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ng5vq"><tr id="ng5vq"></tr></div>

  • <div id="ng5vq"></div>

      <em id="ng5vq"></em>
      <div id="ng5vq"></div>

          投資有風險 入市需謹慎
          APP
          下載火星財經客戶端

          掃描下載APP

          微信公眾號
          火星財經二維碼 火星財經

          王峰十問第19期 | 比特大陸聯合創始人吳忌寒:我不是一個精明的商人

          王峰十問 ·

          06月15日

          熱度: 184860

          北京時間6月15日22點,“王峰十問”第十九期將迎來對話嘉賓比特大陸聯合創始人吳忌寒。

          宣傳圖.jpg

          對話時間:6月8日22點

          微信社群:王峰十問大本營

          對話嘉賓

          吳忌寒:比特大陸聯合創始人。畢業于北京大學,擁有經濟學和心理學雙學位。2011年參與比特幣社區,聯合創辦了中國比特幣社區重要媒體巴比特(8btc.com);2013年創辦比特大陸(BITMAIN),任公司董事和聯合CEO,主要負責市場、銷售、戰略投資和投資人關系。

          王峰:火星財經發起人,藍港互動集團(HK.8267)創始人,極客幫創投合伙人,曾任金山軟件高級副總裁。

          以下為對話原文整理

          王峰:給大家介紹今天來的嘉賓:比特大陸聯合創始人吳忌寒,一位非常神秘的人物。先讓我們看一看他的經歷:2009年畢業于北京大學,獲經濟學和心理學雙學位。在創業之前,曾從事私募股權母基金的投資分析師和投資經理工作。2011年接觸到比特幣,并與長鋏等人聯合創立了中國比特幣社區巴比特,同年,他首次把中本聰的比特幣創始論文《比特幣:一種點對點的電子現金系統》翻譯成了中文。2013年創辦比特大陸(BITMAIN),任公司董事和聯合CEO。

          不久前我和忌寒在徐老師和馮波的飯局上第一次見面,因為都是重慶老鄉,格外親切,他話不多說,給人第一印象是溫文爾雅,謙遜從容,我很難把媒體描述的“礦霸”“教主”“恐怖分子”“惡棍”這些字眼和他直接畫上等號。

          但我相信,他平靜的外表下,內心一定無比澎湃激昂。經歷過比特幣世界從空無到繁盛并幾度起落浮沉的他,擁有價值千億美金比特幣世界絕對權力的他,正在區塊鏈所引發新的“大航海時代”中,帶領比特大陸這艘航船劈波斬浪前行。新的大航海時代,未來我們將走向何方?通過對話小寒,希望今晚的“王峰十問”能給大家一些啟發和思考,這也正是本期“大航海時代”主題的初衷所在。下面,開始我們今天的“王峰十問”吧。

          第一問

          王峰:根據上周四彭博社報道,我們知道紅杉和新加坡政府基金以4億美元參與了比特大陸的Pre-IPO融資,傳聞此輪估值達120億美元。如果這個消息屬實,可以想見不久后,我們會見證在傳統資本市場上最大的區塊鏈IPO。鑒于比特大陸進入人工智能芯片領域,彭博社將MTK、英偉達等IC廠商拿來與你做估值對標。但是,我有一個問題,每家公司都對標的是自己的時代,而不是某個廠商。GPU芯片廠商英偉達趕上了世界對人工智能逐夢的紅利,雖然之前他們的市值曾橫盤了13年,被業界和投資者不重視,但從2016年初開始一路狂漲,10幾個月增長10倍,達到創歷史新高的1600億美金市值。另一個例子是高通,這家移動設備芯片霸主在2014年就過了千億美金市值,他們趕上了蘋果、三星、華為、小米等推動的智能手機大爆發熱潮,雖然現在降到800多億,但它依然是移動互聯網浪潮的最大受益者之一。再之前,英特爾趕上了個人電腦走進家庭和企業桌面的紅利。總之,他們都是背靠巨大增量的市場,成為產業的領導者。

          1.jpg

          英偉達市值一路狂漲

          我的問題是比特大陸作為控制數字黃金比特幣等數字貨幣市場上的礦機霸主,作為區塊鏈產業中具足輕重的力量,什么時候會迎來一個自己的市場價值巔峰?比特幣最高市值3200億美金,現在是1100億美金。你是否曾想過,有一天你公司的市值可能會超過比特幣的市值?期待小寒的回復。

          吳忌寒:市值是比較虛幻的東西,有一個概念叫做流動性幻覺。就是說某一類資產感覺“總市值“多少多少,每個投資人都覺得,假如自己賣出手里的股票或者資產,就能得到”價格*數量“那么多錢。但是這里面是有一個幻覺存在的:當所有投資人都要在同一時間套現,就很難以這樣的”價格“真正賣出去——如果投資人集體拋售,價格就會低很多。

          巴菲特常說,你如果要買一個股票,就要假設一下,假定股票市場明天就關閉十年,你是否還愿意買入。在經營企業時,天天盯著市值,也是有害的,因為財務投資人的風險偏好和個體情緒、宏觀經濟波動等都會影響市值。行業的周期波動,也會帶來企業“市值”的巨大變化,做企業的還是盯著自己企業核心競爭力的發展比較好。創始人不理會二級市場的市值,這樣的魄力其實對于企業的發展很關鍵。你剛才提到的某家企業,創始人就敢于冒所有人的反對,對一些未經證明的方向猛下賭注;它的競爭對手,是職業經理人掌握的,就做不到這一點了。最后總是關注二級市場反應的競爭對手吃虧很大:)

          王峰:假設是創新之本,和做互聯網狀態一樣啊。

          第二問

          王峰:今年2月份,Bitcoin.org網站的管理員Cobra發布公開信,打算修改比特幣的共識機制POW(工作量證明),引入POW+POS(權益證明)混合機制。據說就是為了應對比特大陸對比特幣算力的壟斷。上周五,Cobra又發布推特稱,吳忌寒和ViaBTC的CEO楊海坡兩人可以輕易對比特幣發起51%的攻擊,徹底擊垮價值1300億美元的比特幣網絡。

          2.jpg

          2月份,比特幣開發代表Cobra通過推特發表一封公開信

          這里再科普一下“51%攻擊”,它的原理在于數字貨幣采用的分布式記賬機制。以比特幣為例,51%攻擊是掌握了比特幣全網的51%算力之后,用這些算力可以重新計算已經確認過的區塊,使塊鏈產生分叉并且獲得利益的行為。而后,你在推特上回應:“在修改(比特幣)原始白皮書前,請閱讀中本聰關于51%攻擊的分析;它(51%攻擊)不會成為比特幣的終結者。”容本人冒昧地說一句,我猜99%的比特幣擁有者都沒有像你那樣,仔細讀過比特幣的原始白皮書,你能否進一步解釋你在推特上的回應?

          吳忌寒:“設想如下場景:一個攻擊者試圖比誠實節點產生鏈條更快地制造替代性區塊鏈。即便它達到了這一目的,但是整個系統也并非就此完全受制于攻擊者的獨斷意志了,比方說憑空創造價值,或者掠奪本不屬于攻擊者的貨幣。這是因為節點將不會接受無效的交易,而誠實的節點永遠不會接受一個包含了無效信息的區塊。一個攻擊者能做的,最多是更改他自己的交易信息,并試圖拿回他剛剛付給別人的錢。:——中本聰的比特幣白皮書。

          里面的重點是:1)即便攻擊成功,整個系統也并非就此完全受制于攻擊者的獨斷意志;2)一個攻擊者能做的,最多是更改他自己的交易信息,并試圖拿回他剛剛付給別人的錢。在中本聰的白皮書中,他論證了,51%攻擊只會導致部分系統使用者,也就是接受攻擊者支付的人,在沒有防范的情況下,會受到傷害。

          Cobra是Bitcoin.org的域名的聯合控制人,他(或她)個人與Bitcoin Core的分歧很大,今年還曾經采取單邊行動,把Bitcoin.org推薦的客戶端從Bitcoin Core改成了一個不知名的Bitcoin Knot。https://www.yours.org/content/the-bitcoin-conspiracy--luke-jr-and-cobra-bitcoin-b344bf498005

          Cobra算是少數很狂熱的人了,同時反對幾乎所有重要的比特幣企業,我不幸或者榮幸地成為其反對對象之一。

          王峰:話說回來,就在上個月,比特幣的分叉幣之一BTG(比特幣黃金)就不幸淪為“51%攻擊”受害者,攻擊者成功實施“雙花交易”,向自己發送了超過38萬個BTG。哈哈,瘋狂。我們簡單計算,如果所有資金被盜,攻擊者從交易所的損失中將獲利超過1800萬美元。而且,根據一些外媒報道,Monacoin、Zencash、Verge 和 Litecoin Cash等不少數字貨幣已經遭遇過“51%攻擊”,蒙受了上百萬美元的損失。

          作為擁有比特幣網絡接近一半算力的比特大陸掌門人,你如何讓我們相信,對由中本聰一手創造的、寄托人類更美好未來的原生比特幣網絡不會被人惡意破壞?在你看來,隨著“51%攻擊”現象的頻頻出現,未來可能會動搖整個數字貨幣世界的根基嗎?

          吳忌寒:首先,俺沒有“擁有”那么多比例的算力,很多我們的客戶,自己運維自己的礦機,但是把算力指向我們經營的礦池。這種算力指向是隨時可以變化的,如果我們作惡,我們的客戶會立即響應,把算力切到其他礦池,不會坐視我們作惡不管的。我們可以算作是“受托”了很多比例的算力。

          51%算力攻擊沒有辦法憑空創造價值,也就是說,沒有辦法憑空增發。

          說到BTG網絡攻擊,其中還是有很多疑點的:攻擊者控制了38萬個BTG的私鑰,那么請問誰有這么多的BTG呢?

          按照一般的攻擊手法,這些BTG被送往了交易所,會立即被賣出,換成其他種類的幣并且提現提走。但是這么大量的BTG應該是不可能完成整個攻擊流程的。——交易所不傻,提前1800萬美金,讓一次性提嗎?能夠允許大額提現的賬戶,都經過了嚴格的KYC,跑得掉嗎?同時,理論上這么大量的賣出,我們當時卻看不到BTG價格的巨幅下跌。那么,攻擊者到底是否真的對交易所實施了雙花攻擊呢?

          這些疑點該怎么解釋?我想我最好就不要繼續分析了。

          51%攻擊的發起人,攻擊者可能會讓自己的挖礦設備的價值大幅減少;

          BTG等被51%攻擊的貨幣,一個重要特點是,采用GPU等通用計算設備挖礦。有關的算力據說來自nicehash網站,這是一個專門租賃云算力的網站。租算力的人不需要投資硬件,可以隨時挖礦。

          BTG這類幣,攻擊者攻擊跨了一個,還可以挖其他的幣,因為計算設備是通用的;nicehash租用算力,反正硬件是人家的,也不擔心硬件貶值。在ASIC挖礦的幣種上,攻擊者付出的代價就要大很多。

          怎么相信比特幣網絡不會被破壞?簡單來說,不要相信。任何區塊鏈從業者只要告訴你,自己的區塊鏈不會受到攻擊、是絕對安全的,那么你聽聽就罷了,感受一下這個人的狂熱自信就好了(也就是所謂“為信仰充值”),不要當真。我的微博的簽名是:比特幣現金(BCH)是一種獨立的、去中心化的記賬單位,沒有任何個人與機構對它的價值給予任何承諾與擔保。

          中本聰在比特幣的創世白皮書中就詳細分析了攻擊者采用51%的算力攻擊整個區塊鏈的情形,對其可能遭到破壞的后果進行了描述。這種科學和誠實的態度,是我們應該學習的。

          那么為什么大家還是認為比特幣網絡是安全的呢?不是它不會遭到51%攻擊,而是在遭到攻擊的情況下,損失有限,而且社區還有很多技術手段對整個系統進行恢復。簡單說:區塊鏈對于攻擊具有極強的免疫性。

          如果一個幣的網絡被51%攻擊了,該怎么辦呢?

          ?可行的選擇有很多,一是被動等待網絡恢復:因為攻擊者單純發動51%攻擊是沒有直接收益的,必須和具體的賣空、假充值掛鉤的,具體來說,往往是為了雙花某一筆交易。攻擊者攻擊一下就不攻擊了。持續攻擊成本很大,一旦得手就會停止攻擊;二是社區可以發布緊急布丁,給區塊鏈加上check point,社區緊急約定攻擊者的區塊鏈無效;

          所以,51%有很多應對辦法,不會是一個區塊鏈的世界末日。

          第三問

          王峰:隨著比特幣投資交易的日漸火爆,比特幣網絡擁堵嚴重,擴容成為了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2016年2月,你和一群主要來自美國的Bitcoin Core方面的代表在香港達成和解協議,主張在實現隔離見證的同時,把區塊容量擴大兩倍。但是之后被擱置。2017年5月,由DCG創始人Barry Silbert召集22個國家的58個公司代表舉行了紐約會議,達成了Segwit2X的比特幣擴容方案共識,把區塊大小從1M擴容到2M左右,這樣既解決了擴容的問題,又避免了分叉的出現。

          但在2017年7月17日,比特大陸投資的ViaBTC宣布分叉比特幣,并將新生成的幣種命名為Bitcoin Cash(BCH),據說這讓簽署了紐約共識的人非常氣憤。今年5月份,BCH又完成二次升級,通過硬分叉擴容到32M,支持100+TPS,承載能力和交易速度大大增加。當初你們圍繞比特幣擴容爭議的分歧點在哪里?有人說BCH才是真正意義的比特幣,可有此說?怎講?

          吳忌寒:說到紐約共識(New York Agreement),這個階段性的妥協成果,最后是被擴容的大區塊主義者和小區塊主義者兩個方面同時放棄的。2017年4月,由于Core作為一個整體拒絕認可香港共識簽署代表們的承諾,比特幣擴容面臨僵局。數字貨幣集團(DCG)創始人Barry Silbert,投資了大量比特幣,他感到自己必須站出來,推動行業打破僵局。Barry Silbert私下跟我說,雖然DCG投資了很多種類的數字貨幣,但是BTC占據了最主要的倉位。他希望比特幣可以順利擴容。Barry也是每年5月份在紐約召開的Consensus大會的主人。

          整個4月份,Barry異常勤奮地工作,和業內主要的公司、開發者代表展開了一對一的聯系,他盡了極大的努力,去擔任斡旋人的角色,付出了極大的心血之后,Barry初步了軟化了各方的立場。Blockstream的CEO, Adam Back答應了Barry要在5月份去紐約參加面對面的磋商。但是Adam在臨出發前,被Blockstream內部的另外一位重要的合伙人嚴厲地阻止了。這是Adam親口在香港告訴Micree的。Adam在紐約的會談前夕,臨時宣布拒絕參加會議。與此同時,Blockstream派出了級別較低的繆永權參加會談。

          由于一些重要的比特幣生態企業的抵制,繆永權被會議主持人Barry拒絕了。這些抵制永權的企業家威脅說,如果永權參加會談,他們就拒絕出席。因此永權沒有能夠參加會議。為什么大家要抵制永權參加會議呢?主要是因為永權在Twitter上經常對于一些社區成員進行沒有下限的人身攻擊。

          需要特別說明的是,我并沒有參與到Samson抗議者的行列。這個過程可以說明,Blockstream以及整個小區塊陣營的開發者,一方面他們被行業內主要的公司排斥;另一方面,他們也是拒絕溝通的,Adam臨時決定不參加會議,反而派出名聲很差的永權(經常以攪局者的面貌出現),就是一個很好的例證。

          我查看了日歷,會談是在紐約的2017年5月21日進行。那是一個星期天,上午的陽光非常好。Barry組織大家在一個酒店的樓頂,露天里,進行了一場會談。因為陽光強烈,很多參會者都戴著墨鏡。參會完后,我裸露的脖子后背還被曬傷了。Barry邀請了社區主要的代表參加會議。

          會議的討論的焦點,就在于,SegWit激活是否應該綁定硬分叉擴容,讓兩者同時進行。Barry有意代表了不曾到場的Adam,站在Adam的立場說話,希望大家可以同意先激活SegWit,把擴容的事情放一放,先達成一個君子協定,將來再說。

          但是現場的大多數企業,都希望能夠綁定在一起。例如Bitpay、Blockchain.info等都指出,目前的比特幣擴容形勢已經刻不容緩。如果不能綁定在一起擴容,他們的用戶就會被迫持續支付高額的手續費,他們就會立即開始支持替代性的密碼學貨幣,例如以太坊。還有企業說,如果今天不能達成條件彼此綁定的有效協議,就立刻退場。他們說,Core已經拒絕執行香港共識,我們為什么要在紐約重復制定一個香港共識?

          Bitfury的代表參加了這次會談。Bitfury是一貫支持小區塊立場的,但是令我感到驚訝的是,Bitfury的代表異常堅定地支持綁定一起擴容。那位代表認為,如果這么多企業一起達成共識,少數Core的極端小區塊主義者,做不了什么,比特幣擴容一定可以成功。

          Barry堅持著,希望在場代表能夠接受Adam的提議,也就是先上SegWit,別的以后再說。此時又有三家重要的企業代表威脅立刻離場。其他人雖然沒有那么強烈的立場,但是都表示附和。最后,在場的代表——強調一下——在場的代表形成了共識,準備實施SegWit+2M綁定擴容的方案,也就是后來廣為人知的SegWit2X。這里其實有一個非常有意思的技術細節,希望跟大家分享一下。

          比特幣在做算力投票的時候,有多個投票位點。SegWit的投票激活,是在位點1投票。而紐約共識推出的SegWit2X方案,為了明確表明社區是對SegWit2X進行投票,和SegWit本身區分開來,會議商定,準備在位點4進行投票。

          為什么要選在位點4,而不是位點2、位點3呢?就是怕有什么不曾公布的社區方案,準備采用位點2、位點3。保守起見,選定位點4,這樣避免撞車。會議經過一個上午就開完了。Barry在散會后,草擬了有關內容,并給與會代表確認。然后,Barry就開始搜集更為廣泛的簽名支持。Barry希望在馬上就要召開的Consensus大會上宣布這個消息。自然而然地,在這個協議向公眾公布之前,社區一些主要的開發者、企業家就都得知了協議內容。

          緊接著周日的周一,協議依然只是在企業間收集支持簽名。周一晚上,令人意外的事情出現了。Bitcoin Core方面的一個開發者,名字叫做James,在協議公布之前,他搶先提出了一個非常吊詭的方案,被編號為BIP91。這個BIP91也決定采用位點4來進行投票。由于紐約共識的協議和方案沒有被公布,看上去這個意外的撞車沒有任何問題!當然僅僅是看上去沒有問題而言。

          SegWit2X和BIP91都采用位點4進行投票。我們先不用管BIP91是什么,如果BIP91和SegWit2X都采用了位點4來投票,等投票真正發生的時候,就會分不清楚投票者到底投的是哪一個了。更進一步,一個投票者還可以持有一個模糊的立場,對自己的投票行為進行任意解讀。

          BIP91的內容是什么呢?其實比較簡單,就是先在位點4投票,等達到80%的同意票數,就開始強制要求在位點1進行投票,然后SegWit就得以通過,解除SegWit需要95%投票卻一直達不到的僵局。至于擴大區塊呢?就完全不存在了。BIP91的前半部分,也就是激活SegWit,和SegWit2X是一模一樣的,唯一不同的是,到底是否在SegWit激活之后進行區塊擴容。BIP91沒有區塊擴容內容,SegWit2X包含得有。當時國內兩家礦池,就借此聲稱,先是支持紐約共識,后來又宣稱,自己投票其實支持的是BIP91。從BIP91故意搶著占用位點4開始,這幾乎就是明說了,等到SegWit通過之后,他們就要立刻反悔對紐約共識的支持。紐約共識要流產的前景幾乎是注定的了。與此同時呢,部分極端的Bitcoin Core的活動家,開始極力主張所謂的UASF。這個UASF并沒有得到Core的官方的支持。一時間,小區塊陣營同時發布了兩個客戶端:UASF客戶端和Core客戶端。UASF沒有得到所謂Core的支持,但是幾乎整個Blockstream陣營都傾巢出動,在社交媒體上煽動對UASF的支持。

          這些支持者作為資深的開發者,不是不明白,UASF是一個非常危險的方案,在UASF期間,整個比特幣網絡會分叉成兩個幣,一個是UASF幣,一個是正常的比特幣。但是如果UASF的價格在后續的交易過程中變高,那么算力就會被吸引到UASF的鏈條上,然后UASF的鏈條變得更長,就會覆蓋原來的比特幣鏈條。UASF實際上是一種依靠市場手段策劃的51%攻擊行為。由于絕大多數交易所和用戶都不明就里,不知道UASF的危險性所在,毫無防備可言,如果UASF發生,很多交易歷史都會出現巨大的爭議和混亂。整個比特幣的鏈條出現超長深度的回滾,很多交易所、很多用戶都會丟錢;因此這個時候,為了至少保證有一條鏈上的交易不被回滾,就必須采取措施了。于是我們和大區快社區內很多專家,基于另外一個提議,叫做BUIP055,一起討論出了被命名為UAHF(用戶激活硬分叉)的方案。UAHF方案一開始是防守性的,是為了保證萬一UASF被激活,整個比特幣的交易歷史還有一條備份存在,不會被完全抹除。UAHF方案被實現后,很快大區快社區里,就出現了一些社區成員,策劃將UAHF這個防守性的方案,變成一個進取性方案。大家研究發現,只要堅持實施UAHF,加上特定的技術手段,一條嶄新的大區快的區塊鏈就會誕生,就會獨立于比特幣存在。于是,在預見到紐約共識必然遭到言而無信的小區塊主義者的背叛的前景之后,UAHF技術驅動下的BCH就誕生了。BCH誕生之后的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人關注,整個大區塊社區都積極推動紐約共識實現。Roger Ver說,他會堅定地支持紐約共識,但是如果紐約共識不能實現,他和整個Bitcoin.com就會立即支持BCH。紐約共識的部分簽署者確實憤怒了。例如國內某小區塊主義的礦池經營者說,我們不是明明支持紐約共識了嗎,為什么BCH還是要獨立。他忘記了,他在私下里到處說,他只是支持BIP91,不是支持紐約共識。他支持紐約共識是為了激活SegWit,不會執行區塊擴大的部分。他們感到憤怒的是,他們希望把比特幣區塊鏈永遠鎖死在1MB的企圖失敗了。

          “BCH才是真正的比特幣”,我個人不同意這種說法,但是我非常同情和理解。因為大區快主義者,包括很多早期就為了推廣比特幣而付出了巨大熱情的人,對“比特幣”這三個字有一種執著。所謂的“比特幣”意味著什么呢?對于這些比特幣的早期支持者而言,“比特幣”意味著速度快、手續費低、沒有中間人的支付網絡、可以當作電子現金使用、中本聰原本計劃好的擴容路線圖等。那么對比BCH和BTC,BCH更加具有這些特性,因此有的人會說,BCH才是真正的比特幣。

          我不同意這種說法。BCH是從BTC社區獨立出來的,它們共同享有一段歷史,從2017年8月1日之后,就分家過日子了。就好像美國從英國的統治之下獲得獨立,但是美國人把自己的國家叫做美國,不會有哪個美國人說,美國才是真正的英國。加拿大是一部分美國人因為政見不同,逃亡北美洲北部成立的,也不會有加拿大人聲稱,加拿大才是真正的美國。

          這里我也呼吁BTC社區和BCH社區,友好相處,在各自的技術路線圖上好好發展。不論BCH的成功,還是BTC的成功,或者他們共同成功,都是這項偉大發明的成功。BTC社區內一些早期的重要貢獻者也修改了自己的說法,例如Gavin說,BCH是他從2010年就開始為之努力的那個項目。

          王峰:你這一問答,徹底刷新十問單一問題回復記錄。我們重慶崽的性格,還是在關鍵時候體現出來。在BCH被人指責中心化的罪名時,你在Twitter、Reddit等平臺上,對所謂的“敵人”破口大罵,比如那句著名的“Fuck your mother if you want fuck”?哈哈,你的情緒容易控制嗎?畢竟,你掌握了比特幣網絡那么大的權力。今晚,月光凌厲,雖隱匿于云層中。

          22312333333.jpg

          吳忌寒:當時回答那句話時,覺得只是人家在twitter上說臟話噴我,我就必須噴回去。后來發現,吃虧的是我,以后就不這么噴回去了。我的這句臟話廣為流傳,還有人做了T-shirt,反正以后盡量不說了就是了。

          “權力”真的談不上,我們自己完全擁有的算力很少,大量算力都是受托,任何僭越的行為都會遭到我們客戶譴責和抵制。希望努力維護礦池的信息安全,不要出事兒就好。

          王峰:理解,可是前不久,又有一些人集體向你開炮,稱比特幣分叉背后的主使人就是吳忌寒,他們指責:“為什么在紐約共識已經達成的情況下,你要單方面破壞紐約共識,分叉出BCH呢?”網上還有一段故事,我不知真假,聽說你還找來一位“假的中本聰CSW”(一個名為Craig Steven Wright的澳洲商人,2016年自稱是 “中本聰”,但一直沒有提供證據)給BCH到處站臺。以上質疑,你做回應嗎?這些人好像也在我們火星財經群里。

          21.jpg

          名為Craig Steven Wright的澳洲商人

          吳忌寒:CSW早先并不支持BCH,他后來突然大力支持的。CSW由來已久,有關他的專題報道無數,我拉不來。我和他的觀點多有不同,我拒絕評論CSW。

          第四問

          王峰:這是關于你新的競爭者進入問題,你可能需要招架一番了。最近,日本的 GMO 宣布其7nm礦機芯片已經接受預訂貨,屆時GMO全網算力將比現在增加9倍;下龍礦業的DragonMint T1則采用了三星生產的10nm芯片,性能也很強悍;相比之下,比特大陸的Antminer S9使用的只是16nm芯片。比特大陸該如何應對GMO等競爭者的挑戰?

          33.jpg

          礦機對比

          吳忌寒:區塊鏈網絡是開放的,因此也必然會充滿競爭。競爭可以讓網絡更加安全。更多更強競爭者的出現,說明區塊鏈已經達到了勢不可擋的地步,才會吸引更多競爭者加入。希望大家一起能夠攜手讓區塊鏈發展更好。

          王峰:我聽到過對你精明的很多評論,其中就包括比特大陸會先根據算力回本周期,計算礦機價格,而不是根據成本計算礦機價格?云云。其實我倒是覺得這個無可厚非,畢竟你有科班經濟學的底子,類似小米的成本良心價做大市場,以及基于市場供需,不斷調整用戶心理價以獲取市場主動權的定價手段,自然都各其道理。但是坊間有人說,比特大陸最新產品會先給自己的礦池使用?我的一個直覺,你在北大的心理學和經濟學雙學位功底,給了你進入這個新興市場如魚得水的自信?你自認為自己是一個精明的生意人嗎?

          吳忌寒:很難說得上自信,真實的狀態是,內心總是覺得公司還有很多方面做得不好,但是也還要忍住,不能過多把這樣的情緒傳遞給自己的同事。如果我是精明的生意人,大概我不會去參與到比特幣擴容的紛爭之中。假裝什么都不懂,全力投入到其他區塊鏈領域的發展,才是最為正確的。自己本身對于中本聰早先設定的路線圖具有過于強烈的熱忱才是真的。

          市場經濟的基本原理就是,需求方真金白銀愿意付出的,才是價格。所以我們定價肯定要根據市場需求情況來,不能盯著自己的成本。客戶不關心你的成本,客戶只關心付出的價格能夠換回什么東西。

          孔華威:市面上的說法是有算力定價權的,各礦工手頭的礦機,何時需要更換,其運營的總體毛利率,除了btc等的價格波動以外,毛利率是“被控”的。

          吳忌寒:控制不了,市場的力量遠大于我們公司。

          第五問

          王峰:在過去6年里,比特幣市場波瀾壯闊,也曾長期處在最黑暗的歲月,甚至投資比特幣是被人恥笑和不屑的,我相信當初沒有人能準確預料到有今天的局面。2012年,恰中國第一批礦機誕生之初,正是這個時代,讓我想起了哥倫布時期的大航海時代,野心勃勃啟程,歷經艱辛,卻不知道是能到達彼岸的夢想中的新大陸,還是該安全返程回到初始的港口?你的這段經歷中,最好的日子是哪一年?最黑暗的時候又是在哪一年?什么時候,你才有了真正的心理安全?

          吳忌寒:新大陸被發現之后,有的人游山玩水、去去就回,而有的人也就永久定居在新大陸了。不同的人都會有不同的選擇。社區有的先行者,很早就開始嘗試搞“只用比特幣生存xx天”的活動;或者“只用比特幣、周游全世界”。這大概就是最為堅定的要在新大陸定居的人。社區絕大多數的投資人,則高拋低吸,希望改善自己的生活,這大概就是返回出發港口的人吧?我自己,則對于航行本身有興趣,在哪里定居,將來再說。

          最好的一年肯定是2017年,行業發展超乎想象,公司也享受了行業增長的巨大紅利;公司最困難的是2014年,那一年行業是個大熊市。公司幾乎破產。

          心理安全——如果追求心理安全,就不做企業了。最重要的事情是公司全體同事一起做的。

          王峰:比特大陸并不是礦機的最先進入者,事實上,烤貓2012年開啟了礦機時代,幾乎同一個時間,嘉楠耘智的南瓜張也進入到這個市場。據說你先是投資烤貓的股票,后來還買過南瓜張的礦機。我注意到你2013年11月推出第一代礦機,但2014年比特幣就進入了長期熊市,直到2016年初才開始進入大的上漲周期。在這個階段之后,當比特幣重回大牛行情時,比特大陸一舉占據了比特幣網絡的最多算力。穿越長期的熊市,我相信你一定有駕馭的手段,保持桅桿不被風浪折斷,在這個過程中,你做了哪些重要的事情?

          km.jpg

          已經失蹤多時的烤貓

          吳忌寒:我們主要是在技術研發、生產組織、產業整合等方面做出了大量的工作。公司也不斷在多個國家整合跨國的研發力量。

          第六問

          王峰:前不久,比特大陸開發出了一款針對以太坊挖礦的ASIC礦機——螞蟻礦機E3,其挖礦效率比傳統GPU礦機高出250%。這引起了以太坊社區的強烈反應,有一種觀點認為,一旦大面積推廣這款礦機,極有可能會導致以太坊算力集中化,進而威脅到以太坊的去中心化網絡。以太坊開發團隊Piper Merriam提出硬分叉方案EIP958,改變算法,用來抵抗ASIC礦機。以太坊創始人Vitalik也透露,以太坊計劃在 2018 年實現將 POW(工作量證明) 機制改為 POW/POS(權益證明) 混合共識機制,你認為以太坊最終會脫離POW算法嗎?

          my.png

          螞蟻礦機E3

          吳忌寒:Vitalik是一個堅定的理想主義者,他早期在BTC社區內,是一個寫一篇新聞報道掙十多美金的少年記者,他也是屬于那種準備定居在新大陸不會回來的人。他原本希望在BTC的op_return空間內發展他的智能合約計劃,但是后來因為他意識到了Bitcoin Core的敵意,決定獨立發展。在BCH社區誕生的時候,他給予了大力的聲援。Vitalik希望推動區塊鏈實現PoS的努力已經持續很多年了。中間也遇到過挫折。最早,ETH希望能夠一次性實現完全的PoS,但是很快就退回到PoW+PoS的混合設計。Vitalik雖然非常堅定地希望實現POS,但是他也是一個在面對事實和真理的時候能夠非常誠實的人。據我觀察,ETH整個社區也大體是如此的。他們在將來PoS具體方案出臺的時候,還會謹慎地分析其風險。我們自己的技術研究判斷,完全PoS系統的安全性和去中心化特性,短期內都是不可能的。我們會積極跟蹤PoS技術的發展。

          目前看來,要做到沒有中央權威,只有PoW是經過驗證且安全的。對于Anti-ASIC的算法,本身是任何一個區塊鏈獨立社區的自由選擇,我覺得這是任何外人都無話可說,我們必須尊重的。但是他們的選擇是否是明智的?是否真正為了社區的前途做出了正確的思考?我是持懷疑態度的。Anti-ASIC的算法,不一定安全,也不一定去中心化。一些對CPU非常友好的算法,幾乎都是黑客控制的肉雞在挖礦。肉雞的控制者在這些幣種上面占據了絕對的優勢,者難道是去中心化的嗎?而我們知道,黑客很難控制ASIC礦機。PoW市場會隨著整個行業的發展而起伏不定。但是總體而言,PoW會分享整個區塊鏈行業的成長,只是市場份額是否能夠保持的問題,但是成長是一定的了。比特大陸本質上是在從事區塊鏈業務,不會局限自己為挖礦業務。我們對于PoS的理解能力和技術儲備其實比很多正在進行中的PoS幣種的理解要領先很多。時機成熟的時候,比特大陸也可以進軍PoS市場。

          王峰:?如果以太坊由PoW轉向混合機制,挖以太坊將變得不再這么有利可圖。這并非沒有先例:門羅幣礦機問世后,門羅幣社區集體更新算法導致舊的門羅幣上,基本只剩下比特大陸的礦工們,市值從 26億美元掉到8400萬美元,門羅幣創始人Riccardo Spagni斥責比特大陸為“毒瘤”。我們也注意到2018年以EOS超級節點競選為代表,很多新的公鏈都采取了類PoS的機制。你如何看待PoW挖礦市場的發展前景?你對未來PoW挖礦市場規模的預期是??

          吳忌寒:PoW會分享整個區塊鏈行業的成長,只是市場份額是否能夠保持的問題,但是成長是一定的了。

          王峰:我也就此問題征詢了中科院計算技術研究所上海分所所長孔華威先生的意見,他認為如果未來數字貨幣啟動Anti-ASIC,比如比特幣出現ProgPOW(可編程POW),會讓比特幣回到2009年人人可挖幣的時代。果真如孔所長所說,這對比特大陸的商業策略會有什么影響?有消息說,比特大陸正在為十幾種加密貨幣銷售定制的礦機,而且計劃增加更多?

          吳忌寒:對于Anti-ASIC的算法,本身是任何一個區塊鏈獨立社區的自由選擇,我覺得這是任何外人都無話可說,我們必須尊重的。但是他們的選擇是否是明智的?是否真正為了社區的前途做出了正確的思考?我是持懷疑態度的。Anti-ASIC的算法,不一定安全,也不一定去中心化。一些對CPU非常友好的算法,幾乎都是黑客控制的肉雞在挖礦。肉雞的控制者在這些幣種上面占據了絕對的優勢,者難道是去中心化的嗎?而我們知道,黑客很難控制ASIC礦機。

          比特大陸很長時間以來,就都是研發多種礦機的了。我們未來還會研發更多礦機。

          第七問

          王峰:早在2011年底,你還在風投公司做分析師和投資經理時,自己就去社區申領任務,把中本聰的比特幣創世論文《比特幣:一種點對點的電子現金系統》翻譯成了中文,這也是目前流傳最廣的版本,很多人因此稱你是“比特幣布道者”。然而,時至今日,已經過去了快7年,提起比特幣和數字貨幣,依然還有不少人存在誤解:一種總量受限的貨幣對公眾到底有什么意義和價值?比特幣是不是一種金字塔的游戲,或者一種傳銷的陷阱?你能否用大媽都能聽得懂的通俗語言,澄清以上誤解,向大眾再做一次科普?

          345.jpg

          吳忌寒翻譯中本聰的比特幣白皮書

          吳忌寒:目前通常意義上的比特幣,已經離我翻譯的中本聰白皮書很遠了。如前面所說,比特幣現金(BCH)社區已經獨立了,我個人的精力和熱忱都在比特幣現金(BCH),對于比特幣(BTC),我不想進行評論。我相信BCH目前遭到的誤解和BTC在2011年遭到的誤解一樣大、而其中蘊藏的投資機會也和2011年的BTC一樣大。BCH正在全力實施多項技術,為成為互聯網的電子現金做技術上的沖刺。BCH是最具潛力的點對點電子現金——謙虛一些,加上之一吧。

          這里可以簡單列舉一下一些重要的技術和項目,包括:giga block、weak block技術、op_codes再次激活,UTXO證明、canonical transaction ordering、sharding、op_return擴容、tokenization技術、money button等。BCH具有很大的潛力成為電子現金,價值基礎非常牢固,不需要任何信仰充值的行為。BCH將會被廣泛用于互聯網的多種小額支付場景。

          王峰:聽說你最早是在淘寶和Mt.gox購買的比特幣,當時你是怎么了解到比特幣的?誰是你在比特幣世界最初的引路人?你目前持有多少比特幣?很多人都非常關心比特幣行情方面的問題,這波熊市還會持續多久?

          吳忌寒:我是在一個博客上看到的比特幣介紹,其他問題不回答了,感覺話題好敏感的。

          第八問

          王峰:和那些忙著為項目站臺割韭菜的幣圈大佬不同,你一直在礦機業務領域低調深耕多年。但我感覺,很多人對你的不滿,好像比那些割韭菜的大佬更甚,你甚至被美國最大的區塊鏈媒體Coindesk戴上了“惡棍”的稱號,海外論壇上,不少人還故意錯解你的名字“Jihan”,喊你是“Jihad”(恐怖分子)。在你看來,自己為什么會遭到那么多人的斥責和反感?

          44.jpg

          The Villain

          吳忌寒:這些非議主要是因為我在擴容問題上的堅持而來。區塊鏈社區其實很扁平的,不管你是誰,這里遭遇一下口水仗、被人噴一下,在所難免。另外,企業的規模和影響力越大,其創始人在某些問題上堅持一個觀點,受到的非議就會越大。這是一個非常希望實現去中心化理想的社區,我作為一個對中本聰原初技術路線圖有極大熱忱的社區成員,與我比特大陸聯合創始人的身份重合了,這種重合的身份,讓一些極力希望比特幣免于權威控制的人感到了極大的擔憂。

          尤其是在我堅持認為小區快路線圖很荒謬的時候。我覺得平常心對待就好,很多在網上天天噴我的人,到了線下見面,感覺都是挺溫和的人。

          如果要論被噴得有多慘,我覺得Vitalik曾經比我慘多了,Blockstream的人天天在背后說Vitalik要被SEC調查了、要坐牢了什么的,ETH也天天被一些小區快主義者各種噴,說ETH技術很爛、漏洞很多云云。在ETH出現TheDAO的安全事故時,小區快主義者綜合動用了黑客、水軍、輿論公關對ETH進行打擊,當時一些攻擊ETH的文件,迅速被人有組織地翻譯成世界多國語言。但是以太坊該發展還是發展,并不因為噴子說了什么而停下腳步傷心哭泣一番。Vitalik對于主要由攻擊他個人而獨立的ETC,也表示了極大的寬容和諒解,認為這是ETC社區擁有的自由。

          王峰:聽說,在接觸比特幣之前,你和很多年輕人一樣,視股神巴菲特為人生偶像,但巴菲特老先生對比特幣和數字貨幣嗤之以鼻啊,稱比特幣就是“老鼠藥的二次方”。你現在還把巴菲特當做人生偶像嗎?你怎么評價巴菲特對數字貨幣的批評?

          吳忌寒:巴菲特是個睿智的人,值得長期研究和學習。但是不見得巴菲特一直是對的,就像巴菲特很早就發現他自己的老師并不一直是對的一樣。巴菲特年輕時候投資某家他認為要快速增長的、尚且名不見經傳的保險公司,他四處興奮地分享他的見解,他失望滴發現沒有人相信他,大家都怪異地看著他。這樣的境遇,會發生在過去、現在、未來的許多人身上——那些只有未來的事實才能證明他的判斷是正確的人身上。

          第九問

          王峰:提到比特大陸,我們不得不提到你的另一位聯合創始人——被稱作比特大陸“技術大腦”的詹克團。在我看來,你們之前的合作算得上是金牌組合,詹克團比你大七歲,從中國科學院畢業后,一直在從事集成電路的設計工作。2013年,詹克團花了6個月時間便開發出了比特大陸的第一代礦機,挖礦效率遠超當時同行,成為比特大陸日后崛起的關鍵。據說,你和詹克團的緣分歸結于一次“路邊推銷”?在公司內部,你和詹克團怎么分工?有傳聞說,詹克團才是比特大陸最大股東?

          很多人可能會注意到,一直隱居幕后的Micree開始頻頻走到臺前,多次代表比特大陸發聲,但他的身份是“比特大陸聯合創始人、聯合CEO”。據我觀察,聯合CEO 的title,基本上使用在兩家公司合并的過渡階段,比如美圖和點評合并后的王興和張濤,最后王興組局張濤淡出,一個企業總是要有一個人最終說了算。而比特大陸是你和詹克團兩人合伙創辦,那么設立聯合CEO目的是?

          zzzz.jpg

          比特大陸“技術大腦”詹克團

          吳忌寒:可能最近區塊鏈行業急劇擴大,很多不了解我們的記者朋友必須要寫點什么稿件,就比較關心co-CEO的事情。其實這個是舊聞了,Micree和我一開始就是co-CEO,這一點在中國的區塊鏈行業內大家一直都了解的。到了2017年,擴容爭論激烈的時候,國外的Blockstream的人才突然知道,他們長期私下有未披露的合同關系的記者大舉報道此事,一時興奮不已。Adam感覺這里有機會,還單獨約見了Micree,希望能夠找到突破機會,但最后也沒啥效果。我和Micree更多是一個互補組隊的局面,就像一個乒乓球雙打比賽,球打過來,誰在最佳接球位置誰說了算,大家配合比賽,獲取勝利是關鍵。

          第十問

          王峰:去年底,比特大陸在2017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上發布了面向人工智能應用的專用定制芯片算豐SophonBM1680,深度學習加速卡SC1和SC1+,以及智能視頻分析服務器SS1,正式進軍人工智能行業。三體迷一定知道,“算豐”這個名字,就來源于劉慈欣科幻小說《三體》中的智子(SOPHON)。根據你的估計,未來5年內,比特大陸40%的收入將來自AI芯片。你是怎么做出要進軍AI芯片領域這個決定的?從礦機芯片開發轉型到AI芯片開發,哪些技術積累可以適用,將要遭遇的最大挑戰是什么?

          吳忌寒:本質上比特大陸是一家高性能計算芯片企業,在區塊鏈與數字貨幣領域獲得成功后,我們看到了人工智能作為一個新的應用領域。我們發現傳統的芯片沒有辦法滿足深度學習的計算需求,需要一個新的ASIC架構來為它做專門的處理器。本質上比特大陸是一家高性能計算芯片企業,在區塊鏈與數字貨幣領域獲得成功后,我們看到了人工智能作為一個新的應用領域。我們發現傳統的芯片沒有辦法滿足深度學習的計算需求,需要一個新的ASIC架構來為它做專門的處理器。

          王峰:最近,Intel推出了最新版NNP芯片,英偉達推出了 Jetson Xavier,谷歌也推出了新版TPU 3.0,IBM推出了“真北”,就連Elon Musk的特斯拉也宣布要開發自己的人工智能芯片,顯然芯片的研發競爭已經成為食物鏈頂端競爭了。與這些巨頭相比,你的比特大陸的競爭優勢是什么?是否有差異性的競爭選擇?

          吳忌寒:本質上,我們跟他們還不算是競爭關系。人工智能是一個新興市場,應該是這些企業共同把這個蛋糕做得更大。比特大陸和英偉達這些公司的策略也不太一樣,比特大陸作為一家新晉公司,我們會從應用的角度來看,會跟他們一起把應用做得更好。Google是一家非常開放的公司,TPU是開源精神引領的作品,對我們幫助很大。

          王峰:在AI場景落地應用方面,比特大陸如何考慮?據說,比特大陸已跟騰訊、阿里等互聯網巨頭在AI領域展開合作,能否透露更多合作信息?

          吳忌寒:比特大陸的人工智能產品可以應用于安防監控、語音處理、圖像識別、機器人等各個領域。互聯網巨頭擁有大量數據,也有機會打造一些非常棒的場景,是比特大陸人工智能產品重要合作方與應用領域,目前第2代人工智能芯片已經完成測試,第3代和第4代產品也沿著研發路線圖加速進行,我們與業內主流互聯網公司均保持緊密的合作與溝通,但具體細節暫時無法透露。

          十一問

          王峰:從2015年起,比特大陸就陸續在舊金山、以色列和荷蘭等地設立研發中心;但2018年一開年,公司的海外布局突然提速,接連在瑞士的“加密貨幣谷”Zug州設立分公司;在新加坡開建地區總部;在加拿大魁北克地區尋找適合的地點設立礦場;在俄羅斯設立ASIC礦機服務中心等等。比特大陸對于出海業務的整體布局是怎樣的?為什么今年以來突然發力海外業務?

          吳忌寒:比特大陸一開始就是全球布局的公司,我們會根據每個國家的優勢來進行布局,也力求為當地的經濟發展和創造就業機會做出貢獻。以往公司人手少,很多辦公室只有幾位員工,2017年因為行業整體發展,辦公室的數量增大了,每個辦公室的人數也擴充了。以往我們前往某地開設辦公室是沒人注意我們的,現在我們剛剛開始咨詢中介設立公司主體,當地媒體就開始報道了。所以給人一種“發力”的感覺。其實我們一直沒有放松過。

          王峰:你在接受彭博TV采訪時表示,美國是比特大陸最大的目標市場之一,公司比特幣挖礦業務將在美國“有巨大的擴張計劃”,你打算如何擴張美國市場?目前進展怎么樣?

          吳忌寒:美國地大物博,人才很多、能源也很便宜,我們目前在美國的發展比較順利,已經初步了克服了很多困難。

          十二問

          王峰:我能感受到,比特大陸已經在投資上做深度布局了。自2017年以來,比特大陸已經投資了亦來云、ViaBTC、AICHAIN、英雄互娛、愷英網絡等多個區塊鏈項目。今年5月,又以1.1億美元,領投了移動支付和加密貨幣交易公司Circle Internet Financial。比特大陸在區塊鏈投資布局是怎么考慮的?會重點選擇哪些賽道或細分領域?

          吳忌寒:我們非常看重區塊鏈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我們將重點選擇那些對于實體經濟有幫助的區塊鏈項目。

          王峰:比特大陸官網上這樣寫道:“盡管現在我們還不是人工智能的巨頭,既不是擴張速度最快的,也不是最善推廣的,但我們對專業的堅守、對行業的理解,終將使我們成為征途中最耀眼的那一個。”

          或許,新的大航海時代已經開啟,縱使驚濤駭浪,縱使千溝萬壑,希望你堅持初心,永不言棄,早日找到屬于自己的那片新大陸!

          謝謝你今天來到王峰十問,很精彩,很受益。我相信群里的各位都可以感受到你的用心。


          本文為火星財經原創稿件,版權歸火星財經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轉載須在文章標題后注明“文章來源:火星財經”,若違規轉載,火星財經有權追究法律責任。

          推廣
          相關新聞

          漲幅榜

          你可能感興趣的內容
          下一篇

          吳忌寒做客王峰十問:我不是一個精明的生意人

          河北十一选五软件