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ng5vq"><tr id="ng5vq"></tr></div>

  • <div id="ng5vq"></div>

      <em id="ng5vq"></em>
      <div id="ng5vq"></div>

          專注區塊鏈信息及金融服務

          礦機賣不動、上市被卡住,比特大陸說“到了選擇的時刻”

          胡懿新 ·

          01月30日

          熱度: 34250

          比特大陸的上市之路,依然坎坷。

          國內第一大礦機生產商比特大陸,因港交所總裁李小加在達沃斯論壇上的一席話,被外界解讀為赴港上市“夢碎”。

          比特大陸的礦機業務因服務于數字貨幣交易而備受爭議,并已成為其上市的“攔路虎”。目前比特大陸正大力切割挖礦業務:一方面轉型做算力租賃快速獲取現金流,另一方面大力實施礦機去庫存、人事調整等措施,以求度過行業寒冬。

          但是,這一舉動能否對其上市進程帶來幫助不得而知。有礦場主告訴財聯社記者,算力租賃業務依然存在政策風險。

          IPO無望 轉型算力租賃

          2019年1月,距比特大陸向港交所提交IPO申請已經過去4個月。

          在同行嘉楠耘智、億邦國際的赴港IPO申請先后失效后,比特大陸的上市希望變得愈發不樂觀。其備受爭議的服務于數字貨幣交易,且波動劇烈的礦機產銷業務,被普遍認為是港交所不愿批的原因之一。

          1月24日,港交所總裁李小加在達沃斯論壇上,針對IPO問題發表了意有所指的一番話:“監管之前不管,后來監管開始管了,那你還能做這個業務,還能賺這個錢嗎?”

          對于李小加這番話,外界普遍解讀為暗示包括比特大陸在內的礦機商IPO申請不被通過的原因。

          財聯社從區塊鏈資深觀察人士處了解到,2017年9月國內實施針對數字貨幣交易新政后不久,數字貨幣行情便急轉直下,礦機價格隨之暴跌,“過去礦機售價數萬元一臺尚且一機難求,現在僅售幾千塊錢也乏人問津。”

          比特大陸的營收極度依賴礦機銷售所得,因此礦機價格暴跌對其財務狀況影響明顯。不久前曾有消息稱,比特大陸2018年第三季度虧損7.4億元,全年預計虧損12-15億美元。

          這一消息因IPO靜默期的關系未能獲得比特大陸的證實,但從比特大陸近期的動向看,其正積極采取措施利用手中礦機資源變現。

          2018年12月,一個名為“比特小鹿”的礦機共享平臺上線,其主營業務為算力租賃,這是礦機所有者和運營者將收益權租賃給其他用戶的行為。在此過程中,用戶需要支付算力租金、設備維護費等成本,同時獲得挖礦收益。

          財聯社從比特小鹿官網獲悉,其宣稱的收益目前最高可達0.1443美元/T/天(約合人民幣1元)。

          “小鹿”能否挽救“大陸”

          比特小鹿名稱聽起來與比特大陸相關度甚高,然而比特大陸并未明確宣示其與比特小鹿的關系。

          比特大陸和比特小鹿對外均聲稱,比特小鹿系與比特大陸旗下兩家礦池BTC.com、ANTpool有深度合作,未回應“比特小鹿是否比特大陸旗下團隊”等問題。

          但據媒體報道,有多種跡象顯示比特小鹿與比特大陸高度關聯,如注冊比特小鹿賬戶直接轉入比特大陸官網、激活郵件來自比特大陸、比特小鹿僅支持比特大陸礦機挖礦等。

          在業內人士看來,之所以兩者關系曖昧,可能與比特小鹿的業務屬性有關。

          有要求匿名的礦場主對財聯社記者表示,算力租賃產品實質上等同于數字貨幣理財。

          該礦場主稱,“算力租賃并不產生實物交割,因此用戶只要最終賣幣收入超過支付的成本,便可以獲利。在此過程中,用戶無需接觸礦機和操作挖礦,實質上等同于理財。”

          “對于礦機商來說,將收益權轉讓給用戶的同時,也轉嫁了幣價漲跌的風險,同時算力租賃降低了用戶參與門檻,除了能拓展用戶規模外,還能快速獲取穩定的現金流。”礦場主進一步表示。

          事實上,數字貨幣理財并非新鮮事物,2018年以來已有多家從事算力租賃的數字貨幣理財平臺出現。但是,數字貨幣理財之路充滿不確定性,其中政策風險是其致命傷。

          前述礦場主表示,在2018年上半年幣價掉頭向下時,就考慮過將礦場轉型,改做算力租賃業務,但由于政策風險最終選擇放棄,“算力監管沒有標準,存在安全隱患。”

          但對于大型礦池擁有者來說,算力租賃除了獲得資金外,還能獲得額外的算力資源。

          前述觀察人士指出,在比特小鹿推出后,BTC.com、ANTpool兩家礦池的算力值一度上升到全網算力值的32%。“根據比特幣的機制,算力占比高意味著可以挖出更多幣,持倉量大者在做市方面會具有優勢,有機會獲得額外收益。”

          上市仍受考驗

          由于上線時間短,比特小鹿能給比特大陸的財務狀況帶來多大程度的改善目前尚未可知。

          在遠水不解近渴的情況下,比特大陸也通過其他方式節省開支以度過行業寒冬。

          其中較為引入注目的是甩賣庫存礦機。

          日前,比特大陸將2018年11月才發布的兩款新品礦機S15和T15以最高57%的折扣度甩賣,降價幅度很大。

          同時,戰略收縮和人事調整也在進行。

          從2018年12月開始,比特大陸陸續關閉以色列、阿姆斯特丹等地的辦公室,擱置了其在得克薩斯州5億美元的巨型比特幣礦場建設計劃。

          同樣是2018年12月底,比特大陸傳出裁員50%的消息震驚業內,但官方否認傳聞,并稱系“年末正常人員調整”。

          人事變動不僅限于基層,也觸及高管層面。近段時間比特大陸頻頻傳出CEO詹克團和吳忌寒因對未來發展意見不合而雙雙卸任,繼任者為產品工程中間王海超的消息,但官方未予置評。

          耐人尋味的是,比特大陸官方英文博客在進行2018年業務回顧和2019年業務展望時,明確提到“我們的投資組合和業務線已經擴張到一個存在選擇性問題的階段,2019年是進行選擇的時候。”

          這是否是對包括比特小鹿上線在內的重大業務變化的暗示不得而知,但即便這一系列舉動能夠讓比特大陸安然度過轉型難關,其上市之路也將面臨全新的考驗——港交所勢必會對其新業務再度進行審視。

          正如李小加在達沃斯論壇所言,“對于IPO,港交所的核心原則是上市適應性。擬上市公司給投資者介紹出來的業務模式是否適合上市?比如說過去通過A業務賺了幾十億美金,但突然說將來要做B業務,但還沒有任何業績。或者說B的業務模式更好,那我就覺得當初你拿來上市的A業務模式就沒有持續性了。”

          比特大陸的上市之路,依然坎坷。

          推廣
          相關新聞
          河北十一选五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