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ng5vq"><tr id="ng5vq"></tr></div>

  • <div id="ng5vq"></div>

      <em id="ng5vq"></em>
      <div id="ng5vq"></div>

          專注區塊鏈信息及金融服務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顯卡算力

          Odaily星球日報 ·

          01月29日

          熱度: 20466

          無論如何,PoS 一旦到來,行業邏輯會有所改變。


          文 | 吳遂心、盧曉明

          編輯 | 盧曉明

          本就慘淡的顯卡挖礦,若 PoS 到來,GPU “礦業”將何去何從?

          最明顯的是各家以太礦池和GPU礦工,如下圖所示,以太坊的前三大礦池,算力基本都來自以太坊礦工,如再無以太礦工,礦池也必須轉型。正如一家礦池合伙人表示:“礦工收益減少,我們收益也減少。”

          圖片來自 etherchain.org

          幣價的暴跌已經讓大批礦工逃離以太。ETH 價格距高點跌逾 90%。

          再者,根據以太坊最早的計劃,純 PoS 應該在今年年初就實現,只是時間表再遭推遲。早在 2017 年 10 月,以太坊就完成拜占庭分叉,區塊獎勵由 5 ETH變為 3 ETH;君士坦丁堡分叉再減少至 2 ETH,難度炸彈延遲 12 個月。

          以太坊挖礦收益減少,全網算力隨之下降:從去年7月的 293 TH/s,到如今的 178 TH/s。

          幣價下跌、網絡升級使礦工收益降低,Pow 轉 PoS 的機制更會導致以太礦工最終“無礦可挖”。目前小幣種難以承載以太過剩算力。Odaily星球日報開始關注,當前形勢下,以太礦工去了哪里?礦池又將如何應對?

          礦工沒有信仰:散戶早已逃離以太坊

          從 2014 年 V 神公布以太坊項目算起,以太坊已經走過了 5 年,歷經多次分叉與價格起伏。

          2017 年的 ICO 熱潮將 ETH 價格推上高點,峰值接近一萬人民幣。

          “我們算了一下,幣價峰值時,按電費 0.5 元計算,挖礦日收益可達 150 元以上。”某老牌礦池提供的數據,表明舊日“家里有礦”的風光。

          不到一年,以太坊價格急轉直下,去年12 月 24 日跌至五百多元。

          “今年(2018年)的行情,能在半年回本,就已經很不錯。去年(2017年)4、5月是以太最瘋狂的時候,40天就回本了。”一位散戶礦工表示。

          在 1 月 25 日行情下,魚池統計,一臺常用的GTX 1060 8卡礦機 ,綜合電費按 4 毛算,每日虧 1 塊多; 5 毛電價每天虧 5 塊。只有 1070 和1080 等較新型號還在盈利。

          圖片整理自魚池官網

          挖礦收益的多少是多種因素綜合影響成果,包括幣價、挖礦難度、礦工自身的算力水平和相應的電價等。如果不是電價特別便宜,現在挖以太坊幾乎無利可圖。

          很多散戶礦工,早在去年年底,就已經開始逃離以太坊,轉向小幣種。

          以太坊使用的 GPU 礦機分為 A 卡( AMD 的顯卡)和 N 卡( nVIDIA 的顯卡),A 卡成本更低、效率更高,但轉型較難。N 卡效率不及 A 卡,但市面上可用 N 卡挖的幣種更多。

          而實際上,相較于用專門礦機可挖幣種選擇較少的比特礦工而言,以太坊礦工常常被認為是“沒有信仰”、“唯利是圖”的,因為他們可能隨時跟著市場出現的新幣種“逐利”而去。

          比如,去年,小幣種 xDAG 在散戶礦圈小有關注。今年,Grin 和 Beam 備受關注,就像幣圈熊市中的“共享經濟”。

          正在為礦工尋找出路的礦池在其中推波助瀾。

          熊貓礦池合伙人楊晨表示,如果礦池不能提供除 ETH 之外的挖礦選擇的話,必然會造成用戶的逐步流失;在以太坊轉 PoS 的窗口期,礦工有尋找新幣種挖礦的需要,而一些新幣種的社區也希望能夠接納更多的礦工來提升影響力。

          “我們很早就把發掘一些潛力的 GPU 挖礦幣種作為重點工作,目前已經有不少算力在投入去挖一些新幣種,比如 grin 和 beam。”楊晨表示。

          魚池公號提前發文《ETH分叉后的希望——BEAM & GRIN》,宣傳這兩個匿名幣。

          原來基本只挖以太坊的星火礦池,都在選擇上這倆幣種。星火礦池創始人許昕告訴 Odaily星球日報:“Beam 和 Grin確實是以太坊之后我們花了些心思做的幣種。也有門羅和 ETC,也是基于礦工需求。”

          新晉大火的 Grin 、Beam 很好地承接了當前利潤微薄的以太礦工。據 Odaily星球日報此前報道,Beam 上線當天算力暴漲,有人推測是以太礦工進入所致。

          “賺得比以太坊多”,一位礦工告訴 Odaily星球日報。他一臺 P1060 礦機挖 ETH 每天凈收益 1.03 元;拿來挖 Grin ,日收益 1.26 個 Grin 幣,按當時幣價 17 元,電費按 5 毛計算,凈利潤是 4.62 元。這就意味著同樣一臺機器、同樣的電費,挖 Grin 的凈利潤是 ETH 的將近 4.5 倍。

          如果你更早開始挖 Grin,彼時收益可能更高。魚池創始人神魚1 月 17 日公開表示顯卡礦機全部轉 Grin 了,因為挖 Grin 的收益比以太坊高出 10 倍。

          礦工林茂目前就全挖 Grin ,他說“哪個高挖哪個”,以太坊跌破 2000 人民幣就不挖了,完全棄了。“以太坊死啦…… Grin 上位。”

          無可奈何的堅持:只能挖以太

          “小幣種是有紅利期的,最早挖收益肯定最大。”魚池運營人員說,小幣種過了一段時間,溢價會被抹平。“幣種之間的價格最終會達到一個平衡。”

          林茂自知此理,倒也很看得開,“現在 Grin 是其他的一兩倍肯定挖這個,挖塌了挖其他”,他已經計劃好下一個挖什么了。

          確實對于大礦場主來說,小幣種算力小波動大。加上很多礦場主或礦工選的是 A 卡或老舊的顯卡,并一定能挖別的小幣種。

          “你的交易量只有一點,我怎么切?”一名擁有數萬臺顯卡礦機的大礦場主曾跟 Odaily星球日報感嘆,小幣種根本承載不了大礦場的算力。想象一下,他們一進來,拉高全網難度,完爆全網算力。要不挖了全網的幣,持幣徹底中心化,拿到交易所也沒有對手,該幣種幾近于死;更有可能的是網絡因此癱瘓,礦主的機器都有可能停掉。“我們轉身很難,我們切一點點,收益劃不來;一旦不穩定,半小時可能要停掉。”

          這種礦工的選擇只有兩個:要么關機,要么繼續挖以太。

          熊貓礦池也認為,目前小幣種的挖礦規模還不足以接收從以太坊退下的大批潛在礦工,大部分以太坊礦工還會繼續傾向于以太坊。在很大程度上,礦工的堅守能夠有利于當前行情下對以太價格的支持。

          上述老牌礦池提供的數據顯示,平臺上挖以太的算力對比去年 6 月下滑了一半。“一直在變少。但情緒上,挖礦難了,礦工收益低了,手里有幣的人就會更樂觀;隨著減產的到來,持幣者會惜售,相信以太坊會漲,就會持幣等牛市。”

          龍池合伙人韓冰認為,決定價值的不是減產,是市場和投資者。礦工無法撼動市場上的流通量,投資者如果對以太坊有信心,比如 ICO 又合法化、智能合約都用以太坊的,DAPP 無法被 EOS 網絡取代,這時候投資者就有信心持有以太坊,以太坊也就會漲。

          簡嵐也留下挖以太,雖然沒有全部挖以太坊,但他一再強調“眼光要長遠”,覺得以太坊有潛力。“產量少,幣就少,才有升值空間”。對于為什么看好以太坊,“目前幾乎所有的電子錢包都可以存 ETH ,但是 EOS、DASH、XRP 很多錢包都沒有它們的存儲地址。”

          楊晨總結,當前堅持挖以太的原因大概有四點:(1)當前留下來的礦工大多數擁有更好的設備和電力成本優勢,還有一定的挖礦利潤可以維持;(2)在礦工前期大量的固定成本投入的前提下,除非萬不得已,礦工并不會輕易離開;(3)熊市是囤幣的好時機,大批對以太坊仍然抱有信心的礦工希望能留下來挖到更多的ETH囤下來;(4)目前小幣種的挖礦市場還無法容納龐大的ETH挖礦算力。

          魚池工作人員表示,雖然顯卡礦機支持多種幣種挖礦,但實際上有些礦工還運行著早期礦機沒有更新,這就限制了他們的轉型。沒法轉型、礦機又不能賣出個好價錢,就只能繼續挖,哪怕只有 1 塊錢的收益,也是有收益的。

          散戶礦工林茂對于如今的熊市甚至有些慶幸,他說“ 2018 年屬于 ICO 和礦難幣災”,但現在“沒 ICO 了,好多幣都開啟挖礦模式”,所以他認為“ 2019 年屬于礦工”。但在這兒他排除了 A 卡礦工、比特大陸和專業機礦工,因為他們不能挖其他高收益幣種。

          當無以太可挖:礦池轉型,顯卡去哪兒?

          如果說現在還能因減產而期待升值,總有一天以太會無礦可挖。

          如前所及,以太坊 PoW 轉 PoS 機制是以太坊發展規劃中的一步。

          某些大型以太坊礦池對此早有準備。Odaily星球日報了解到,目前魚池、星火礦池、熊貓等都在探索以太坊轉向 PoS 機制下的礦池角色。

          許昕告訴 Odaily星球日報,星火其實在 2018 年已經做好了針對 PoS 共識機制的以太坊權益池產品。“還做了一個PaaS的產品,可以給別人搭礦池。”

          “星火的角色其實是價值網絡守護者。”許昕表示,在 PoS 機制下,只是換了一種方式承擔這個角色。“只不過最后以太坊開發團隊的進度推遲了。按原計劃應該在 2019 年年初就實現純 PoS。”

          魚池 CTO 于超也表示,考慮到以太坊的路線圖,團隊內部調研過權益池的設計,正在跑 PoS 挖礦的產品,但沒有對用戶開放。

          一方面,市面上并沒有太合適的幣種做 PoS 權益池。“如果有,以太坊肯定是第一個(主流幣種)。”一名知名礦池工作人員如此說道。于超和許昕都更為相信經過驗證的 PoW 機制。雖然 PoW 機制一直被市場詬病,但畢竟是運行十年被證明可行的方案,而 PoS 機制已經被提出 五年了,還沒有落地,市場仍處于觀望狀態。

          另一方面,“其實有些小礦池在做了”,于超認為現有的模式不夠安全。“PoS你要全天候開機,幣在這是天然不安全,有的幣是可以轉移投票權益(不轉移幣的),這種設計可能更安全。這也在調研計劃里。”

          無論如何,PoS 一旦到來,行業邏輯會有所改變。

          首先,建礦池的門檻低了。

          于超說“運行一個以太坊節點,一個月才 1000 多塊”。“從技術的角度門檻沒有升高。”許昕說,但是“建礦池的成本上升了,因為風險上升”。原來 PoW 礦池被攻擊了,礦工的機器還在;PoS 權益池被攻擊可能會丟幣。

          其次,“礦工”群體可能更換。

          許昕認為,以后 PoS 礦工可能是基金和大資本等角色。“如果把pos看成一個年化6%的固定收益產品,作為幣本位的金融產品市場很大。”

          換言之,礦池可以轉型,過剩算力卻無處安放。

          然而,迄今為止,還沒有任何一個幣種,能承載那么多顯卡算力。多名數字貨幣挖礦業內人士認為,目前小幣種挖礦規模無法承載以太坊的“流出算力”,何況還有大量停用機器。

          這些機器除了“論斤賣”,還有什么去向?

          以太坊礦機最重要的是顯卡,理論上優質顯卡是可以回流到傳統市場的,用來作游戲顯卡等。

          “如果只是礦機,其實價值不大,只能挖別的幣種;如果你是N卡的話,可以做深度學習。” 許昕認為,原來挖礦的顯卡用于訓練深度學習模型,成本比公有云成本低 80% -90% 。“這也是為什么很多礦工愿意承擔顯卡的高價(N卡價格更貴),有殘值,可以拿到三、四線城市網吧,ASIC 肯定沒有。”

          利用礦機的顯卡殘值回收再利用不失為一個好的解決方法,但我們不得不考慮到游戲市場已經漸趨飽和,“深度學習”需求集中,也沒有一個良好的平臺可供對接需求。另一方面,許昕指出,大部分挖礦顯卡并不能直接用于深度學習,很多還需要改架構。

          魚池工作人員表示現在已經有些礦工將做機器深度學習和視頻渲染。“但你需要有資源,找到買家。”

          許昕也表示這條路并不容易:“B 端需求太集中,你(礦工)根本沒法獲取到,假設某家大公司有這個需求,很可能一下就需要 10 萬臺顯卡機器;還不如直接挖礦。”

          無論是轉小幣種還是傳統市場,既不容易也不現實。找到“下一個以太坊”也許才是長久之計。

          蘇軾在《晁錯論》中寫道“能前知其當然,事至不懼,而徐為之圖,是以得至于成功”,我覺得當前也是如此。

          (文中林茂、簡嵐皆為化名。)

          聲明:本文為入駐“火星號”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財經官方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作者和本文鏈接
          提示:投資有風險,入市須謹慎。本資訊不作為投資理財建議。
          關鍵字: PoS GPU 顯卡礦機

          推廣
          相關新聞

          漲幅榜

          你可能感興趣的內容
          下一篇

          散戶已離場,大戶在死扛,礦工們的求生記仍在上演

          河北十一选五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