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ng5vq"><tr id="ng5vq"></tr></div>

  • <div id="ng5vq"></div>

      <em id="ng5vq"></em>
      <div id="ng5vq"></div>

          投資有風險 入市需謹慎
          APP
          下載火星財經客戶端

          掃描下載APP

          微信公眾號
          火星財經二維碼 火星財經

          秦鑫:奔跑在區塊鏈中的非投機玩家

          奔跑財經 ·

          09月17日

          熱度: 17669

          區塊鏈領域的快節奏,讓這個領域不斷的衍生出全新的概念,而這些概念往往會在非常短的時間內被迭代。

          在本次采訪之前,區塊鏈行業剛剛經歷了一輪大規模封號,像金色財經、火幣網等在業內較有名望的區塊鏈媒體,其相關微信公眾賬號被永久停封,這不是一個好的信號。

          也不得不令人回想到一年前的那場“屠殺”——

          2017年“九四”到今年的“九四”,這短短一年的時間,區塊鏈從業者經歷了哪些不為外人所道的艱難時刻?無從知曉,但區塊鏈媒體的不良炒作,破壞了行業發展秩序,幫助發幣機構割韭菜還不夠,干脆自己發幣自己炒,韭菜被割了一遍又一遍 ……這個行業快被別有用心的人玩壞了。

          面對各種亂象,秦鑫帶領著奔跑財經卻站了出來,號稱“區塊鏈315”,攪動了整個區塊鏈行業,從幣圈大佬到知名行業媒體,再到區塊鏈整體行業,爆丑聞、扒黑幕、追熱點,將行業內的魚龍混雜、亂象叢生一層層揭露給民眾。

          近日,艾瑞網專訪奔跑財經創始人兼主編秦鑫,窺探這個野蠻爆發的行業是否真實可靠?這篇可能有你想了解的區塊鏈行業真實現狀和關于奔跑財經的背后趣事……

          秦鑫:奔跑在區塊鏈中的非投機玩家

          作家秦榆在其撰寫的《湖北人的性情剖析》一書中對湖北人有如此描述:湖北人既豪爽又謹慎,既熱情又小心,既善于經營世俗人生,又崇尚精神生活。他們可以披肝瀝膽,無私助人,也可以小處計較,謹慎處世;他們可以爭強好勝,兼濟天下,也可以超然物外,獨善其身。

          但初見秦鑫時,記者很難將出生在湖北的他和秦榆所描述湖北人對上號。因為他與生俱來的親和力,讓人不由自主的誤認為他只是鄰家的大男孩。但就是這個86年才出生的鄰家大男孩,面對區塊鏈行業的野蠻生長、面對嚴政下區塊鏈行業的大洗牌、面對區塊鏈媒體媒體的大規模被封號和高達90%的媒體倒閉潮,卻有著超出常人的冷靜和淡定。

          這一份冷靜和淡定來自于秦鑫作為媒體人的一種情懷,而恰恰是這種情懷使得奔跑財經創立的那一天開始就遵循著恪守媒體底線的原則,做客觀、公正和公信力的宣傳報道。正因為如此,面對瞬息萬變的區塊鏈市場和寒冬下區塊鏈媒體的紛紛“撲街”,極盡低調的奔跑財經成為區塊鏈媒體中的一股清流。

          闖入區塊鏈藍海 做一個不一樣的區塊鏈媒體

          2016年,一直深耕在互聯網行業的秦鑫接觸到比特幣。在此之前,他和當時大多數人一樣對區塊鏈一無所知。

          “互聯網是個瞬息萬變的行業,需要不斷的保持激情和學習能力,因為只有這樣才不會被淘汰,這也是我為何將我創立的營銷策劃公司取名為‘奔跑互動’(Socialrun)。” 后來隨著奔跑互動服務客戶逐漸涉水區塊鏈,隨著對區塊鏈企業服務的縱深,原本就喜歡挑戰未知的他開始關注區塊鏈,并靜下心來開始研究這個行業。

          雖然2017年的區塊鏈在中國大火,但因為行業質量的參差不齊等諸多因素,直接導致了區塊鏈灰色地帶的衍生。媒體出身的秦鑫認為,行業需要專業、有行業追求與責任心的媒體為區塊鏈行業的發展帶來正向引導,需要一家客觀的深度媒體,端正態度,讓行業褪去浮躁。媒體人特有的敏感和責任,讓秦鑫萌生了做區塊鏈媒體的想法。

          2017年的秋天,有了想法就立即要行動的秦鑫在開始著手籌備區塊鏈媒體,他做區塊鏈媒體的想法和首都金融服務商會的想法不謀而合,當年10月,首都金融服務商會以指導、規范、建立行業標準為出發點,并由首都金融服務商會對外投資平臺、首金商(北京)投資有限公司參股投資了秦鑫創辦的區塊鏈媒體——奔跑財經(FinaceRun)。

          不到一年的時間,以內容、技術和運營為核心的奔跑財經,在完成WEB端+APP端+微信端等第三方平臺的同時,實現了全平臺的布局。截止到目前,截止目前平臺影響受眾達50萬,重度粉絲10余萬,已簽約50+區塊鏈專欄作家,囊括業內知名項目團隊,專業數據研究員,知名財經媒體人、天使投資人等。

          目前,針對Pre-A輪的融資正在洽談中。秦鑫告訴記者,他期望這一輪接入金額在人民幣1000萬左右,大約占公司股份的15%-20%。

          “之所以沒有對外拿那么多融資,是因為我們沒有去太高估值,因為我們希望在引入資金的同時,能夠保證公司獨立運營自主性。說實話,錢拿得太多也不完全是好事。從發展的角度,我也不希望公司太膨脹。目前主要是為了做架構,對業務和公司的發展帶來幫助,而不僅僅是錢,這也是我們此次融資相較于天使輪沒有做估值提升的原因。”

          奔跑財經:打造區塊鏈領域重度服務的媒體

          “打造一個有責任的區塊鏈財經媒體。”為了實現這個目標,在創立奔跑財經之初他就規定:奔跑財經所有發出去的報道要真實、有深度、要有奔跑財經作為區塊鏈媒體的態度。但凡涉及有償的新聞、報道和軟性廣告,他一律拒之門外。因為他認為,做媒體不能“又當裁判者又當運動員”。

          起初,團隊里的記者編輯非常不理解,認為老板瘋了,送上門的錢都不要,難道老板不缺錢?不愛錢嗎?

          面對記者同樣的好奇,秦鑫說:“錢是個好東西,我也缺錢,因為做媒體非常燒錢。但作為區塊鏈媒體,奔跑財經就要有媒體該具備的態度和節操。盡管有些區塊鏈媒體不遵守規則,幫著莊家做的都是割韭菜的事。但我們不能,因為奔跑財經要做的是深度媒體,要打造的是重度服務平臺。”

          為了確保將奔跑財經(FinaceRun)打造成區塊鏈領域重度服務媒體,秦鑫從組建團隊開始就非常注重人才的甄選。

          秦鑫:奔跑在區塊鏈中的非投機玩家

          秦鑫,奔跑財經(FinaceRun)創始人兼執行總編

          “我們的團隊由從事媒體行業十年以上的資深主編及財經行業專業編輯組建,團隊成員多數是主流媒體出身,例如人民網、中國經營報、網易、搜狐、法制晚報等,有著多年深度調研的從業經驗。 ”

          在打造財經產業鏈有價值、具有公信力的財經綜合信息服務平臺時,如何推動區塊鏈領域的創新,成了秦鑫思考的問題。

          2018年7月7日,奔跑財經啟動了2018全球區塊鏈創新創業大賽的作品征集工作。

          “我們想通過此次大賽為區塊鏈技術人才搭建一個“區塊鏈技術交流與展示”的平臺。目前,大賽還在參賽作品征集中,已經和100多家區塊鏈企業有聯絡了,之后會和多家機構合作,在11月的時候舉辦盛典。我們這個比賽不賣獎,嚴控獎項真實性,靠實力說話,也希望優質的區塊鏈項目可以多多參與進來。”

          面對寒冬,笑對區塊鏈行業的荒蠻

          2018年8月21日、9月7日,騰訊連續兩輪大規模封停區塊鏈媒體微信公眾號。隨著連續的區塊鏈媒體公眾號被封停,無聲地傳遞著虛擬貨幣監管層新信號。原本喧鬧的區塊鏈媒體市場,一時間鴉雀無聲。

          此時,和所有區塊鏈媒體一樣,面臨生死一線的奔跑財經在秦鑫的帶領下,沒有像其他區塊鏈媒體一樣開始大批量的刪稿、停止內容更新,依舊一如既往的關注著區塊鏈領域的點滴發展,同時秦鑫親自上陣,帶著團隊還在做了區塊鏈94一周年大型系列專題報道,從區塊鏈行業的公鏈、媒體、節點、交易所、活動、人物、資本、落地應用八個層面,外加開篇+收官,共計10篇將近8萬字,盤點區塊鏈過去一年,贏得用戶一致好評,被眾多媒體轉載。

          當記者將“為什么大部分區塊鏈媒體都叫某某財經,奔跑財經是否也在跟風”的問題,拋給秦鑫時,他詼諧的說:“可能是因為大家都是為了掙錢去的吧,開個玩笑。很多區塊鏈媒體取名‘某某財經’,其深層原因在于2017年區塊鏈技術爆發之后,最先在金融領域實現落地應用的,大家很自然的將區塊鏈媒體的屬性定位為財經媒體,認為叫‘財經’其實也更恰當。但我認為這樣的界定有問題,要知道區塊鏈技術應用不僅僅在金融領域,而是可以應用到各個領域,包括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

          盡管如此,在確定媒體名稱時秦鑫依舊選擇了奔跑財經作為媒體的名字。因為他希望奔跑財經關注區塊鏈相關的技術和產業的結合,而不單純的是區塊鏈技術方面的內容。而財經媒體在媒體行業中是相對更加專業的,叫奔跑財經也是意欲將財經媒體謹慎、嚴謹的態度帶入區塊鏈行業。

          此番永久封停,對區塊鏈媒體而言預示著什么?曾在94風暴下劫后余生的區塊鏈媒體,能否一如既往的繼續縱橫區塊鏈領域?區塊鏈媒體如何突出“絞殺”重圍?等一系列問題困擾著區塊鏈媒體人。但對此秦鑫卻有不同的見地。

          “區塊鏈媒體大批被封號,應該說是預料之中的事情。國家對炒幣的態度之前就已經表明了,很多企業不愿意遵守,踩著邊界行事,被封殺也在常理之中。在被封殺的這批區塊鏈媒體中有幾家是確實介入了炒幣行為的,而且如果你仔細觀察的話會發現,在App store上所有涉及交易的APP是無法上線的,所以大多區塊鏈媒體都是在文章或者網頁內設置鏈接進行轉跳下載。”

          封號事件,讓很多區塊鏈行業的人認為此舉加快了區塊鏈媒體的衰落速度。對于此種說法,秦鑫并不認可,因為,早在封號之前,相當程度的區塊鏈自媒體或已遇到經營問題,不少區塊鏈媒體封停之前就已經自然死亡。

          他認為,封停對于真正的區塊鏈媒體而言并不是壞事,現在區塊鏈媒體成立的門檻設置太低,導致很多人對區塊鏈媒體存在誤解,最多的時候能有上千家區塊鏈媒體,這并不符合行業邏輯,其實主要還是因為投機的人太多,破壞了業內的良性規則。

          “其實,大規模封號的同時,BAT等互聯網媒體已經開始進場,比如百度斥資5千萬成立了度鏈網絡科技(海南)有限公司,正式進軍區塊鏈領域。另外,很多傳統媒體也躍躍欲試的在為進場做準備。封停是對區塊鏈行業的一次大洗牌,之后會有很多真正的區塊鏈媒體進場。至此,區塊鏈媒體將實現從草莽到規范的涅槃。“

          采訪中秦鑫告訴記者一個插曲,8月21日第一輪區塊鏈媒體被永久封停時,有人問他是否會擔心奔跑財經會被封停?

          “我當時也在心里問了一下自己,但內心非常坦然。因為一直以來,我們都在做客觀、公正和公信力的事情,所有的報道有據可查,有理可依。”

          探尋未知,做區塊鏈領域的阿甘

          今年年初,奔跑財經花了非常大的精力重新改變升級了奔跑財經媒體平臺。這在很多僅僅只有一個微信公眾號,便自稱“區塊鏈媒體”“財經媒體”的區塊鏈行業來說實屬罕見。

          但對原本技術算計專業的秦鑫來講,這事件很平常的事情。因為他認為區塊鏈是互聯網技術的升級迭代,是一項全新的技術。如果要真的想要推動區塊鏈行業的發展,就要從技術應用落地層面發力。作為區塊鏈領域的媒體,如果自身不懂技術,不注重技術,如何談服務于區塊鏈行業?

          秦鑫:奔跑在區塊鏈中的非投機玩家

          所以,從奔跑財經成立開始,他就重資帶著技術團隊研究開發了自己的平臺(APP/H5/PC/WEB)。且此后持續研發和更新,2018年8月17日,中國傳統的七夕節當天,當“戀”以各種形式上演時,奔跑財經(FinaceRun)新版3.0全新升級,“鏈”上七夕!

          據秦鑫介紹,改版后的奔跑財經在原來的基礎上增加了深度、人物、創業白板、鏈+、視頻等欄,包括個性化訂閱,行情工具等,可以為用戶提供24小時的縱向和橫向深度分析。同時,全新的平臺還設置了“資產管家”,當用戶所關注的虛擬貨幣漲\跌到一定幅度的時候,平臺會自動進行警戒提示。

          與此同時,此次改版從底層服務器開始更新,增加了針對區塊鏈項目的甄別系統工具。

          “我們之所以這么做是因為現在很多區塊鏈項目,都是國內的團隊、國外的架構,我們會針對這個項目的公開信息做展示,并從底層過濾項目中區塊鏈技術的風險,還與企查查合作,進行企業信息的相關展示,基本上可以說是一個區塊鏈工具的聚合頁面。可以說,此次改版不僅從技術層面提升了用戶閱讀資訊的興趣體驗,同時為用戶獲取項目完整信息提供了專業、公正的展示平臺,將有價值的信息推給有價值的人,實現價值的最大化。”

          “隨著互聯網科技的發展,媒體要借鑒新媒體的做法,但媒體絕對不僅僅是新媒體。區塊鏈媒體在整個行業里的劃分屬于科技范疇,如果說作為垂直科技領域的媒體報道,在報道科技、技術時自身不注重科技、不研究技術、不投入創新,所有的報道會很差強人意,也不具備說服力。另外,如何在信息爆炸的情況下把有效信息甄別出來,把用戶需要的信息呈現給他,做有價值的信息,這點很重要。實現這一功能,需要依靠技術的力量。”

          當記者問秦鑫為什么要如此大費周章的構建平臺時,秦鑫告訴記者:在奔跑互動服務區塊鏈項目的過程中,他接觸了一些區塊鏈項目和區塊鏈行業的創業者。隨著區塊鏈熱度的不斷升溫,問題頻發,區塊鏈被人為的‘妖魔化’。

          “很多進入區塊鏈藍海的人不遵從區塊鏈發展的行業法則,尤其是伴隨區塊鏈熱浪誕生的數以千計的區塊鏈媒體,大多都沒有將自己定位在媒體。不僅沒有自己的媒體平臺,隨便注冊個公眾號就自稱為媒體,媒體應該以內容為主,但很多媒體沒有內容,有些媒體做的廣告甚至比廣告公司還廣告。”

          采訪的最后,記者讓秦鑫談談進入區塊鏈行業這么久,讓他興奮的事情是什么時,他將激起他興奮點的事情歸結為,區塊鏈不斷迭代更新帶給他的未知。

          “我在互聯網行業做營銷的時候,經常給團隊說:‘互聯網是個連呼吸都嫌慢的行業’。因為互聯網的發展節奏太快了,日新月異。進入區塊鏈領域之后,我發現這是一個比互聯網發展節奏更快的行業。在互聯網做營銷、做媒體、做輿情監測時,我能預判為了至少一個月,甚至更長一段時間發展的趨勢,因為互聯網即便節奏快,但仍然能給人思考的時間。區塊鏈行業發展節奏之快,快到你前一刻補充的區塊鏈知識,轉身拿去與人探討時,這些知識點就成了昨日黃花。”

          秦鑫告訴記者,區塊鏈領域的快節奏,讓這個領域不斷的衍生出全新的概念,而這些概念往往會在非常短的時間內被迭代。

          “幣改的概念,喊出來不到一個月,‘幣改’的概念就死了。接著冒出來了‘鏈改’,而‘鏈改’的概念還沒有弄明白,又有人提出了‘票改’。‘票改’之后,還會出現其他新的我們未知的概念。區塊鏈總讓我們永遠在面對未知的挑戰和新鮮的事情,促使我們永遠不斷的學習。但我們很努力的學習之后,區塊鏈又發生了新的變化,就這樣我們會不斷的被推入發現問題、解決問題的循環往復當中。我覺得這是一個非有意思的事情,我很享受就這樣一直在路上奔跑的感覺。”

          進入區塊鏈之后,秦鑫周圍很多人,包括他的合作伙伴,甚至員工認為他變得有些瘋狂。但秦鑫說他只是想做一件事,一件改變世界的事情。僅此而已。

          結束采訪前,記者加了秦鑫的微信。在動筆寫稿前,記者看到了他發在朋友圈的一段話:

          有人說,這是一個:

          稍微不努力就可能卷鋪蓋走人的城市;

          即使你很努力也不一定能改變命運的地方;

          這里不相信眼淚,只相信汗水;

          或許留下了你的青春,卻留不住你的城市;

          這座城市叫:北京!

          可是這里令人無數人向往,縱然太多的未知,依舊讓人狂熱,這或許就是折疊空間的北京未知的魅力吧。

          從湖北廣水農村走出來的秦鑫,想改變命運,但他不僅想改變自己的命運,而是要通過自己的努力做一件改變世界的事情。

          秦鑫說,他沒有想過他的這個事情會不會實現,他只是想像電影里那個不停奔跑的阿甘一樣,做一個奔跑在區塊鏈領域的阿甘,一直跑下去……


          文章聲明:本文為火星財經專欄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財經觀點,版權歸作者所有,如需轉載,請提前聯系作者或注明出處。

          推廣
          相關新聞

          漲幅榜

          你可能感興趣的內容
          下一篇

          馬云走了,阿里巴巴的區塊鏈布局來了

          河北十一选五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