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ng5vq"><tr id="ng5vq"></tr></div>

  • <div id="ng5vq"></div>

      <em id="ng5vq"></em>
      <div id="ng5vq"></div>

          專注區塊鏈信息及金融服務

          今日推薦 | 港交所總裁李小加側面回應,比特大陸赴港IPO徹底成空

          今日推薦 ·

          01月24日

          熱度: 37896

          內外交困、四面楚歌,比特大陸或許正在經歷成立以來最大的挫折。


          本文來源:火星財經     作者:林中路

          嘉楠耘智赴港IPO折戟后已經重新將目光投向了美股市場,但比特大陸自去年9月26日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書后就一直沒有更新的消息。關于其上市流產的傳言一直未斷,面對媒體和公眾的圍攻,比特大陸從來沒有公開正面予以回應。而港交所也多次對外表示,不評論個別新股申請進度。

          但現在或許有一個非常確定性的結論了。

          據騰訊新聞《潛望》報道,正在參加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的港交所總裁李小加表示,港交所的核心原則是上市適應性(suitability)。李小加解釋稱,“擬上市公司給投資者介紹出來的業務模式是否適合上市?比如說過去通過A業務賺了幾十億美金,但突然說將來要做B業務,但還沒有任何業績。或者說B的業務模式更好,那我就覺得當初你拿來上市的A業務模式就沒有持續性了。還有就是監管之前不管,后來監管開始管了,那你還能做這個業務,還能賺這個錢嗎?”

          李小加的回應似有所指。

          比特大陸以礦機業務起家,礦機市場份額占比近7成。其招股書顯示,比特大陸收入主要來源于礦機銷售、礦池聯運、礦場服務、自營挖礦四大業務。靠這四大主營業務,比特大陸的收入和利潤在2018年上半年達到了巔峰值:

          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比特大陸的營收分別為25.17億美元、28.45億美元;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比特大陸的凈利潤分別為7.01億美元、7.42億美元,調整后凈利潤(不包括股權激勵費用及可換股可贖回優先股的公允價值變動)均為9.52億美元。


          然而這些高額的收入與利潤均存在于牛市的前提下。

          2018年下半年,全球加密資產市場徹底轉熊,比特幣價格從高峰時的近兩萬美元跌至不足4000美元,而比特大陸一直支持甚至投入巨額資金的BCH在11月硬分叉后的價格也大幅縮水至不足200美元。加密資產市場的大潰敗也直接導致礦機銷售業務慘淡,降價、促銷也難掩頹勢。共享財經昨日文章《比特大陸變小鹿?礦霸的自救之路》甚至稱,比特大陸疑似通過BitDeer共享挖礦業務開始自救。

          與此同時,盡管關閉了以色列、荷蘭等地的全球辦事處,擱置在美業務,解散蟲洞團隊并且進行大裁員,但比特大陸的投資擴張在熊市徹底來臨前顯得頗為激進。招股書顯示,截至2018年上半年,比特大陸已經進行了超過30多項收購。這些投資收購極大耗費了公司的現金。

          綜上,業務結構單一、加密資產暴跌、礦機銷售慘淡、裁員、激進投資,加之國內關于加密資產市場政策監管收緊等等一系列信號表明,比特大陸如今四面楚歌。

          雖然截至目前比特大陸還沒有披露下半年以來的財報,但市場普遍預計,虧損已成定局,而且數字很可能在數億到十數億美元。這正好暗合李小加強調的,“擬上市公司給投資者介紹出來的業務模式是否適合上市?監管之前不管,后來監管開始管了,那你還能做這個業務,還能賺這個錢嗎?”

          再回到比特大陸期待的業務調整來看。

          這似乎構成了管理層之間矛盾的導火索。坊間屢有傳言,兩位創始人吳忌寒、詹克團對公司發展存在重大分歧——吳青睞區塊鏈,但技術出身的詹克團更看好人工智能(AI)。

          去年,比特大陸曾對外聲稱,將調整業務,加大人工智能芯片方面的投入。而比特大陸的招股書也明確募資用途包括“將用于提高加密貨幣挖礦ASIC芯片及區塊鏈應用的研發能力及擴大生產;將用于提高AI ASIC芯片及AI應用的研發能力及擴大生產”。

          牛市尚且安好,但熊市資金吃緊,關于業務和公司未來發展方向的分歧變得更加尖銳。1月初,《南華早報》爆料稱,比特大陸即將任命新CEO,接替公司聯合創始人吳忌寒和詹克團。這被視為比特大陸兩種業務、兩條線路之爭的信號。但比特大陸并未對此做出明確回應。在最近更新的比特大陸官方聲明文章《在忙碌的2018年之后,2019年我們能期待什么?》里,比特大陸絲毫未提及此事,更反映出公司尚未在這兩個業務甚或兩位領導人中做出選擇。

          路線上的不清楚也將極大拖累公司的業績表現。既然主營業務受到侵蝕,而芯片又是一個相對長期才能顯效并帶來營收的業務,加之路線之爭也影響芯片的開發進程,比特大陸勢必受到港交所上市適應性準則的挑戰。

          回顧李小加的說法,“過去通過A業務賺了幾十億美金,但突然說將來要做B業務,但還沒有任何業績。或者說B的業務模式更好,那我就覺得當初你拿來上市的A業務模式就沒有持續性了”,至此,比特大陸赴港IPO到底能不能成功,答案已經非常明確了。

           

          推廣
          相關新聞

          漲幅榜

          你可能感興趣的內容
          下一篇

          比特大陸變“比特小鹿”?昔日礦霸走上自救之路

          河北十一选五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