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ng5vq"><tr id="ng5vq"></tr></div>

  • <div id="ng5vq"></div>

      <em id="ng5vq"></em>
      <div id="ng5vq"></div>

          投資有風險 入市需謹慎
          APP
          下載火星財經客戶端

          掃描下載APP

          微信公眾號
          火星財經二維碼 火星財經

          「火星公開課」第179期 |浙江現代數字金融科技研究院周子衡:數字經濟與數字貨幣

          火星公開課 ·

          09月20日

          熱度: 59430

          區塊鏈會在數字法幣賬戶體系上獲得大發展,實現賬戶活動與賬目的自動化與智能化。

          「火星公開課」第179期 |浙江現代數字金融科技研究院周子衡:數字經濟與數字貨幣

          要點速覽:

          1.經濟活動最本質的部分不是生產,也不是交易,是做選擇。

          2.機會成本將在數字經濟時代大大降低,這就使每個人獲得最大的經濟自由。

          3.交易最終是由交易者的機會成本決定,機會成本越低,交易更順暢。

          4.目前經濟數字化還是局部的數字化,數字支付作為基礎還是局部性的。

          5.區塊鏈會在下一步的數字賬戶體系建設中發揮非常重大而不可替代的作用。

          9月20日20:00,浙江現代數字金融科技研究院理事長周子衡做客「火星財經創始學習群」,圍繞“數字經濟與數字貨幣”這一主題,與輪值群主火幣大學校長于佳寧進行了深度對話,涵蓋數字經濟、數字金融、數字貨幣等話題,解釋了數字經濟與數字貨幣內在演進的核心邏輯。

          周子衡認為,機會成本將在數字經濟時代大大降低,這就使每個人獲得最大的經濟自由,交易最終是由交易者的機會成本決定,機會成本越低,交易更順暢。

          在他看來,現在只有兩種貨幣:銀行幣和數字幣。電子幣是銀行幣,由銀行后臺后臺最終判定交易是否有效、何時發生等;數字貨幣有三個來源:數字支付(可以完全不是區塊鏈)、數字法幣(也可以不是區塊鏈)、網絡社區內的支付(往往是區塊鏈,但身處社區之外被接受程度有限)。

          周子衡相信,區塊鏈會在下一步的數字賬戶體系建設中發揮非常重大而不可替代的作用。

          以下為周子衡分享原文,由火星財經(微信:hxcj24h)整理:

          一、經濟數字化還是局部的數字化

          于佳寧:您是怎樣理解“數字經濟”的?

          周子衡:數字經濟之前是產業經濟,是以產出為標志的,就是所謂的生產力。數字經濟主要是服務于經濟決策。

          經濟活動最本質的部分不是生產,也不是交易,是做選擇。經濟選擇在網絡數字環境下做選擇,極大地優于在物理環境下的選擇。那么大量的經濟選擇遷移到網絡上,在數字環境下做出。

          我們說,沒有完美的經濟關系,這在物理環境下是真實的,但是在數理環境下,完美的經濟關系是近乎真實的。而數理環境下的經濟關系,更為直接地體現為數字賬戶及其關系。

          于佳寧:從原子世界到比特世界,經濟中的各種摩擦被大大降低。

          周子衡:是的,比如說現實中沒有完美的愛情,但是詩歌里有。

          于佳寧:這個比喻很清晰,研究現實的愛情用心理學,研究詩歌中的愛情用文學,看似相同,實際很不一樣。

          周子衡:正是,我們假想最公平的游戲,但是現實總有狀況,程序驅動的數字游戲可以做到最公平,但是這個最公平是兩個數字賬戶之間進行的。

          于佳寧:從大歷史的角度,您發現了“交易效率超出生產效率”這個歷史線索,從農牧經濟到工業革命,出現了各種增加交易效率的方式。在您看來,這個趨勢會把我們帶向何方?

          周子衡:產業經濟時代關心生產成本和成產效率是產出決定的,網絡經濟時代關心交易成本、關心交易效率,使交易大爆炸與生產大爆炸相匹配,這就使經濟活動的中心從企業轉移到無數的個人,而每個人并不關心生產成本甚或交易成本。他們真正關心的是機會成本。機會成本將在數字經濟時代大大降低,這就使每個人獲得最大的經濟自由。

          于佳寧:我們經常說,數字經濟時代,企業被解構,社群在崛起,看來這實際上是反映了一種交易方式的變革,背后還是交易成本和效率變遷決定的。

          周子衡:生產是一群人的事情,交易是兩個人的事情,最后到一個人時,機會成本最小化,最為自由,交易效率極大降低使得生產由交易決定,交易最終是由交易者的機會成本決定,機會成本越低,交易更順暢。

          于佳寧:在數字經濟時代,移動互聯網快速發展,支付寶、微信等移動支付看起來大幅度提高了線下場景的付款效率,這種線上線上結合支付的本質是什么?

          周子衡:去年中國掃碼支付是155萬億人民幣,這幾乎都是私人支付完成的,支付寶和微信支付是私人支付。

          私人支付最大的問題是,它們之間并不貫通,而且它們也做不到 B端的貫通。

          于佳寧:可否再具體解釋一下這種不貫通的影響呢?

          周子衡:簡單說,就是對私場景割裂,對公場景封閉或被封閉,我有一篇文章發表在《清華金融評論》談的就是兩個場景問題。《法定數字貨幣“對私”與“對公”的場景問題 | 央行與貨幣

          「火星公開課」第179期 |浙江現代數字金融科技研究院周子衡:數字經濟與數字貨幣
          周子衡著有《賬戶——新經濟與新金融之路》一書。

          于佳寧:確實如此,私人支付現在基本上都通過第三方支付完成,對公支付則通過銀行轉賬或支票等方式完成,但是這兩個場景的封閉又會造成何種影響呢?

          周子衡:B端沒有數字支付手段,這是一個普遍的事實;C端數字支付在中國基本實現。經濟體系主要有三個部門——居民家庭部門、企業部門、政府部門,現在只是一個部門,居民家庭部門基本實現數字支付,其他兩大B端無。

          這就意味著經濟數字化還是局部的數字化,數字支付作為基礎還是局部性的。

          二、電子幣在長時段來看是一個過渡性產物

          于佳寧:我對于數字支付方式和銀行支付方式的本質差異很感興趣。我記得在討論網絡支付賬戶時,您用購物三聯單來類比網絡賬戶體系,稱之為“一個記賬體系”,這個記賬體系和銀行之間的關系是什么?

          周子衡:三聯單:出貨單、收銀單、收貨單。這里面收銀單最關鍵,超市就簡化到只有款臺,收銀臺是連著銀行的,支付寶不連著銀行,是另一套系統,這在以前根本不可想象,網絡數字賬戶體系自帶了一個記賬體系。

          這就決定了現在支付平臺是核心平臺,物流等其他數據流是輔助性的,至少現實是這個情況,也許將來會有所改變。

          首先這個記賬體系要全通,不能像高校食堂一樣,各個學校各有一套,而要連在一起。

          于佳寧:這個問題很重要,大家可以下載一個銀聯支付App,就會發現里面是沒有“余額”的,支付時候只能進行銀行卡的劃轉,而支付寶和微信支付都是有余額的,毫無疑問,支付寶和微信支付都不是正式的金融機構,那么這個余額到底是什么?有的專家認為,支付寶的“余額”,本質上就是一種代幣。

          周子衡:代幣不是什么新東西,紙幣最初就是代幣,交子代鐵,會子代銀,還有糧票、肉票、布票,古時候有鹽引、茶引、酒引,都是代幣。

          支付寶余額類似賭場里的籌碼、食堂里的飯票,稱之為代幣也是未嘗不可。但是,現在微信支付不充值也可以關聯消費支出作支付,且微信余額沒有顯示,這就不是代幣,只是通道了。

          數字法幣必然要求或帶B端持有,這樣數字支付就會覆蓋到整個經濟體系,會計處理會變化,賬目科目將變化,最終會帶來數字報表,從而改變整個經濟體系。出現數字財政、數字金融。

          區塊鏈會在數字法幣賬戶體系上獲得大發展,實現賬戶活動與賬目的自動化與智能化。

          于佳寧:能展開談談嗎?數字報表和我們熟悉的報表有何不同?

          周子衡:首先,賬目的時間是不同的,紙質報表主要是企業使用,最小的做賬時間單位是天。個人數字支付沒有紙質報表,沒有時間約束,沒有隔夜問題,是無縫的,所以電商使用個人數字支付,很難生成紙質報表,稅局也難以跟進,最后大家妥協免稅。

          簡單說,數字支付是按照秒來走的,銀行支付是按照天來走的,有時更慢些,數字報表不需要統合,不需要盤點,甚至不需要稽核審計,自動生成了。

          于佳寧:那數字貨幣時代的數字報表,是更容易審計和監管了,還是更難以審計了呢?

          周子衡:不需要定期體檢基本數據,隨時顯現統計,打個比方,未來不需要這些審計稽核了。合規是程序自動設定的,你很難違規,或者根本做不到,因為Code is Law。監管是嵌入的程序,會自動發生,事中監管,監管相伴,所謂穿透式等等不是現在這種狀況了。

          于佳寧:數字金融的概念能給我們進一步解釋一下嗎?

          周子衡:傳統金融是以銀行賬戶為基礎的,是經紀功能;數字金融是以數字賬戶為基礎的,經紀業務或功能幾乎完全消失。人壽保險和數字信托將大發展,信貸和證券幾乎沒有技術含量,會萎縮掉。

          數字財政將發行數字債,是網絡程序驅動的,一旦足夠多的發行,幾乎沒有發行成本,這就形成了一個基本利率,從而改變了金融的價格機制,并且傳統金融有時間周期,有營業時間、有時差、有隔夜、有紙質報表,未來數字金融這些都消失掉。

          于佳寧:如果銀行信貸體系萎縮,信貸過程中的風險定價等職責,將會由何種機構承擔?

          周子衡:風險定價也是一個算力問題,今天就是這樣,程序會進行計算,不用一個機構來計算,好比導航最終取消掉交通警察一樣。

          于佳寧:您曾經說,數字貨幣的支付和記賬同步,和電子貨幣的分布記賬有很大差別,這會對交易效率的提升有什么效果?

          周子衡:現在來看,只有兩種貨幣:銀行幣和數字幣。電子幣是銀行幣,后面連著銀行后臺,需要后臺來最終判定交易是否有效、何時發生,并按照銀行財物時間來確認,并不是交易終端的交易時間。

          于佳寧:是的,基于銀行賬戶的“電子幣”和基于區塊鏈錢包的“數字貨幣”,真的是很不一樣的兩套邏輯。

          周子衡:電子幣在一個長時段來看是一個過渡性的產物,讓銀行的手伸得很長,但還是銀行的手。數字賬戶關系的設定是非常復雜的,比如說,慈善活動會在賬戶內有記錄,然后會得到相應的好處,并不一定是貨幣。

          三、區塊鏈會在數字賬戶體系建設中發揮重大作用

          于佳寧:關于區塊鏈和數字貨幣的關系,您認為數字貨幣是否一定要基于區塊鏈發行和流轉?

          周子衡:數字貨幣有三個來源:數字支付(可以完全不是區塊鏈)、數字法幣(也可以不是區塊鏈)、網絡社區內的支付(往往是區塊鏈,但身處社區之外被接受程度有限)。但是數字法幣一出來,你可以在數字法幣賬戶的基礎上做區塊鏈,現在你在銀行賬戶基礎上就不好做或者根本做不出來,要做代幣,就要用交易所來轉換。

          于佳寧:對于不基于區塊鏈發行和流轉的數字貨幣,和我們前面討論的“電子幣”有何區別呢?

          周子衡:數字法幣式現金就是在任何一個時間點上,只有一個主人來持有,銀行貨幣根本不是這樣,在任何一個時間點上往往有至少兩個以上的主人或持有者。

          所以問題的關鍵不在于是不是用區塊鏈,而是在整個貨幣體系中現金占比的提高與否。只有在銀行幣的情況下,現金占比等同于現鈔占比,趨于不斷減少,這就意味著銀行體系要付利息,意味著貨幣體系的成本高。

          于佳寧:銀行電子貨幣有兩個主人怎樣去理解?是指賬戶所有人(戶主)和賬戶管理人(銀行)嗎?

          周子衡:是的。中央銀行發行數字貨幣的動力恰在于此,一方面提高效率,滿足數字經濟的需要,另一方面降低整個貨幣體系的運行成本。

          這里面有一個市場與央行的交集狀況,不是誰來主導、誰聽誰的,而是尋找交集。

          于佳寧:現在看起來如果發行數字貨幣,比較可行的是在M0層面發行,確實會增加基礎貨幣,但是這些貨幣似乎又不具備放大能力,怎么理解對于貨幣體系的改變和沖擊?

          周子衡:是的,這正是央行自身的立場所在。我的說法是,央行苦苦追尋的是不能發熱的貨幣,數字貨幣是不能發熱的,不會有沖擊,是冷的。

          于佳寧:是啊,市場提升交易效率的需求和貨幣政策的需要似乎存在一定差異。

          周子衡:現在,這個交集在放大,數字法幣是最大的交集。

          于佳寧:數字法幣,尤其是不基于區塊鏈發行的數字法幣,怎樣能綜合協調各方面的目標呢?

          周子衡:在去年的155萬億人民幣的數字支付中,區塊鏈的貢獻率是零。所以,央行發行數字貨幣必須從經濟現實出發。簡單說,155萬億的支付大餅完全由私人數字支付掌握是有潛在風險的。

          是否使用區塊鏈是一個選項,周小川行長在兩會時這樣說,兩個意思:一,沒有選;二,將來或許會選。

          于佳寧:網聯系統不能規避這種風險嗎?

          周子衡:網聯不能做到。關鍵在于上面已經講過的,對私場景割裂,對公封閉,這些不是網聯能夠解決的。不解決這兩個問題,潛在風險就是在累積中。

          于佳寧:不基于區塊鏈的數字貨幣,能否滿足智能合約、智慧社會治理、數字司法的需要呢?

          周子衡:這就回到賬戶體系的建立問題上,賬戶體系也要有結構的構建問題,也存在一個更為復雜的賬戶分層的問題。賬戶是體系是復合的、復雜的結構,將來會不斷地調整變化。當前最主要的是在銀行賬戶體系之外前構建出一個數字賬戶體系,能夠通達到B 端,開通所有的C端,之后再逐步地改建,一步到位,會把自己絆倒,于事無補的。

          我相信,區塊鏈會在下一步的數字賬戶體系建設中發揮非常重大而不可替代的作用。

          于佳寧:基于區塊鏈的發行數字貨幣與基于其他技術發行的數字貨幣,到底有什么根本性的差別呢?

          周子衡:從經濟上看誰好不好,幾乎是一個毫無意義的問題,而是誰能夠生下來。數字經濟的現實要求,是在銀行賬戶體系之外建立起更為牢靠的、全通C端與B端的數字賬戶體系,并不是一定要一個技術上了不得的東西。

          155萬億的掃碼支付就回答了這個問題。是不是要把這個155萬億砍掉,在發展更好更高技術支持的數字支付呢?一定是循序漸進的。可行是最優的前置條件,所以先行的安排也是為最優鋪路的。

          嘉賓簡介

          周子衡 / 浙江現代數字金融科技研究院理事長

          中科院經濟學博士,從事貨幣經濟研究近二十年。現任職于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浙江現代數字金融科技研究院理事長。著有《賬戶--新經濟新金融之路》、《央行發行數字貨幣的五個問題》丶《法定數字貨幣的對公場景》、《清華金融評論》等。

          對話發起人

          于佳寧博士 / 火幣大學校長

          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博士,現任火幣大學校長、中國通信工業協會區塊鏈專委會副主任委員、中國國際經濟技術合作促進會區塊鏈技術與應用工委副秘書長、中國計算機學會區塊鏈專業委員會委員,原工業和信息化部信息中心工業經濟研究所所長,《2018年中國區塊鏈產業白皮書》編委會主任。

          蔡志川博士 / 亞洲區塊鏈學會會長

          亞洲區塊鏈學會會長,香港區塊鏈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總裁,世界區塊鏈商學院客席教授、英國劍橋大學區塊鏈商業應用講座講師,被譽為香港區塊鏈首席代言人。


          文章聲明:本文根據「火星財經創始學習群」嘉賓分享內容整理,不代表火星財經立場,轉載須在文章標題后注明“文章來源:火星財經(微信:hxcj24h)”。

          關鍵字: 火星公開課

          推廣
          相關新聞

          漲幅榜

          你可能感興趣的內容
          下一篇

          「火星公開課」第178期 |鏈人CEO張曉媛:區塊鏈人才市場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河北十一选五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