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ng5vq"><tr id="ng5vq"></tr></div>

  • <div id="ng5vq"></div>

      <em id="ng5vq"></em>
      <div id="ng5vq"></div>

          專注區塊鏈信息及金融服務

          比特幣網絡的這項重大升級被擱置一年多,但這真不能怪比特大陸

          Odaily星球日報 ·

          01月23日

          熱度: 20783

          比特大陸的BCH不是隔離見證難以普及的主要原因。

          本文來自 Coindesk,原文作者:Christine Kim;譯者 | Moni;編輯 | 盧曉明

          不知不覺,距離比特幣網絡激活隔離見證(SegWit)已經過去了一年多。 然而,現在還有誰會想起這個曾經備受熱捧的擴容升級呢? 

          估計現在只有 36% 的比特幣交易實際使用了隔離見證,人們不禁要問:為什么普及率會這么低?實際上,任何向后兼容的升級(也被稱為“軟分叉”)都會出現類似的問題——隔離見證允許那些沒有升級到同一軟件的比特幣網絡參與者仍然可以在極少限制的規則集合下處理交易。因此,盡管在發送比特幣支付交易時具有低費用優勢,但一些比特幣公司和加密貨幣交易所還是選擇推遲支持隔離見證交易。

          Rusty Russell 是區塊鏈科技公司 Blockstream 的核心開發人員,他表示:

          “一些獲得風投支持的加密公司根本不在乎比特幣費用問題,他們每周可以燒掉 100 萬美元的比特幣交易費用,他們真正關心的問題是用戶采用數量和普及度。” 

          Rusty Russell 進一步透露,由于從 2018 年初開始比特幣總交易費用出現大幅下降,也讓不少初創公司把工作重心放在了“優化增長”上,而不是嘗試實施一些炫酷的新技術,比如隔離見證。因此,Rusty Russell 呼吁加密公司應該做出一個“工程級別”的決策——實施隔離見證、優化運營。 

          不僅如此,Rusty Russell 與目前擔任 BRD 首席戰略官的 Aaron Lasher 都認為,只有在比特幣價格不斷上漲的情況下,才能對提升隔離見證普及率有一些幫助。而從目前的市場行情來看,似乎沒有人有動力升級隔離見證。Aaron Lasher 在去年十一月就曾表示:

          “我們現在沒有感受到加密行業有實施比特幣隔離見證的壓力,因為升不升級隔離見證并不會帶來太大差異。但是,隔離見證可能會在下一次價格上漲時出現,我不知道是一年、三年、還是五年,但我確信肯定會發生。”

          事實上,改變后臺代碼以識別、發送和接收隔離見證交易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Aaron Lasher 補充表示:

          “你必須要考慮很多機制,畢竟處理的都是別人的錢,所以最好、最穩妥的方法就是什么都不做,因為就算你不升級隔離見證也能正常處理交易,而且不用拿著客戶的資金去冒險。”

          對于 Aaron Lasher 的觀點,雙子星加密貨幣交易所聯合創始人泰勒·溫克萊沃斯(Tyler Winklevoss)也表達了認同,他在 Reddit 上一個公開問答論壇上稱,如果單純為了升級隔離見證去優化交易所錢包其實是一個“非常繁瑣”的流程,甚至要從頭開始建立一個全新的熱錢包。不過,雖然還沒有升級比特幣隔離見證,但泰勒·溫克萊沃斯已經承諾會在 2019 年第一季度遷移到新的錢包系統。

          而在 Rusty Russell 看來,加密公司和交易所應該積極主動地思考,越早升級隔離見證越好。他表示:

          “坦率地說,如果你不支持隔離見證,那么如果比特幣交易費用上漲,那么用戶肯定會對產生抱怨,然后把比特幣轉移到那些能夠支持隔離見證的地方。”

          比特幣現金不是隔離見證難以普及的主要原因

          2017 年 8 月,當時隔離見證已接近發布,但卻在“基本面”上出現了重大分歧,一些持不同意見者也開始嘗試探索比特幣的其他用例。

          實際上,從 2017 年開始,比特幣社區里一些不贊成隔離見證的人已經將重點放在了一個替代加密貨幣身上,它就是比特幣現金(Bitcoin Cash)——由于最近的硬分叉,一些加密貨幣交易所已經將比特幣現金“拆分”成了 Bitcoin ABC 和 Bitcoin SV。

          雖然包括比特幣挖礦巨頭比特大陸在內的不少比特幣挖礦公司一直比較反對激活隔離見證,但是通過驗證隔離見證交易而獲得的豐厚資金激勵卻吸引著礦工。有趣的是,啟用隔離見證的交易已經占到了比特幣網絡總交易量的 40%,這意味著如果僅僅出于“意識形態原因”而故意排除隔離見證交易,那么礦工驗證新區塊而獲得的資金激勵肯定會縮水。

          David Steinberg 是加密貨幣分析公司 Random Crypto 副總裁,該公司開發了一個挖礦計算器讓礦工計算自己是否賺錢。David Steinberg 說道:

          “隔離見證對比特幣添加了一些額外的規則,也刪除了一些規則。在這種情況下,對大多數人、包括我自己而言,隔離見證不過是換了一種不同方式去強制執行而已。所以,別被感覺給欺騙了。”

          不過,David Steinberg 和 Aaron Lasher 的看法一致,都認為社區對隔離見證的意見分歧并不是目前其普及度較低的主要原因。對于阻礙隔離見證采用的原因,David Steinberg 提出了另一個看法,他認為如果從比特幣挖礦社區的利益角度出發,礦工不想支持隔離見證的一個明顯原因可能是——AsicBoost。

          AsicBoost 才是阻礙隔離見證的罪魁禍首?這“鍋”不該讓比特大陸背

          AsicBoost 是一種挖礦固件,通俗來講,它可被理解為一種“優化算法”,能夠在原有比特幣挖礦基礎之上提高哈希碰撞的概率,從而提高挖礦效率,AsicBoost 驗證區塊鏈上的交易比平均速度快 20%。

          比特幣核心開發人員 Timo Hanke 和 Sergio Demian Lerner 于 2014 年獲得了 AsicBoost 技術專利,最近已經開始通過區塊鏈防御性專利許可協議(Blockchain Defensive Patent License)開放給了所有礦工。不過,如果礦工不想在許可證、或是不愿被檢測的情況下使用 AsicBoost 固件,其實可以部署一個“隱藏 AsicBoost”的替代版本技術,但是這個替代版與隔離見證是完全不兼容的。

          現在,讓我們先把時間帶回到 2018 年 10 月,作為當時最具規模的比特幣礦池,螞蟻礦池(Antpool)曾在大約一周時間里拒絕了所有隔離見證交易,結果引發了支持隔離見證的比特幣社區的不滿,他們將矛頭直指比特大陸(螞蟻礦池的母公司),稱其在秘密部署 AsicBoost 固件。

          然而,前比特幣核心開發人員兼應用加密顧問 Peter Todd 認為,懷疑比特大陸部署 AsicBoost 固件可能只是一個“單純的猜測”(pretty good guess)而已。實際上,沒有人能夠確定比特大陸真的這么做了。他說道:

          “你可以假設比特大陸秘密部署了 AsicBoost,但其實你并不知道真實情況。礦工正在做的事情,可能與你認為的截然不同,你所看到的不過是一個結果而已。”

          David Steinberg 認為,鑒于比特幣去中心化的本質,因此在他看來,挖礦中使用任何形式的創新都是“公平游戲”。David Steinberg 補充說道:

          “芯片制造中經常會出現工藝創新,人們對挖礦設備的升級也越來越頻繁,我認為擁有優勢是完全公平的。”

          隔離見證的兩種類型

          有趣的是,盡管隔離見證交易的比例目前還不到 40%,但整體交易量仍然在不斷增加(如上圖所示)。因此部署“隱藏 AsicBoost”固件和其他與隔離見證不兼容的硬件,似乎對利潤驅動的礦工來說其實并不太劃算,畢竟礦工需要賺錢。

          現實的情況是,隔離見證大規模部署的速度雖然比較緩慢,但這一趨勢是不可避免的。區塊鏈科技公司 Blockstream 開發人員 Rusty Russell 解釋說,通常新技術更新升級都會有一個“10-25 年”的周期,之后才會出現井噴式增長。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隔離見證的普及仍然處于“早期階段”,因此低采用率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但是,即便目前隔離見證的采用率比較低,也不意味人們不需要推動其普及。2018 年 9 月,BRD 首席戰略官 Aaron Lasher 和該公司其他高管共同推出了一個名為“WhenSegwit”的網站,并在上面發布了一封至社區的公開信。在信中,他們懇請企業和用戶優先考慮隔離見證服務,同時推動隔離見證“100% 普及”。

          不可否認,隔離見證普及度較低的主要原因其實是一個激勵問題,“WhenSegwit”網站的真正目標也是希望能夠促進社區采用“最佳版本的隔離見證”。

          由于隔離見證會影響比特幣交易,加密公司和交易所需要升級軟件,確保用戶使用 35 個字母數字字符串發送、接收啟用隔離見證的比特幣交易。這其實可以通過兩種不同的方式完成:

          第一種方式,需要加密公司重新啟用一個老版本升級,該版本其實自 2012 年以來就存在,并被稱為“pay to script hash(P2SH)”。P2SH 最初是一種壓縮與比特幣交易相關的復雜支付條件的方法,但是后來開發人員發現,P2SH 可以被用來確保那些不支持隔離見證交易的比特幣地址和那些支持隔離見證交易的比特幣之間實現互操作。

          第二種方式,其實就是上文提到的“最佳版本的隔離見證”,它就是由比特幣核心開發人員 Pieter Wuille 和 Blockstream 首席技術官 Greg Maxwell 聯合開發的一種新地址格式,它被稱為“Bech32”。

          下面,就讓我們詳細談談這個 Bech32。

          說起來,Bech32 還有點復雜。這種新地址格式是可識別的,因為它以“bc1”開頭比特幣地址通常以1或3開頭。更重要的是,Bech32 地址使用比當前地址格式更少的字符,因為小寫字母和大寫字母之間不再有區別。這減少了人為錯誤的可能性,Bech32地址也被設計用于限制其他類型的錯誤,例如由錯別字造成的錯誤。

          現階段,大多數支持隔離見證的錢包都是被“包裝”到 P2SH 輸出(地址從 3 開始),之后才能進行交易。然而,要從這樣的地址進行交易,用戶就必須透露一段代碼(即“兌換腳背”)才能確定比特幣被鎖定在隔離見證輸出中。如果使用新的Bech32地址,那么就不需要這一步驟,也意味著比特幣區塊鏈網絡中傳輸數據量也會大幅減少。

          不過據 Bitcoin Wiki稱,盡管 Bech32 實際上比 P2SH 效率更高,但目前還是不太建議使用 Bech32,除非它得到更多軟件支持,而且真正實施起來也比較困難。說 Bech32 比 P2SH 更高效,主要是因為 P2SH 是 2012 年推出的一個重新升級版本,并不是專門為支持隔離見證而設計,它其實使用了一種更迂回的方式來處理隔離見證交易。Bech32 則是在去年二月份推出,并且是由比特幣核心開發人員專門針對隔離見證設計的。

          Rusty Russell 解釋說道:

          “使用 Bech32,你不會產生跳躍感,不像 P2SH,你需要先用 P2SH 處理交易,然后再到隔離見證。Bech32,你的感覺就好像是:哦,這就是隔離見證,所以它更加高效;而P2SH,你的感覺就像是:哦,這是 P2SH,然后當你實際進行交易支付時,哦,這是隔離見證。”

          但是,Bech32 具有向后不兼容性(backward-incompatibility),因此如果加密公司和交易所一開始想要升級,可能會遇到“初始緊張局面”。Aaron Lasher 補充表示:

          “想象一下,如果你負責運營一家加密貨幣交易所,然后有一半客戶給了你看似奇怪的 Bech32 地址,他們不會給你其他信息,只會告訴你,如果你想要做生意,就必須開始支持 Bech32。現在你能怎么辦呢?只能乖乖去做。”

          Aaron Lasher 表示,描述這個過程就像是去學習一種全新的“語言”(比如希臘語),而正是這種不兼容問題,才是真正阻礙隔離見證普及應用的主要原因,就像讓你去學習如何說希臘語一樣困難。他總結說道:

          “每個人都想要費用更低的比特幣交易,但是第一個想出好辦法的人往往不會帶來真正的幫助,每個人都想先看看其他人怎么做,靜觀其變,沒人想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每個人都想收獲最后的果實,但這種想法造成的結果就是誰都不會推動完成這件事。”

          推廣
          相關新聞

          漲幅榜

          你可能感興趣的內容
          下一篇

          任正非罕見接受采訪回應一切:5G、人工智能、知識產權、隱私、創新(附萬字采訪實錄)

          河北十一选五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