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ng5vq"><tr id="ng5vq"></tr></div>

  • <div id="ng5vq"></div>

      <em id="ng5vq"></em>
      <div id="ng5vq"></div>

          專注區塊鏈信息及金融服務

          王峰十問第28期 | 周航做客王峰十問坦言:極其狼性的對抗性戰爭不適合我,我到今天也不喜歡(附音頻)

          王峰十問 ·

          12月14日

          熱度: 89186

          “害怕失敗是創業者面對的最大心魔。”

          周航做客王峰十問坦言:極其狼性的對抗性戰爭不適合我,我到今天也不喜歡
          00:00
          --:--


          10月,易到創始人周航出版《重新理解創業》一書,首度復盤自己20年創業經歷,全方位坦陳創業之得與失。從1994年創立天創數碼集團賺到第一桶金,到2010年成立易到進入出行領域,到2016年逐漸淡出易道加入順為資本成為投資人。周航不僅僅是一名連續創者,在中國20年互聯網創業的大潮中,他身兼親歷者和觀察者雙重身份。

          “向外看世界,向內看自己”,一個創業者與投資者的“途中思考”究竟隱藏怎樣的風景與風暴?

          就此,周航來到「王峰十問」,與同為創業老兵的王峰,展開長達3小時坦誠且率真的對談。

          犀利觀點如下——

          1. 極其狼性的對抗性戰爭,不適合我,到今天我也不喜歡。


          2.給出行企業的建議:用戶出行問題還遠遠沒解決好,不要跑偏,也不要自己說故事忽悠自己。


          3. 現在有創業者抱怨投資者給的估值低,有可能人家現在給你的估值才接近于真實價值。


          4. 關于創業,泡沫時代已經結束了,接下會進入一個“老實時代”。


          5. 學會度過低谷期是一個創業者的基本功,不要再指望通過騙傻錢來解決自身的問題。

          以下為對話全文:

          王峰:Hi,大家下午好,歡迎來到火星財經“王峰十問”第28期——“老友記”番外篇。歡迎。我在香港沙田,上午看看香港中文大學,剛回來在酒店大堂。今天邀請到的是我的一位老朋友,易到用車創始人,連續創業者,現為順為資本投資合伙人。

          先讓我們看一看周航的經歷:

          1994年,周航和哥哥創辦了“天創數碼集團”,發展成為國內最大的專業視聽和服務集團之一。隨后旅居海外。

          2010年,回國再次創業,創立易到用車,首創國內互聯網專車的行業模式。

          2014年,成為湖畔大學第一期學員。

          2017年,加入順為資本,擔任投資合伙人。

          前不久,我在機場的書店,偶然看到了周航最近新出的《重新理解創業:一個創業者的途中思考》這本書,談到了周航過往20年的創業經歷和感悟。

          如果讀過彼得·蒂爾與布萊克·馬斯特斯的《從0到1》和本·霍洛維茨的《創業維艱》這兩本書的朋友,我建議可以捧起周航的這本新書再翻一翻,里面有很多以上兩本書沒講到的東西。我理解,書中有周航自己獨到的創業思維和方法,把很多抽象理論具體化了,推薦大家閱讀。

          我想,周航的這本書名定義為“重新理解創業”,以一個創業者的思考和經歷為主線,與其說是一本個人創業反思,不如說是試圖在喚醒今天創業者們的集體思考。下面,就開始咱們今天的“王峰十問”吧。

          創業3大收獲 & 3大建議

          王峰:第一問,最近一兩年,我身邊的許多朋友,尤其是那些非常成功的創業者們都出書了,比如周鴻祎的《顛覆者:周鴻祎自傳》、羅永浩的《創業在路上》,好像他們都不是第一次出書。一向重視傳道授業解惑的李開復老師也先后出了《人工智能》和《AI·未來》兩本新書,我正在學習中。你的這本《重新理解創業:一個創業者的途中思考》,我到現在還沒有讀完,因為總是停下來思考,照鏡子嘛。但我大致翻了一下,我覺得應該是有趣的一本書,最主要原因是它是周航寫的,周航是有故事的人。

          我認識周航大概有3-4年了,最初我們是在朋友的飯局上認識的,我印象里的周航,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嘴角一直保持微笑,而且每次飯桌上都能提出讓大家深思的問題。在我眼里,周航始終是一個聰明人。我感覺周航和任何人吃飯,大家都會很開心。我數了一下周航的朋友圈,里面有企業家、學者、藝術家和各界名流,他都打成一片。

          我想,周航的這本書名定義為“重新理解創業”,以一個創業者的思考和經歷為主線,與其說是一本個人創業反思,不如說是試圖在喚醒今天創業者們的集體思考。

          在你看來,你創業以來最大的三個收獲是什么?你給創業者們最大的三個建議是什么?對初出茅廬的新手來說,創業應該注意什么?對連續創業的老手來說,比如類似我這樣的人,已經是第二次、第三次創業,你又會給出什么樣的建議?

          周航:首先謝謝王峰,能這么看待,我覺得你真的是很懂我的人,我特別喜歡你說的這句話:“與其是一本個人創業的反思,不如說是試圖在喚醒今天創業者們的集體思考”,這讓我感覺到你是特別懂我的一個人。

          你問到了創業以來的三個收獲,因為我始終都在創業,所以我說說最近的這次創業,自己有什么收獲。首先是讓我的生命感覺更加開闊,我進到了一個更大的大海里,去游了一次泳,知道海是怎么回事,浪是怎么回事,海水的咸味是怎么回事。應該說,創業把我帶到了一個世界級的視野,我結識了很多全球科技創新業里的大佬,不管是創業界、投資界、技術等各個方面,都是世界級的視角,這讓我提升了非常高的層次。

          第二膽子更大了,因為經歷了非常大的一次、商業史上史無前例的一次競爭,也使得我見過大場面,花過大錢。第三,讓我對自己的創新能力有一種更大的自信,我會更加堅持地去做一些更原始思考的事情,更堅定地去走這條路,而不是說走跟隨式的創新。

          如果說給創業者們建議,不同階段的創業者面對的問題是不一樣的。對初出茅廬的新公司來說,不要做PR、不要做BD,要謹慎地、少去做拋頭露臉的事。就埋頭苦干去做真正正確的事情,在我來看,初創公司最正確的事情就是去做好你的產品,天天研究你的用戶,去做真正有意義的創新對連續創業的老手來說,要放下那種想贏怕輸的心態。

          我們之所以還在創業,可能也想取得更大的一些成功,但同時,我們過去取得了一些成就,其實我們自己不自覺的會背上一些包袱,會怕輸,害怕失敗。我覺得,害怕失敗會成為我們這樣一些人的心魔,導致我們不敢去嘗試真正新的一段征程,而且也不愿意真正的去放得下身架,就是去掉身上一些光環而去真正的吃苦。

          王峰:2005年,開復老師回到中國創立了谷歌中國,之后沒過多久就出版了他的《做最好的自己》,引起巨大的轟動。在我看來,這本書是當時市面上第一本強調個人奮斗并引導年輕人實現自我的精神指南。不過,今天我想談另外一個維度,就是向內看見自己,產業者如何真實地看待自己。有時候我們常常發現,在抱著自我奮斗、自我實現的夢想掙扎多年后,最大的反思,不是我們是否學會了去做更好自己的能力,而是開始學會自我反思,照見自己,去尋找什么是真正的自我,即“我從哪里來,我將行至哪里去”的哲學境界。或者,我們把它理解為是創業的一個階段,當我們停下來那一刻,我們暫且忘記得失成敗,去思考“我從哪里來,我將行至哪里。”

          當你置身“那一刻”的時候,你會想些什么?當然,我相信周航你不止一次有過“那一刻”的思考。

          周航:第一是會想過去,過去到底發生了什么,能從過去學習到什么。第二個是看現在,看現在就是說你現在到底是什么狀態。這點往往是蠻困難的,就是想現在,想現在能不能看見自己,看見真實的自己,不管你的需求、你現在的狀態、你的恐懼、你的渴望,這些到底是什么,其實要看到,是蠻難的。另一個是想未來,想未來也不容易,即要想到自己想要什么。我想要的很多,通常想要的很多,但有一個很好的方法。

          我這里分享一個方法,我曾經有一個很好的朋友,我跟他說我現在還很焦慮,他說你為什么焦慮?我說我想有一個更大的事業,我要更成功,我要有更多的錢。他問了我一個非常智慧的問題,他沒有問我要多少錢,他說,如果你有了心中足夠多的錢,你會做什么?我說要做這個,做那個,他說你看你所想象這些事情好像跟錢的關系不大。其實他當時給我這樣回饋的時候,我感覺有點醍醐灌頂的,還是蠻棒的這種狀態。然后我很清楚的知道了自己內心真正所想要的是哪些東西。

          另外我還有一個很好的方法,當你難以抉擇、難以放下的時候,問自己一個問題:人生以后如果只能做一件事情,你會做什么?這個時候內心真正想要的那個東西反而會立刻清晰起來。當有人問我的時候,我說,如果人生往后只能做一件事情,我非常想去做一個經濟學家,我很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創業者的根從何處來?

          王峰:第二問,盡管周航的身份已經搖身一變,增加了“順為資本投資合伙人”的標簽,但在我眼中,周航的人生是創業人生,如果用一個詞給周航定位,我還是愿意用“創業者”。我想談的是,我們每個人的創業起點,你認為所謂創業者的根兒是從何處來的?

          比如,考大學對很多人來說都是人生中重要的一步,但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傾向。有人從小喜歡航模,只要有航空航天等專業,他就去報考;也有人就要去讀最高等的學府,為了能讀北大清華,哪怕他去學食品專業他也愿意,哈哈。.每個人的價值取向不一樣。這讓我也反思,我覺得,創業也有類似的過程,尤其是創業者的第一步。創業的起點,有的來自于對一件事情偏執的熱愛,也有的來自于要自我實現抱負的極致追求。

          我常常說,創業是今天和平年代里一項最好的自我修煉。我認為,對一個背景平平的人來說,要做到自我實現,除了在專業領域去發現,去發明,去創新以外,我們中的許多人,最重要的自我實現就是去創業。你的創業起點是什么?什么是你的motivation動機?是興趣使然,還是通過創業來實現個人自我實現的最終目標?

          周航:我的第一段創業在上世紀90s中期,那個時候最重要的還是說要去做一段成功的商業,至于它是什么其實是第二位的。當時你的認知、你的資源背景、你的歷史機會就是那樣,我就是想怎么能去做一個成功的公司,至于這個公司是做什么的倒是在第二位的。第一段就是這樣,第一段很不幸的是做到取得一定成就以后,你會發現可能你還是缺乏一些足夠的動力,就是你并不愛那個東西,你不是一個發燒友。

          盡管我當時做音響但我并不是一個發燒友,我對聲音、電子器材也沒有什么著迷的地方,我只是把它當作如何經營一個成功的公司來看待的,所以在這個過程中也走過很多小彎路,就是說別人有什么事你也去摻和一下。所以當時對公司是不是往產業鏈的更上下游、更寬泛的領域去走其實也沒有什么顧慮,因為對你來說是如何擴展邊界去做一個更大的公司反而是一種更大的追求。

          王峰:如果我們暫且把喜歡和熱愛做創業起點的稱為A,把希望自我實現有所成就的稱為B,以你之見,哪些人算是A,哪些人算是B?哪些人是A∩B?你覺得。

          周航:有一類人是A、有一類人是B,我在想,如果只是單純的說我不追求成就,我只是喜歡創業,這稱之為A,我覺得這些人是不是內心中也會有一種恐懼?就是說,他不確信他會成功,意思是他不敢追求成功,那我想說,是不是在某種程度上,這是一種逃避。反之,如果另外一種,只是把創業當做一個工具,當做一種手段,來去追求成功感,稱之為B,這種是比較多的,但這也其實無可厚非。

          補充一點,B類最后變成了一個貌似體量在變大,但實際上變的越來越平庸的公司,我把這個比喻就像一個發福的中年人一樣。

          比較好的是結合兩點,既享受創業的過程,同時又積極去追求成功。因為你有前者,所以當你在追求事業成功的過程中,就不容易迷失,就不容易變形。很多人為了成功很容易變形,也很容易放棄自己的原則,甚至很容易放棄自己出發的一些初心,走到后面往往就是數字驅動了,公司的估值、市值、規模、影響力,都被這些所帶偏了。

          王峰:這讓我也想起了當年喬布斯和沃茲在車庫創業的經歷。喬布斯和沃茲在最開始合作的時候,做了一個數字版藍盒子,沃茲買了二極管和晶體管,苦心設計出一個讓他最自豪的電路,測試成功后,兩個人都很興奮。我認為喬布斯就是非常好的興趣和自我實現結合型人物,他能做出一個讓自己喜歡、市場規模又可以被放大、消費者又覺得很酷的東西。喬布斯能做出這樣的產品,而沃茲則更多沉迷于自我興趣中。

          喬布斯和沃茲在車庫創業

          周航:我跟沃茲打過交道,沒有喬布斯他就是個普通黑客。

          王峰:這又不得不回到另一個話題,就是如何看待外部的世界。相對于沃茲來說,顯然喬布斯就更懂外部世界。創業者如果一心向內,不太抬頭看外部的世界,很難成功。在我看來,創業者即使被工匠精神所武裝,如果不看時機,所謂“天”;不看競爭環境,所謂“地”;不看團隊和對手,所謂“人”,創業很難做大做強。

          我們當年學習做SWOT分析,S和W,談的是自己的比較優勢和劣勢,Q和T,則是機會和威脅,來自于外部。你是如何看待外部的世界?世界變化的如此之快,多少企業的當家人必須面對,今天的盛宴之后,夜里瑟瑟發抖,明天的早餐在哪里?

          周航:我覺得不同的歷史時期每個人所面對的機遇是不一樣的,其實有很大的局限性,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浪漫到像硅谷的車庫一樣,就是只是從興趣出發做一個產品。在我第二段創業的時候,因為有了一定積累,在考慮再次創業的時候可以更任性一些,你就可以從什么是我感興趣的、想做的,當然你的理性會限制你,告訴你說,你要在想做、能做和可做之間找一個交集,這才是你該做的。

          其實我當時有很多天馬行空的想法,和第一段相比,更多的不是從有什么資源、有什么人脈去出發的,而是更多從想做什么來出發的。那么想做什么也比較簡單了,因為像我們這樣腦子里總是會出現無窮多想法的,是想很多事情的,但想完了以后我會回歸理性,我想做這么多事情,我當時還想做過移動支付、電子閱讀,想做過移動社交。這些產品很早都是基于原創的想法,去想過很多,但很多事情是我的能力做不了的,或者外部環境不是允許那么做的等等,導致我最后選擇了一個更適合我做的,就是打車的這件事情。

          當然往后其實是可以進入一個越來越自由的狀態,可以說在這三者中想做、可做和能做,可能想做的成分會越來越大,套句不恰當的比喻,就是你可以越來越任性。我現在在思考我以后可以做什么的時候,可能可以更加任性一些,就是自己想的成分會更多一些。哪怕能力弱一點或者不夠的時候,只要想也就會去做了。

          “重新理解失敗”

          王峰:說實話,你現在出門打車用什么App?哈哈,截圖為證。(這會為難你嗎)

          周航:不為難,誰快用誰的。

          王峰:你還在惦記出行市場嗎?出行市場今天可以做到這么大,也許出乎你最早創業的意料。如果今天給所有出行企業提一個建議或者提醒,你會說什么?

          周航:早不惦記了,我的人生,這段翻篇了。世界那么大,何必糾結。建議就是,用戶出行問題還遠遠沒解決好,不要跑偏了,不要自己說故事忽悠自己。

          王峰:敗給了對手,又失去了公司,這就是易到的周航嗎?其實失去公司也不可怕,很多人賣掉了公司,讓投資人套現離場。大家都開心。我當時死活不想買藍港互動去IPO,其實多少有勝負心態。俗啊。哈哈。《潛伏》里的余則成說過一句話,有一種失敗叫占領,有一種勝利叫撤退。你聽說過吧?

          周航:好像有這句話,怎么讓你說的那么慘?為什么不說是:開創了一個行業,體驗了一段創業,對所有投資人都有了能做到最好的交代,現在離開了,在瀟灑的生活………我書里有詳細寫過“重新理解失敗”,大家可以看。

          王峰:我可不敢說你慘啊。1985年,因為蘋果公司新產品(Apple Ⅲ、Apple Lisa和Macintosh)接連在市場上遭遇慘敗,加之那個時候的喬布斯心高氣傲,喬布斯最終被蘋果董事會趕走。到了1997年,在蘋果危難之中,喬布斯選擇重新回歸,就此締造了一個全新的屬于蘋果的時代,讓蘋果名聲大噪。你可曾動過這樣的念頭?

          周航:除非我對這個領域有新的創造性想法。喬布斯要是沒回去呢?他就不偉大了嗎?看你們一個個俗不可耐的樣子。

          “我從來不設做××事情的時間表”

          王峰:第四問,周航去雷總和許達來的順為資本做投資合伙人的事情,值得一說。大家知道嗎?投資合伙人(Venture Partner)這個title可能有的人不太了解。它是一線創業者或在某個領域非常有成就的公司高管,離開公司以后,通常會被很有名的VC邀請擔任的職務。這個角色很微妙,以我的經驗和觀察,很多人把做投資合伙人當作是養精蓄銳,琢磨方向,再伺機行動再創業的預備動作。很多人這樣走過。

          比如2005年的周鴻祎,賣掉3721給雅虎后,再從雅虎離開后,去IDG做了投資合伙人,2006年,周鴻祎繼續做了奇虎360;同樣,2008年,傅盛離開360以后,去了經緯,2009年,他就離開經緯創建了可牛,再后來,可牛和金山安全合并,上市前更名為獵豹移動。現在周航同學又被邀去順為做了投資合伙人。哈哈,實話實說,周航你有再出山的時間表嗎?如果有機會再出山,你更看中什么領域?

          周航:我很感謝雷總和許總給了我這樣一個機會,讓我有機會加入順為做投資合伙人。一方面給了我很大的自由度和空間,同時又給了我機會,讓我參與到去學習投資是怎么回事,同時讓我通過投資這件事情對創業的一線、最前沿的創業更了解,給我足夠多資訊和讓我保持了對創新足夠的敏感度,這些都是我在學習做投資的過程中一些收獲。

          至于時間表,我覺得千萬不要有什么時間表。我從第1次到第2次創業之間的轉化,從04年開始思考我以后我還可以做什么,當我真正找到第二件事情經歷了長達6年的時間。而在這個過程中,我也曾經在07年,有半年時間在雅虎,當時在雅虎中國做顧問,有過各種各樣豐富的經歷,我覺得人生有一個豐富的經歷是非常重要的。一個人不是簡單的重復自己說我要做一個什么。人生不是在既定軌道上,要順其自然,順著心走,順勢而為,可能你的未來其實早已經發生了,只不過我們自己不知道而已。這么說起來有點宿命感,我認為就是這樣的,不要焦慮,當你給自己設時間表的時候,假設一年兩年三年你還沒有想出來,你還沒有做決定,你心里該多著急,我覺得那是一種很不好的狀態。

          王峰:和雷總一定可以學習到許多。從你2017年4月加入順為資本,到目前為止,你見了多少創業者?能不能說說令你印象深刻的人和事。BTW,2007年yahoo已經是阿里巴巴的資產了。難怪你和阿里這么熟。

          周航:在順為里面見過很多創業者,每天人來人往,談項目、上會的、投后的……很多人做企業,這兩年下來兩三百個是有的,肯定是見過這么多的。我不能具體的評價哪一件事情,因為創業本身就是一段很有趣的事情,但很多創業公司和項目的創始人都給了我巨大的啟發,坦率的說我有這樣幾點感受。

          一方面,我從他們身上學到了東西,我從他們身上看到趨勢,我就看到世界正在朝哪個方向去。第二,看人,我經常感慨,我覺得創始人們好棒,我在想如果退回十幾年前去,我在他那個年齡我簡直就跟個傻子一樣,我覺得他們比我當年的同齡時候強太多了。第三,我看到了很多創業者身上,既有人性的光輝、偉大和力量,也有人性的弱點,特別是創業者有很多的妄念。就好像人性一樣,創業像一面鏡子能檢驗出人性。

          我還是看到太多的創業者給我比較大深刻的印象的問題是,做太多的事情。他們總認為一切都是機會,好像機會就應該抓住,看到機會而主動放棄覺得非常不甘心,這個往往給我很大的一個印象。另外,我覺得創業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身在局中容易忽視其中的影響,總是認為自己做的很好,總是認為競爭對手不如自己,總是認為自己有機會而對手沒機會,這些往往都是一些并不好的,非常影響大家創業的一種狀態。

          “創業泡沫時代結束,進入‘老實時代’”

          王峰:第五問,“2018艱難”、“失業潮”、“被優化”等字眼最近屢屢被大眾熱議。智聯招聘最近的報告指出,今年第三季度,IT/互聯網行業的招聘職位數同比減少51%,連續第二個季度出現需求負增長;金融行業的整體招聘職位需求同比也下降46%;有調查者表示,“以前天天接到獵頭電話,甚至一天好幾個,都快成騷擾電話了,現在一個多月沒接到獵頭電話了。”12月5日,國家拿出穩就業的大招,中國政府網發布了一則消息《國務院:企業不裁員或少裁員可返還50%失業保險費》,政策固然利好,但看得人心有戚戚焉。

          你怎么看未來一段時間的中國就業形勢?我和徐小平老師的十問對話里,我看到的更多樂觀,為了避免盲目性和片面性,請你談談看法。如果你給國家有關部門提建議,你會怎么講?

          周航:說到形勢,接下來的形勢,我知道小平老師一貫是天生的樂觀派,我覺得他像一個老頑童一樣,他那個年齡反而對一切新鮮的事物都如此的充滿了好奇和熱情,都是擁抱一切、擁抱未來,總是給人以希望和力量,我覺得非常的棒。因為小平老師也曾經是我的天使投資人,我在困難的時候也曾經找小平老師,尋求這種精神和心靈上巨大的支持,我覺得在一個人脆弱的時候,像小平老師這樣給予人支持和力量是非常寶貴的。

          但至于說到對未來形勢的判斷,我可能和小平老師的看法有所不一樣,小平老師說黃金時代結束了,但白金時代來了。我認為過去的十年,過去十年踏著這幾波大浪,特別是在移動互聯網大的技術周期下,其實我認為在很大程度上是泡沫時代結束了,我把過去時代稱之為泡沫時代,因為主要在投融資上,包括創新創業。如果現在站在投資角度來看,創業者公司的質量其實并不是很好,有大量的創業公司一來創新性不夠,市場規模和成長性也不是很好,這樣的項目蠻多的。

          現在很多公司價值都是一個泡沫價值,坦率說也有創始人各方面的,跟我溝通的時候表示說現在我很沮喪,融資不好融,打很多的折扣等等的。我是這么表達的,我說你有什么好沮喪的,你以為你過去真的值這么多錢?那些只不過像啤酒一樣,只不過是你的泡沫價值,有可能人家現在給你的估值才接近于你的真實的價值。

          如果你這么去想,把過去你曾經觸達過的高度,不管是公司的估值、GMV等等,如果你意識到那是一種泡沫催生下的狀態,不是一個真實的常態的話,第一你接受起現實來和面對未來的一些行為舉措,我反而認為是不是會更加務實一些。再者,面對未來我覺得當一個泡沫時代結束了,接下來可能轉入一個“老實時代”。就是說再也不要瞎花錢去做營銷了,每個人開始更加務實,開始真正關注我們的產品,關注用戶的需求,不斷的做對用戶需求有價值的事情,減少營銷、減少PR、減少創業者在各地的花蝴蝶一般的大大小小的論壇去曝光露面,我覺得反而是一件好事。

          至于說接下來給政府有什么建議,減少就業的壓力,坦率的說,我覺得政府對經濟活動的干預越少越好,尤其對微觀經濟,最好不要有什么干預,政府對創新創業企業最大的支持就是不管,少管,然后定下規矩長期執行,保持政策的穩定性。我覺得這個是最重要的,不要讓創業者處在政策多變的環境,政策的不確定性是整個創業者最無力的地方,他們可以坦然的面對競爭,面對技術周期的變化。現在大家都有預見,有判斷有選擇。但政策的多變性是我們每個人都無法預見的,到了年底我參加很多行業的會議,我發現行業中普遍談到的都是說今年有很多的沒想到,其實把所謂的沒想到歸因在一起,大的都是一些宏觀經濟形勢的變化和行業產業政策的變化是他們所無法預測的,這是我的建議。

          王峰:在我看來,對于創業者來說,無論市場形勢晴雨都要面對。其實,過去哪一年不難啊,未來也是會一樣難下去的,創業這事兒從來就沒有簡單過。我看過你寫的一篇關于“創業低谷時期”的思考,你說低谷期的表現通常是“融資后高歌猛進,但結果卻差強人意。這時候發現,錢也燒得差不多了。反反復復,由于總看不到樂觀結果,投資人的信心也開始漸退,轉而處于觀望狀態。”這種癥狀,在今天市場熊市的情況下更是非常普遍。很多公司也確實如你所言,開始冬眠、開始慢、開始利基。在這里,你愿意結合你自己的經驗,結合當下的現狀,就這個問題再談一下,市場這么不好。創業者們應該做好怎樣的心理準備和物理準備?

          周航:這個我在書里專門有個章節談到了,一個創業公司在低谷時期的正確姿勢,其實就像王峰說的我很同意,企業經營不管是宏觀的變化、技術的變化還是競爭環境的變化,其實總是起起伏伏。而對于一個創業公司來說其實大多數的時候都是低谷,宏觀低谷也微觀低谷,就是沒有競爭對手搞你也有可能內部團隊有問題,沒有團隊問題錢又緊了。反正總體而言創業公司就是處在問題之中,甚至長期都是各種各樣的低谷。如何學會有一個更好的低谷時期的準備,往往就是一個創業者的基本功,我覺得到了現在反而很好,你不要再指望著通過騙傻錢來解決你自身的問題了。一個公司始終都要堅持去做對客戶有價值的事情,我們之所以能夠創業,之所以能夠有一個公司,之所以有人愿意給我們錢支持我們去創業,就是因為我們有一個初心,就是為某一類人、為某一類客戶去創造一種不可替代的獨特的價值,而這個價值有可能是與日俱增的。比如打車,能不能夠給大家提供更便捷、更快捷、更便宜、質量更好的車,這就是你一路精進的方向,一個創業公司不需要做太多的事情。

          第二,把你有限的資源全力以赴的投入到幾乎是唯一的那一件事情上去,就是如何去增強你最核心的競爭力。每個創業企業可能在一個時期只能有一項關鍵任務,你敢不敢舍棄掉絕大多數的事情只做一項,對你當下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然后你全力以赴的做。如果沒有錢了,我覺得過去有過的投資者,其實大家都愿意你成功,都希望你成功,他們都在等待著被你說服,如果你拿出一個新的這段時期應對的方案和新的目標感,我覺得拋棄掉那些泡沫估值的想法,用一個新的條件一定會爭取到你現有投資者對你的支持的,因為你們本來就已經在一條船上了。

          形成可持續競爭力的3個關鍵點

          王峰:第六問,《重新理解創業》書中有個觀點,你說對創業者來講,核心的意義不是“看到”,而是“看穿”。我很喜歡“看穿”這個字眼,換言之,一個好的創業者,必須要對某個新趨勢要有足夠深刻的思考和洞見。據說,你對新消費領域也格外關注,接下來咱們聊聊如何“看穿”新消費的新趨勢吧。就在本周三,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宣布完成2億美元B輪融資。不到半年,瑞幸投后估值從7月份A輪融資后的10億美元躍升至22億美元,翻了一番還多。我同事告訴我它比之前紅極一時的喜茶還要火。以瑞幸咖啡、喜茶為代表的新消費趨勢,成為當下創業和投資市場最炙手可熱的風口之一。

          幾天前,我見到好樂買創始人李樹斌,他回顧互聯網產業發展,總結為“應用靠誘導機制,電商靠補貼機制”,他斷言如果區塊鏈可以成功,比如鏈商,則是靠通證激勵機制。話說回來,你覺得今天的補貼模式還會有效打法嗎?已經有人擔心,“小藍杯”會不會成為下一個ofo“小黃車”?

          周航:我也注意到了瑞幸咖啡火箭般的融資速度,我不想直接去評價它到底會怎么樣,首先要恭喜它,對一個創業公司能夠有這樣的成就也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我覺得應該這么看,我是這么思考這個問題的,中國的咖啡市場肯定在快速增長的,因為咖啡作為一個比茶更容易被年輕人接受的飲品,我們平均的消費杯數和量,和全球比如歐美、日韓的平均水準還有幾十倍的差距,咖啡肯定是有一個巨大成長空間的市場。在這個市場里,我們只知道有一個大巨頭那就是星巴克,當然有類似于Costa、太平洋,也有一些在小品類上,就這兩類是同類的在跟星巴克競爭中當然還有很大的差距,我們也看到在一些市場有一些差異化的存在,比如說漫咖啡這類的。此前的一個思考,《學習星巴克 好好活著》再分享出來。

          王峰:理解。從其他國家的發展歷程看,當人均GDP達到8000美金的時候,都會迎來一場深刻的消費革命,無論是日本,還是亞洲四小龍都是如此。中國人均GDP在2016年已經突破8000美金,這將是消費市場的一個重要分水嶺。如今,無論是互聯網巨頭,還是老牌的傳統企業,似乎都在新消費市場積極布局。你認為,所謂的“新消費”,到底新在哪里?新消費所催生的新市場體量會有多大?

          周航:關于體量,在互聯網大的潮流下,如何借助互聯網的力量,如何更好的進入一個有希望的產業,毫無疑問我覺得這是一個基本的立足點。我們未來所有創業者都應該把互聯網的做法、互聯網的模式切入某一個新行業、切入某一個傳統行業的一件重要的大的技術背景來思考。你的所有產品,所有用戶背景構建都是基于互聯網來思考的,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切入點,我覺得做的非常的不錯。

          第二,每個產業都有它內在的非常大的know-how對一個行業、對用戶需求、對這個產品是怎么理解的,其實往往代表了你到底能夠在這個產業中能夠走多遠,能夠做多大的關鍵點。剛才第一點談的切入點的問題,我覺得從互聯網切入很好,第二就是說你對產業到底有多大的理解,你能夠對這個行業、對這個產品提出什么一些與眾不同的全新的主張。這個主張是不是真正的成立,我覺得這是能做到大,進入市場、占領灘頭陣地以后能夠走多遠的關鍵點,至少從目前我還沒有看到有什么特別與眾不同的新主張,我覺得拭目以待,也希望他們能夠發展出來。這是第二點,對產業本身的洞見。

          第三關于付出什么樣的代價,通過直接受惠于消費者,讓消費者產生口碑,取得了更好的影響力。這很顯然從目前實現的情況來看比傳統的廣告投放、品牌投放可能取得了不錯的效果,我覺得作為初期的品牌營銷來說是無可厚非的,那能不能長期的低價?我覺得本質上是看企業運營的效率,我也希望它能夠效率做的更好。但能不能夠,就要看企業自身的思考了。從這幾點來看,就是從互聯網或者互聯網思維來切入一個行業,形成對行業的洞見和新的主張。第三就是本質上如何去優化效率。這三點來思考進入一個行業和在行業里能夠形成可持續的競爭力的關鍵。

          我相信所有投資者和創業者,當然一方面既不傻,肯定是思考很多,要去投這么多錢,當然了人性都有弱點,就是說投資了不代表他們的判斷就一定是正確的,我們拭目以待。當然我們對所有創業都有一個寬容的心,我們都希望他們有所成功,而我也相信中國的咖啡市場肯定不會只是長期永遠處于一個星巴克一家獨大,其他人都處在一個很小的市場空間的這么一個機會。所以我認為任何挑戰最終的行為本身都是值得被關注的,至于他能不能夠成功,我覺得本身創業就是一件試錯的事情。

          “幾乎所有行業都要被重新數字化”

          王峰:第七問,我記得你曾經提出過“后O2O時代”這個說法,認為互聯網人在第一波的線下攻擊中,可能遇到了挫折,但馬上又會帶著新的智能化武器來了,未來會把原來線下服務業態徹底顛覆掉。我認為這是一個富有前瞻性的市場看法,其實我很認同。區塊鏈是否顛覆互聯網我不是那么確定,因為他們的關系比較復雜,不是一個維度的關系,難言替代或顛覆。但互聯網以及新技術必將進一步改變傳統領域,我則深信不疑。2018年的科技風口被媒體概括為“HI,ABCD”,H(HealthTech大健康科技)、I(IOT物聯網技術)、A(AI人工智能)、B(Blockchain區塊鏈)、C(Cloud云計算)和D(Big Data大數據)。

          比如,這兩天刷屏的《雷軍寫給2029年的信:這個技術將引爆時代》一文中,雷總說到,他相信屬于AIoT萬物智慧互聯的時代已經到來了。AIoT正是“A+I”的深度融合,代表著萬物智慧互聯。你所謂的互聯網人新的所謂“智能化武器”是什么?做選擇題給你,“HI,ABCD”中的哪一個或哪幾個?單選和多選不限。

          周航:這個概念實在太多了,難道我們不能通過簡單化、抽象化的概念我們就無法理解這么一個復雜的世界嗎?我自己認為,所謂的新武器在我來看,其實所有商業都會經歷的,在我腦子里都會經歷都有這么幾個關鍵詞:

          第一個,所有業務在線化、數據化,這類東西一在線了。不管內部的業務運營流程和前端的面向用戶服務的流程,全部在線以后,把CM、EMP傳統的真正SaaS化或者PaaS化。這點是傳統行業很難做到的,基本上都是由互聯網公司來完成的,他們直接面向行業提供新的SaaS或者PaaS,提供這套系統,因為特別是裹挾著在線支付、新的技術人臉識別、顧客管理,這個東西都來了。

          第二個,我覺得現在比較可靠的是在提效方面,我越來越感受到AI對效率提升巨大的影響。如果你沒有AI思維,傳統行業人有個AI思維,你會知道行業中的什么事情、哪些事情,過去習以為常的那種流程和方式有可能會被AI解決,那個是更高效、用戶體驗更好,所以我現在認為應該出現一個AI思維。我認為這兩點比較多。當然,未來是不是IOT化,我也看到雷總昨天提的,我認為肯定有大量的東西都IOT化,特別是像現在小米公司推動的,我看到他們最新發布的wifi的通用模塊已經9.9塊了。我認為他們有個巨大的夢想,就是要推動這個行業用這樣一個成本建通用聯網模塊的方式,實際上在推動整個行業把傳統的電子設備給IOT化。我看到了他們的整個的雄心和非常精妙的戰略。

          王峰:AI思維,下一個熱詞。之前是互聯網思維。還有區塊鏈思維。更具體一點,在你看來,哪一個線下的細分領域,會被所謂的“智能武器”最早顛覆掉?

          周航:我覺得,下一個細分的領域,坦率的說,我的觀察和思考,我自己沒有什么結論。我覺得幾乎所有行業都要被干掉,都要被重新數字化掉,就是首先就像剛才我們談論咖啡一樣,那是很好的例子,那是一種很好的思維方式,就是如何從互聯網快速的切入一個行業,切入到一個行業里面然后同時再完成整個在線的方式。現在街面上的每個小店,零售業都會被數字化掉,我覺得工廠也會被數字化掉,然后至少這么一層層往上推,產品的數字化、零售的數字化和生產的數字化,我覺得是一浪接一浪的在往前推進走的。

          “對于區塊鏈的到來,我措手不及”

          王峰:第八問,去年底至今年初,區塊鏈大火,一度成就了一批又一批的造富神話,目前一些神話開始破滅。我記得你當時是唱反調的,給大家潑了不少冷水,說大家追的只是表面所謂的“趨勢”,缺乏真正的思考。如今幣市由牛轉熊,很多區塊鏈項目方和投資機構都在為如何撐過寒冬絞盡腦汁,你如何看待區塊鏈行業的未來發展前景?在你眼中,區塊鏈到底算不算是一個真正的趨勢?比如,截止到現在,你有沒有投資過區塊鏈項目?你個人買過比特幣或者其他加密數字資產嗎? 

          周航:我覺得來到了今天對我來說最挑戰的問題,有壓力。關于區塊鏈的話題,我也知道王峰十問是從區塊鏈時代開始誕生的。我是一個行動很慢的人,因為我對一件事情是需要一個很深、很慢的思考,我自己得足夠把它理解透徹了,我從心底里相信了它、接受了它我才會有所行動。所以說當區塊鏈這個事物在去年下半年到今年年初那么迅猛的來到我眼前的時候,說實話我是措手不及的。

          你說我有沒有買過比特幣,其實我是中國最早一波買過比特幣的人,我應該在2-3年前那波比特幣的小浪潮中,我在國外很趕時髦有體驗的,我當時買過幾百美金的比特幣,在一個機器上買的,有點像ATM上買個比特幣。只不過可惜我好像找不著了,如果現在三年下來應該是漲了多少了,你算算。但在這波浪潮中,我完全沒有介入。

          至于區塊鏈的投資項目,我身邊有很多朋友在這個領域創業、投資,然后我也很深度地跟他們學習和思考過。我不確信區塊鏈是不是趨勢,到今天也不確定,我經常打個比喻就是說,如果我們回到一百年前的歐洲,那個時候二十世紀初的時候,當資本主義社會的矛盾也不可調和的時候,全世界也有一大波共產主義的思潮游蕩,就是共產主義的幽靈在全世界游蕩,就像我們今天把去中心化當做信仰一樣。這點可能有點深。

          但是我不認為去中心化能夠代替中心化,我是這么理解的。中心化有很多問題,大家都例數出來,像例數罪狀似的,但是中心化的問題就必然需要一個去中心化來解決嗎?這是我的問題。去中心化就沒有問題了嗎?有可能去中心化帶來更大的問題,在現實的世界中去中心化能取代中心化嗎?我覺得本質去中心化能不能夠比中心化更高效,至少從目前來看我們全世界過往的商業經歷來看,都經歷了從分散的、碎片的方式逐漸的走到了中心化,因為中心化的效率更高,我現在還看不到在新的技術條件下去中心化如何做到比中心化效率更高。

          王峰:區塊鏈行業的興趣已經不是中心化還是去中心化的問題了。你興趣廣泛、不可能不關注到變化。周航也是湖畔校友、快的創始人、泛城資本陳偉星有計劃將打車業務鏈化的“VVshare”項目,作為共享出行市場的同路人,你可否注意到?

          周航:打車鏈這個事情無數人都看到了,在過去的一年到今年,我覺得有不下50個人來忽悠過我,周航你該做個打車鏈,為什么不行?我很早就斷然地拒絕了,因為我明確的說不行,這個根本就無法成立。 因為我們先姑且不說司機的成本中有多少是必須需要的現金的成本,就是他不可能接受一個幣。先不論這些技術性的小問題,從道理上來說,我們非中心化的東西能不能做到比中心化的效率更高?

          為什么不成立?就是幫助用戶更快的打到車、車更快的來、打車的價格更低,可以做到嗎?如果做不到,我覺得你就無法戰勝中心化的平臺。很多人說那好,反過來在那些中心化還沒有成熟的市場有沒有機會?應該這么想,在那個市場中,某一個小國家,比如非洲,過去沒有打車應用,你現在去做了一個打車鏈,如果你解決的核心問題還是幫用戶打到車,那只要存在這個需求,我就用一個中心化的方式幫你競爭,看誰的效率更高。所以說以這個為例,我認為可能沒有什么勝算。

          王峰:勞動者自己創造,自己獲益,這是一個區塊鏈理想化共識機制。很多人期待。我記得你曾表示,自己在考慮如何用區塊鏈技術,來解決影像藝術作品被館藏后無法得到更大范圍傳播的問題。如今有什么新進展嗎?

          周航:恩。當然創業,大的新的技術出現,在一個新的技術周期里面往往我們都會容易這么思考,就是說過去沒有解決的問題,在新的技術條件下是不是可以能夠得到解決或者更好的解決,比如影像什么的,只是一個思考點,也沒有付諸實施,因為這個事情太小了,可能不值得我們深入的去思考和做,所以我沒有去做這個事情。

          “極其狼性的對抗性戰爭不適合我,我也不喜歡”

          王峰:第九問,我聽說馬云有句話,“湖畔大學里,只學失敗,不談成功;湖畔大學更多要研究失敗案例,找出聰明人犯的錯誤。”去年初,你在湖畔大學一期班教室里的一次關于失敗的分享,卻被臺下的老師和同學嗆聲:“不夠痛。失敗的過程、關鍵時刻都沒有講”,“這到底是失敗的教訓,還是成功的?”,“講得太務虛了。”這些嗆聲,你有聽到過嗎?對不起,這個問題你要面對。我也覺得你反思,不夠血腥。

          周航:我不太在乎這個事情,因為我認為這個事情,我要講的本身就是我的認知,我又不是給你講故事,為什么我要給你講故事呢?這不是我的責任,我沒有這個義務要給你講故事,再說我認為講故事毫無意義。我說的所有的中心和使命都是說我通過這段經歷我是怎么重新理解創業的,我談的是我的認知問題,我不是要去講我當年的、現在誰關心當年的具體事件,有什么重要的?所以我不認為要求有什么正當性。這是我的真心話:周航:我與《重新理解創業》的二三事

          王峰:感謝你這樣講,我可以理解了。其實,周航是一個可以在知識類、文化類,甚至偏向于設計類創業更有感覺的人。也許你適合做小而美的事情,這個需要品味和格調,有本書推薦給大家《格調》,英文名是Classic,里邊將了很多如何認真裝逼的事情。作者叫保羅·福塞爾,是一本對美國社會等級描述的書籍。書中對美國社會的諸多描述無不折射出當下中國的眾生百態。中文版被無恥地翻譯成了“格調”。我好奇你如何看待自己的格調?

          周航: 我之前聽說過這么一句話,A translator is a traitor。這個書我好像有點點印象,我沒有真的看過,我當然很不喜歡裝逼的做法,我后來去過幾次以后,當時因為工作和時尚界有過一些交道。我再也不去了,因為我覺得累死了,大家都裝成一副那樣一個狀態,我覺得很不舒服,我覺得我生命中為什么要浪費在這樣一個狀態中?我就再也不去了。

          我希望生活的是舒服的,我不希望是苦的,坦率的說,我希望可以生活舒適的。當然有很多自虐的時候,比如我們去徒步去穿越,我們可以住帳篷,可以吃很艱苦的食物,覺得會受傷,這個都不是問題。我很喜歡有這樣很精彩和豐富的人生的經歷和體驗,這個不需要去裝,相反對比裝我個人覺得我最崇尚真實的,就是要真誠、真實,真正按照自己內心的驅動去生活、去工作、去選擇,這是我最看重的。

          王峰:依賴大平臺作戰和極其狼性化的市場攻勢的高對抗競爭型的創業環境,好像你的性格并不適合。在中國,品味太高的人不適合做大生意?當然,騰訊張小龍除外啊。張的那句“善良比聰明更重要”,是我這幾年聽到的最有品味的一句話。今天已經是互聯網終極之戰了,戰爭不需要品味。

          周航:極其狼性的對抗性戰爭,這個不適合我,我也不喜歡,我到今天也不喜歡。但是我并不認同你說的品位太高的人不適合做大生意,關鍵你要放到多長的時間跨度來看這個問題,就是如果你看一兩年、看當下幾個月、當下的競爭你可能會得到前者的結論,狼性的人比較成功。但你放在足夠長的時間跨度要做偉大公司的角度來看,我覺得太關注競爭對手、太關注狼性、太以打敗別人為目標的,我覺得都做不出偉大的公司來,做出偉大公司的,是關注未來、關注用戶的這樣一群人,所以我并不是很認同。

          如果你只是為了生存,你是我要競爭,泡沫時代結束以后真正再關注競爭對手還有意義嗎?現在是不是中國出現那種所謂的強對抗式的那種傻B式的競爭的時代還會繼續下去嗎?我不這么認為。所以我相信,我同意你說我不適合做這種強對抗的、狼性的,但我依然認為在中國未來做大生意的人一定是有大格局的人,一定是那些善良比聰明更重要的人,一定是那些真正有品位的人。你看看我們微信的產品做的有沒有品位?

          一邊嚼著碎玻璃,一邊凝視深淵,也依然享受創業的快樂

          王峰:第十問,最后一個話題,現在咱們聊點輕松的,有一個定義叫斜杠青年,可能有朋友不太了解“斜杠青年”這個詞,它最早來源于英文Slash,出自《紐約時報》專欄作家麥瑞克·阿爾伯撰寫的書籍《雙重職業》,指的是一群不再滿足“專一職業”的生活方式,而選擇擁有多重職業和身份的多元生活。你算是這一類人嗎?我看著有一點像。在多重角色切換的過程中,得到的最大收獲是什么?如果只選一樣,你最樂于享受其中角色?

          周航:老實說,我是非常不喜歡被貼“斜杠青年”的標簽。當然我覺得是很有收獲,收獲就在于你的人生寬度非常寬廣,就是你結識各個領域非常有意思的人,做這些有意思的事情,你嘗試別人都沒有嘗試過的,我覺得很好。你看我今天寫本書也可以認識很多出版社的朋友,我今年年初拍了出話劇我又跟戲劇界有很多的朋友,我通過當代藝術我有很多藝術圈的朋友,我們不光只是朋友,我們會探討很多深層的問題,這個深層的問題會讓我們的視野、我們的見解就是會有所不同的。

          所以我認為你沒有足夠的寬度、沒有足夠的跨界,我覺得沒有足夠吸取跨界的養分,你所有在某一個領域的高度,你都要來自于跨界吸取的養分,這些跨界的東西就像根一樣在地底下到處蔓延,但最終這些養分滋養你成為一棵大樹。如果你的根基很干涸什么也沒有,懂的理也很少,你想長成一棵參天大樹我覺得也是蠻難的。

          當然我本人還是很喜歡經濟學,我覺得我不可能做一個很好的話劇演員,也不可能做一個特別一流的收藏家,更不可能做一個藝術家,當然我覺得我去做一種新的某一種角色的經濟學家是有可能的,在這方面梁建章是我很好的榜樣、偶像,之前跟他的接觸很多,我們有一些交流、合作、配合。對,我跟馬斯克有一個交流。

          王峰:一個新世界開始了。我們很多創業者都將埃隆馬斯克視作新偶像。你曾當面問過馬斯克,“你做這么多瘋狂和不可思議的事,難道不擔心失敗嗎?”馬斯克回答,“不,恰恰相反,這些事情失敗的可能性遠遠大于成功的可能性,我之所以去做,不是因為這些事可以成功,而僅僅因為我想去做,那是我對于未來世界的主張。”馬斯克用自己的實踐證明了,夢想可以瘋狂些,再瘋狂些……只要你是認認真真的。希望我們一起努力,認真下去,激流激流再激流,無悔青春,不負于時代。

          周航:馬斯克也說創業是一邊嚼著碎玻璃,一邊凝視深淵,即便這樣,我依然享受創業時候的快樂。同時,也感謝時代,因為是時代造就了我們。

          王峰:再次感謝周航能做客火星財經的“王峰十問”。謝謝各位。

          聲明:本文為入駐“火星號”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財經官方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作者和本文鏈接
          提示:投資有風險,入市須謹慎。本資訊不作為投資理財建議。

          推廣
          相關新聞

          漲幅榜

          你可能感興趣的內容
          下一篇

          周航做客“王峰十問”:沒有足夠的跨界,很難成長為參天大樹

          河北十一选五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