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ng5vq"><tr id="ng5vq"></tr></div>

  • <div id="ng5vq"></div>

      <em id="ng5vq"></em>
      <div id="ng5vq"></div>

          專注區塊鏈信息及金融服務

          礦機巨頭赴港上市基本“涼涼”,借殼和美股會是出路嗎?

          每日經濟新聞 ·

          01月30日

          熱度: 27561

          第一輪上市提交中,已有兩家礦機“折戟”,唯有比特大陸還在苦苦堅持。

          在比特幣炒得火熱時,礦機生產商的業績也一路上揚。2018年,國內三家礦機生產商先后向港交所遞交招股書。不過,截至目前,在第一輪提交中已有兩家“折戟”,唯有比特大陸還在苦苦堅持。

          伴隨著去年比特幣價格瘋狂下行,幣圈的泡沫也日漸消散,礦機“論斤賣”的說法一度在網絡上流傳。在此背景下,兩家礦機商第一次遞交招股書無果,再次給幣圈蒙上一層陰影。

          1月23日,在世界經濟論壇2019年年會上,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在面對三家礦機商赴港IPO相關問題時強調“上市適應性”,一度被外界解讀為“關上了礦機商的上市大門”。不過,近日港交所相關人士對記者表示:“李小加只是解釋了一下審批上市的大原則,并不是針對個案。”

          如今,距比特大陸招股書6個月有效期到期僅剩2個月時間,面對“跌跌不休”的幣價,礦機生產商的未來在何方?

          赴港IPO三家已“折戟”兩家

          彼時乘著比特幣大漲的東風,三大礦機生產商大獲其利,紛紛謀求上市。2018年5月以來,嘉楠耘智、億邦國際、比特大陸三家先后向港交所遞交了招股書。

          《2018第二季度胡潤大中華區獨角獸指數》顯示,比特大陸、嘉楠耘智和億邦國際三家礦機生產商分別以700億元、200億元、100億元的估值占據區塊鏈行業頭三把交椅。

          2018年5月,三大礦機商中的嘉楠耘智最先在港交所提交招股書。不過據2018年11月港交所披露,嘉楠耘智的IPO申請已經失效。

          實際上這并非嘉楠耘智第一次與資本市場失之交臂。公開資料顯示,2016年A股上市公司魯億通(300423,SZ)擬作價30.6億元收購嘉楠耘智100%股權。但該方案多次被深交所發函詢問,被質疑“借殼”,同時嘉楠耘智估值溢價和業績承諾過高,最終交易被終止。2017年8月,嘉楠耘智申請掛牌新三板也未能成功。

          第二個提交招股書的是億邦國際,其于2015年登陸新三板,2018年3月從新三板除牌并進行籌備重組。2018年6月,億邦國際向港交所提交招股書,不過經過近半年的審核期,億邦國際的申請也宣告失效。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12月,億邦國際再次向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

          另一方面,比特大陸2018年9月向港交所提交招股書,如今距其6個月的有效期還有2個月時間,比特大陸現在情況如何?公司相關人士對記者表示:“對于上市的一切信息,全部以招股書為準。”

          業績易受比特幣價格影響

          三家礦機生產商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即營收幾乎全部來源于礦機銷售。

          招股書顯示,2017年比特大陸最大收入來自礦機銷售,為22.63億美元,營收占比為89.9%;億邦國際2017年收入主要來自區塊鏈和電信業務,營收占比分別為94.6%與5.4%;嘉楠耘智2017年收入主要來自銷售系統產品AvalonMiner(阿瓦隆)礦機,營收占比為99.1%。

          事實上礦機銷售的多少、價格的高低與比特幣價格直接掛鉤,若比特幣行情不好,礦機銷售也必然受到影響。

          剛剛過去的2018年,堪稱幣圈有史以來最寒冷的一年,比特幣的價格從年初的14220美元跌至年末的3500美元左右,跌逾70%。而2017年12月,比特幣價格曾升至歷史高點19299美元。

          2018年下半年,“礦機論斤賣”的消息一度在網絡上流傳。據摩根士丹利分析師的測算,如果比特幣價格低于8600美元,比特幣挖礦工將無利可圖。

          據多家媒體報道,2018年12月5日有網友爆料稱,比特大陸第三季度巨虧7.4億美元,對于該數據,比特大陸隨即否定。不過,比特大陸發布的招股書顯示,在加密貨幣變動較大的情況下,2018年上半年公司加密貨幣減值損失達1.03億美元。

          此外,據億邦國際最新公布的招股書,雖然公司2018年上半年收入同比增長超800%,但“自2018年第三季度開始,客戶平均每月確定采購的訂單合約價值大幅下滑,第三季度的收益及毛利與第二季度相比,錄得較大跌幅”。僅一年之內,業績便冰火兩重天,礦機生產商易受幣價影響的特點已顯而易見。

          針對三家礦機商赴港IPO相關問題,李小加接受騰訊新聞《潛望》采訪時表示“對于IPO港交所的核心原則是上市適應性(suitability)”,一度引發市場猜想,有媒體將此解讀成“港交所大概率關閉礦機商上市之門”。

          對此,港交所相關人士對記者回應稱,“李小加并沒有評論公司個案,他只是解釋了一下審批上市的大原則。說礦機商不符合適當性原則是媒體的推測”。此外該人士還表示,即使6個月有效期到期失效,也并不影響公司繼續申請。

          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認為:“李小加所指的適應性原則是礦機企業是以礦機為營收來源,卻以芯片設計的名義上市,存在名實不符的問題,可能造成對投資者的誤導。如果礦機企業以礦機名義上市,這方面就不存在障礙,但是礦機產業大幅下滑,會影響估值。”

          “港交所在這一領域的政策更加開放,作為硬件生產商,礦機商主要是因為其自身的問題在上市時遇到困難,包括估值、業務水平下降較多,再加上投資者興趣有所下滑。”500金研究院院長肖磊對記者表示。

          “借殼”上市或轉戰美股

          “幣圈”涉足資本市場的案例早已有之。

          2018年8月,從事數字資產交易平臺的火幣集團董事長李林收購了港股主板上市公司桐成控股(01611,HK)73.73%股權,成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東。

          就在今年1月23日,港股上市公司前進控股集團(01499,HK)發布公告稱,與OKC Holdings Corporation(以下簡稱OKC)簽訂協議,同意以4.83億港元的價格出售公司已發行總股本的約60.49%。

          實際上,OKC的創辦人徐明星是知名“幣圈大佬”。2013年10月,徐明星創立數字資產交易平臺OK Coin。值得一提的是,火幣與OK Coin曾同位于國內數字資產交易所前三之列。

          肖磊認為,數字資產交易所創始人控股上市公司很大程度上是一種營銷手段,一方面是融入一定資金,另一方面是能起到背書效應,但將數字貨幣交易業務注入上市公司難度較大,程序十分復雜。

          對于比特大陸等礦機生產商是否存在“借殼”上市可能,肖磊表示:“這種方式是可以的,但是借殼周期會比較長,另外一次性獲得的品牌商譽會很低,且和IPO是一個流程,主營業務注入等都要通過審批。”

          除了在港股上市,礦機生產商還有可能轉到美股上市。據此前消息,加密貨幣礦商嘉楠耘智在赴港IPO計劃擱淺后或考慮在美股上市,不過該消息并未得到公司直接印證。

          在沈萌看來,礦機生產商在美股上市的可能性較大,“美股基本上不會對上市公司的業務進行任何實質審查,各種風險都由投資者自負,只對上市企業的信息披露做完整性監管”。

          肖磊也認為存在這樣的可能性,不過其認為,“礦機生產企業是硬件制造商,雖然納斯達克市場化程度會更高一些,但在美國上市的溢價低,且一開始選擇美國股市,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公司具有較高的成長性,類如互聯網企業”。

          轉型AI芯片講“新故事”

          實際上,礦機生產商轉型AI芯片的道路并不平坦。

          在AI芯片行業,除了谷歌、蘋果、微軟、英特爾等大廠,百度、華為、地平線等企業也早已開始布局,作為后來者,礦機生產商似乎并無優勢。不過AI芯片的市場十分廣闊,據Gartner的估計,AI芯片在2017年的市場規模為48億美元,預計2020年達到146億美元。

          沈萌認為,相比礦機的ASIC芯片而言,AI芯片對技術積累的要求更高,兩者并非簡單轉換,而且除了芯片設計本身外,還涉及算法等相關學科,“礦機的ASIC芯片就是用硬件固化一個算法,然后不斷反復運算,屬于相對低端的內容”。在沈萌看來,AI芯片可能更多是一個噱頭,短期內難以真正形成有價值和競爭力的產品。

          比特大陸相關人士對記者表示:“比特大陸核心是ASIC芯片設計,有兩個應用方向,一個是區塊鏈(就是大家所說的礦機),另一個是人工智能(就是大家所說的AI芯片)。區塊鏈從2013年就開始運作,人工智能于2016年開始。”記者注意到,在比特大陸官網主要有三款AI芯片BM1680、BM1682、BM1880,主要進行視覺方面的數據處理,云端芯片及服務器產品應用于數據中心,終端芯片則可應用于人臉識別終端設備上。

          除了比特大陸外,嘉楠耘智也宣布切入AI芯片領域,其于2018年9月發布旗下第一代人工智能芯片勘智Kendryte,主要目標市場定位在IoT(物聯網)市場。

          對于公司人工智能的發展現狀,嘉楠耘智相關人士對記者回應稱:“AI進展順利,其他不予置評。”

          記者注意到,億邦國際第二次向港交所遞交招股書時,也將AI智能放到了重要位置:“目標是繼續開發電子處理器芯片并通過進軍人工智能技術市場來豐富科技產品組合,同時,計劃就此于2019年在美國建立人工智能技術的新海外研發設施。”不過,截至目前,億邦國際并沒有相關產品問世。

          AI“新故事”縱然美好,但也充滿了未知。“由于礦機商是后來發展,競爭力并不強,帶有一定的被動性質。而AI芯片和礦機生產是完全兩種不同的東西。”肖磊認為,講好“新故事”并不容易,在他看來比特幣依然有一定的價值,礦機生產商未來也會有一定的發展空間。

          “既然要在這一領域競爭,就要承受這個領域的周期。”肖磊建議,比特大陸等礦機生產商可以對標礦業公司,比如金礦類企業就是和黃金價格掛鉤,公司股價和黃金價格幾乎保持一致,周期性明顯。

          聲明:本文為入駐“火星號”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財經官方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作者和本文鏈接
          提示:投資有風險,入市須謹慎。本資訊不作為投資理財建議。

          推廣
          相關新聞

          漲幅榜

          你可能感興趣的內容
          下一篇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顯卡算力

          河北十一选五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