但整體邏輯基本在于持幣、屯幣,必要時賣幣。而未來,會是專業投資者/機構的時代,挖礦作為一種特殊的數字資產投資手段,也會逐漸變得專業化,而推動這一趨勢的重要原因在于期貨合約等衍生品的出現,在幣價波動劇烈時,傳統“屯幣”的礦工會在比特幣波動的時候面臨成本壓力,而如果有專業的套期保值手段則會對減少損失,整個產業,將會越來越多運營各類金融手段去管理風險,真正告別粗放式管理,并成為行業的標配。

          ?<2>礦池看齊互聯網與金融。礦池的產生邏輯來源于“風險均攤”、“按勞分配”,當挖礦難度不斷飆升,單個礦工挖出比特幣期望降低,為了均攤風險,于是組成了礦池,大家一起挖礦,挖到的比特幣按貢獻的算力大小統一分配,看似無本萬利,但其必須保持3-5%全網算力的生命線,否則其預期挖礦收益波動太大,會造成礦工流失。因此拉新、留住用戶(礦工)成為礦池第一要務。可以推測,熊市中,礦池或會學習互聯網的玩法,進行“補貼大戰”,在行情低迷時候利用充足的資金,不斷拉升自己全網算力占比,以便在未來行情爆發時候獲取更大收益。而除了補貼之外,礦池或也會向著礦業金融機構方向發展,逐步推出眾多的金融衍生品,未來隨著礦業投資價值被逐漸認可,許多投資者也不會再去購買機器、挑選礦場等這些繁瑣的手段,可以直接從礦池手里購買各類衍生品,以更簡便的方式獲取礦業投資收益,例如算力的通證化等。

          7)傳統應用掀Dapp化浪潮,一個嶄新的流量世界將浮出水面

          Dapp可以追溯到2017年底,一款叫《加密貓》的游戲,玩家可以在游戲中擁有琳瑯滿目的可愛貓咪,并且可以讓其繁殖后代來繼承父輩的屬性。每一只貓咪的背后都有一個ERC721標準的非同質化通證(NFT)和其綁定,以此來確保貓咪的唯一性和資產屬性。之后,Dapp浪潮正式開始,我們能看到《Decentraland》通過土地銷售拍出地王,可以看到類似區塊鏈爐石傳說的《Zombie Battleground》和《Gods Unchained》還未上線便已備受矚目,也可以從EOS和TRON生態中各類采用“游戲挖礦”機制的Dapp獲得追捧,產生了“Dapp礦工”這一新興的特殊群體。不過,2018年,Dapp仍舊是獨立的世界,與傳統外界相對隔離。2019年,我們認為,會有一波傳統應用的Dapp化浪潮,新的流量世界會開始形成:

          ?<1>開發成本正不斷降低。各類為傳統游戲開發者將游戲部署至區塊鏈的模塊化組件正不斷成熟,有基于以太坊網絡的Loom SDK和Enjin SDK,也有傳統游戲引擎服務商Cocos、Laya和Egretia推出的模塊化組件,可實現“一鍵轉化”傳統游戲為區塊鏈游戲,這都會在2019年逐步成熟;

          ?<2>區塊鏈部署、運維成本降低。對于EOS.IO來說,開發者需要各類資源才能部署和持續運營一款Dapp,成本不可以說不高,2019年,隨著多條EOS.IO側鏈的逐步出現,這部分的成本將會大幅降低,也將大大減少傳統應用轉到區塊鏈上的門檻。

          ?<3>EOS Knights為首的新穎掛機類RPG游戲對開發者的啟發。隨著Dapp的發展,已經有越來越多的真正游戲出現在區塊鏈上,EOS Knights作為EOS主網上的首款掛機類RPG游戲,弱化了RPG游戲中的操作感,將游戲重心放在英雄數值培養和道具的合成交易上,將游戲借助區塊鏈予以數值化,獲得了5000+的DAU和3000-5000EOS的日流水,這一類低成本游戲的成功,將大幅啟發和激發傳統游戲開發者入場。

          ?<4>門檻更低的錢包、托管解決方案將助力傳統用戶入場。目前,Dapp很大部分的門檻來自于用戶的私鑰管理,“法定貨幣—數字資產”轉化,而托管解決方案,以及門檻更低的錢包,例如可通過用戶的手機號等信息直接登錄的錢包的出現,將大大降低這一塊的用戶門檻。

          對于傳統應用Dapp化來說,其實現的是:賬號系統區塊鏈化;應用核心邏輯的數據化、上鏈化;應用經濟模型通證化;應用內資產通證化四大功能,也是四個重要階段:

          ?第一階段:賬號系統和支付體系區塊鏈化

          在這一階段,項目本身的邏輯并不上鏈,還是在中心化服務器上運轉,但是會和區塊鏈用戶進行,并支持區塊鏈用戶用加密貨幣進行支付。

          ?第二階段:應用核心邏輯數據化、上鏈化

          即應用中最為關鍵的邏輯,如概率事件、強執行事件等都會通過智能合約來執行,確保了項目的公平公正和不可篡改,但是非核心邏輯還是繼續在中心化服務器上運作,一是為了降低運營成本,二是當前的區塊鏈存儲技術還不完善。

          ?第三階段,應用經濟模型通證化改造

          在這一階段,應用的商業邏輯會進行徹底的改變。從傳統的封閉的經濟模型(即項目內資源無法和項目外資源自由兌換)轉為了流動性更好的通證經濟。一旦完成了項目經濟模型的通證化改造,項目會擁有數倍于之前的爆發力,因為用戶在項目內的所有資源都可以快速、高效地變現,大大增強了用戶的使用動力。

          ?第四階段,應用內資產通證化

          這一階段是上一階段的升級,也是通證化中的一部分,最為核心的資產需要用一套量身定制的通證來錨定其價值,這可以使得項目中的資產實現真正的“獨一無二”以及獲得項目以外的價值(比如收藏價值)。

          而對于用戶來說,Dapp帶來的是資產養成和流通的特性,其可將其投入的時間或金錢所獲取的游戲內資源,通過交易進行變現和與其他游戲進行互通,而這一切的實現和發展,與去中心化交易的進步是不可分割的,Dapp去中心化交易的共振,將真正讓Dapp成為新的流量世界。

          8)資產通證化案例涌現,通證錨定權利逐漸豐富,但規模化仍存障礙

          以USDT為首的穩定幣,本身就是資產通證化的一種典型案例。2018年,市場更多看到的是美元、黃金等基礎資產的通證化。而2019年,我們將有望看到通證的底層資產越來越多樣化,通證所被賦予的權利,除了所有權外,還可能有獨立的收益權、債權甚至相關衍生的權利,而證券類通證概念的普及,以及相關監管框架、生態的成熟,將成為促進多元化權益通證化和資產上鏈的催化劑。不過,盡管如此,我們仍然認為,目前資產通證化的規模化發展還存在不小難度:

          ?<1>證券類通證交易平臺的成熟尚需時日,資產端供給還未跟上。由于資產的證券屬性,因而此類通證需在證券交易平臺進行交易,然而多數以證券形式融資的通證均伴有鎖定期,例如通過美國Reg D、Reg CF、Reg S融資的通證都有12個月的禁售期(RegS最短情況下6個月),實際目前還無法廣泛流通。截至2018年10月,美國SEC總共只批復了39個融資項目,其中還包括Telegram等以SAFT形式融資的功能型通證。以這種速度估算,證券類通證要大規模爆發,還需時日。不過好在我們已經能夠看到除了利用證券類通證合規融資屬性的項目外,真正的資產通證化項目出現,例如10月,紐約曼哈頓一處價值3千萬美金的公寓在以太坊上被予以通證化,讓我們看到了進一步發展的潛力。

          ?<2>多數國家對于數字資產融資的政策也還沒有明確,或者還在沙盒測試階段。而各類資產通證化的前提,是監管機構對此類資產合法性的肯定,并有明確的監管方式。目前除了美國外,大部分國家在這一板塊均還處于探索階段,而即便是美國,操作一整個證券通證發行,也需要消耗大量的時間和精力,使得其難以像原本數字資產眾籌那樣快速爆發。

          9)穩定幣從交易轉向應用和支付,基于穩定幣的“PayPal”將會出現

          2018年系穩定幣的大年,出現了多個致力于改良USDT的合規法幣抵押穩定幣,亦有了一批致力于通過其他模式實現價值穩定的穩定幣項目。然而目前,大部分的穩定幣還是以充當交易媒介的形式存在,通過與交易所、OTC批發商、機構交易者合作的形式拓展規模,從區塊鏈地址上看,大部分的穩定幣被存儲在交易所的冷熱錢包地址,便是很好的例證。

          2019年,我們認為,這一現象有望被逐步改變,穩定幣將從交易轉向應用和支付,而區塊鏈時代的“PayPal”,基于穩定幣的支付解決方案提供商也將會逐步浮現,而這是基于如下的理由:

          ?<1>Dapp的逐步發展,需要穩定的支付解決方案。目前,用戶在Dapp中使用的均是底層公鏈的通證,例如以太坊和EOS,其本身價格的相對波動性,對于Dapp沉淀資產和用戶,是一個很大的挑戰,數字資產市場價格的波動,或多或少會影響用戶在Dapp之中的行為和資金流入流出,這部分是Dapp開發者難以把控的,而采用穩定幣,則可以很好解決用戶的行為波動,讓資金流入流出,只和Dapp本身有關。另外,Dapp的發展還面臨傳統用戶“場外—場內”入金問題,而各類合規法幣抵押穩定幣,由于具備入金功能,且有監管背書,則可以很好地解決Dapp的用戶拓展問題。我們堅信,這部分需求,會被基于穩定幣的支付解決方案提供商所發現,為不同的鏈提供穩定幣產品(無論是通過直接多鏈發行,還是借助跨鏈網關形式進行互通),并為相應鏈上的Dapp提供支付解決方案,打造新時代的“PayPal”,將成為2019年重要的一環。

          ?<2>數字資產支付服務商本身模式變革的要求。目前大部分的數字資產支付服務商的業務模式,是通過一系列風險對沖手段和工具的形式,實現穩定。例如用戶匯款法定貨幣,服務商收取法定貨幣后會兌換成數字資產,并與市場上的經紀商等主體簽訂差價合約(類似Swap),之后向收款人地址匯款,并協助收款人將數字資產轉換成法定貨幣。通過差價合約形式,價格上升時,服務商支付差價,價格下跌時,服務商收取差價,以此保證價值穩定。這種方式相對復雜,要求較高,且依賴市場上有愿意做差價合約對手方的資金,而若直接通過穩定幣,則省去了上述的步驟,業務模式更為簡單、穩定和有效。

          10)主流國家監管持續優化,示范效應引多國效仿,牌照、沙盒將普及

          2018年系數字資產市場合規化元年,全球市場正式進入合規階段。雖然目前包括美國、新加坡、日本、香港等在內的主流國家和地區對數字資產的性質、發行與銷售、流通與交易等重點行為進行了規定和約束,然而客觀地講,很多監管條例仍處在摸索和初級階段,其正確性尚未經過時間和市場的驗證。我們認為,如果說2018年是數字資產市場真正意義上的合規元年,那么2019年便是監管規則逐步在執行中進行驗證、優化和落定的一年,并真正開始引發資源、資金向監管體系更為成熟、完善和友好的國家流動,這一示范效應將促使多國積極效仿,甚至開啟監管層面的競爭:

          ?<1>“牌照+沙盒”將成為監管規則持續優化的重要特征。目前數字資產市場還處在早期階段,變化較快,因而對數字資產的監管本身理應是個動態的過程,且需要整個行業與監管機構的共同努力,單純的集中式監管往往滯后,并難以滿足行業發展需求。采用“牌照+沙盒”結合的監管模式,對大部分基礎、業務模式已相對固定的數字資產業務發放牌照,再對新興、創新型的數字資產業務采用沙盒監管,既能保證合規,又不至于束縛創新,真正實現監管體系在執行中驗證、優化和落定。

          ?<2>監管體系完善所帶來的資源、資金向監管體系更為成熟、完善和友好的國家流動,這一示范效應是促使多國積極效仿甚至在監管層面進行競爭的核心原因。我們預計,2019年,不同國家、地區針對區塊鏈、數字資產的監管體系對地區性市場和行業的影響會越來越大。基于我們的觀察,2018年的監管更多是對“合規與否”進行定性,并對不合規的行為和相關業務進行處罰,2019年的監管,我們預計,則會真正偏向于讓優質的企業脫穎而出,對合規與不合規的企業、行為進行差別對待,是引流的,這將導致資源、資金的流動,大部分的企業、項目和創業者會傾向于集中至監管體系更為成熟、完善和友好的國家。而部分走在后面的國家,為了吸引優質的區塊鏈企業,發展區塊鏈產業,亦會加入到這一場合規化進程中,甚至會在監管體系上形成國家層面的競爭,以此鼓勵優秀的人才、資源入駐,而部分小國例如馬耳他等對區塊鏈展示出的極大友好,已經顯現出這一端倪。

          聲明:本文為入駐“火星號”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財經官方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作者和本文鏈接
          提示:投資有風險,入市須謹慎。本資訊不作為投資理財建議。

          推廣
          相關新聞

          漲幅榜

          你可能感興趣的內容
          下一篇

          假期倒計時,這份完整區塊鏈開發資源列表,趕緊收藏!

          河北十一选五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