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ng5vq"><tr id="ng5vq"></tr></div>

  • <div id="ng5vq"></div>

      <em id="ng5vq"></em>
      <div id="ng5vq"></div>

          專注區塊鏈信息及金融服務

          寒門礦霸之困

          31QU ·

          01月30日

          熱度: 20639

          標題純屬虛構,不接受杠精。

          文/張宇

          來源/31QU

          2019年1月25日,北京。

          39天沒有更新推特的吳忌寒,出現在比特大陸“比特同芯,再創輝煌”年會上。

          娃娃臉的吳忌寒蓄起了胡須,看起來滄桑了許多。

          燈光璀璨,舉杯慶賀,派發紅包,年會現場一片歡聲笑語。盡管幾十天來波折不斷,但比特大陸從上到下似乎并未受到影響。

          有趣的是,在過去的一整年負面纏身的OK集團,也在幾天后舉辦了年會。被投資人圍堵、撒了一年敵敵畏的徐明星高喊“燒不死的鳥是鳳凰”,大有一吐胸中郁結之意。

          2019年,OK集團或許能否極泰來,而比特大陸的風波,似乎才剛剛開始。

          1 后分叉時代的比特大陸

          提到比特大陸會最先想到什么?相信很多人都會說是BCH分叉大戰。

          的確,2018年年尾,由比特大陸和吳忌寒發起的BCH分叉大戰一時間引爆了整個幣圈的熱度。

          然而,比特大陸在分叉中爆發的算力碾壓氣勢卻并沒有持續到2019。

          算力大戰之后的比特大陸,負面消息接連不斷。

          首先是比特大陸香港上市希望基本破滅。

          12月19日,據證券時報報道,香港股票市場監管機構不愿允許比特大陸在香港進行IPO,尤其是2018年加密貨幣的大幅波動讓港交所對此類礦機商上市更為謹慎。

          事實上,三大礦機廠商,嘉楠耘智與億邦國際招股書已經過期,嘉楠耘智傳出要在紐交所上市的消息。2019年1月23日,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回應稱,礦機商不符合港交所“上市適應性”的核心原則。

          除了上市之路不順,在去年的裁員大潮中,比特大陸的大規模裁員也被屢次報道。

          “有人知道比特大陸的情況嗎?聽說要裁人啦?”1月初,有用戶在脈脈上發起了一條匿名提問,一位加V認證的比特大陸員工回復消息確切,裁員會在“50%以上”。

          隨后,前丹華資本董事總經理Dovey Wan轉發了這條消息,并稱,“比特大陸將在下周開始裁員,比特大陸現有員工3200人,年前將裁員1700人,裁員比例可能能高達85%,裁員部門涉及AI、礦池,礦場以及在美國的BCH哥白尼客戶端團隊。”

          消息很快傳開并引發眾多媒體報道和市場的熱議。盡管比特大陸官方予以否定,但事實來看,比特大陸裁員的動作,并非此刻開始。

          2018年12月初,比特大陸關閉了兩年前在以色列開設的Bitmaintech Israel研發中心,并裁撤了全部23名員工。近日消息稱,比特大陸還會關閉位于阿姆斯特丹的海外辦事處,這里此前主要負責比特大陸主業務 BTC.com的開發和運營。

          山雨欲來風滿樓,早在裁員風波之前,比特大陸就一直有“換將”的傳聞出現。2018年4月,比特大陸內部曾有消息稱,“詹克團和吳忌寒正在分家”,比特大陸雙 CEO 的局面可能要結束。

          曾有比特大陸前員工表示,“并不看好,雙 CEO公司的結局無一不是一地雞毛。”也有業內人士表示,這兩位CEO一直不合。

          據新浪財經消息,在比特大陸創辦之前,吳忌寒將比特幣的維基百科資料遞給詹克團看,詹克團花了兩個小時看完,隨即決定答應吳忌寒的要求,加入比特大陸,而吳忌寒給詹克團的唯一要求,就是要在最短時間內開發出可以高效運行比特幣加密算法的ASIC芯片。

          除以之外,吳忌寒還提出了一個頗為奇怪的條件,就是不給詹克團發工資,但如果詹克團研發出芯片,整個技術團隊才可以拿到60%的股份。

          此次7NM礦機售賣不利,導致吳忌寒對詹克團怨氣很大,反過來,詹克團也對吳忌寒過度卷入BCH分叉大戰而不滿。

          因此,雙方分手傳聞一直甚囂塵上。

          雖然比特大陸并未發布官方聲明,但消息人士表示,該公司已于2018年12月進入領導過渡期。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8年11 月 7 日,比特大陸曾進行過一次工商變更。工商資料顯示,彼時包括吳忌寒在內的 4名人士退出董事會,吳忌寒身份由“董事”變更為公司“監事”,而詹克團從“董事長”變更為“執行董事”。

          業內人士分析認為,很可能從那會兒就已經啟動交接的工作了。

          今年1月10日,比特大陸被傳將由王海超繼任首席執行官,詹克團和吳忌寒將不再干涉公司的日常業務活動。其中,吳忌寒為螞蟻礦池CEO。

          1月21日,眼鏡蛇Cobra發布推特稱,吳忌寒推特已經很久沒有更新了。并稱自己是吳忌寒在推特上“突然消失”之前最后回復的一個人。

          吳忌寒在2018年12月17日轉發Aleksandar Kuzmanovic的一條推特后,其推特狀態一直顯示未更新。

          與CSW戰事未達預期目標,在公司內部又遭到質疑,飽受內憂與外患的吳忌寒現在估計沒有心情再更新自己的推特。

          分叉的泥潭、上市波折、裁員風波、管理層動蕩以及業務收縮,比特大陸動蕩不安中迎來了2019年。

          古語有云:月盈則虧,水滿則溢。

          比特大陸崛起得太快,衰退得也很快,而其衰退的原因則早在崛起過程中便早已注定了。

          2 捉襟見肘

          對于一個公司而言,現金流是王道。

          2018年,整個幣圈一片蕭條,無數區塊鏈項目團隊死去,剩下還活著的,也在茍延殘喘。

          強如比特大陸也不例外。

          據招股書顯示,比特大陸營收來源十分簡單:礦機銷售、礦池運營、礦場服務、自營挖礦等。不得不說,全部是圍繞“幣”進行。其中,在2015到2017年,礦機銷售額占總營收分別達到了78.6%、77.3%和89.9%,2018年上半年,礦機銷售占比為94.3%。

          然而,2018年8月,加密貨幣評論員WhalePanda轉發Blockstream CSO Samson Mow發表推特:“比特大陸Q2財報不樂觀。比特大陸有12.4億美元的庫存,而S9的價格則下降了85%,第二季度虧損在6-7億美元。”隨后Samson Mow還補充稱,在IPO之前,投資者應敦促比特大陸立刻披露Q2數據。

          截至目前,比特大陸2018年下半年的財報依然沒有對外公布,似乎可以肯定,比特大陸的財務收入很不樂觀。

          礦機售賣不利,比特大陸便想通過上市來緩解現金流的壓力。

          事實上,2018年9月,比特大陸發布招股書,謀求上市之路,其目的之一就是為了廣泛吸納社會力量,緩解資金壓力。

          我們已經第一部分提到,比特大陸上市,困難重重。

          值得注意的是,一位接近港交所的人士表示,此次港交所不愿比特大陸上市的原因之一就是,未來POW加密貨幣礦機將會逐漸飽和,屆時將以何種方式來持續盈利,目前尚不明朗。

          2017年9月4日,國家禁止了ICO,去年年初,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又向各地下發文件,要求積極引導轄內企業有序退出比特幣挖礦業務,并定期報送工作進展。

          和嘉楠耘智、億邦國際一樣,但凡被打上“幣”屬性,其IPO之路就將變得艱難曲折。

          君不見,加密貨幣交易所諸如火幣、OK等在遍尋各種上市方法無果之后只得“借殼上市”。

          作為世界第一大加密貨幣礦機公司的比特大陸更是無法擺脫“幣”屬性標簽。其IPO之路也會比上述幾家更為艱難。

          一時無法“開源”,那么比特大陸就只能選擇“節流”。

          倚仗BCH發家致富的比特大陸,本意或許是想通過分叉來進一步擴充自身財富,但萬萬沒想到最后變成了燒錢的無底洞。

          2018年11月BCH分叉,這是一場算力大戰,更是一場燒錢大戰。

          據幣印礦池朱砝稱,同樣是1T算力,挖比特幣有1.48元,挖BCH SV收益僅為0.73元。這意味著對于挖BTC,挖BCH SV是一種巨大的浪費,以4000P算力計算,相當于ABC集團每天燒錢300多萬。

          本以捉襟見肘的比特大陸財務狀況,不得不分出很大一部分資金去應對這場戰爭。更為糟糕的是,此次分叉大戰,比特大陸并沒有干凈利落的勝出。

          盡管在決戰伊始,比特大陸全面占優,但戰斗并沒有向吳忌寒預期的那樣快速結束,直到現在,比特大陸仍然陷在與BSV斗爭的泥潭中。

          據coinmarketcap平臺數據,截至目前,BSV已然全球前十加密貨幣,其單價和總市值均在不斷的接近BCH中。

          分叉之前,吳忌寒還在信心滿滿的表態將通過更加靈活的一些腳本去支持多種通證在BCH的區塊鏈上進行發行,并將在需要時對BCH毫不猶豫的擴容。短短一個月后,比特大陸就不得不在IPO的關鍵時期,面對社區分裂帶來的困擾。

          比特大陸單一的結構導致其在熊市來臨之后整體收到了較大的沖擊,再加上IPO的數次失利,最后BCH分叉大戰計劃外的支出嚴重消耗了比特大陸的實力。最終詹克團離任,吳忌寒調職。

          3 吳忌寒親自督戰礦池

          2019年初,比特大陸官網發布了一篇名為《比特大陸:回顧2018,展望2019》的博客,這是它在今年的首度公開發聲。這篇文章重點回顧了比特大陸在2018年取得的成就:發布7nm礦機,發布AI芯片,投資Circle,進軍美國市場,贊助休斯頓火箭的比賽等。

          比特大陸也表示,新一年將會重點發展核心業務:礦機。

          比特大陸在過冬,而過冬的方式,除了裁員節流,還將重點轉移到了自己最擅長的業務。

          縱觀比特大陸發展史,礦機一直是該公司發展壯大的不二法門。

          此次吳忌寒調任螞蟻礦池CEO,或許也是為了更進一步的保持比特大陸的優勢。

          畢竟,2018年,比特大陸“嘔心瀝血”之作7NM礦機由于其性價比甚至不如早先發售的S9礦機,沒在市場里掀起太大波瀾。

          “現階段所謂的7nm的礦機只是未來營銷的噱頭,不具有大規模量產的實際價值。”某知情人士告訴31QU,“無論是從生產工藝的成熟度還是量產的程度,目前也都是小批量的市場。”

          除此之外,比特大陸最大的競爭對手,礦機市場份額排名第二的杭州嘉楠耘智已經早于比特大陸正式發布了 7nm 礦機阿瓦隆 A9 系列,所以7nm的風頭已經讓阿瓦隆占盡。

          無獨有偶,2019年1月9日,一個名為“比特小鹿”的礦機共享平臺悄然上線。在比特小鹿平臺上,所有可租賃的礦機均是螞蟻系列的礦機。其背后依托的礦池則是比特大陸的BTC.COM和ANTPool。如果該消息屬實,那么意味著比特大陸走上了“以租代售”之路。

          一直在礦機界傲視群雄的比特大陸似乎也感受到了危機,如果不在礦機領域進一步有所擴展,或許比特大陸最終會被競爭對手趕超。

          此次7NM礦機遇冷和比特小鹿礦機租賃平臺或許就是一個征兆。比特大陸要想獲得新生,光靠一個礦機還不夠。

          4 AI或許是比特大陸未來之路

          除了礦機,AI也是比特大陸布局的一個重點。

          早在2015年,比特大陸就開始了對AI芯片的研發。

          有趣的是,此前關于比特大陸要放棄AI的猜測甚囂塵上。

          2018年年初,比特大陸產品戰略總監湯煒偉曾透露,其AI芯片團隊規模已超300人。并于同期發布算豐芯片。

          然而好景不長,此后,比特大陸就迎來了裁員風波。

          在比特大陸這輪大裁員中,裁撤員工也涉及到AI部門,并且在裁撤過程中,身為AI方向負責人的詹克團也并未表態。

          一時間,人人都以為比特大陸將要放棄AI。

          但年末,比特大陸用行動給出了答案。

          2018年10月,比特大陸入駐福州軟件園閩侯分園,投資13億元打造集團區域總部項目和算豐科技產業園項目。

          從名字上來看,簽約打造的算豐科技產業園項目或許是推進比特大陸AI戰略的重要一環。

          此次比特大陸選擇曾于2010年到2017年在半導體設計公司中天聯科工作過的王海超擔任新CEO也能體現出比特大陸轉向的決心。

          當月,比特大陸在北京召開AI新品發布會,正式發布了旗下第二代云端AI芯片算豐BM1682以及終端AI協處理器BM1880。一同發布的還有算豐智能服務器SA3、嵌入式AI迷你機SE3、3D人臉識別智能終端以及基于BM1880的開發板、AI模塊、算力棒等產品。

          根據吳忌寒最初的估計,未來5年內,比特大陸40%的收入將來自AI芯片。

          不管怎樣,比特大陸正從芯片、硬件到計算平臺,從云端、邊緣側到終端做著全方位AI芯片布局。

          在招股書中,比特大陸同樣對AI芯片技術大書特書,并將自己定義為中國第二大兼全球前十大無晶圓廠芯片設計公司。

          這是一個雄心勃勃的AI計劃。

          今年1月10日,比特大陸與中國聯合網絡通信有限公司網絡技術研究院、中國聯合網絡通信有限公司福建省分公司在福州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共同拓展人工智能市場。

          同月,比特大陸與福州市人民政府、福建省算域大數據科技有限公司簽署福州“城市大腦”合作備忘錄。比特大陸能夠從眾多競爭對手中脫穎而出,受到福州政府的歡迎正是憑借其AI方面的優勢。

          屆時,比特大陸將幫助福州市政府構建智能化信息服務設施,搭建具有城市數據綜合運營能力和人工智能計算能力的基礎設施平臺、人工智能產業共創平臺、城市運行管理平臺。

          但比特大陸在AI方面的努力能否得到回報?

          目前的AI芯片市場仍然處于快速增長、供不應求的階段,各個公司都在吃紅利。但再過一段時間之后,隨著市場份額的不斷分蝕,競爭也將隨之加劇。

          盡管在AI方面有所建樹,但在未來AI市場的大浪淘沙中,起步較晚,且傷痕累累的比特大陸,能否突出重圍,重新煥發生機與活力呢?

          結語

          公元前133年至119年,漢武帝抱著“寇可往,我已可往”的決心,和匈奴展開了艱苦卓絕的的戰爭。

          其中最著名的戰役有三次:河南之戰、河西之戰和漠北之戰。

          三戰三捷,大漢王朝迎來了鼎盛。然而,由于漢武帝窮兵黷武,漢朝連年征戰。導致開銷巨大,將“文景之治”流傳下來的財富揮霍一空,朝廷財政入不敷出,連正常的機構運轉都不能保證。最終不得已發布《罪己詔》,檢討自己的過失。

          同樣,吳忌寒不是漢武帝,比特大陸也不是漢王朝。

          比特大陸熬過了上波熊市,創造了奇跡;未來比特大陸會怎么走,我們拭目以待。

          聲明:“31QU”所有原創文章,轉載均須獲得“31QU”授權。未獲授權嚴禁轉載。
          聲明:本文為入駐“火星號”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財經官方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作者和本文鏈接
          提示:投資有風險,入市須謹慎。本資訊不作為投資理財建議。
          關鍵字: 吳忌寒 比特大陸

          推廣
          相關新聞

          漲幅榜

          你可能感興趣的內容
          下一篇

          比特大陸借著AI芯片入局智慧城市,首站選擇了福州,原因有這幾點

          河北十一选五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