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ng5vq"><tr id="ng5vq"></tr></div>

  • <div id="ng5vq"></div>

      <em id="ng5vq"></em>
      <div id="ng5vq"></div>

          專注區塊鏈信息及金融服務

          今日推薦 | 閃電網絡時代來臨:比特幣正從數字黃金變為支付貨幣

          今日推薦 ·

          02月13日

          熱度: 33340

          從2019年開始我們要學會適應,比特幣的基本單位不再是BTC,而是sat。


          本文來源:火星財經  作者:李畫

          比特幣分析師JP Thor在2月發布的網絡測試結果顯示,閃電網絡支付速度已與Apple Pay等傳統的中心式數字支付平臺相差無幾。

          閃電網絡正在以驚人的速度增長。 

          12月7日,Bitcoinist報道,閃電網絡節點數量突破4000個,通道數量突破1.65萬個,網絡容量從11月初的122個BTC增長至460個BTC,一個月增長近4倍。

          1月7日,CCN報道,閃電網絡節點數量超過5150個,通道數量超過1.85萬個,網絡容量超過557個BTC。由于閃電網絡,比特幣的交易費用下降至3年來的最低點。 

          2月10日,1ML最新統計數據顯示,閃電網絡節點數量為6088個,較上月增加14.61%;通道數量2.466萬個,較上月增加27.3%;網絡容量達到657個BTC,較上月增加15%。

          比特幣分析師JP Thor在2月發布的網絡測試結果顯示,閃電網絡支付速度已與ApplePay等傳統的中心式數字支付平臺相差無幾。 

          而就在今日(2月12日),Twitter首席執行官Jack Dorsey證實閃電網絡將被應用到Twitter旗下同樣由他擔任CEO的移動支付公司Square中。在討論閃電網絡的播客中,Dorsey稱:“在所有加密貨幣中,比特幣最有可能成為貨幣,比特幣是互聯網「本土」貨幣的首選。”

          閃電網絡支付以燎原之勢襲來,閃電網絡文化也是如此。一項名為「閃電火炬」的社會實驗正在進行,這是一筆用閃電網絡進行接力支付的運動,每個新的火炬持有者需要向原始款項中添加一筆satoshi(1satoshi = 0.00000001 BTC),并選中下一位接力者把火炬交出去。「閃電火炬」目前已傳遞150 余次,跨越了 38 個國家,甚至還上過太空。 

          「閃電火炬」發起人Hodlonaut 在接受 Bitcoin Magazine 采訪時說,這一活動的起源是因為他在第一次運行閃電網絡時感到萬分激動,所以想與社區其他人一起分享這種心情,“在閃電網絡上交易讓我感到的激動之情就和我當年第一次發現比特幣一樣。”Hodlonaut說。 

          ▲閃電火炬全球接力圖 

          不止Hodlonaut,堅定的比特幣持有者們都難掩興奮。閃電網絡激活了比特幣的支付功能,比特幣將從「數字黃金」的1.0時代正式邁入「支付貨幣」的2.0時代。

          什么是閃電網絡

          閃電網絡屬于Layer 2擴容方案中的狀態通道這一類。Nervos Network的Ryan曾應鏈捕手之約寫下《Layer 2:公鏈本就不該追求性能》一文,文中對狀態通道的描述是已有資料中最為清晰和準確的,故直接引用如下(已獲鏈捕手授權): 

          Layer 2 方案是將大量工作放到鏈下(OffChain),僅將最重要的內容提交 Layer 1鏈上(OnChain)進行驗證,并且 Layer 1 能夠保證Layer 2 的安全。 

          狀態通道是Layer 2 方案中的一種。本質上狀態通道是一個智能合約機制:區塊鏈上的智能合約就像一個機器人,雙方在通道中運行應用,最后將結果提交到機器人手里它會按照規則進行結算。 

          在狀態通道中運行應用,會有如下的步驟: 

          1)參與狀態通道的各方在區塊鏈上部署智能合約,這個合約包含一個多重簽名合約(僅在有各個參與方簽名的情況下才能解鎖),并存入一定的資金,一部分作為初始狀態,一部分作為資產抵押防止作惡,通道開啟。之后所有的行為都會在鏈下執行直到通道關閉。 

          2)應用會在各方客戶端本地運行,每運行一步,雙方在本地構建交易并簽名,通過點對點網絡或者簡單的八卦協議的方式將交易發送給其他參與方并得到各方簽名形成新的狀態。新的狀態更新包含:各方的最新狀態(一般是狀態的Hash),各方的簽名以及該狀態的版本序號。同時各方保存運行過程中的每一次狀態和簽名。 

          3)應用結束,一方提交最終狀態到區塊鏈上的智能合約,并有一段時間的爭議期。各方認為沒有問題,爭議期之后狀態確認,狀態通道關閉并根據最終狀態在區塊鏈上進行資產的結算。 

          原本在區塊鏈中需要確認的「每一步」,變為只需要確認「結果」。 

          需要注意的是,狀態通道中并沒有一個第三方運行節點,接受交易、打包出塊來提供服務。應用在本地執行,狀態更新通過點對點網絡傳播,不需要共識機制,非常高效。 

          于是狀態通道會有非常多的優勢。

          1.首先就是即時確定性,只要各方簽名通過狀態更新,狀態就被「確認」,而不需要如區塊鏈上等待區塊確認; 

          2.其次,狀態更新在鏈下,點對點通信能夠保證隱私,僅最終狀態會提交到區塊鏈上; 

          3.最后是低手續費,狀態通道是事務性的,只在通道打開和關閉的時候需要區塊鏈上結算清算的手續費,而其他時間,不管雙方在通道內如何更新都是免費的。(引用結束) 

          閃電網絡是狀態通道中的支付通道,它的狀態就是數字,參與者可以使用網絡實現一對一直接交易。即便交易雙方沒有直接的通道,也可以通過多個節點建立起通道。 

          閃電網絡具有高擴展性,每秒可以容納數百萬至數十億筆的交易;它還具備即時交易性,交易時間以毫秒計;同時交易費用極低,足以支持小額支付應用場景。除此之外,閃電網絡還支持跨鏈原子級交易,一旦實現,又將成為加密貨幣領域革命性的一步。 

          閃電網絡的實現,意味著比特幣可能真正的成為被廣泛使用的支付貨幣(鑒于它相較于數字支付的巨大優勢),而不再是只可遠觀的「躺」在交易所或錢包中的一個數字。和比特幣相關的交易,也不再以BTC為計量單位,而是satoshi。

          ▲匿名藝術家使用閃電網絡賣出一幅黑天鵝微型畫,成交價僅為千分之一聰,創下史上最便宜藝術品交易的記錄。該藝術家稱自己“對小額支付無處不在的未來感到興奮”。

          閃電網絡發展史

          「支付通道」的概念可以追溯至中本聰發布的第一版比特幣系統,其中包含著一段可以讓用戶在交易被確認之前更新交易的代碼。 

          中本聰對支付通道的解釋是“未記錄的開放交易可以被保持并替換,直到nLockTime達到為止。它可能包含多方支付,每個輸入所有者都需對輸入進行簽名。” 

          但從「支付通道」概念的提出到閃電網絡的工程實現,卻經歷了漫長時間,開發者們不斷地發展和完善這一理念,「雙向支付通道」、「鏈下支付網絡」等等概念相繼被提出,最終時間來到2015年,閃電網絡白皮書發布,它以之前的這些研究為基礎,以去信任的方式實現了支付通道網絡。 

          本文以該白皮書的發布為起點,梳理閃電網絡在此之后的發展歷程。 

          2015年2月,Thaddeus Dryja 和Joseph Poon提交了一篇名為《比特幣閃電網絡:可擴展的 off-chain 即時支付》的白皮書,該白皮書又被稱作閃電網絡白皮書,它奠定了閃電網絡的理論基礎。

           

          2015年5月,Linux內核開發者RustyRussell用C語言完成了一個閃電網絡的實現,稱為C-Lightning。這是閃電網絡的第一次實現。 

          2015年年底,一份關于比特幣系統擴展性問題的解決方案在開發者社區獲得了多數共識,并成為Bitcoin Core的發展路線圖,其中包括了部署閃電網絡。閃電網絡由此被正式納入比特幣系統。 

          2016年,多個團隊開始了對閃電網絡的開發。這其中包括閃電網絡白皮書的作者Dryja和Poon,他們創立了Lightning Labs,以Go語言實現閃電網絡。 

          2016年年底,第一次「閃電峰會」召開,閃電網絡的開發者們討論了如何讓所有不同的閃電網絡實現具有互操作性,為此,一個名為BOLT的閃電網絡協議規范誕生了,它也是如今閃電網絡真正的發展基礎。 

          ▲Blockstream的Christian Decker在閃電網絡測試網中從Russell那兒「買了」一張貓的照片 

          2017年12月,閃電網絡測試版首次上線主網,開發者Alex Bosworth通過與Bitrefill建立閃電通道支付了自己的電話賬單,這是閃電網絡上的第一筆交易。 

          2018年3月,Lightning Labs宣布閃電網絡正式上線比特幣主網。隨后,包括錢包在內的各種閃電網絡基礎設施以超乎想象的速度發展起來。

          ▲因比特幣買披薩事件而聞名的Lazlo Hanyecz通過閃電網絡購買兩張披薩 

          2018年年底,人們迎來了閃電網絡節點數量和交易量的“爆發”,2019年年初,比特幣交易量創下新高,而諸多擁有較大市場份額的電子支付系統及電商平臺陸續支持閃電網絡支付。 

          目前,閃電網絡的大部分開發工作由三個團隊來共同完成,它們是Blockstream(C版),LightningLabs(Go版)、ACINQ(Scala版)。它們對閃電網絡的不同實現支持完全的互操作,也就是說不同系統可以無縫銜接。 

          2019年,閃電網絡的開發工作將主要聚焦在四個方面:

          (1)提高安全性;

          (2)最大化流動性;

          (3)改善隱私;

          (4)優化用戶體驗。

          閃電網絡帶來的改變

          在Shomei Capital 創始人 Arjun Balaji對2019年區塊鏈行業發展做出的預測中,閃電網絡占據了重要位置。 

          Arjun認為閃電網絡的節點數量將從目前的 2100 個左右(他做出預測時的數據)增至超過10000 個,交易量將從200 萬美元左右提升至 2500 萬美元以上,至少有一家主要交易所會部署閃電網絡。 

          這主要反映的是閃電網絡對比特幣交易的支持。除此之外閃電網絡還將在一個重要領域發揮作用,即基于閃電網絡的應用程序,LApp。

          Arjun在預測中也提出了這一方向,他認為2018 年有大量圍繞閃電網絡所開展的產品實驗,到了2019 年,基于比特幣來構建產品的開發體驗將會有明顯提升,他對新產品的前景非常期待。 

          大量的LApp已被開發和部署,這其中包括金融和廣告領域的應用,也包括游戲和媒體等等領域。不過,更多的LApp還在「路上」。

          ▲LApp版像素游戲已經上線 

          LApp的優勢包括圍繞比特幣的強大共識,也包括已有大量的平臺支持比特幣支付,它們可以順暢接通LApp,而以前因為比特幣交易費用和交易時間問題未加入的各種平臺或公司也將更樂于與LApp「掛鉤」。此外,LApp在小額支付應用場景上具備難以比擬的優勢,大量支付型LApp會涌現出來。

          ▲LApp充話費 

          在應用的開發和使用上,相較于DApp昂貴的開發和使用費用,基于閃電網絡的LApp幾乎是免費的,這可能讓大量的開發者和用戶轉向這種「用得起」的區塊鏈體驗。另外LApp的用戶使用感受相較DApp,將更為順暢和無摩擦。 

          不過另一方面,閃電網絡的發展也許會給其他加密貨幣帶來一絲陰影,尤其是那些強調走「支付」功能路線的貨幣。當比特幣進入這一賽道后,又是在貨幣這一特殊領域,其他參賽者將面臨很大的考驗。 

          ▲經過改裝的咖啡機,可以接受閃電網絡支付

          聲明:本文為入駐“火星號”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財經官方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作者和本文鏈接
          提示:投資有風險,入市須謹慎。本資訊不作為投資理財建議。

          推廣
          相關新聞
          河北十一选五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