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ng5vq"><tr id="ng5vq"></tr></div>

  • <div id="ng5vq"></div>

      <em id="ng5vq"></em>
      <div id="ng5vq"></div>

          專注區塊鏈信息及金融服務

          2018年比特幣趨勢盤點:5大技術獲得突破發展

          BitcoinMagazine ·

          01月05日

          熱度: 30688

          2018年比特幣技術增加了隔離見證的應用范圍、擴容了閃電網絡、發布了隱私保解決方案、實現了側鏈,并在 Schnorr 簽名解決方案上取得了很大的進展。

          2017年,數字貨幣令人眩暈的高價讓“hodl”一詞成為熱門,進入大眾視野;而在2018年,“buidl”一詞則成為了數字貨幣領域的一種新趨勢,比特幣也不例外。

          https://bitcoinmagazine.com/articles/keep-eye-out-these-bitcoins-tech-trends-2018/

          正如Bitcoin Magazine今年首期封面故事所預測,2018年,比特幣技術的發展大大地加速了。世界各地的技術研發人員與企業家們增加了隔離見證的應用范圍、擴容了閃電網絡、發布了隱私保解決方案、實現了側鏈,并在 Schnorr 簽名解決方案上取得了很大的進展。這些技術在去年還僅僅處于萌芽階段。

          Bitcoin Magazine今年1月的封面故事,2018的最后一個故事將以上、下篇的形式給大家介紹這五項技術在今年都有哪些具體的提升。

          上篇:隔離見證與閃電網絡

          隔離見證

          自2017年8月,隔離見證(簡稱為“SegWit”)的軟分叉就飽受爭議,被人們認為是到迄今為止比特幣底層技術中最大的一次協議升級。該技術很好地修復了一直存在的延展性上漏洞的問題,通過以區塊重量限制代替了比特幣區塊大小的限制,從而提升了第二個協議層的功能。使用隔離見證技術完成的交易一部分儲存于新增的比特幣區塊中,它允許網絡在每10分鐘就能處理至少1兆字節的交易數據。

          在2017年的時候,隔離見證的應用才開始啟用。到2017年年底,絕對多數的錢包、交易所以及相關比特幣服務供應商都還不具備此項技術。在今年年初,不到15%的交易使用了新增的區塊,并且,這些新增的區塊都僅僅1.1兆字節。

          縱觀整個2018年,越來越多的錢包和服務商使用了隔離見證,它的應用也有所增加。最為知名的是在今年3月使用 0.16.0 版本的 Bitcoin Core 錢包。其他熱門的錢包,例如,Coinomi (三月)、Bither (九月)以及 BRD (十一月)也緊跟其后使用了隔離見證技術。此外,Mycelium 也有望在今年年底將使用此項技術。一些最大的幾個比特幣服務商,例如,Coinbase (二月), Bitfinex (二月)和 Xapo (五月)。

          從整體來看,隔離驗證的使用數據在今年增加了超過40%。雖然,這是比之前成三倍的增多,但仍比人們所預期的要少

          在接受Bitcoin Magazine專訪時,Coinmetrics 數據分析師 Antoine Le Calvez 表示:

          △Antoine Le Calvez

          我認為隔離見證應用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超過50%是因為慣性。如果在去年比特幣手續費上漲時,不管是出于什么樣的原因,你沒有去使用這項技術,那么,當手續費再次上漲的時候,你也不太可能會去使用它。盡管使用隔離見證技術的交易比沒有使用隔離見證技術的交易的費用更低

          隔離見證技術的首行,是一個新的bech32地址格式代碼,在2018年得到了使用。這些代碼,是以 “bc1” 開頭,而不是 1 或者 3,非常適合隔離見證。使用這些代碼完成的交易并不需要過多的區塊中的數據,因而,也更加廉價。一些錢包商,例如,Coinomi、Electrum 和 Wasabi 都使用此項技術的新的地址格式。

          https://whensegwit.com/

          今年9月,熱門錢包 BRD 的蘋果版和安卓版都使用了此項技術,甚至還發起了一個名為《隔離見證問世》關于bech32格式應用的競賽。BRD 的首席安全主管 Aaron Lasher 在向Bitcoin Magazine介紹此項技術時,說到:

          △Aaron Lasher 

          “我們一直都堅信bech32格式是隔離見證技術最佳的標準范式。之后具有兼容性的P2SH雖然給行業帶來了一個小的飛躍,但真正促進此項技術廣泛應用的,還是它最原始的格式。” 

          他還說到:

          BRD 作為熱門的幾個錢包之一,我們喜歡網絡中感染力的增加,比特幣交易的非平凡百分比都是在BRD錢包中進行的。一般來說,我們的目標是讓更多的錢包商和其他服務商在它們的軟件中完成bech32 代碼格式的升級。我們正在以一個尊重的態度,同時又具有說服力的方式來與商家們進行聯絡。

          https://p2sh.info/dashboard/db/bech32-statistics?orgId=1;bech32 格式使用數據

          可能因為這個競賽,隨著隔離見證自身發展,bech32 格式使用率在2018年有大幅度增加。Le Calvez 表示:

          5.6%輸出的代碼是 bech32 格式,雖然 bech32 格式代碼僅占所有比特幣的0.8%,這意味著 bech32 的用戶是非常活躍的。可能是因為Coinbase 和LocalBitcoins 支持此項技術,各家交易所吸引著想要快速轉移財富的套利者們。另一個原因可能會是因為bech32 是最便宜的交易方式,它吸引了很多活躍度很高的用戶

          總的來說,在2018年這一年,隔離見證技術與比特幣區塊一同成長。雖然平均數額不能太說明什么問題(因為不是所有區塊都能填滿),但一般來說,一個普通的填滿的區塊大小約在1.3兆字節。今年10月份,ViaBTC還挖出了一個比2.3兆字節多一點點大的區塊為迄今為止最大的比特幣區塊。

          閃電網絡

          閃電網絡技術備受人們期待已久,而2018年是這項技術正式走入人們視線的一年。雖然它因還處于早期發展階段所帶有的風險性而被人們標上“具有危險性”的標簽,但此項技術的用戶仍受邀去試用這項技術以獲得更快速和廉價的交易。

          今年3月,閃電網絡實驗室籌資了250萬美元種子投資,率先在 Ind 軟件中試用閃電網絡。在3月末,比特幣技術公司ACINQ也推出了基于此項技術的安卓錢包 eclair,在6月,Blockstream公司也安裝了 c-lightning。在9月份的時候,錢包服務商 Case 甚至允許用戶在自己的家中安裝一個實體的閃電節點。

          http://lightningnetworkstores.com/wallets

          這些公司使用閃電網絡使得該技術得到了更多的應用,也有越多越多的錢包供應商入場,包括了知名的 Trezor 和 Electrum。也許值得一提的是,閃電網絡這種支付方式也逐漸開始被提供實體商品和服務的商家接受。

          △Bitrefill 每筆交易使用支付方式分析圖,以支付次數為準而非支付的數量,來源:Bitrefill 

          在今年3月,閃電網絡的較早的使用者之一—支持比特幣預付手機充值服務商Bitrefill就使用了此項技術。該公司的CEO Sergej Kotliar 一直關注著閃電網絡。在接受Bitcoin Magazine的專訪時,他表示:

          △Sergej Kotliar

          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處理了2170筆閃電網絡訂單,賺取到了6.3個比特幣。閃電網絡的支付方式正在逐步地被廣泛接受,到目前,約占我們所有比特幣訂單的2.5%。我們期待看到越來越多的錢包商和交易所能采用此項技術。

          由于比特幣費用在2018年的時候可以忽略不計,因而可能沒必要,但 Kotliar 仍做了一項因閃電網絡而避免進行鏈上交易的數量統計。他表示:

          我基本上就是把所有開放和關閉的渠道中支付的遠期付款交易的數量作為一種擴容效率的衡量方式。

          他解釋道:

          “每個鏈上交易一共有2.75筆,如果算上遠期支付,則是3.75筆。由于渠道可靠性提升和網絡的發展,此數字在過去數月中穩步增長。”

          除了 Bitrefill,其他對此項技術的領先使用者還有 Blockstream 商店(一月)以及Satoshi 起居室的水電賬單支付服務(四月)。支付供應商 BTCPay 在7月也采用了閃電網絡技術,將此技術提供給所有使用者(例如 TorGuard VPN 和 Coincards)。

          9月的時候,支付服務商 CoinGate 向Lamassu 比特幣ATM機、金條商店 Bitgild 以及上百個商家提供此項服務。此外,在2018年,首個接受閃電網絡方式進行存儲業務的交易所是支持黃金與比特幣兌換業務的交易所 Vaultoro (五月)。(編者注:支付供應商GloBee在6月的時候也采用了此項技術)

          △Lightning Labs的開發人員Johan Halseth出現在#LightningHackday的主會議室

          還有一個令人驚喜的是社區對于此新型技術的有著較高的接納程度。例如,位于柏林的閃電網絡初創型企業Fulmo舉辦了一系列的“黑客日”活動。在柏林舉辦了三場,在紐約舉辦了一場。任何對于閃電網絡感興趣的研發人員和社會人士都可以前來參加活動,了解此項技術,并在自己崗位的工作中使用。紐約市的一家比特幣開發公司Chaincode Labs也在使用閃電網絡技術開發第三期“Bitcoin Residency”項目。

          伴隨著新現象的出現,也許是因為這些活動和商家的動作,很多的閃電網絡apps(簡稱“Lapps”)也在今年問世。

          Lightning Labs 的 CEO Elizabeth Stark 告訴Bitcoin Magazine:

          △Elizabeth Stark

          閃電網絡技術能使人們打造出很多非常炫酷、超出我們想象的東西,并且也正打開一個很多未知的新的可能。” 他還補充到:“每一天,我們早上醒來,就會發現,有人又創造出了新的玩意。

          據了解,Stark 管理的閃電網絡實驗室做了一份《閃電網絡技術App名錄》,將所有市面上的 Lapps 都收入進去。

          比如,在 Blockstream 公司3月份舉行的 “Lapp周” 活動上,該公司展示了基于閃電網絡充電 的微支付處理體系下的三款產品:自動唱片點唱機、小費解決方案以及文件托管解決方案。此外,今年發布的另一個特別有用的 Lapp 是一款名為 Submarine Swaps 的應用。該應用可以允許沒有閃電網絡錢包就能開具閃電網絡的支票。另外,黑客活動節上還展示了蘋果的 photobooths 、POS機處理器和各款游戲。同時,閃電網絡甚至見證了一個它的殺手級的應用——  satoshis.place。這個價值百萬美元、主頁奪目的網站涂鴉平臺今年夏天就在比特幣社交平臺上迅速走紅。

          https://1ml.com/statistics

          當然,所有的活動也都轉化成數據。雖然人們現在能獲得到的有關閃電網絡數據還不是完全可靠,有的網絡很難被測量到,各種閃電網絡的研瀏覽器顯示,在網絡中,每天,至少有幾千個閃電節點在線。在這些節點值之中,共開通了超過1萬個支付渠道,讓上百個比特幣價值達2百萬美元,并且這一數字還在快速增長。

          注:閃電網絡視覺化數據網站合集https://gist.github.com/bretton/798ec38165ffabc719d91e0f4f67552d

          同時,支持閃電網絡的節點也得到了提升,協議中更多的地方獲得了不斷的充實。在11月,一群閃電網絡的研發人員在澳大利亞阿德萊德召開了第二次會議(首次會議2016年在米蘭)。會上, “BOLT” 公司公開的規格說明為此項技術在2019年及以后的發展方向鋪平了道路,是此項技術的跳躍式的發展。

          △第二屆閃電網絡峰會總結,https://lists.linuxfoundation.org/pipermail/lightning-dev/2018-November/001569.html

          Blockstream 和 c-lightning 開發人員 Christian Decker 表示:

          △Christian Decker

          第二屆閃電網絡峰會讓人們再次相信閃電網絡是一個給對于開放網絡有著憧憬和興趣的人們提供開放社區環境。它將我們之前在首次會議上拖延了的事情再重新擺到桌面上,并開放了一個可以探索到所有有意思功能的階段。比如,插接和多路徑功能就讓能讓我們隱藏此前所有資金分配渠道的細節,而用戶們在鏈上或鏈下都可以看到的一個余額明細。

          下篇:隱私、側鏈以及Schnorr 簽名

          隱私保護解決方案

          2018年,此前一直最被人們看好的兩個隱私保護解決方案 TumbleBit 和 ZeroLink,在今年年初的時候開始了啟動。TumbleBit 是 2016年由波士頓大學 Ethan Heilman 教授帶領的 的一支學術研究團隊最先提出的一個混幣協議(coin-mixing protocol)。

          TumbleBit 使用(中心化)的混合器(mixer)在參與者之間生成交易通道,在混合(mixing)之后,每個人最后收到的比特幣都不再是原來擁有的比特幣,從而打破交易追蹤。更重要的是,TumbleBit使用密碼學來保證即使混合器也無法建立和交易者之間的聯系。

          小編注:眾所周知, 比特幣的交易是公開的,所以如果某人盯上你的交易地址,那么他是有可以根據交易的頻率,和你交易的不同地址推斷出他想要獲取的信息。(如,你使用的比特幣地址有哪些,你的現實身份等),mixing 的目的是打斷這個linkbility ,

          上圖是一個簡化版mixing的過程,在你輸入幣后,每一輪mixing會隨機給一個新生成的地址發送你輸入的等額的幣,但是這個幣呢,已經不是你輸入的那個幣(在比特幣中,每個幣都有hash作為獨一無二的ID,里面有這個幣從被挖出來后所有的交易歷史),然后在第二,三輪(可能會更多)也是同樣的操作,每一輪幣就要被混合,隨機發到一個新的地址,一直到回到你的地址里。

          因對此技術潛力的非常看好,NBitcoin 的開發人員 Nicolas Dorier 和專業隱私解決方案的比特幣研發人員 ádám Ficsór (還有其他一些人)耗時兩年的時間研發該技術。2017年年初,Stratis 聘請了 Ficsór 在 Breeze錢包中使用該項技術。

          在2017年7月,Ficsór曾質疑過TumbleBit的實用性。需要非常多的鏈上交易以實現混合協議,這就造成了成本昂貴的限制。

          △Ficsór博客原文:https://medium.com/@nopara73/tumblebit-vs-coinjoin-15e5a7d58e3

          在 Medium 上,Ficsór 寫道:“我不認為大家看好我正在研發的 TumbleBit 經典版。 此技術會帶來高昂的混合手續費。老實講,在寫這幾句話的時候,我對這項技術的失望感再次涌上。”

          △Breeze Wallet 采用TumbleBit 公告:https://stratisplatform.com/2018/08/01/breeze-with-privacy-protocol-mainnet-release/

          不過,Ficsór 和 Stratis 兩人還是完成此項目。在人們的期待中,TumbleBit 于2018年的8月在Breeze Wallet中得到使用。但是,此時,對此技術的熱衷者的興趣似乎有些消退。Breeze’s TumbleBit 并沒有引起很多人注意,因此,使用數據是非常低。

          然而,為了提高比特幣隱私性,更多的人轉向了另一個隱私解決方案開發—— ZeroLink。該項目也是由 ádám Ficsór 帶頭,在2017年8月首次問世, 基于Bitcoin Core 的貢獻者 Gregory Maxwell 在2013年提出的 “Chaumian CoinJoin” 概念。

          ZeroLink 項目允許幾個用戶在一個大的交易中將它們的代幣混合,將所有參與者的代幣匯集起來在以混合的形式發送給每一個用戶。和TumbleBit 一樣需要中心化的服務器以及打破了交易追蹤的優勢。但是 Ficsór 認為ZeroLink的在隱私度的平衡更可取,因此 ZeroLink 更有顯著作用,因為它需要更少鏈上交易。

          為了推進 ZeroLink 項目,2018年,Ficsór 創辦了專注于比特幣隱私保護研發的公司——zkSNACKs。同年7月在里斯本舉行的“Building on Bitcoin ”  的大會上首次公開。

          為了將他創立的“隱藏式錢包”項目再次品牌化,zkSNACK公司推出了一款基于 ZeroLink 但有更多隱私保護功能的 Wasabi 錢包。比如,除了Chaumian CoinJoin之外,還包括一種緊湊型客戶端區塊過濾——針對沒有下載整個比特幣區塊鏈的輕客戶端的隱私解決方案。

          在比特幣的白皮書誕生十周年,Wasabi 錢包在今年10月31日正式上線。雖然該錢包還不是主流錢包,但已是重視隱私保護的用戶的必選產品。根據GitHub 數據顯示,自上線后的短短幾個月來,該錢包就已被下載了幾千次。據Wasabi 錢包官網數據,到目前為止,混的比特幣已經有兩千枚左右。

          Ficsór 告訴 Bitcoin Magazine,“坦白地說,目前用戶數量的增長的速度和社交媒體的活躍度震驚了我。如果關注度和用戶增長的速度照現在這樣繼續,我們會考慮使用基于流動性的隱私保護方案,例如,允許通過混合(mixing)直接發送。這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ZeroLink 架構正在被其他錢包作為一種標準在采用。今年3月,新上線的 Bob 錢包(相對而言還不是很有名)宣布使用了 ZeroLink 模式。8月,一家專注于隱私保護的 Samourai 錢包宣布使用一個名為 Whirlpool 的移動版 ZeroLink。此外,Stratis 推出的Breeze 錢包也有意采用 ZeroLink架構 。

          △文章鏈接:https://bitcoinmagazine.com/articles/bitcoin-privacycoin-tech-making-bitcoin-more-private/

          TumbleBit 和 ZeroLink 今年為帶來了更專業的隱私保護解決方案,且正在開發更多的方案。若想查閱目前已發布隱私保護技術相關發展的詳細的介紹,可查閱上圖下方連接 由Bitcoin Magazine 發布的 “比特幣的隱私性,通過這個技術可提高比特幣的隱私性”。

          Stratis(Breeze錢包的開發商)并未就此文發表任何意見。

          側鏈

          這幾年側鏈都一直備受關注,側鏈是可替代區塊鏈(側鏈不是指特定的某個區塊鏈,任何遵守側鏈協議的區塊鏈都可以叫側鏈),其鏈上的幣可以錨定比特幣來實現轉賬交易。

          允許用戶可以在不同的區塊鏈里快速的“移動”比特幣,可以在不同的協議標準下運行。 如,提供更快速的確認時間或者提供更高的隱私。簡單的說,側鏈可以保持比特幣總量2100萬的前提下實現所有的山寨幣擁有的技術優勢。

          Liquid

          雖然各家區塊鏈開發公司都在進行側鏈開發,但成立于2014年的 Blockstream 公司是首個提出側鏈這個概念的。自2016年,該公司旗下的開源側鏈項目 Elements 展示了該技術的潛力。但 Blockstream 首個商業性的側鏈項目是2015年推出的Liquid。

          △liquid 介紹:https://blockstream.com/2015/10/12/introducing-liquid/

          Liquid是一個旨在為交易所與其他服務商提供交易通道,讓交易者們可以快速和隱秘地轉移資金并利用套利機會。 最大限度的縮小了交易所之間的差價,并在整個業內提高了資產流動性。通過選擇的交易所和服務商來確保側鏈上加密貨幣和交易,交易所和服務商就像是在比特幣區塊鏈的資產轉移到側鏈,或者側鏈的資產轉移到比特幣區塊鏈過程中的“通道守門人”。這個被稱之為““聯盟側鏈”(federated sidechain,)

          今年10月,Blockstream 發布了 Liquid,與比特幣錨定的L-BTC。一個月后,該公司正式推出了節點、錢包和區塊鏈瀏覽器。

          △Bitfinex 的首席技術官 Paolo Ardoino帶有暗示的推特

          Liquid的安全性由行業內一些著名的公司如,Bitfinex、BitMEX、Xapo、Unocoin、Bitso 等擔保。在側鏈公布后,一家意大利比特幣交易所 The Rock Trading 隨即便提供 Liquid 的進出口通道。在11月末,Bitfinex 的首席技術官 Paolo Ardoino 暗示很快會使用Liquid。

          △liquid側鏈數據集合:https://liquid.horse/

          但從公布的數據來看, Liquid 的使用率并不高。截至本文發布時,大約一共有75筆交易中,總量為25枚比特幣被鎖定,該側鏈總共處理了3400筆交易,每小時的交易了不到12筆。但這項人們期待已久但技術面世,并且在不斷增長。

          Blockstream 首席技術官  Samson Mow 表示:“這是一個良好的開端。最近我們剛發布了客戶端,隨著越來越多的交易所將該功能向其終端用戶開放,使用率也將大幅增長“

          RSK

          另一個聯盟的比特幣側鏈是 RSK 項目。錨定比特幣的R-BTC。RSK是打造類似以太坊那樣的去中心,圖靈完備智能合約平臺。與 Liquid 一樣,RSK 的幣的安全保障由一系列比特幣公司提供。但與 Liquid不同的是,RSK 同時也比特幣合并挖礦,這意味著,比特幣礦工會使用算力來建立區塊并確認交易。

          RSK 實驗室的首席科學家兼聯合創始人 Sergio Lerner 表示:“這種”雙重保護“的方法提供了很高的安全性, 避免了賦予任何一方(指比特幣礦工和rsk側鏈聯盟成員)過多權利,而每一方都有特定的責任。同時就像比特幣本身一樣,用戶對協議的執行有著最終的決策權(就是,用戶想轉還是不轉是用戶說了算,而不是守門人)“

          △RSK公告公布聯盟成員:https://media.rsk.co/july2016-pr/

          今年1月,RSK的創始區塊被挖出,標志著正式問世。早期的公告中宣布了最早一批RSK“聯盟側鏈”的成員包括Bitstamp、Bitfinex、Bitpay、Xapo 和 BitGo 。雖然,RSK還沒有公布最新的聯盟還包括了哪些公司。(很快會發布一份聯合聲明)

          RSK技術還吸引了最大的幾家比特幣礦池公司:BTC.com、AntPool、 Slush Pool 和 F2pool。這些公司都表明已開挖,大概有比特幣算力的50%。R-BTC 目前已經可以在 Bitfinex、火幣還有 RSK 等交易所進行交易。Lerner表示:“RSK在2018年共有9次迭代,從最初的 0.4.0版本到目前的0.5.3.版本。”

          更重要的是,據 RSK Labs 表示,到目前為止, 據RSK Labs 不完全統計,目前已經有50個在RSK側鏈上進行的項目——盡管絕大多數的項目還處于早期開發階段。

          △RIF Labs和RSK合并詳情:https://bitcoinmagazine.com/articles/rsk-merges-new-rif-os-opens-potential-increased-interoperability/

          當然在RSK側鏈上最知名的一些項目如類似閃電網絡的交易通道網絡Lumino,RIF Labs最近發布的包括交易網絡,點對點儲存,名稱解析的基礎架構協議RIF OS 等都是由RSK Labs和RIF Labs開發的,RIF Labs在今年11月份收購了RSK Labs。

          在接受 Bitcoin Magazine 采訪時,Lerner 表示:“RSK 社區正在擴大,特別是在拉丁美洲和亞洲,在過去幾個月中,我們見證了區塊鏈公司推出基于RSK的解決方案的增長。2018年全球大概有100多個RSK線下交流活動和峰會。同時RSK Labs有個名為“大使”的項目來跟蹤RSK生態的增長。 目前為止,已經有200位獲得認證的大使,超過1000位在認證過程中。“

          驅動鏈(Drivechains)

          最后,今年9月,由 Tierion公司的研究員 Paul Sztorc(曾在 Bloq任職)開發的驅動鏈的測試版問世。

          http://www.drivechain.info/blog/first-release/

          Drivechains側鏈和上面提到的側鏈不同的是,她不是聯盟側鏈,而是完全由礦工保證安全。通過他們的算力(并結合技術保障來限制風險),礦工在確認交易的同時也扮演“側鏈通道守門人”的角色。

          Sztorc 希望比特幣未來能有多種多樣的驅動鏈,以便與復制現在部署在山寨幣上的很多功能,首個驅動鏈很有可能是一個為快速和廉價交易而服務的 “大區塊”側鏈,而 Sztorc 的個人興趣一直是開發可預測市場的側鏈。

          Sztorc 表示:“今年,驅動鏈發展的很好,已經取得了很大的進步。我們正在研發版本12,升級版的13也馬上就要完成了。很多系統中的漏洞已經被補上了。我們正在完善該軟件。”

          △驅動鏈BIP301:https://github.com/bitcoin/bips/pull/643/

          但是,驅動鏈需要軟分叉來升級比特幣底層協議,以確保它的兼容性。在一年前,比特幣開發郵件群中, 這個問題就曾被討論過。在2018年年初,Sztorc就提交了正式的比特幣提升計劃《BIP301》。

          不過,Sztorc 不確定 Bitcoin Core 會部署這個軟分叉。此前,比特幣所有的軟分叉都是由Bitcoin Core 來激活。

          他說道: “其實在說服core開發者將采用該技術這點上是不太可能的,而且我懷疑礦工是否會在部署后去激活它,從隔離認證開始,礦工激活的軟分叉在過去幾年就沒有發生過了,要知道在以前可是沒幾個月就發生的常態。“

          雖然 Sztorc 仍希望Bitcoin Core會最終實施驅動鏈 BIP,但他也在考慮其他的選擇。如在比特現金上部署驅動鏈或者在不需要Bitcoin Core首肯的情況下實施驅動鏈。

          或者Sztorc 還很有可能硬分叉比特幣來實現驅動鏈技術。

          Sztorc補充到“如果硬分叉的話,那么這將是像Monero 或比特幣現金那樣的全新的項目了”

          Schnorr 簽名

          很多密碼學家認為Schnorr 簽名方案是該領域的最佳方案。它的數學屬性提供了高度的準確性,而且不受延展性的困擾,能夠相對快速的驗證簽名,還能在比特幣實現精妙的新功能。

          因此,在比特幣技術社區里一直都備受關注。雖然隔離見證讓比特幣協議上使用Schnorr 簽名變得更容易,但是這畢竟還是個巨大的改變,實施起來也不是那么的容易,2018年初,社區期待這項技術在2018年底完成確實有點不切實際了。

          但是,還是取得了一些進展的。

          △郵件截圖

          2018年七月,Blockstream 和 Bitcoin Core 開發人員 Pieter Wuille 在“比特幣發展”郵件群里提出了最初的BIP ,發送郵件地址包括了另外幾個core開發員包括ohnson Lau、Gregory Maxwell、Jonas Nick、Andrew Poelstra、Tim Ruffing、Rusty Russell 和 Anthony Towns 。

          在接受 Bitcoin Magazine 的采訪時,Wuille 稱:“Schnorr 簽名方案僅僅還在開始階段,將其整合到比特幣還需要另外的BIP。接下來的話需要完善更多的細節,那么更多的BIP也會被陸續提出。

          https://lists.linuxfoundation.org/pipermail/bitcoin-dev/2018-December/016556.html

          開發了Xapo 的Bitcoin Core開發者Anthony Towns 也在Wuille的Schnorr 提案出了份力,上周他還向比特幣開發組郵件列表里發送了一封郵件,詳細描述在比特幣里采用Schnorr 的其他細節。其中還包括自11以來就一直在同一郵件列表里討論的新的sighash。

          有趣的是,Wuille和其他幾位 Bitcoin Core 的技術人員正在起草一份新的實施Schnorr的提案,并結合另一項重大技術升級:Taproot。

          Taproot 在2018年的1月首次被 Bitcoin Core 開發人員 Gregory Maxwell (他還參與了 Wuille 領頭的 Schnorr 提議)提出。Taproot 技術利用了基于 Schnorr 中的幾個技巧,實現了一個類似MAST那樣的解決方案:用戶可以創建高效率數據智能合約(data-efficient smart contract)。更有趣的是,在正常情況下,是無法區分這些智能合約和普通的交易的。

          實際上,Taproot允許用戶打開或者關閉閃電網絡通道,或進行需要多個用戶之間合作的交易,或實現某些類型的強制投注協議,除了參與方之外沒有任何人知道發生了什么 - 為隱私帶來福音。

          Wuille稱,盡管如此,比特幣采用Schnorr是Taproot實現的前提。

          Wuille 表示:“當然,采用簽名需要和其他協議交互的細節需要進一步的完善, 因此同時集成Schnorr和Taproot是更合理的方式。也會帶來很多的益處——如無需披露腳本。一旦我們在比特幣里采用了Schnorr,錢包就可以實現很多新的功能,如多重簽名,閾值簽名(threshold signatures)等。 而且這個功能不需要另外的共識規則。“

          編輯注:Pieter Wuille的言論由荷蘭語翻譯而來。本文略有改動。

          推廣
          相關新聞
          河北十一选五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