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ng5vq"><tr id="ng5vq"></tr></div>

  • <div id="ng5vq"></div>

      <em id="ng5vq"></em>
      <div id="ng5vq"></div>

          專注區塊鏈信息及金融服務

          火星專訪 | 孫宇晨:BTT這個項目是一直會下去的,我們不會跑

          孫曜 ·

          01月31日

          熱度: 48660

          BTT為何受市場熱捧,BitTorrent用戶如何實現獲益?游戲類dApp將如何發展?“未來公司”波場如何布局?


          自2018年6月波場主網上線至今,波場已經發展成為全球前三大公鏈項目,及與EOS比肩的dApp平臺。截至1月28日,波場活躍dApp占比51.38%,平均日活已經達到494人次,為三大公鏈平臺最高。而波場TRX近期在熊市中走勢強悍,從最低點0.011美元至最高點0.034美元已經翻了三倍,而這種行情的產生離不開BTT空投。自從波場宣布BTT將對TRX持有者空投,TRX的價格就呈強勢上漲姿態,同時,波場聯合幣安在LaunchPad進行BTT眾籌,這也是LaunchPad時隔一年多后第一次發行新幣。1月28日北京時間23點,幣安BTT眾籌開始,參與者高達幾十萬人,594億枚BTT在15分鐘內售空。

          BTT可能是數字貨幣市場熊市以來最為吸睛的項目。近日,火星財經(微信:hxcj24h)獨家專訪波場CEO孫宇晨:

          “我們準備把BTT打造成熊市的標桿項目

          火星財經:你提到BTT是波場上發行的第一個比較重要的Token,而且業內對BTT的確極有熱情,甚至可以說,BTT是目前熊市中為數不多的吸睛項目,你覺得BTT的熱度可否持續?

          孫宇晨:肯定能一直持續。首先,BTT并不是一個只做一下就不做的項目。BTT有著非常好的用戶基礎。BitTorrent在全球有近1億活躍用戶,而且這1億的活躍用戶量從2003年到現在的16年來一直很穩定,可以說從來沒有下降過。BitTorrent作為一個統治級別的P2P應用,比比特幣更久經考驗。比特幣到今天也才十年歷史,但BitTorrent已經16年了。BTT被行業看好是有原因的,并不需要我們炒作才火起來。我對它的熱度不擔心,它不會像很多網紅項目一樣,靠炒作火了然后很快消失。

           

          火星財經:臨近進入二級市場,BTT的市場反應怎么樣?

          孫宇晨:現在BTT除了空投還有眾籌(Public Sale),從這兩個方面看,我個人覺得市場反應是很好的。首先,可以從波場的二級市場表現來看。我們宣布空投之后,TRX直接翻了一倍,宣布空投細則后又漲了20%左右,要不是這兩天BTC在跌,我相信還會漲更多。其次,從幣安了解到BTT眾籌的需求非常大(采訪時眾籌尚未開始),我個人認為這就是價值的體現,并不是說我們宣傳了它才會火。我們近期做新項目已經克制很多了,如果要比宣傳,我們以前宣傳Tron的時候才是最猛的。我覺得熊市有這么好的表現,確實是BitTorrent這個項目本身很強。

          火星財經:看BTT空投細則——BTT對TRX持有者連續空投6年,為什么要實施這么大規模的空投?

          孫宇晨:第一是鼓勵長期持有。我們在空投細則里說了,除了6年的定期空投,還設置了不定期空投,就是為了防止投資者追空投扭曲行情。以前項目方分紅時就經常出現這種情況,大家空投前瘋狂買入,然后空投完一個斷頭斬。所以我們把空投期定了六年,包括不定期空投,都是為了增加長期持倉的用戶,拉長周期,大家也別砸盤了。

          第二是為了給大家一個印象,我們連空投都空投六年,表明這個項目是要一直做下去的,我們不會跑。

          火星財經:所以從這個角度上來說,你們其實是想給這個市場一個持續穩定的觀念,但最近有聲音說,BTT空投這么久其實體現了波場對BTT沒有什么信心,所以要用這么久的空投周期來維穩BTT、TRX的價格。

          孫宇晨:哈哈,這倒沒有,而且恰恰相反。連續空投六年恰恰說明這個項目是要一直做下去的,所以根本沒有砸盤跑路的想法。而且我對BitTorrent很有信心,不僅因為它經歷的16年發展,還因為它擁有全球1億活躍用戶。我們傾全團隊之力,準備把BTT打造成熊市的標桿項目。

           

          火星財經:BitTorrent、BTT會否給區塊鏈帶來新增用戶?

          孫宇晨:絕對會的。舉個例子,我們會給BitTorrent的1億活躍用戶空投,而這1億的活躍用戶絕大多數不是幣圈用戶,但是這1億用戶全都是核心的,屬性與幣圈用戶高度重合的。首先他們對去中心化技術感興趣,使用著P2P技術;其次用戶以25到35歲的男性為主。我們請科比參加活動,也因為他是全球25到35歲男性中知名度最廣的。所以當這1億用戶收到BTT空投的時候會去想,BTT是什么?虛擬貨幣是什么?他們就會開始調查。

          火星財經:你預計這些人什么時候進場?

          孫宇晨:我覺得是在二季度。我們產品已經做好,在測試了,計劃第二季度發布。其實傳統項目發幣的不少,但后期都面臨三個問題。第一是用戶轉化率極低。舉個例子吧,現在不怕得罪人,因為那項目都快完蛋了。比如Kik等最早的傳統發幣項目,基本上是一地雞毛,這些產品的活躍用戶特別少,真正用虛擬貨幣的人就更少。經常有項目號稱有1億用戶,其實真正活躍就10萬。第二是這些產品的活躍度非常低。我們知道,互聯網產品如果留存沒做好的話,很快就不行了。第三是這些用戶跟幣圈根本不重合,也不知道去中心化技術是什么。所以我覺得BitTorrent真的是最適合幣改、Tokenize的項目。

          火星財經:BitTorrent的定位是什么?Tron上的一個超級dApp?還是說它還可以起到更多作用?

          孫宇晨:首先它當然是Tron上的dApp,但是后面的作用肯定會更大,我們現在有三個方向的布局。第一是去中心化的BandwidthSharing(帶寬共享),就是有BTT的時候下載更快。現在的P2P下載都是seeding(做種)式的,并沒有激勵機制。以前吸血雷還推出功能,下載完成后關閉上傳,就怕上傳浪費了流量,但如果人人都這么做,那BitTorrent就沒法用了,它本來就是利用P2P協議上傳的。所以現在不關閉上傳就能獲得獎勵,相當于讓更多人seeding。我們也做了用戶調研,很多用戶并不清楚自己seeding能賺多少錢,索性就開著,這樣其實所有人都能得到好處。比如下載一個資源并不需要花錢,但由于seeding的人多了,你的(節點)選擇也增加了。

          第二個領域是去中心化的存儲,類似SIA、IPFS。我們知道IPFS本質上就是對BitTorrent協議的改造,這個我們也會馬上去做。

          第三是去中心化的CDN(內容分發網絡)。只是這些項目還沒完成,我們不愿意大張旗鼓宣傳,也沒有寫進白皮書里,但其實已經在后期的規劃里了。

           

          火星財經:有聲音說BitTorrent這種模式和迅雷的玩客云沒什么區別,你怎么看?

          孫宇晨:首先,迅雷還稱不上去中心化,迅雷只在中國有用戶,這根本達不到全球去中心化的標準。而BitTorrent在全球138個國家都有超過10萬以上的活躍用戶,是高度的去中心化。

          其次,迅雷沒有對BitTorrent協議的控制權。而我們的優勢是擁有BitTorrent協議的控制權,我們可以用BEP去修改BitTorrent協議,可以把BTT的功能加入到BEP里面,就像Tron的TIP和以太坊的EIP。

          所以不僅BitTorrent.com是我們的,BitTorrent.org也是我們的,整個BitTorrent協議也是我們可以影響的,而這點迅雷是做不到的。所以我們的去中心化比迅雷強非常多,并且可以修改整個協議層。

          火星財經:內置到客戶端后之后,通過原有的億級用戶基礎,BTT可以做到非常大的規模,有沒有擔心這么大用戶量帶來的壓力?BitTorrent前高管莫里斯說波場還達不到BitTorrent需要的TPS,你如何回應這個問題?

          孫宇晨:我們目前的解決方案,跟以太網的雷電網絡、比特幣的閃電網絡比較類似。我們有一個混合的(hybrid)解決方案,并不是BitTorrent每一筆文件碎片的傳輸都會上鏈,我們會先給它開啟一個通道(channel),然后等全部文件轉完之后再把整體結果上鏈。

          這個解決模式在BTT的白皮書里也已經寫到,所以BTT上鏈的方法其實是將最后的結果統一上鏈,也就是用戶需要將BTT在區塊鏈轉移的時候,才會上到主鏈,而平時只在子鏈和側鏈里進行文件的傳輸。

          所以從這個解決方案來看,波場的TPS完全滿足BitTorrent的需求。

          火星財經:BitTorrent是否考慮上線獨立的主網?

          孫宇晨:BitTorrent不會考慮上線獨立的主網。因為BitTorrent本身的優勢主要在于他的P2P網絡,而區塊鏈方面的優勢在波場,顯然波場在這方面的優勢更大,所以我們一直考慮的是波場和BitTorrent兩個網絡的融合。

          火星財經:收購BitTorrent,最終通過BTT將之通證化似乎是一個不錯的想法,至少目前很受市場歡迎。除此之外還有沒有類似BitTorrent這種本身就有區塊鏈的屬性,同時有很大用戶基礎的超級應用?這會不會是一個思路,將互聯網具有區塊鏈屬性的應用移植到區塊鏈,促進區塊鏈的繁榮?

          孫宇晨:這確實是一個思路,如果要設置這類應用Tokenize或者說幣改的前提條件,我覺得一定要自然,不能牽強,不能為了幣改而幣改。現在有一種現象,大量的傳統企業,其實和幣一點關系都沒有就直接幣改,那絕對是一地雞毛,很多人在這方面還是略顯著急了。

          這點我在公司內部也會講,也會有合作伙伴在波場上發幣,其中一些應用實例就很牽強,自己都說不清楚為什么要使用加密貨幣,甚至很多方案還不如直接使用中心化的積分。我認為去中心化一定要對效率有提升,而不是降低才能使用的技術。區塊鏈是個很好玩的技術,但并不是所有地方用區塊鏈效率就是更高的。它跟人工智能不一樣,有些場景使用區塊鏈或去中心化,還不如中心化服務器高效。

          “以游戲類dApp為主的環境是符合波場預期的” 

          火星財經:剛剛說到BitTorrent會成為波場上重量級的dApp,但無論是波場還是EOS平臺,游戲dApp占比極高。你能否預測下dApp游戲在2019年的發展趨勢?

          孫宇晨:其實我們作為操作系統,并不管什么游戲火,比如蘋果當年也沒有辦法預測Angry Bird、切西瓜會火。但我覺得,以我們現在的游戲和dApp增長量,一定會出現這樣的火爆應用,所以我沒有那么悲觀。很多人說第四季度dApp火了,而到2019年第一季度就沒那么火了,這點我不同意,波場現在每天都有至少三款新的dApp上線,多的時候有五六款。

          我相信到一季度結束,能達到一天至少十款游戲上線,所以波場出現迷戀貓這樣的爆款應用只是時間問題。雖然沒有辦法預測,但我覺得爆款肯定出現在游戲領域,因為蘋果最早期(的爆款應用)也是游戲。但是我相信很快,甚至不會晚于二季度,就會出現新形態的應用。現在大家不是經常開玩笑說人類本質就是復讀機嘛,說波場上面的dApp都是之前以太網上紅過的。但我覺得最遲今年二季度,波場上應該就會誕生新的,以太坊上沒紅過的,甚至以太網從來沒有過的爆款dApp。

           

          火星財經:游戲之后,你最看重什么dApp類型?

          孫宇晨:dApp類型啊,我不認為會有很多,應該就是游戲了。這個也很正常,你去看互聯網的發展史,或移動互聯網的發展史,最早都是在游戲方面取得突破的。

          這個原因也很簡單,無論互聯網、移動互聯網、還是區塊鏈,本質都是互聯網。所以它有一個很鮮明的特征:一定要是全鏈條在線,哪怕有一個鏈條在線下,就肯定往后排。比如O2O不可能比游戲、線上互聯網更火,像送餐這些都涉及到了線下,而涉及到線下的那就都沒這么快,移動互聯網也是如此。所以我們在收購公司的時候,沒有收任何傳統企業,那些都是離區塊鏈非常遠的。一個閉環系統要全部能夠在線上完成的,才能率先區塊鏈化。所以我覺得,目前唯一符合的也就只有游戲。

          其他應用也有,但是現階段也不會很火,比如信息上傳,公證這些都需要監管之類的程序。我覺得自己能直接做的只有游戲,所以我還是高度看好游戲。

          火星財經:根據波場白皮書的描述,波場準備打造一個服務于全球的內容娛樂平臺,那現在dApp以游戲為主是否符合波場的預期?以后波場準備如何向定位的方向發展?

          孫宇晨:最早的時候,白皮書提到波場是一個全球的內容娛樂平臺,而我們現在一直是按照這個路線來打造波場的。所以當前這種以游戲類dApp為主的環境是符合我們預期的,包括收購BitTorrent,同樣符合我們的預期,都是在內容和娛樂領域發力。所以我們長期還是會將波場定位在內容、娛樂這個領域下。

          “波場的應有之義”

          火星財經:你在演講中提到波場2019年的幾大目標,你覺得實現這些目標難度如何?波場要如何實現這些目標呢?

          孫宇晨:優化基礎設施,添加零知識證明(zero-knowledge proof),達到1千萬日交易額,突破1千萬賬戶,這些目標,別人可能覺得很難,但我覺得這些都是波場今年的應有之義。對于波場來說,只要努力這些都應該達到,2019年我們會更加努力,日后定會產生更多的驚喜。

          火星財經:在當前的基礎上,波場有什么措施來引導傳統互聯網用戶入場?

          孫宇晨:首先要降低Tron的入場門檻。我們現在的瀏覽器跟以太坊一樣,都需要輸入完整的地址才能查看。二季度之后,我們會逐漸改成用戶名制,波場會變成域名制,用戶可以直接注冊姓名雙拼。打個比方,我們用微信加好友,總不能還去輸微信那個“wx-”后面一串亂碼吧,這不切實際,所以今年波場在這方面會有很大改進。以后的轉賬可以掃二維碼,或輸對方ID,而不必去輸那長串的字符地址。其次包括密鑰找回等,也會有一系列的突破,之后波場的整體提升以及入場門檻的降低會有一個飛躍式的進步。

          火星財經:同樣是超級節點的治理模式,波場的反應速度和迭代更新速度感覺比EOS更快,原因是什么?

          孫宇晨:我個人感覺,Block.one更像是一個傳統區塊鏈團隊,而我們更像一個互聯網團隊。互聯網公司是什么,是永遠奉行用戶是上帝,用戶和開發者是上帝。所以我們把自己定位擺得很清楚,自我定位就是互聯網公司服務用戶。以太坊和EOS都不這么定位的,他們覺得別人來是伺候自己的,Block.one為節點們服務?不存在的。我覺得波場在這一點做得還是不錯的,包括我們很多同事,都是為開發者服務的。

          另外區塊鏈行業還有個不對的想法,經常有觀點說區塊鏈強調社區,強調去中心化,但去中心化并不代表沒人管理。現在經常有項目壞了沒人理,協議升級沒人管,甚至有人把幣賣了還美名其曰項目還給社區了,我覺得這絕對是對區塊鏈的誤讀。

          火星財經:幾天前你宣布成立“合規與監管部門”,這個部門是在什么背景下成立的?你能否簡述下這個部門對波場的影響?

          孫宇晨:合規和監察部是非常重要的,這個部門有對內和對外的兩點(職能)。對外方面,波場今年,尤其是二季度以后的重點就是在全球范圍內與監管機構更加密切的交流。此前波場主要在提升業務,但我認為把合規做好也是非常重要的。波場現在全球100多個國家都有用戶,急需加強與各個監管部門的業務溝通,讓各國的監管部門更加了解區塊鏈,這是它對外的職能。

          而對內,合規檢查也非常重要。公司現在壯大了,需要合規和監察來保證員工按照法律規則來操作。互聯網大公司的反腐問題是非常重要的,例如近期BAT、大疆無人機集中反腐,都說明了這個問題。內部需要一股力量來打擊不法分子,不合規等各種各樣的問題。所以我覺得合規審查部門是有對內對外雙重意義的。

          火星財經:波場是否有布局東南亞的打算?對當地的區塊鏈行業怎么看?

          孫宇晨:東南亞也是我們緊接著的重點布局,包括越南、泰國、馬來西亞、印尼、新加坡、菲律賓,這些地區絕對是區塊鏈發展的下一個藍海。

          火星財經:你在今天的演講開頭提到,波場從來沒有認為自己是一個區塊鏈公司或互聯網公司,而是定位自己為一個未來公司,那波場未來除了區塊鏈行業,是否還有進軍其他領域的打算呢?現在是否已經有了這方面的想法呢?

          孫宇晨:我們對波場的定位有這么幾點:第一是我們只做區塊鏈行業,以及跟區塊鏈行業高度相關的;第二,我們只做線上,絕不做線下。我們經常打比方說,波場就像恐龍世界里的翼龍,是飛在天上的,天空是我們的王國,我們不會跟下面的霸王龍去搶陸地。我們的定位就是在線上做區塊鏈相關,內容娛樂相關,從這方面來說,我們的對波場的定位一直都是比較清楚的。

          聲明:本文為入駐“火星號”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財經官方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作者和本文鏈接
          提示:投資有風險,入市須謹慎。本資訊不作為投資理財建議。

          推廣
          相關新聞

          漲幅榜

          你可能感興趣的內容
          下一篇

          汽修店老板闖蕩幣圈:一夜爆倉十幾萬,我還在熊市尋找翻身機會

          河北十一选五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