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ng5vq"><tr id="ng5vq"></tr></div>

  • <div id="ng5vq"></div>

      <em id="ng5vq"></em>
      <div id="ng5vq"></div>

          投資有風險 入市需謹慎
          APP
          下載火星財經客戶端

          掃描下載APP

          微信公眾號
          火星財經二維碼 火星財經

          鉑鏈道捷CEO、CSDN副總裁孟巖:通證·今天·明天

          活動管家 ·

          09月19日

          熱度: 21003

          孟巖表示,廣義的通證如果存在無幣區塊鏈里面,可以做出非常多有價值有意義的應用,而且也有非常豐富的通證經濟設計模式。

          百媒鏈談是一個由鏈天下主辦,以微信群在線訪談的形式,面對鏈圈、幣圈知名人士,就區塊鏈產業現狀、未來發展態勢、近期熱點話題等方面進行深度對話。目前百媒鏈談已經進行到第十八期,往期嘉賓有:幣安何一、郭宏才“寶二爺”、中經金創研究院院長鄭潤祥、太一集團創始人兼董事長鄧迪、天天抖料創始人陳菜根、比特幣早期投資人廖翔、“尚幣哥”等大咖。本期嘉賓是鉑鏈道捷CEO、CSDN副總裁孟巖,他將就“通證·明天”這一主題進行干貨分享。

          鉑鏈道捷CEO、CSDN副總裁孟巖:通證·今天·明天

          鉑鏈道捷CEO、CSDN副總裁孟巖

          通證·當下?

          鏈天下提問:token這個概念很早就出現了,先是以“幣”的形式出現,現在又被token、通證取代,有一個演變的過程,請談一下您個人對token從認識到堅持的過程吧。

          孟巖:經濟這個詞英文對應的叫tokeneconomy,最早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出現在幼兒園養老院醫院,尤其是精神病院的管理方面。

          在幼兒園里,一個小朋友做對了什么事情,老師發個小紅花兒或者給人家黑板上畫幾個小星星,這個就叫token economy。當然更普遍的使用,是在精神病病人的管理當中,因為精神病病人,包括像老人院,他們在精神上和自控能力上智商上,都有一些問題,所以通過這種時時激勵的一個方式,來有效地進行管理,這個是token economy。就是通脹經濟的起源。在當時還不叫通證,這是我最近才了解到的。

          我自己本人最早了解到token,是在學習計算機網絡的時候。當時我們學習局域網有兩種技術,一種技術是現在大家使用非常普遍的以太網,還一種技術叫做令牌環網,是IBM創建的一種技術。這種技術的特點是,比如一百個人有一百臺電腦,我們在這個網絡里面要彼此通信的時候,需要傳遞快速的傳遞一張令牌即token。

          誰拿到這個token誰才有資格發言。可以認為這個token是一個言論權的令牌,誰有令牌,誰就有言論權、發言權。所以token這個詞當時給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后來很多年都沒有再碰到過token這個詞。一直到2016年,以太坊技術興起,我在研究以太坊技術的過程當中又看到了token這個詞。

          看到這個詞,當時我很敏感,意識到token這個詞,不就是代表權利的嘛。權利,就是權和利,或者權益,對于以太坊應用上的意思,我花了很長時間去琢磨它。到了2017年的年終的時候,當時那一波的1CO熱潮正進行得如火如荼。

          那時候我跟大家一樣都認為token就是代幣,然而在2017年的10、11月份,我碰到了元道老師。然后,我們在一起分析和思考,在幣圈、鏈圈從區塊鏈技術走向以token為代表的權益證明的時代,我們開始意識到token有可能成為超越于幣,超越于我們傳統的了解的權益的東西。

          經過我們一段時間的頭腦風暴和分析之后,我們確定token是一種加密數字權益證明。所以呢,在我的提意之下,開始把token翻譯成為通證。這個是2017年的11月20幾號發生的事情。后來通這個詞就不脛而走,越來越多的人接受這樣的說法。而我們自己,也覺得圍繞通證這個通用的加密數字權益證明,建立重新構造區塊鏈上面應用的新思路,于是在2018年的1月份元道老師宣布我們成立一個派,叫做通證派。

          我自己就從區塊鏈技術轉向通證經濟系統設計。從今年的3月份到現在,我一直在研究通證系統設計,而我對通證的認識,在最近又發生了一次升級,我們已經意識到通證,還有狹義和廣義或者叫小通證和大通證之分。

          在中心化系統上的通證,是個小通證。跑在區塊鏈上的通證,是個大通證。不論是功能性通證還是權益性通證,我們認為這都是屬于狹義通證,但是廣義的通證,還可以包括票據、發票、合同等具有更廣泛性質的東西。

          站在現在的位置,我對于通證這件事情的認知還在不斷的升級當中。在實踐當中,我們也在做一些項目,一些研究,在這個過程當中不斷的提升自己對通證的認知。我覺得這是一個旅程,我們現在只是走到了剛剛開始的位置,對這件事情的認知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追問:作為通證派代表人物,不知道通證理論在CSDN社區上有什么樣的應用?目前是一個什么樣的狀態?

          孟巖:說到CSDN,大家知道這是一家19年馬上要20年的公司,所以它是蠻有歷史的,它跟通政的關系,很有故事性。

          最早一批97、98年程序員開始上網的時候,那個時候我們在網上也討論技術問題。但是我們當時討論技術問題,主要是在一個叫做BBS的系統上討論,在討論時大家都找一個化名,然后在系統里面相互交流,值得注意的是,BBS系統上并沒有積分。當時我們交流,時間長了,你在一個論壇在一個板塊兒里面,可以混出自己的聲譽,但是并沒有什么量化的標準來衡量你的水平。

          到了1998年,出現了一個叫做大富翁的論壇。這個大富翁論壇由一幫delphi程序員組成,——國內第一個成功的積分制程序員論壇,在上面回答問題可以獲得積分,提問時要花積分,他是這么一個機制。

          Delphi論壇大獲成功,在上面覺醒了很多軟件英雄。當時CSDN創始人蔣濤蔣總,也是論壇上的一個活躍的用戶。他當時也做軟件開發,本來是用Delphi開發的,后來轉向了其他語言。最后發現其他語言里面并沒有這樣的一個論壇存在,所以他很痛苦,他說要是其他語言也有這樣的論壇就好了,于是他自己做了一個,這就是CSDN的雛形。

          CSDN從1999年開始做,就是一個覆蓋了所有領域所有語言的積分制論壇。現在回想起來,這個積分制,其實跟通證,本身就有一些相通之處,但是并不完全是一個東西。可是,當時的CSDN這個積分制論壇。在問世以后八個月就成為中國流量最大的程序員論壇,也證明了這種模式的競爭力。

          后來到了2003年,CSDN推出了CB,這也是國內比較早的由論壇發行的虛擬幣。CB一直運行到今天仍是蠻成功的一個產品,每年都能夠為CSDN貢獻幾千萬的收入,所以還是一個蠻成功的產品。

          但是,不管是論壇積分還是CB,他們都不是我們現在所說的通證。雖然有一些通證雛形的一些特點,但是距離我們真正所強調的通證的管理還相去甚遠。甚至有些發積分或發虛擬幣的論壇和網站,指導思想跟我們今天所談到的通證經濟系統設計,甚至是背道而馳。

          CSDN實際上一直沒有走到通這條路上。所以,當這個整個通證、區塊鏈崛起,包括我和蔣總在通證和經濟系統、區塊鏈、去中心化這些事情的認知逐漸加深的時候,我們確實也設想能夠對CSDN進行通證化改造。

          但是,因為涉及到國內最大的綜合性開發者社群的一個通證化改造,合規是非常重要的,在合規這個問題上,我們非常謹慎,所以在這件事情上,實際上,CSDN是推出了一些方案,但是在行動上非常謹慎。但是,CSDN走向真正的通證化是不可阻擋的。

          再次追問:目前,像百度、網易等公司都開始有鉆、礦石等獎勵,陳菜根天天抖料、火星財經等app中同樣有類似的獎勵,對于這種形態,這是通證在實體經濟中的應用嗎?

          孟巖:當大公司包括菜根等創業項目里面開始使用類似積分獎勵,或者是鉆石、挖礦、分紅這些概念和一些操作的時候。包括他們開始為他們所發放的虛擬性的數字資產啊,進行一些價值的保證,管理方面的保證為其注入信用,注入信任的時候,他們已經走向通證了。但是,這種應用還是比較早期的應用,應用的還不夠深。

          相信這些公司包括菜根、火星財經等,在實踐當中會逐漸的加深通政應用的層次,豐富它的用途,但是同時又恪守通證背后所必須遵守的紀律。以使他具有足夠的可信度。同時呢,我更關注的是通證在其它領域,除了互聯網論壇這種本來社區性質就比較強的,這樣的一些產品里面。在其他的領域里面有沒有可能或者能不能夠盡快的看到通證更具啟發性的應用。

          舉個例子哈,通證除了可以用來做激勵之外,還可以利用智能合約大幅度提升交易的效率,降低交易摩擦。還可以用通證作為記賬工具,非常便捷、方便、公平的在協作者當中進行貢獻記賬。這樣的應用可以廣泛使用在各行各業。

          甚至我們可以開一個腦洞,在施工工地上,可能幾百個人在同一個工作上協作,這幾百個人來自于很多不同的部門。有甲方的,有乙方的,有施工隊的,有監理的,甚至有可能還有政府部門的,有環保的,消防的……那么這些人為了一個共同的任務。在同一個時間在同一個地點發生協作,這種協作能否利用通證智能合約自動執行,自動完成交易,使大家能夠非常快速、公共、公平的獲得激勵嗎?這些問題才是我更加關注的。

          我是特別希望看到通證經濟能夠在這樣層次的實體經濟當中,去快速的落地,能夠拿出一些漂亮的應用范例。

          鏈天下提問:前段時間,在媒體采訪時,孟老師曾經說過一句話:“態度正確的那一批人開始在做正確的事情”,具體指的是什么?

          孟巖:區塊鏈包括數字貨幣崛起的速度確實太快了,然后又從二級市場炒作開始,像野火一樣點著了很多地方,所以從一開始確實帶有很多的投機性質,所以我們不可諱言的說這個產業在一開始涌進了很多態度不正確的人。

          這些人的突出特點,是并不關注真實價值的創造,真正關注的是如何通過制造市場的預期,然后在中間通過割韭菜的方式使自己能夠暴富。

          這一段時間里,監管沒有跟上,整個市場又處于節節高升的狀態,整個圈子沉浸在一個糟糕的文化當中,整個價值觀都是扭曲的,這個狀態是不可持續的,但是由于這個領域里面的造富能力、資金的涌入速度,所以也吸引了很多想做正確事情的人進來。

          從今年的一月份開始,身邊一些優秀的技術人員和有經驗的人開始進入這個行業,進入這個行業當然也想融資,也想能夠享受這個行業的紅利,但他們沒有搞一個空氣,搞一個炒作,至少我認識的很多團隊大部分都是認真想做點兒事情。

          在我看來,如果一個團隊他們進入這個領域是希望使用通政經濟做為一種新的工具跟手段,能夠改善一個行業的效率或者改善他的公平程度,能夠促進新的協作或者一些價值觀的變化,我覺得這樣的團隊他們就是在做正確的事情,在過去的幾個月當中我看到了不少這樣的團隊。

          在一個多月以前,我接觸的團隊幾乎的都說我要進入這個行業,我要發通證、發幣、融資,但是現在接觸到越來越多的團隊說我不是為了要融資、我一分錢都不用、我的幣也不上市、我也不發幣,我就是看好通證經濟能夠帶來效率上的提升,能夠帶來生產關系的改善,能夠使利益分配更加公平,我認為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標志,意味著這個行業大家已經認識到它真正的價值。這個技術大家在開始真正的去使用它,我覺得這是一個很重要的事情。

          追問:目前,就您所接觸到的團隊,劣幣驅逐良幣的影響大不大呢?

          孟巖:劣幣逐良這個情形我認為在去年四季度和今年一季度是最突出的,到了二季度情況就已經大幅度改善了,不是因為監管在這里發揮多大的威懾作用,最主要的還是因為市場,市場把這些劣幣淘汰出去。

          經濟學里面有一個原理,如果每一個劣幣都有非常清晰的不可篡改或不可偽造的品牌,另外信息又充分透明,信息流動充分的高效,這種情況下不可能長期的出現劣幣逐良的情況,而是良幣逐劣,那我認為這些前提條件在我們的通證市場里面都是成立的,所以在通證市場里,即便沒有政府的監管,市場會自己把劣幣清除出去,過去的半年里就是這樣的情況。

          鏈天下提問:都說區塊鏈會帶來變革,那么您認為是區塊鏈的哪一個部分或功能起著關鍵性作用呢?

          孟巖:不同的時間有不同的看法,實際上跟監管政策也有很大的關系,最早的時候是在區塊鏈上面發行的數字資產是非常能帶來關鍵性變革的,試想如果我們所有的金融資產(股票、貨幣、期貨)都放在區塊鏈上,且它是一個24小時不關門、全球流通的市場,那么這樣的市場是具有顛覆力的,所以我們就要在現有的合規合法的框架下,結合利用區塊鏈的去中心化、可信、智能合約等這些特點完成一些通政經濟、價值互聯網上的功能,在這個利益結構和交易關系建立之后我們就可以大幅度的提升市場的交易效率。這就是目前市場在合規合法的框架下,能夠發揮的關鍵作用之一。

          追問:區塊鏈既有經濟成分,同樣又有社區,還有治理,在您看來,是現有的治理、經濟形態對區塊鏈帶來的影響大,還是區塊鏈這一新事物在反向推動治理、經濟層面的改變呢?

          孟巖:在今天來看顯然還是現有的經濟制度對于區塊鏈的發展構成了很多的現實的制約,當然也有促進,但是我覺得從中長期或長遠來看的話這項技術對于現有的經濟治理模式,甚至于人們的價值觀念,人們對于如何組織協作、如何組織生產,為誰生產,如何分配這樣的一些最基本的市場經濟的問題都會產生大大規模的重構。

          通俗來講,我們現在發現了一個新大陸,然后這個新大陸上面水草豐美,上面還沒有人,所以我們有一群人沖到上面去重新建立制度,這個就是我們所發現的區塊鏈的世界。但是這個世界實際上,因為你要沖過去,但沖過去之前你其實還是受到很多舊大陸或者現現有制度的制約和限制,但是從長遠來講,這個新大陸上所建立起來這套制度一定會反向作用于我們現有的這套存量上面的這些體系的,我對對此有堅定的信心。

          其他媒體提問:老師,最近穩定幣備受關注,開始時大量文章寫其對國際貨幣體系的沖擊,后來又有不少文章認為穩定幣被夸大,孟老師對于穩定幣的影響,其未來發展有什么樣的看法?

          孟巖:關于穩定幣這個題目,剛才也提到了一點點,我覺得現有的很多文章,我也讀了;其中也有一些不乏遠見卓識。我個人還是判斷它還是會有很深刻的影響,但這種影響我并不是更多的從他對于國際、治理、經濟、金融這個格局的沖擊來看,坦率地說,對于各國的主要的金融和經濟的玩家來說,他們還不太敢于第一時間去大規模、全方面使用另外的國家所發行的數字穩定幣。

          我更多的是關心技術上。就是我們已經做過研究,如果有了相類似GUSD這樣的一種數字貨幣基礎設施,我們現在可以構造非常精致的一些智能合約,然后讓這些GUSD進入我們的智能合約,作為我們雙方比如說資產的抵押,或者是未來一些復雜交易行為的一個條件。我是想舉一個具體的例子,但是這個例子也也不是那么好舉。

          還是嘗試舉一個例子好了,比如說我們三個人一起去做一件事情,我們說好了這個事情分成是我百分之四十,你百分之四十,他百分之二十。然而現實當中,我們一塊兒做完了之后,我負責把錢領下來,賴賬遲遲的不發給你們,或者人家實際上分了兩萬,我跟你們說其實只收到了一萬,我可以利用這種信息不對稱,在中間制造很多的交易摩擦。

          如果可以讓數字穩定幣進入智能合約的話,我們可以把整個分錢的這些事情用智能合約寫好了,未來,當付費的這一方結算的時候,他可以直接把數字穩定幣打到這個智能合約上,這個智能合約自動完成我們三個人的分錢。這是一個最簡單最容易想到的一件事情,好像聽起來很正常,但是如果一旦得到廣泛的應用,而且我們要想像可以用智能合約寫出比這個復雜一百倍的交易結構和交易流程,那么它就可以激發非常復雜的一種協作行為,而這種協作行為的可信度是以前我們所有的商業契約都無法相比的。

          其他媒體提問:孟巖老師,下午好,您認為目前通證理論在實踐應用中最大的痛點是什么?接下來企業或公司應當秉承怎樣的態度來做通證和自身業務結合這件事?

          孟巖:最大的痛點還是我們對這個領域的理解和認知還非常不夠,又有一些動機是希望能夠來完成融資,對于通政本身的這個能力系統,它的一些價值主張和它的一些方法其實并不認知也甚至也不認可。

          認知問題是最重要的問題,其它的問題,包括監管問題、技術問題、人才問題,都是認知問題尚未解決的一個衍生品,都是他的一些副作用,所以我覺得我們首先應該提升認知,但是這個認知提升不是坐而論道,不是我們整天悶在房子里面去想,而是要在實踐當中去學習、去提升、去解決。我自己的體會就是我們每做一個具體問題的分析和探討時,我們對于通這件事情的認知就都會提升一大塊兒。

          所以某種意義上來講,我認為目前真正的困難是在現在這樣的一個監管的壓力之下,如何尋找合規合法的渠道把這個實踐給做了。同時又能夠在這個做的過程當中,不斷提升我們對通脹的認知,其實我們的理論水平和方法能力這些問題是擺在我們所有溝通能力的人面前的真正難題。

          其他媒體提問:孟老師下午好,目前美國SEC已經對1CO進行了證券的明確判定,有的國家已經在發行自己的數字貨幣,我國同樣也在積極推進,您認為這場數字貨幣的角逐關鍵是什么?

          孟巖:這個問題剛剛已經談了我的看法,我覺得核心是速度。我不認為這個技術是可以先想清楚了,然后所有的監管設施全部到位之后才放開;我覺得必須是。一手推進一手推監管,一首推數字貨幣的基礎設施一手推監管,甚至一定程度上允許局部和一定時間里面的寬容度,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才有機會在這個領域里面不落于人后,由于中國人的創新能力和苦干精神甚至有可能取得一定的優勢和領先。

          但是如果我們不重視速度的話,這個問題其實不樂觀的,為什么呢?因為這個通證經濟是個全球市場,它不受地域的限制,不受這個國籍的限制,也不受任何邊界的限制,他是一個全球市場。所以我剛才提到的那一點,既然GUSD這樣的東西已經出現,它可以進入智能合約,它可以規范兩個公司或者兩個實體之間的交易行為。那么其實任何一個人、任何兩家公司在今天已經可以利用GUSD進行他們之間的貿易結算,這件事情如果要是假以時日,全世界的很多的公司都接受了類似像GUSD,類似像PAX這樣的基礎設施或者基礎數字貨幣作為他們的結算工具的時候,那個時候主動權就不落在主權國家手里了,這個危險還是現實存在的。

          通證·明天

          鏈天下提問:孟老師,作為一直的通證理論支持者,和資深的token研究者,請結合區塊鏈以及政策的變化,談一談通證理論都發生過哪些變化,將來又有怎樣的預期?

          孟巖:我大概把從去年開始到今天的通證經濟理論的發展分成四個階段:1、最樸素的通證,利用ERC20標準一次發布所有的token,“陽春面”版的通證經濟,能夠解決一些問題,但還存在一些問題;2、用通證來代表加密數字權益證明,多維,多階,多態的一個通證理論;3、從口口相傳轉變為以學科方式進行研究,設計通證經濟系統,通證經濟學繼承市場經濟的大部分特點,是市場經濟的高級階段,為了更好地保證公平和效率,這個階段還需要很長時間的發展;4、通證理論從小通證到大通證的變化,從狹義通證經濟到廣義通證經濟的變化,既能包含數字權益證明,又能包含合同、合約,我們會持續完善通證經濟理論,使其更基礎,更扎實,更能落地。

          隨著通證理論的不斷成熟和完善,它會向政策方面的合規相向而行,越走越近。在任何國家包括中國在內合規的框架之下,能夠充分發揮通證經濟優勢,在促進人類協作、表達不同的價值觀、提升交易效率、降低交易摩擦方面具有巨大巨大的優勢,這是任何一個渴望進步、渴望發展的國家和社會或經濟體都不會拒絕的,我對此非常有信心!

          鏈天下提問:就目前而言,在共識系統、治理機制方面,除了比特幣之外,包括之后的以太坊、EOS,都曾出現過問題,那么您認為怎樣的形態才是讓參與者共贏的模式?

          孟巖:要回答這個問題,可能首先要界定的問題,是誰是參與者。什么叫共贏,這些問題實際上都不是那么簡單的不容易輕易的回答。

          舉個例子,比特幣的參與者,到底是誰?我們認為比特幣的參與者,應該包括礦工、買賣比特幣的人、存儲比特幣的人。但是,實際上中本村的方案當中,并沒有更多的去考慮其他人。他把曠工也就是記賬員作為比特幣這個生態里面唯一的最主要的參與者。他所設計出來模型中,礦工其實是最大的贏家。那么比特幣實現了共贏嗎,我也可以說他實現了共贏。但是問題是從旁邊的人來看的話,就覺得我為比特幣做開發,開發一個很漂亮的很精致的錢包或者一個應用,我為什么得不到足夠的激勵?

          這是對于參與者界定的問題導致的。同樣,在共贏這個問題上也有不同的看法,什么叫共贏?那么是不是你算力越多,你就應該贏得更多。你沒有算力,你就只好花高價去買?這個叫不叫共贏呢?價格往上走的時候,所有的人都非常happy,這叫共贏嗎?還是說有人比其他人更加更加happy?那么當價格向下跌的時候,是不是有人能夠從中反而獲取好處,比如說,某些融資方或者某些投資方,當價格下跌的時候對他們來說不一定是壞事,這種叫不叫共贏?我們覺得實現共贏非常困難。

          我想說的是什么。任何的制度設計,包括任何的共識機制的選擇,其實都是一種選擇,都是有舍有得。不存在一般意義上的,或者普遍意義上的所有的參與者共贏,這件事情不存在。

          我個人其實比較傾向于一種動態的均衡,根據整個系統發生的狀況,自動的或者通過整個社區的投票或者某種方式,主動的來調整系統的利益分配方式。讓他不至于過度失衡,讓他能夠在多個重要的利益主體之間不斷的去調節利益分配。我們看到有一些成熟的民主國家他們的權利、資源分配,其實就是一個動態平衡的過程。

          我覺得特別要防范一個迷思,就是設計一個完美的制度,然后讓他放在那里,永遠去執行,讓它永遠完美。這種靜態均衡的想法,我覺得一定是會失敗的。所以,我們現在設計通證經濟系統的時候,特別是在治理這件事情上,我們并沒有一開始,特別強調去中心化。反而是特別強調其動態均衡的調節能力。當整個社群出現了嚴重的意見分歧,當我們看到了利益分配出現了巨大不平衡的情況下,有什么樣的機制,能讓大家坐在一起重新來調整方案,能夠讓那些既得利益者沒有能力阻止這個系統向好的方向轉化。能夠讓這個整個系統自動的,或者說在某種力量的支配之下,重新趨向平衡。

          鏈天下提問:在以往的區塊鏈歷程中,比特幣自己帶動了一波行情,吸引了堅信比特幣未來的人,之后基于以太坊開發的眾多應用,又帶來了一波牛市,現在熊市之中,都在踏實做事,下一個現象級應用,您認為會出現在哪一個領域?應用本身又具有什么樣的特征?

          孟巖:我認為下一個現象級應用的出現就是“穩定幣”。穩定幣的重要性遠遠超過很多人的理解,因為它一旦出現之后,圍繞穩定幣上面可以做一系列的金融、資管、托管、自動交易、,自動合約這些方面的一些應用。可以大幅度降低現有的一些商業流程方面的交易摩擦,提升效率,可以創建非常復雜的協作和交易模式和交易結構,它的意義是非常巨大的。

          我們現在有很多的學者在紛紛論證這個穩定幣竟可行不可行?什么才是真正的穩定幣?什么才叫真正的穩定?背后有法幣支持有監管支持的幣是不是穩定幣?它到底有沒有意義?其實在我看來:很多的討論都是多余的,他們沒有抓住穩定幣這個東西的核心和本質,穩定幣的核心和本質是它可以進入智能合約。是具有相對穩定價值的通證符號進入智能合約,可以組織非常復雜的交易結構并且進行自動交易。這件事情在我看來,將會掀起下一波的區塊鏈應用熱潮。我希望我們不要在這方面落后,但是目前看起來的話情況不是太樂觀。

          追問:那孟老師有什么建議嗎?

          孟巖:也沒有什么新鮮的建議了,不管是央行發行數字法幣還是監管當局批準的民間發行的數字穩定幣,只要有,上面就可以跑應用,就可以發展,就有了一個創新和探索的基礎,但如果沒有的話,那我們就只好看著人家的創新花樣迭出,然后我們自己在這邊干瞪眼。

          說到建議還真有一條,趕快推穩定幣以及推穩定幣上的監管技術。實際上在穩定幣上面來推監管科技,其實要比我們現有的這些監管技術要先進、有效得多,效率也會高很多很多。所以我覺得應該盡快推進國家級或者受監管批準的穩定幣基礎設施和監管科技基礎設施的開發和推進。

          其他媒體提問:孟老師,在您看來,通證經濟和無幣區塊鏈之間,在目前看來,是在許可的范圍之內,兩者之間未來會呈現怎樣的變化趨勢呢?請您預測一下。

          孟巖:關于通證經濟和無幣區塊鏈,通證經濟包含了很多有幣的區塊鏈。但是他跟無幣區塊鏈之間有一個交集,目前在國內的通證經濟研究當中就特別側重于這個交集,如何利用無幣但是有通政的區塊鏈來提高交易效率,降低交易成本,降低交易摩擦來促進公平分配。促進有效的激勵,這是我們現在正在認真研究的一部分,也在實踐當中,但是都在保密期。

          無幣區塊鏈可以分成兩類,一類是無幣也無證,里面其實就是相當于一個多利益關聯方共享的數據庫,在里面存放文檔存放數據,比較典型地用于公證、存檔、溯源,這個應用的價值和意義可能不像大家想的那么大,還有一種無幣區塊鏈,它是雖然無幣但是有證。這個證可能是發票或者合同,也可能是有記名和不記名的商業合同數字資產。

          我的范圍里面這些都屬于廣義的通證,廣義的通證如果存在所謂的無幣區塊鏈里面,雖然無幣但是有廣義通證在里面,里面仍然可以做出非常多有價值有意義的應用,而且也有非常豐富的通證經濟設計模式。

          再次謝謝孟巖老師今天做客鏈天下的“百媒鏈談”,帶來了關于通證經濟的精彩分享,讓我們更深入地了解了通證當下的情況,以及未來發展的方向!讓我們一起在共同學習中度過“寒冬”!同時,也感謝18區以及各位媒體的參與。

          推廣
          相關新聞

          漲幅榜

          你可能感興趣的內容
          下一篇

          視頻 | 馬博涵:通證經濟改變生產關系

          河北十一选五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